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7 0 6

日入一万却亏吐血的社区小老板,看到滴滴亏了208亿笑出了声

商业街探案 | 商业新零售 2021/12/31 17:57

新知达人, 日入一万却亏吐血的社区小老板,看到滴滴亏了208亿笑出了声

“滴滴再一次遭遇了重创,橙心优选被下架了。”

“滴滴在财报中指出亏损主要是受对橙心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其在第三季度中确认了 208 亿元净投资亏损。”

……

2020年12月,当王多余在网上看橙心优选被下架的消息时,冷笑了一声说:“活该!”听到滴滴亏了208个亿,王多余更是心里狂笑不止。

“让你们拿低价打压我!”

“让你们拿钱撬我的团长!”

“现在自食恶果了吧!活该!”

这个正在疯狂骂滴滴的王多余,原本是一个社区团购的个体创业者,正当他自己的社区团购做的风风火火,日营上万的时候。滴滴、美团等大平台突然杀入,用低价把王多余的社区团购,打了个挫骨扬灰,死得不能再死。

王多余至今,也想不明白,那些大平台不去做研发,为啥要来小地方,跟他抢着卖白菜。

社区团购,暴利生意?

王多余是90后的西南方小镇青年,2014年高中毕业以后,不愿意打工天天想着怎么创业,这几年他基本什么都干过,干过餐饮,做过水果批发,和朋友一起开健身房等等什么都干过,但基本都以失败告终,但在王多余心里,就没有怕这个字,对于创业他依然热情不减。

2020年初,在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的大多数中国人都措手不及的时候,王多余却在里面看到了商机:疫情期间在网上买菜,买生鲜的势头逐渐火热,受朋友启发,王多余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搞点事业,这个社区团购看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项目。

朋友告诉王多余:草莓的果园价10元一斤,自己老爸一天可以卖出去60斤,而售价却高达35元一斤,也就是这么一倒手,一斤草莓纯赚25元,60斤就是1500元的纯收入。

这还只是草莓这一项单品一天所带来的利润,再想想什么橘子,苹果,这种常用的水果,王多余忍不住在心里拍手,这不就是暴利吗?

被这个消息刺激的王多余瞬间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不知道自己如果线上卖水果可不可行?如是想着,花了三天时间便构思了蓝图。

王多余先是合计了一下自己的成本,初步尝试拿出1500元,低价进购一些水果,看能不能卖出去,就知道了。

渠道、运营,精心布局

准备好资金以后,王多余就把创业的重心放到了渠道和团购模式上,他认为这两个是社区团购生意想要成功的必要条件。

首先是渠道。

据王多余分析,生鲜市场,表面上看起来是拼的谁家价格便宜,谁家货好,其实这背后的渠道才是决定谁能笑到最后的关键。

比如盛产火龙果的地方非常多,广西、广东、云南、贵州、海南、福建、越南,都有种植,但是去哪个地方能采摘到性价比最高的果子,是王多余需要搞清楚的。

王多余认为一条优质渠道,需要具有从采摘距离短,运输成本低,果子的上市时节合适,摘果价格低,果子质量好,口感佳的特点。

比如四川和重庆两个地方卖水果的门店各自要采购一批火龙果,重庆店选择在云南或者贵州的果园进货,四川选择了福建的果园进货,王多余认为,重庆店的选择会更好。

因为在果园摘果价格、还有果子质量、口感、上市的时间是一模一样的话,运输的成本会直接决定了果子的销售价格,重庆的火龙果卖的一定比四川的火龙果便宜,因为,福建运输到四川的距离要跨江西,湖南,贵州三个省份的距离,而贵州到重庆只是临门一脚。

而福建的果园果子再好,但是对于四川来说距离还是太远,运输成本过高,就不是一个优质渠道了。

所以从渠道角度来说,就是果园离自己越近越好。而他的朋友家里做了几十年的零售果商,通过他确定渠道自然是最好的,所以最后这位朋友就成为了王多余的合伙人。

然后是运营模式,模式分两种,一种是配送模式,一种是自提模式。

据王多余了解,市面上的很多团购,虽然都号称配送到家,但各自配送模式都不同,有的店线上下单后,能当天送到家门口,有的店要隔天送到小区门口,有的只能去自提点自提。

这些看上去只是差1-2步的经营方式,往往会造成天差地别的结果。比如,当天能送到客人手里的平台,那一定是做高质量、高服务,配送的机动性要很强,所需要员工付出的就高,员工的工资也就要高,如果是走量的平台,那一旦卖多了,员工送不过来,客户投诉也就上来了。

王多余看看自己手里这1500块钱的启动资金,决定启用自提这种不需要配送员工的省钱模式。

接着,王多余再次摸了摸自己口袋,想要建立类似于拼多多、十荟团、橙心优选一样的独立平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微信的群功能是王多余最心仪的产品。

首先,王多余找到了各个小区的实体门店,例如快递代收点,小超市之类地方,然后和里面想要赚点外快的员工或者老板谈合作。要求他们成为团长,建立微信群负责拉人进群。

其次,王多余做活动推广,比如市场价5元一斤的葡萄,现在进群购买有优惠,葡萄不仅4元一斤还买三斤送一斤。

群里消费者觉得有需要的,就可以在群里说自己需要多少份葡萄。王多余再统计之后,去进水果过来卖。

最后,营业额提10%个点给到团长。“按照纯利润来说的话,等于是对半分。”王多余说。

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却并没有王多余想象中的那样顺利。

团长叛变了!

这个模式的设立之初,王多余觉得自己围绕人性的角度出发,只要利益足够,就用不着什么制度制约,同时他也对自己公司的经营能力很有信心。但等到项目开始推进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

2020年4月,王多余当时所做的葡萄团购,突然销量爆涨,从每天的500元-700元的交易额,一下子上升到了2000元,而且这样的情况还持续了一周多。

王多余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受到了团长的威胁,团长觉得王多余既然能赚这么多,那么理所应当应该多分钱给自己,所以要求把王多余把提成增加到营业额的20%,不然就停止合作

新知达人, 日入一万却亏吐血的社区小老板,看到滴滴亏了208亿笑出了声

王多余听到这样的话,心都凉了半截。开始后悔自己初期选用团长感情用事,没有要社群主导权,导致产品连爆时期,团长反水,要求再次增加提成。

但是自己丝毫没有反抗能力,好说歹说,王多余才成功说服了其中一个团长,接受12%的提成,而另外一个拥有300人社区的团长坚持要价20%,没办法的王多余只好放弃这个社群。

这件事之后,王多余学会了以后建社群,都应该是自己建群,再给团长管理员权限,不然像现在这样,团长把他踢出群聊,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团长反水的问题刚解决,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王多余的选品出现了差错,比如杨桃上架以后,销量异常低迷,此品类口感独特,只有少数人能接受,水土不服非常明显。

最后,亏本处理也是难以售完,导致库存积压。

而杨桃的问题还没处理完,王多余与快递驿站合作后,配送又成为一大难题。

2020年9月,王多余的社群总人数刚刚突破三千人大关,爆品红心火龙果,进价2.2元一斤净果(净果就是纯粹的果子重量),团购价2.8元一斤,对比市场普遍4元一斤的价格,一经推广,当天订出了六千二百斤,日营总额也刷新了历史新高,达到了一万六千多(因为有些坏果不能卖,所以订单没有全部满足)。

但配送方面可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此前经营模式是,统计需求,线下付款提货,没提货就说明没有付款,货就不是有主之物,再加上预订的顾客常有忘记,或者反悔的情况。

因此配送到点的货,非常容易出现没有预订的也想要购买的情况。而不卖容易损失人气,卖了预备数量不够,或者预订的客人反而没拿到货的情况,临时补充,对配送的要求又太高。

同时,虽然火龙果成了爆品,但王多余的利润并不高,当日营业额虽然达到了一万六千多,但这不是产地直采货,而是市场进货,市场进货价2.2元一斤,成本也要一万三千六百多元,在减去团长提成20%(两千元左右),最后剩下的毛利润也才一千七百元,还不算损耗,货车油费之类的。

最后六千多斤销量只赚了两千不到。

但不管怎么说,一天营业额破万的业绩,刷新了历史高度,王多余兴奋的整晚都睡不着觉,照这个情况下去,再完成几次,很快他也是百万富翁了,毕竟火龙果利润薄是因为进价高,如果从一个优质果园进货,那一斤火龙果至少可以有一块左右纯利润,一场收入五千简直不要太容易,而这还是一个品类带来的,怎么能不兴奋嘛。

团长又叛变了……

王多余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美滋滋幻想着成为百万富翁的美梦时,一场覆灭的危机早已经贴近了身前。

十月,滴滴注资的橙心优选,开始进驻本市,一分钱买盐,一分钱买鸡蛋,四处张贴广告。

本市沿线,各个公交车站,候车广告牌,主要路线的公交车,车身,电视,临街一层店铺,便利店,食杂店,快递门店等等, 纷纷贴满了橙心优选买菜多么便宜的海报,广告。

新知达人, 日入一万却亏吐血的社区小老板,看到滴滴亏了208亿笑出了声

随后十荟团,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纷纷入场,他们的各种广告瞬间全方位覆盖了整个城市。一夜间,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美团优选,无不家喻户晓。

这样的场景让王多余的心哇凉哇凉的,但这还只是开始,很快一个更可怕的消息传到了王多余耳里,据说各个平台的市场人员(BD),纷纷手拿着海报,背着皮包,挨着店铺拜访,签约团长。

与王多余合作的一位团长,一天内便接连被几大平台的人拜访了不下六七次,不可谓不疯狂。

不惜血本推广力度,高额的团长补贴,……很快,在如此密集的海陆空攻势下和王多余合作的多位团长彻底沦陷了,开始在多家平台担任团长,多重身份交替,全力薅平台的羊毛,什么1毛钱鸡蛋,拉一个人15块钱,什么都做,力求趁机狠捞一笔。

王多余面对资本的火力冲击,全无还手之力,资本大力拓展市场,局面越铺越大,王多余经营的社群纷纷开始出现各平台的链接,什么砍一刀拼水果的连接,什么一分钱的鸡蛋的连接,此起彼伏,踢人都踢不过来,王多余对此感到全身无力。

这些链接,就像是平台独有的镰刀,四处挥舞收割。他割的其实是王多余的命。

但王多余不想就此就此认命,他还想要再拼一把。

想要绝命反击,真的命绝了

2020年10月,喘不过气的王多余决定开始反击,他准备做一场克伦生提子的团购,想要之前葡萄、火龙果的爆品时期,哪怕是不挣钱也要打击一下对手的气焰,让各大团长恢复对他的信心,不然公司就只有分崩离析,覆灭的结局。

但团购消息发布后,王多余期望的刷屏效果完全没有,客服统计的预购需求只有一千斤。但王多余依然不甘心,还是在心里悄悄希翼的认为货到现场后会有不少没有预订的人购买,毕竟像以往一样的情况也出现过很多。

所以尽管统计需求一千斤不到,王多余还是预备了三千斤克伦生,成本摘果价6元一斤,货品总成本一万八千多,团购价7元一斤,除去提成20%,利润直接压到了两分钱。

抱着这样的决心,配送部开始根据往日销量记录,分派到各个团长门店,两天过去却只走了九百来斤,营业额六千六百左右。

同时王多余想要做的事情,好像被各大平台知晓了一般,在他推出克伦生红提之时,各大平台也在推广克伦生红提,价格5.4元一斤,这比王多余的成本价还便宜,王多余想不通,资本现在为了打压他都开始贴钱做生意了吗?

王多余不理解,但大受震撼,而经此一事,王多余算是真的见识到了资本的力量,他一个小人物,怎么可能会在资本的打击下活下来?

果然,不出意外,多多买菜,橙心优选,十荟团,美团优选,各平台推广的品类与王多余推广的品类产生对抗,大平台拥有极高的渠道优势,再加上补贴,疯狂的价格压制,导致王多余所上架的品类销量极低,库存永远成了库存。

更严重的是,各大团长的信心被打击严重,因为没有销量,团长就没有提成,更多的团长开始与平台合作

而现在,提子的一场团购战打下来,王多余输得彻彻底底,亏损了近一万。各团长本就低迷的信心,再次被拉低,难以像以往一样报以信心和热情,人心涣散才是最致命的。

此后虽也有进行别的品类开团,但各团长却是在主力推广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平台产品,因为平台可以让团长一劳永逸,躺着挣钱,不必像和王多余合作时那般,需要收款,对账,介绍产品等工作。

更何况大平台,品类更多,更便宜,更好卖,孰轻孰重,谁还掂量不清呢?王多余明白自己的败局已定,就彻底放弃了,关掉了自己的社区团购生意。

从1500元进购第一批水果开始,一个月时间账面就达到了七千。在半年多时间,从七千做到了八万。一路不能说非常顺利,但王多余感觉自己的运气无异于是极好的。

只是,走到最后,谁又能想到,互联网巨头,几百上千亿的资产,不惜血本,烧钱似的补贴,不去搞科技研发,也要来卖这几捆白菜呢?

更多“社区团购”相关内容

更多“社区团购”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