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3 8 2 6

华为全球首创:供应商发布新车,设计、生产、销售一条龙!

车智 | 智能网联汽车行业服务专家 2021/12/24 00:16

北京时间12月23日,中午时分,又有投资人朋友问,据说华为下午要宣布造车了?此前,业内也有类似的说法——华为要在年底发布自己的车型。实际上,这是华为在深圳湾体育中心开“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压轴新品就是月初赛力斯推出的新品牌“AITO”的首款车型——问界M5。

关于这款车本身的产品信息网上很多了,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下面是车智君知道的信息分享,以及判断。

问界M5的发布,是汽车行业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一个车企的新品牌的新车型,由供应商在自己的新品发布会上发布,而车企本身却站在了幕后。这完全颠覆掉此前汽车行业供应商站在幕后的行业潜规则,这到底谁是品牌方,谁是供应商了呢?这可能也是为何业界会出现误解华为要发布自己车型的原因。

AITO是小康股份旗下的赛力斯公司和华为合作的定位高端的智能汽车品牌,除了已经发布的问界M5,接下来的两款车型都已经规划好了,无论是设计、生产还是销售,华为都是深度参与其中,连新车发布会都是华为来办,小康赛力斯当起了甩手掌柜。

在和小康赛力斯合作推AITO问界M5前,华为和北汽新能源合作推出了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目前,这款车已于12月20日在北汽镇江工厂进行了内部交付。从北汽新能源到小康赛力斯,华为和车企的合作关系在变化着,这种变化,或许是华为一步步的走向自己造车的过程。

新知达人, 华为全球首创:供应商发布新车,设计、生产、销售一条龙!

01

有了问界M5,阿尔法S华为HI版一边去?

12月23日,北汽蓝谷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答了一些极狐阿尔法 S 华为 HI 版的问题。除了官方语言的正在和华为根据合作协议积极推进,具体进展合适的时间对外公布。

最重要的是,原定于12月25日在深圳举办的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大型交付品鉴活动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北汽新能源镇江工厂的内部交付活动,声势大有不同。理由是疫情等原因。显然,疫情只是一个官方说法。毕竟,12月23日,华为还是举办了冬季新品发布会,并且发布了和赛力斯合作的AITO品牌首款车型问界M5。

值得一提的是,问界M5并没有和北汽极狐阿尔法S类似的华为HI版的说法。

从产品定价来看,问界M5预售价格25-32万,实际售价一般会比预售价低。而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预售价是38.89万和42.99万。

从展示和交付时间来看,问界M5真车展示从发布日起,陆续在42个城市180家华为门店展示,2022年1月20日陆续在118个城市500家华为门店开启试驾,春节后开始交付。

新知达人, 华为全球首创:供应商发布新车,设计、生产、销售一条龙!

而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并没有在华为这得到类似问界M5的支持。这也和北汽极狐的想法有关,因为,在4月发布了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后, 北汽新能源和百度联合发布了基于北汽极狐的第五代贡献无人车Apollo Moon。

另一边,华为汽车业务架构也发生剧烈变化。

2020年11月,华为车BU从ICT管理委员会划归消费者BG管理委员会,汽车业务总负责人从徐直军转到了余承东,在2021年9月,华为架构再调整,余承东担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王军从担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一职转任BU COO一职。

可以认为,北汽极狐阿尔法S华为HI版,是余承东之前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力推的合作。余承东主导后,华为更多的精力是放在了和小康赛力斯的合作上。这里面就涉及到华为内部的架构和负责人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新人会有新气象。

有了问界M5,北汽极狐阿尔法S全新HI版的命运,会是怎么样就很明显了。

02

AITO再卖不好,余承东要带华为造车了?

华为和赛力斯合作的第一款车赛力斯SF 5,也是第一款登上华为智选商城的汽车车型,也是第一款在华为门店展示的汽车车型。但赛力斯SF5的销量惨淡,据乘联会数据,今年四至十月,赛力斯SF5销量(含华为门店在内的所有渠道)分别为129辆、204辆、1097辆、507辆、715辆、1117辆、1926辆,总共不足6000辆。

但是,这款车华为参与的程度不及问界M5的参与程度,因此,华为对问界M5的重视程度会更深,从设计、生产、发布、再到销售,对于AITO问界M5这块车型,华为几乎是一手包办了,

相比和北汽新能源只是成立联合实验室、推出华为HI版,华为和小康赛力斯和合作更深入,用上汽陈虹的话说,和华为合作自动驾驶是丢了灵魂,只剩下躯壳,那么,小康赛力斯和华为合作的AITO,是躯壳可能都不是自己的了,可能这也是北汽新能源无法接受的合作模式。

新知达人, 华为全球首创:供应商发布新车,设计、生产、销售一条龙!

对于任何一个还想独立的车企来说,都不会接受华为和小康赛力斯的合作模式。

但是,对于小康来说,和华为合作后,股价一度一年翻十倍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值得一提的是,在12月23日这天,虽然发布了AITO,小康的股价开盘就下跌,一度触及跌停,收盘大跌7.8%,表现和此前扯上华为合作的暴涨完全不一样。资本除了担心AITO 问界M5的销量外,可能更担心小康能从这样的合作模式中获得什么,一旦华为抛弃了小康,这家公司还能剩下什么?

对于华为来说,AITO问界M5是一次全新的实践,积攒了自建汽车品牌所需要的一切能力,包括设计、生产、销售等各个方面。如果问界M5卖得好,那么,华为可以继续坚持自己的“不造车”理念,再全力推动华为智能汽车零部件全家桶进入各个车企。

但是,如果问界M5卖得不好,其他车企也不愿意使用华为的零部件,在看过财务报表后,华为就要选择自己造车了。毕竟,任正非在2020年11月签署的华为“不造车”战略文件有效期是三年。而徐直军在2021年9月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表示,余承东想造车,但他只有一票。

华为让一个想造车的人负责华为汽车业务,执行的是老板任正非三年不造车的战略,然后以“供应商”的身份,在自己的新品发布会上,发布了一款新车,这一切都是那么的有趣且值得思考。

更多“华为”相关内容

更多“华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