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新知
  • 找课程
  • 找服务/产品
  • 找LIVE
  • 找活动
  • 找新知号/店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1 5 9 7 8 5 7

科技向善的“共生效应”

丁道师 | 科技自媒体 2020/01/15 19:37

  去年腾讯把“科技向善”作为使命与愿景之际,我提了一个观点“不仅仅是腾讯使命愿景,科技向善更是行业共识。”

  当时提出这个观点论述,没有充足案例来论证,现在有了,而且有很多,比如下面这些:

  ①百度AI寻人

  截至2020年1月1日,用户在“百度AI寻人”平台发起的照片比对已超过39万次,寻亲配对成功案例已超10000例。通过百度AI寻人功能的应用实践,“训练”了百度样本数据,提升了人脸识别准确率,为后续AI落地一系列服务提供了借鉴。百度的一系列举措,说明了科技向善正在进入“应用落地”阶段,科技自媒体曾响铃也认为,百度对AI的应用探索,回答了“科技向善实现途径”。

新知图谱, 科技向善的“共生效应”

  ②快手“流量普惠·真实向善”

  2019年下半年以来,快手不断强化“普惠流量·真实向善”的价值理念,1年投入100亿元流量,支持至少10万个作者成长。这个理念的提出,意味着快手为了破除“信息茧房,强者越强,新人难出头”的行业难题,通过开放的心态和流量的赋能,让不同的个体所生产的内容都有和用户见面的机会。几个月来,一大批小个体,走上了快手大舞台,获得了用户支持,对于快手来说也因为多元内容的不断涌现,吸引了大批长尾用户,日活一举突破3亿。

  ③支付宝蚂蚁森林。

  支付宝有个项目叫做蚂蚁森林,用户通过支付宝进行网络消费,因为减少相应的碳排放量,可以在现实某个地域种下一棵实体的树。2019年9月19日,中国“蚂蚁森林”项目获联合国“地球卫士奖”。截止2019年8月,蚂蚁森林上5亿用户累计碳减排792万吨,共同在地球上种下了1.22亿棵真树,面积相当于1.5个新加坡。

  今天,我更想谈的一个话题是科技向善的“共生效应”和新竞争力。因为在我看来,践行科技向善理念的这一批企业,完美的找到了“发展”和“向善”的平衡点,并且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因此,我们可以大胆的提出一个新的观点:科技向善已经成为企业的新“竞争力”。

  为什么会这么提?是因为在刚刚结束的第三届 " 科技向善 " 年度论坛上,腾讯主要创始人张志东也表示,科技向善不是口号,而是一种产品能力,是一种产品机会,是所有科技类企业和组织都可以思考和实践的。

新知图谱, 科技向善的“共生效应”

  产品能力和产品机会,加起来不正是新竞争力吗?不正是我们当下科技企业所应该思考和提升的方面吗?现在,我们就来探讨这些话题。

  由腾讯到全行业:科技向善的共生效应

  自然界有这样一种现象:当一株植物单独生长时,显得矮小单调,而与众多同类植物一起生长时,则根深叶茂,生机盎然.人们把植物界中这种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现象,称之为共生效应。

  事实上,人类群体中也存在共生效应。科技向善提出三年以来,共生效应进一步凸显,不少企业纷纷秉承这一理念,开展工作,探索出了一大批应用实践案例。比如任正非提到的5G改变欧洲老城区的上网痛点案例、滴滴合规经营的案例、抖音和快手王者荣耀等产品的青少年防沉迷系统、花漾搜索的绿色安全上网环境营造、满帮集团解决3000万货运司机痛点等等。

  科技向善正在由腾讯的“一棵树”,变成行业共同参与的“大森林”,这一理念以及应用体系呈现了生机盎然的发展态势。

  并且正如张志东所言“不是一句口号”,几乎所有践行科技向善理念的企业,都正在把这个理念应用融汇到产品和服务体系中来,进一步强化落地。

  比如,就在这个论坛召开之际,旷视科技宣布成立AI治理研究院,目的就是要最终将AI向善这件事付诸于实际的行动。旷视科技以及上述案例,都在说明各大科技企业也在践行科技向善的同时,完善并且丰富了科技向善的应用体系建设。

  在今年第三届"科技向善"年度论坛上,腾讯研究院发布了《千里之行·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也是在更广维度、更大范围、更长时间轴内,将那些和腾讯一道共振、共同践行应用科技向善理念提升产品和服务体系的实践案例,做了分享。

  在这其中有腾讯棋牌游戏的健康约定系统、微信的反洗稿机制、腾讯新闻与微信的辟谣工具、阿里的蚂蚁森林、苹果手机的屏幕时间管理功能等一系列产品案例,这同样在说明关乎科技向善的理念体系完善,拥有越来越多腾讯之外的切实行动者,并且已经取得一些可喜的成绩。

  回到本质:科技向善为什么是新竞争力?

  为什么要“科技向善”?为什么“科技向善”是一种新竞争力?关于这些问题,很多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

  有一位微博网友认为,比起科技的高速发展,人文精神的提升明显迟缓太多,无论知识、技巧还是系统、硬件,并不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真正的幸福和尊严,甚至可能带来困扰和噩梦。PS:因此,我们需要科技向善。

  这种观点看起来没有错,也是很多人认可的,但没有解释科技向善能能够给我们的践行者(主要是各大企业和机构)带来什么?是否提升了竞争力,尤其是商业竞争力?

  过去我们认为“科技向善”与“商业提升”是完全向左的,但我们上文提到的诸多案例,都在说明科技向善是能和企业的商业价值相辅相成的,它并不是一种零和博弈的关系。

  我们还是以践行“科技向善”理念的阿里为例,上文我们提到支付宝做了“蚂蚁森林”项目,那阿里或者蚂蚁金服通过这个向善的项目提升了哪些竞争力?简单来说,支付宝通过“蚂蚁森林”项目显著的提升了App的打开率,支付宝的用户为了收获蚂蚁森林产生的能量(过24小时才能收取),每天都要打开支付宝。

  支付宝的打开率提升代表着活跃度提升,而活跃度提升意味着支付宝可以不断的接入一系列基于场景的服务,进一步放量其商业价值。现在,蚂蚁金服国内的活跃用户数超过9亿,在这其中蚂蚁森林的贡献不可忽视。

  还有腾讯棋牌游戏的健康约定系统,这个系统“限制”了腾讯棋牌游戏的主要付费群体--成年用户群体,通过“限时--履约--奖励--成长”的体系设定,运行了一段时间后,腾讯发现游戏收入并没有减少,反而因为有了一套成长体系提升了用户粘度,而且这个机制还保障了游戏玩家的身心健康。同时,因为履约奖励的各种产品(比如喜马拉雅FM的券)等等,又激活了合作伙伴的用户活跃度,可谓一举多得,多方共赢。

  这其实也是“科技向善也是产品力,是一种产品机会”的具体体现所在,最终提升了产品的竞争力,同时也赢得了市场美誉度。

  发展和问题的冷思考:用系统思维解决问题

  科技是一个中性词,向善还是向恶,关键是看谁来用。

新知图谱, 科技向善的“共生效应”

  科技的发展在于解决行业存在的各种问题,但无论何时,解决行业问题的同时,一定会出来新的问题。

  两个世纪前,马车让街道充斥着噪音和粪便,造成交通拥堵和污染,有先行者认为汽车将会解决马车时代存在的这些问题。后来比马车更快的汽车成为主流,汽车存在多年后问题也逐一显现,抵制汽车的人也不再少数。

  我们可以预计,被誉为燃油车替代品的电动汽车甚至无人驾驶汽车,倘若将来普及后,也一定会出现新的无法预知的问题。

  那该怎么办?我们就此停滞不前吗?当然不是,这就需要我们秉承科技向善的理念,用系统思维来解决发展和问题的矛盾。

  系统思维是原则性与灵活性有机结合的基本思维方式,必须从整体出发,注重整体效益和整体结果,只要合于整体、全局的利益,就可以充分利用灵活的方法来处置。汽车代替马车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但从大局来看,汽车所带来的人流、物流乃至信息流的加速流通所提升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我还是那句话,以数据利用利弊的争议为例,从系统思维的高度来看,我们不能因为近年频繁的数据安全问题而因噎废食,放弃了对数据的应用,走向封闭;我们也不能因为单纯的看到数据应用带来的前景,而无节制的对数据进行滥用,带来数据危机。

  因此,解决发展和矛盾关键就在于“使用刀的人”,我们的企业乃至行业就要用科技向善的理念赋能“使用刀的人”,把它变成一种产品能力和组织能力,提升它的竞争力,带动产业升级。

相关推荐

更多“科技向善”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