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6 9 0

女大学生画室惊魂:兼职打工被老板性骚扰,还要倒贴钱

商业街探案 | 商业新零售 2021/12/21 19:52

新知达人, 女大学生画室惊魂:兼职打工被老板性骚扰,还要倒贴钱

(图来自网络,和内容无关。)

探案  |  右手拿着画笔,左手拍向大腿。

老破的小区大楼里,一个女孩背对着窗户坐在小板凳上画一幅素描静物:“老师我画完了!”

话音一落,旁边办公桌上的一个三十多岁、头发稀疏微胖的男人起身来到了女孩旁边,看了看女孩的画,撇了撇嘴说衬布的线条不够好,说着就抓起了女孩的手,想握着她的手直接在画板上改。

女孩意识到了不对,忙站起来说,老师你坐着改吧。老师笑了一下,坐在女孩的身前的小板凳上。但女孩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画画上,她皱着眉头,抿着嘴唇,浑身紧绷着,在防备着什么。

果然,身前的男人右手边画边讲解着,一边把左手向后拍打着女孩的大腿……

那个女孩是我,一个大一的女生。因为刚刚看到北京新增了一例新冠肺炎案例,而且是在通州宋庄的画室聚集区,就勾起了我对年初一件往事的回忆:外面的人觉得画室应该是一个很艺术和神圣的地方,对我而言,却像一场噩梦。

新知达人, 女大学生画室惊魂:兼职打工被老板性骚扰,还要倒贴钱

招聘?招生?

最初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他面相和善,让我觉得温暖,因为我已经碰壁过太多次了。

当时,我因为刚开学就把生活费败光了,走投无路的我要给自己找一份兼职。于是就打开了某直聘软件,想着说不定能找份家教做做。因为能力不够,面试的时候到处碰壁。

心灰意冷的我想到自己之前有过一些画画的基础,只是高二那年,在家长的劝说下放弃了艺考这条路,我心想说不定我能去兼职美术老师。不过命运并没有改变,在满怀希望的投递了很多简历后,我收到了稀稀疏疏的回复。

其中就有那个男人,我们互相加了微信,我给他发了几张之前的画作,并约定了面试的时间。

那段时间,我对他的称呼一直是老师。

画室离我的学校很远,经历了坐地铁又转公交,将近两小时,我终于找到了这个藏在小区里的地方。

他既是画室的老板,也是面试官。见面后就问了我一串问题:哪个学校的?到画室要多久?学过多久画画?还让我给他看看我之前的作品。

我虽然有点纳闷:此前不是发过了吗?但还是打开了相册。可是他却很直白又傲慢的跟我说我的画技还不到家,无法胜任这个工作,并告诉我后面还有很多人要来面试。

我失望又气愤:明明之前发完了作品,他啥也没说就让我来面试,结果来了又说我不行,这不纯粹玩我呢!

然后老师语气一转,说:“你可以留下这里学画画?”

新知达人, 女大学生画室惊魂:兼职打工被老板性骚扰,还要倒贴钱

我讪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心里想:“你在某直聘说招聘,但是不是其实是在变相的招生?”

场面一度尴尬的沉默了一会,老师先打破了僵局。他说他可以让我边学画画提升自己边代课。我们聊的薪资是一节课2小时30元,一个半天能代两节课,就是60元。

他可能觉得这个薪资已经不低了,但我之前有了解过本地的薪资,虽然不是很高,但也不会这么低,所以我没有接茬。

老师顿了顿,清了一下嗓子继续:“你在这里学的话我一对一教你两小时,就收你110,而且你可以用你的工资可以来抵学费。”

我当时非常懵了,我明明是来面试老师的,我自己技术不到位要先培训我认了,可是为什么培训我还要我交学费?

代课?打杂?

当时,我已经表现出了不情愿,老师可能也看出来了,所以开始给我画大饼。

他告诉我:“你先自己把画画学好了,然后一个下午就能代两节课,就是六十,要是排满课了一个周末,就能赚到两百多,一个月一千多够你吃饭了吧。平时在学校你又没事还不如过来呢。”

我动摇了。我心想:反正我也找不到别的工作了,留下来的话我一是能重拾高中放弃的艺术梦,二是又能代课自己赚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我当场就答应了。

回想起来,老师在当时看着我的样子,是神态自若的,好像我的反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周日,在老师的提醒下我带上了身份证,去往画室,在一份我看着没毛病的合同按上了我的红手印,当时的我已经有了大学这几年都在这里兼职的打算了。一想到以后能好好学习画画技巧又能实现生活费自由,我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在画室的第一天,老师给我找了一副静物画稿让我照着临摹,而他在隔壁的房间教着三四个孩子学儿童画。

我开始觉得不对:说什么一对一教学,根本就是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画画,画完了喊他来看罢了!

他每次给我改画时总是似有若无的会“不小心”跟我产生肢体接触,每次我躲开后,他会笑笑不说话,这让我很瘆得慌。

新知达人, 女大学生画室惊魂:兼职打工被老板性骚扰,还要倒贴钱

但因为他当时没什么过于出格的举动,我总担心是我自己小题大做,所以就隐忍了,坚持了怪异的学画画过程。

但所谓的学画,其实也就不正式的学了两次,其他时间就是在画馆里呆着四处观摩,看看几个学生画画。终于第四天晚上,老师告诉我可以先跟着他给孩子们上课了。

上工的第一天,也就是那周的周五,出现了小插曲:大画桌上还有一盒吃剩的泡面,这时一位我从来没见过的女老师进来边道歉,边扔掉了桌上的垃圾,然后又走了。“她是在对面二楼教书法的老师。”老师说到,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画室原来还有书法板块。

打扫画室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我身上。将近有二十个七八岁的孩子们在门口和老师打完招呼后,陆陆续续的进来了。

而我也发现,所谓的跟老师一起上课,不过就是和他一起在教室里转悠,给他打下手、帮学生找画稿改改画之类的,这么简单的工作我感觉但凡学过一点美术的人都能做。

不过下课后,老师说下节课让我单独代课,我紧张又激动地答应了。

单独代课的经历怎么说呢?就是老师进来跟孩子们介绍了一下我是小左老师,然后便下楼留我和孩子们一起。在我上课的过程中,有几个皮孩子捣蛋,突然墙角的监控摄像头传出了老师的声音,“再皮我就打电话喊你家长了。”

那个突然来的声音把我也吓了一跳。

惩罚?骚扰?

到了周日中午,我收到了老师的微信让我下午去画馆,可昨天晚上他还跟我说明天不用我上班。虽然感到有一些奇怪,但我还是答应了。

下午三点多,老师冷漠地给我塞了一副动漫画稿后就出去了,直到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画完,出去喊他后他才进来。

他看到我的画后,掐了一下我的腰说这么简单的比例都画不对?我连忙羞愧地躲开。

老师从我手中扯出画笔自然的坐下给我改了起来。他边改边说,“知道为什么本来今天没课还让你来吗?”

我疑惑地问为啥,他抬起头看着我:“你昨天晚上干啥了你不知道吗?”见我疑惑三连便打开了手机,给我看了他上午拍的图片,是前一天晚上一个学生洒在桌上的颜料,照理是应该我收拾的。

“当时我没找到抹布而且已经七点多了。”我小声解释道。

“是我不送你回学校吗还是怎么?找抹布找不到不能问我吗?”老师好像很愤怒。我怯懦的再三道歉。

过了会,老师说:“今天让你过来就是为了惩罚你。”

惩罚的内容就是让我坐在小板凳上画一幅素描静物。画完后,他在讲解时,拍了我的大腿。我快要崩溃了:不知道这种肢体触碰的“巧合”还要发生多少次!

但是我还是不好意思直白的说出来,只是对他说:“老师,剩下的我能自己改了”。天色越来越黑,画改的差不多了,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阴森的地方,就抱着包冲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电梯来的这么慢,我在电梯门口焦急的等待,5..6..7..到了!

我舒了一口气,突然转角处传来了脚步声。“你走这么快干嘛。”是老师锁完门出来了。见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他便踏进了电梯,我硬着头皮也进去了,缩在了最角落。

“要不要我送你回学校。”他开口说道,我猛地摇了摇头。好在下降到五楼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我们便没有再说话了。

4..3..2..我一直盯着电梯上的数字,终于到一楼了,我冲了出去,走得飞快,直到进了地铁站。

工资?学费?

逃回学校的路上,我越想越委屈,便在微信里毅然提出了辞职。

提出辞职后,我想着算一下自己的工资,毕竟我是在这里上班,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钱的吧。

离职信息发出半小时后,我收到了一条信息:“三节课的学费330,减去两节代课工资60,给我270吧。”

我的天!本来我满怀期待的在等着发工资,不是吧?难道老板已经穷到要靠招聘来挣这种黑心钱了吗?

我气愤的告诉了朋友们,虽然他们都劝我不要给这个钱,可我惧怕我们之前签的合同,里面白纸黑字写了,如果我中途离职需要付清学费。

在我愤愤不平的发完270的转账后,老师迅速的领完了红包,客气的说到既然这样,以后平时有空也可以去画室玩的。我没有理他直接删除好友,并忽略了后来他的好友申请。

难道现在女大学生找兼职就这么难的吗,还要倒贴钱,直到现在我都不理解。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