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5 2 3 2 3 2

大合规时代,中国企业如何渡劫?

FN商业 | 只生产商业必需品 2021/12/21 18:38

新知达人, 大合规时代,中国企业如何渡劫?

作者 | 辛夷

来源 | FN商业

“如果说软件是这一经济大变革的开启者的话,那么今天吞噬世界的就是平台。平台主导了互联网和我们的经济。”亚历克斯·莫塞德与尼古拉斯·L.约翰逊在他们合著的《平台垄断:主导21世纪经济的力量》中如此断言。

不难看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新经济巨头一度在“创新”的光环下,承载着人们对进步与财富的乐观主义想象;直到他们学会利用技术叠加资本的指数级增长杀器,逐渐扭曲公平机制甚至逾越市场规则。此时,互联网顺民们才如梦方醒——曾经旧制度的屠龙者们终于不可避免的成长为恶龙。

“有形的手”开始发挥作用。

今年4月,市场监管总局公布阿里巴巴反垄断调查,合计处罚金182.28亿;7月,刚登陆美股市场不久的滴滴出行,因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个人信息问题被国家网信办处罚下架;9月,浙江监管局对公牛集团开出3亿元反垄断罚单;10月,美团因实施“二选一”垄断行为,被市场监管总局处罚34.42亿元......

强监管敲碎了操控者们赢家通吃的贪婪,而政企磨合的裂隙中往往也能生长出新的机遇。

今年7月,蚂蚁集团对其管理团队作出新调整,相比招股书披露过18名高级管理人员,首席合规官李臣和负责大安全事业群的副总裁赵闻飙两张“新面孔”,补充到阿里系的高管阵列。

无独有偶,阿里系的老对手京东集团,也做出了让首席合规官李娅云接替陈生强担任京东数科CEO的决定。

至此,“首席合规官”这一相对陌生的职业走到台前,其背后的合规管理、社会责任、安全发展职责等内容也重新引起了新经济世界的关注。

01 高质量发展下的合规“风口”

合规管理开始进入国人视野肇始于2018年。当年11月,国务院国资委首先印发《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强化对央企的合规管理。随后,各行业与合规相关的监管文件纷纷出台,其中就包括对私募行业影响颇深的《资管新规》。

曾在创投、管理咨询领域深耕,如今投身合规管理领域的规格科技CEO陈能杰分析称,中国以前的企业普遍不重视合规,是因为大家过去的几十年都处在一个野蛮生长的过程,私募基金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我们看到了私募基金整改的历程,我发现还有更大的行业都在盯合规。这是因为中国整个的发展和治理思路变了”。

陈能杰提到的思路转变,是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变。而企业界乃至国家对合规管理的重视,也根植于这样的转变。

2017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首次提出“高质量发展”的新表述。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为新时代下高质量发展指明了方向。

2021年,恰逢“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之时。值此特殊时刻,党中央领导人相继强调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

关于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之义,陈能杰基于对行业的观察与实践提出了自己的解读。“从内部来说,高质量发展是从以前比较粗放的、追求速度和规模的思路,开始向追求高质量发展、追求效率和公平兼顾转变。从外部来说,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加速,这个时候需要企业和国外的合规体系接轨,然而我们目前在合规方面出现了大量问题,这些问题在上市公司当中都在暴露出来。”

未来,中国企业不再像以前那样扮演跟随者的角色,而是化身为引领者的时候,国家对企业的要求以及企业对自身的要求都会提升,这便是合规管理被重点关注的时代背景。事实上,面向各领域的一系列合规管理已陆续被提上日程。

2021年9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正式施行。该部法律聚焦数据安全领域的突出问题,确立了一系列数据安全的基本制度,体现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立法目标。

2021年11月1日,国务院国资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法治央企的意见》的通知。该文件不仅对中央企业法治建设提出了要求,同时还对中央企业深入推进合规管理体系建设提出了明确的目标

2021年12月3日,国务院国资委召开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强化年”工作部署会,明确提出要全面推动中央企业合规管理工作再上新台阶......

陈能杰指出,近来整个监管环境的变化导致监管政策频出,对合规的关注和变化也会相伴而生。合规变化之后又进一步加大了行业对合规的需求以及企业对合规的投入。

不止如此,目前在很多新兴领域,特别是在以数据安全、信息保护为代表的新经济领域中,出现了诸多交叉监管的情况,其中又会出现一些合规行业的市场空白。

除去国内企业界在不断加注,合规管理同样也得到了国际市场的行业共识。其中, Facebook 和Twitter新设首席合规官的岗位,可视作是这一趋势的风向标。

“我们跟美国在合规行业的发展存在时间差”,陈能杰直言。“虽然我们已经开始逐步引领行业,但我们在基础设施部分依然和国外有一定差距。这个时差也正好是我们去判断行业timing(时机)的一个契机。”

当富有竞争力的企业成为高质量发展的微观基础,原来的游戏规则已经无法让公司树立一个实力过硬的产业结构,并在愈发波谲云诡的竞争环境中行稳致远。

“经济换挡的大周期至少要持续30年时间,我们要对中长期的发展有清晰的认识”,陈能杰指出。

当下的中国企业已经正式步入大合规时代。

02 合规荒原上的行业机遇

任何行业的快速发展都需要大规模的人才补给。

遥想2001年,中国正式签署了WTO协议,中国企业亟需接入国际市场规则,与世界企业同台竞争。彼时,国家为了增强企业在市场中的竞争力、提高被国际市场的接受度而大力推动企业法治建设。基于此,企业法务团队应势而兴。

如今,合规时代对企业的治理能力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然而如同每个新规则诞生初期那样,市场不可避免要经历一段从0到1的探究历程。

据陈能杰观察,目前市场整体对合规业务缺乏认知,不只是企业方,大部分的投资机构对合规领域也相对陌生,主流机构尚未覆盖合规赛道。

而部分已经有认知的企业,目前在合规环节的动作也仅限于设立合规官职位;还有相当多的企业仍然倾向于依靠法务和风控团队来解决具体合规问题。但无论哪一种,都与真正意义上的合规管理建设相去甚远。

陈能杰认为,法务体系更类似于诊所和医院,在问题出现后才介入解决具体问题;风控部门则更多基于业务口线,在对外生意往来的过程当中充当风险把控。

而相比于法务和风控,合规官更像是企业前置的“健康管理专家”,通过梳理业务来发现问题,并提前形成预防机制。

从具体内容而言,合规主要包含通用型合规和垂直行业的合规。前者诸如企业的税务、知识产权、商标、劳务合规等,后者则指向金融监管、数字信息安全监管等细分领域;从能力属性来看,合规团队需要熟悉国内外的政策逻辑,并具有公共政策分析能力。既能对行业的发展趋势有一定的敏感性和前瞻性,又拥有较强的国际视野;从与法务、风控的竞合关系来看,合规则应该站在二者的上层,担任企业的整体把关人。

基于对合规管理发展窗口的乐观预期,以律所和教培机构为代表的主体开始切入合规官培训领域分羹。但囿于其各自的模式惯性和固有基因,当前此类服务机构与合规业务的整体匹配度并不高。

以律所为例,合伙机制是限制其开展大合规业务的最大阻力。“律所的领域条线划分得比较明确,各条线只解决其内部单一条线的问题,这是一个‘拿着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的概念。但是我们的企业是交叉且综合的,合规需要将其全面打通,但律师却很难深入到企业经营的各个环节当中”,陈能杰分析称。

而对于一些教培机构来说,开辟合规官培训业务支线固然具备一定经验优势,但目前大部分机构只做短期教培,收割流量,无法形成口碑积累,久而久之也将被合规市场挤出。

逃不开的还有底层的竞争筹码——数字化。现有的律所和教培机构本质上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贩卖人力的模式导致了其无法找到指数级增长的业务途径。

依照陈能杰的预判,未来合规部门或将同财务、营销一样,成为嵌套在每个公司内部,与各环节、各部门深度链接的必备职能部门。“每个CEO 以及每个高管都应该对合规有了解,就像对营销的了解程度一样。这样才能创造社会价值,促进企业高质量健康发展。”

然而迄今为止,能输出成熟理念和服务,并拥有人才搭建和数字化工具生产能力的合规服务机构凤毛麟角。

在合规这片行业空地上,亟待涌现真正专业且具备规模化发展潜能的企业守护者。

03 合规行业的三个驱动力

时势造人。

在致力于支持企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合规服务中,陈能杰及其创办的规格科技想做真正意义上的价值提供者。

在投身合规管理行业之前,陈能杰曾身处私募基金创业领域并探索过投资行业的数字化,这段经历让他一方面具备了前瞻性的行业视角,积累了初步的产品研发能力;另一方面也让他拥有了覆盖客户的清晰路径。

“原有的工作经历让我链接了几千家风险投资机构,而它们投资的profolio(项目)恰好就是我们的核心客户,也就是新经济领域的几万家、几十万家企业。”

此外,规格科技拥有很好的跨界能力,现有成员来自风控咨询、职业教育、产品技术、政策规划等相关专业领域,目前已在合规领域拥有专业的综合服务能力。

根据陈能杰的预判,合规行业未来将经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是运营驱动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旨在通过多种传播形式提高行业认知,本质是在教育市场。当大家对合规有充分认知的时候,即进入产品驱动的第二发展阶段。

在这一阶段,企业通过推出多元化的服务产品,实现运营落地和标准化复制,着力解决行业的供给问题。

有了教育和产品的积累,行业进入技术驱动的第三发展阶段,即用新兴技术来提高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这也是为公司自身赋予更高产业价值的阶段。“比如我们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协议文本的效率,当企业的合规度变得很高的时候,它上市、融资、外部合作等一系列运作的接口就会变得通畅”。

环环相扣且循序渐进的三个发展阶段,也正是规格科技目前的业务逻辑所在。

据陈能杰介绍,当前公司第一阶段核心业务是合规领域的职业教育,以此承担起公司的基础运营,并配合媒体、会议、咨询等业务完成一定程度的教育市场。

“现在好多金融科技公司都把自己的首席合规官提升成了CEO 。此外,人社部在今年3月专门发布了18个新职业,其中有一个职业就是企业合规师。通过这两个事情我们发现,在这个赛道里面人才匮乏,且培养体系供给不足,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和趋势。”陈能杰说到。

与之同步进行的便是产品驱动型业务,包括咨询服务和数字化产品。

咨询服务直接指向合规问题的解决。“举一个我们最近做的咨询案例。某金融公司旗下有一个股票社区App ,虽然这款App在金融方面合规,但它附带的直播业务却因广电系统交叉监管被停播。而我们利用专家库资源很快帮企业完成了材料梳理、申报等一系列运作流程,最终让需要半年才能完成的合规管理流程很快有了结果。”

而以合规知识图谱、合规检测工具为代表的数字化产品,则指向效率和精确度的提升。“我们会发现很多企业在中后台的数据上都做得比较落后,但是做合规又非常琐碎、细致,需要处理大量文字和审核工作。而我们会在整个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提供系统和工具。”

按照陈能杰的规划,如果职业教育可以让规格科技成为一个十亿量级的公司,那么数字化的加持或将使其踏入百亿级的膏腴之地。

04 创业者的初心和使命

哲人、思想流传千年不朽,谓之立德;诗歌、著作吟诵千年不朽,谓之立言;万里长城伫立千年不朽,谓之立功。

在陈能杰看来,创业者是不安分的,冥冥之中有种动力要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痕迹。而留下痕迹的方式便是“立功”。“创业者的事业必须要有时代性,并在时代里找一个行业做落点。而找到行业落点之后,还必须要在其中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存在。”

在大时代里寻找行业空白并亲自参与其中,便是陈能杰在高质量发展的时代红利里投身合规赛道,并创办规格科技的心路历程。用他的话说,这是他与时代之间所产生的呼应感。

“当一个机会出来之后,可能有1000个人看到了,100个人出来干,最终只有10个人可能干成。这个过程一开始是一个选择问题,而后是一个竞争的问题。”

成为穿越周期的10个人中的一个,是陈能杰始终坚持创业的底层动力。

陈能杰指出,创业者需要具备两个能力。第一个是敢于突破舒适区、拥抱不确定性和风险的能力。“冒险精神的背后是成长为一个族群里的英雄,英雄不是说他有多牛,而是敢于出走。英雄正是一个敢于在没有人探索的领域,在还未被证明的时刻杀进去,然后历尽磨断重新回来的人。”

第二个是学习能力和生存能力。“当然你还要有团队,要有感召力,这是创业者独有的基因。”

相比于此前的创业经历,今天陈能杰的内心更加有满足感和充实感,更加无畏和稳定,内敛且平静。在从关注事情本身转变为更加关注人的过程中,陈能杰找到了节奏和力量。

除了内心的“不焦虑”,对外的陈能杰也更能认清增长的意义。

“速度是非常重要的,当你的增长没有到一定量级的时候,创业就会遇到挑战。而增长不是靠加法,而是靠杠杆。”

陈能杰总结称,创业增长的杠杆主要有四个维度。

第一是资本杠杆。当一个企业能集中得到大量的资本投注,便能先人一步赢得市场;

第二是品牌杠杆。如果创业者拥有一个好的流量 IP ,就能让更多人形成行业认知,尽快完成市场教育;

第三是组织杠杆。管理不同体量的团队对领导者的能力量级要求差别非常大,这对CEO来说是核心的能力和格局;

第四是技术杠杆。事实证明,一家没有产品驱动只有运营驱动的公司难以突破规模的桎梏,唯有技术的增长速度是指数级的。

凭借各项业务规划形成的杠杆力,今天的规格科技已经顺利撬动了资本杠杆。据悉,规格科技已于近日完成了来自真成投资和众甫联动投资的数百万天使轮融资。

“美国有一家上市公司叫DFIN,这家公司大概有16亿美金的市值,它就是从合规服务做到数字化这条线的。从市场空间来说,中国至少应该比美国大五倍。而鉴于中国拥有几百万的新经济企业,以此粗估,合规赛道的市场空间要比130亿元的创投服务赛道大100 倍。”陈能杰说到。

可以说有了资本的助力,规格科技距离其预估的万亿级大合规市场又进了一步。

更多“中国企业”相关内容

更多“中国企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