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2 9 1 1 1 8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洞察IPO | 深度关注主板、中小板 2021/12/09 15:09

11月22日,广州极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极飞科技)科创板IPO申请已获上交所受理,保荐机构为申万宏源。

此次极飞科技拟募资15.09亿元,用于数字农业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广州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营销及服务体系建设项目。

目前,千亿估值的“无人机一哥”大疆尚未传出上市计划,而极飞科技先行一步,在未盈利的情况下启动IPO,如若成功,则有望成为科创板“农业无人机第一股”。

尚未盈利,恐被终止上市

极飞科技由微软前员工彭斌于2012年创建,公司主要从事农业无人机等智能农业装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并提供相关技术服务。

极飞科技的营收来源较为单一,几乎全部来自于农业无人机产品及配件,其中超7成收入来源于农业无人机产品。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极飞科技表示,目前,遥感无人机、农业物联网设备、农业无人车、农机自驾仪及智慧农业管理系统等产品尚在培育阶段。

这也就表示,极飞科技仍需大量资金用于新产品的研发和推广投入。

2018年-2020年,极飞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5.18%、19.49%、18.36%;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4.48%、15.94%、24.44%。且均持续高于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现阶段,主力产品尚处于成长期,新产品线的销售规模效应尚未体现,仍需大量推广投入,外加持续的研发投入,致使极飞科技至今尚未盈利,且亏损面正逐渐扩大。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极飞科技实现营业收入3.22亿元、3.57亿元、5.30亿元。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689.40万元、-3960.55万元、-5983.23万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极飞科技累计未弥补亏损为2.24亿元。

极飞科技在招股书表示,若公司上市后持续亏损,致使累计未弥补亏损进一步扩大,可能触发《科创板上市规则》导致股票终止上市。

除尚未盈利外,极飞科技的毛利率也存下降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极飞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32.54%、32.74%、35.60%。2021年上半年,其毛利率陡降至22.11%。同时,报告期内,极飞科技的毛利率持续低于行业均值。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这与极飞科技使用以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不无关系。报告期内,极飞科技经销模式收入占比持续在8成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销模式下,极飞科技会给予经销商20%-30%%的利润空间,进一步缩减了公司的毛利。

对于2021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滑坡的原因,极飞科技解释称,是由于公司致力于通过规模效应降低产品成本,在保证合理毛利率的前提下实现科技平民化。

招股书显示,极飞科技的“拳头”产品农业无人机的售价由2018年的4.01万元/套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2.63万元/套。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同时,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也使得极飞科技电机等重要零部件成本上升,进一步拉低公司毛利率。

招股书显示,2021年上半年,动力电池平均价格为666.51元/件,同比增长72.76%;五金塑料制品平均价格为3元/件,同比上涨29.31%;动力电池均价同比上涨24.89%,至1554.34元/件。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另辟蹊径寻出路,仍要活在大疆光芒之下?

据企查查显示,极飞科技共经历过5轮融资活动。

最近一轮为今年3月的C++轮,投资方为高瓴创投,融资金额3亿元。此外,2020年11月,极飞科技还获得百度、软银集团等投资方的12亿元融资。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此次极飞科技计划募集资金15.09亿元。而截至2021年6月31日,极飞科技资产总额为17.74亿元,募资金额几乎相当于再造一个极飞科技。

根据极飞科技的募资用途显示,将用一大半的募资用于“数字农业智能制造基地项目”。

该项目建设完成后,可实现年产50000套农业无人机、5000台农业无人车、5000套农业机器人、4000台农机自驾仪、4000台遥感无人机、4000套农机轨迹记录仪以及2000套农业物联网设备的生产能力。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做大做强之心有目共睹,只是极飞科技的能力撑得起它的野心么?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5年-2020年,中国民用无人机市场整体规模从24亿元预计增长到36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72%,预计到2022年中国民用无人机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453亿元。

面对如此巨大的产业,目前的行业现状却是一家独大。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无人机品牌“大疆”在全球无人机市场的占有份额已经超过了80%,中国的市场份额也有70%以上。在全球民用无人机企业中稳居第一。

不知从何时起,无人机行业逐渐呈现出一种“马太效应”,似乎众多的无人机企业就只能活在大疆的光芒之下。

公开数据显示,早在2018年大疆的估值就已达1500亿元。而据极飞科技最后一轮估值显示,公司估值约100亿元,不及前者1成。

有目共睹的是,这几年的大疆势如破竹,成长非常迅猛。

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0年期间,大疆的营收额由8.2亿元增至260亿。据大疆董事会预测,2022 年大疆营收额甚可达1700亿元。

除此之外,大疆的技术实力在行业中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大疆已拥有的发明专利2609项。而与其相比,截至2021年7月23日,极飞科技拥有发明专利仅230项。

新知达人, 极飞科技冲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能否逃离行业马太效应?

图片来源:极飞科技招股书

颇具玩味的是,极飞科技在创立初期主要聚焦于航拍和物流业务方面,但创始人彭斌意识到这一领域已被大疆所垄断,便另辟蹊径的将发展重心放在农业这一细分领域上,专攻农业植保无人机。

不过,极飞科技真能安于一隅的在农业无人机这一细分赛道中“小而美”么?

实际上,在极飞科技于2015年4月推出公司首款能半自主作业的植保无人机P20后,大疆便不甘落后的于同年11月推出公司首款农业植保机MG-1。

据相关报道,2017年,中国销售的1.1万台农业植保无人机中,就有约7500台是来自大疆出品。

截至2021年9月,大疆农业全球作业已经突破10亿亩次,应用场景包括农药播撒、肥料、饲料播撒、农田测绘等多个领域。就在今年11月,大疆又推出两款全新农业无人机产品T40和T20P。

无可厚非,大疆是极飞科技发展历程中不可避免的一大阻碍,而这场农业机械化革命注定艰难且漫长。

更多“无人机”相关内容

更多“无人机”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