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6 6 9 0

爱玩QQ的年轻人,对通讯已“毫无兴趣”?

道总有理 | 一本正经,严肃认真。 2021/12/07 09:35

新知达人, 爱玩QQ的年轻人,对通讯已“毫无兴趣”?

“为什么QQ比微信更受年轻人欢迎?”

最近几天,这句突然出现在热搜上的疑问不仅问懵了一众年轻人,也让整个互联网陷入集体沉思,在这个互联网创新久陷泥沼的年代,二十多岁“高龄”的QQ至今月活用户仍然高达6亿,就连腾讯QQ官微都不再沉默,直接在微博上凡尔赛,“给产品经理加鸡腿”。

百度指数也显示,在19岁以下与20至29岁两个年龄段中QQ较微信更受欢迎。Z时代用户日均打开QQ 13.18次,打开微信只有6.98次。从1999年问世,最值得QQ庆幸的便是,即使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一代换一代,总有人坚守其中。

“看到这条热搜我立刻去锁了我的空间!”这是热搜底下点赞数最高的一条评论,一时间,着急去锁空间的大有人在。

抛开商业属性,QQ更像是一种时代动态的微观记录,年轻人的精神情怀、个性表达、群体映射一一在这个化石级产物中表达得淋漓尽致。从杀马特80后,青春伤痛90后,到现在各种缩写play满天飞的00后……随便点开任何一个时间段,谁也别想逃过社死现场。

然而,QQ作为目前少有的用户更替成功的产品,最基本的通讯功能,却已经成为最不重要的存在。

这届00后不爱“聊QQ”

如果跟一个00后说QQ是用来聊天的,那对方多半会嗤之以鼻。至少在十年之前,电脑桌面上突然闪现出来的企鹅与好友上线的咚咚敲门声无一不牵动着用户的社交神经,暗恋的人在上线,然后收到久违的招呼,这是记忆深处用户最难割舍的QQ情怀。

时至今日,当互联网里的社交产品堆积如山,任何一个APP都能隔空戳几下,这股网络最初的悸动也就跟着烟消云散。

从某种意义上看,QQ丧失通讯本能就是从00后开始的。2019年,腾讯发布的《00后在QQ:00后用户社交行为数据报告》显示,相比即时通讯,00后最常用的三大功能为好友动态、QQ看点以及厘米秀。00后究竟在QQ上做什么?

80后遗忘杀马特,90后听到郭敬明就浑身恶寒,现在的QQ空间文化塑造权显然交到了00手里。据悉,QQ每日发布的说说内容有67%来自00后,他们分享的日常包括漫画、追星、小说等等,有64.3%的00后通过QQ来获取明星信息。

Z时代喜欢QQ大于微信是事实,易观数据显示,QQ用户中Z时代用户的活跃渗透率远远高于微信,QQ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娱乐集中地,像曾经的红钻热与QQ秀,当90后步入职场,接过下一棒的也是00后。

根据企鹅智酷发布数据,Z时代装扮日均使用次数比之前的90后要高出 66.7%。00后越来越会“玩”QQ,当然,这也离不开QQ本身的助攻。这些年,QQ成了不少人最熟悉又陌生的产物,有些人再点进QQ都一脸茫然。毕竟用户规模到了天花板,QQ只能拼命抓住00后,Now直播、QQ看点、QQ阅读、QQ漫画、兴趣部落、扩列.....仿佛是互联网一条龙服务。

不得不承认,00在慢慢忽略QQ的即时通讯,QQ也在有意无意地淡化这一点。2020年,QQ再次上线“一起听”“一起看”“一起派对”。这个二十多岁高龄的古早互联网产品生怕自己跟不上年轻人的速度,仅仅在2020年,QQ几乎每月更新一次,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更新4次。

对比微信十年只更新了8次,QQ面对一代代年轻新面孔,讨好时的紧张与焦虑就此凸显。游戏、直播、短视频,互联网三大流量利器QQ一样都没有放弃,既然增量戛然而止,那就留住00后的时间。

但00真的不爱在QQ聊天吗?其实这个群体的分享欲与交流欲比任何年龄段都强烈。腾讯调查报告显示,00后最多的三个好友互动标签分别为畅聊之火(与好友互发信息连续超过7天)、小幸运(成为好友当天即互发信息)及友谊巨轮(与好友连续互动超过30天)。

也就是说,00之间的聊天频次并不低。只是有一点值得深究,这届年轻人的聊天模式十分野性,首先他们偏爱陌生人社交,扩列带来的“知音”造成一种灵魂交流的虚拟错觉。其次,00秉承着独特的个性交往,能缩写斗图就绝不好好说话。

新知达人, 爱玩QQ的年轻人,对通讯已“毫无兴趣”?

语C、Pia戏、扩列、养火、PARO、扩列、CQY……整套新鲜的社交模式令互联网无所适从。数据显示,有92.9%的Z时代听说过语C游戏,有57.4%的人尝试过语C游戏。QQ上,单日人均发送约6.37张斗图图片,77%的年轻用户喜欢QQ的实时变声功能。

不可否认,00后独特的语言体系在QQ里渐渐形成了封闭性的沟通壁垒,导致很多成年人对QQ的文化圈误解越来越深,尤其当这种应用场景日益定格,QQ其他年龄阶段的组织力就显得相对薄弱。

QQ还能继续年轻下去吗?

互联网里的QQ史记最精彩的片段就是这几年。

2015年,微信的月活第一次超过了QQ,就在一年之前,Facebook发布的社交媒体月活跃用户数据显示,QQ空间排名还在全球第三,排在它后面的是WhatsApp、Google+、twitter。2015年以后,QQ时不时的小动作都备受瞩目,2016年第二季度,QQ的月活达到了8.99亿,从此自巅峰持续下滑,社交网络里拢共就那么几家,年轻人印象里QQ更像是青春的风向标。

从某种角度来说,QQ的一举一动不仅仅是整个社交网络的更新换代,也是用户情感在虚拟世界的折射。比如2015年6月份,腾讯关闭了陪伴用户长达6年的QQ家园;2017年8月6日,QQ校友因业务调整,停止服务;2018年9月,QQ宠物正式停止运营……每一次,都掀起一波集体怀旧。

2018年3月份,QQ上线过账号注销功能,微博话题“你会注销自己的QQ账号吗?”多半人选择不会。即便是每一代年轻人都注定会有离开QQ,转向微信的那一天,卸载或者注销账户的人也少之又少。而且QQ每年年末,就会经历一场人情高潮。

有份调查报告显示,在春节的除夕至初五期间,QQ上共收发红包44.5亿个,其中发出QQ个人红包的用户中,非00后占比差不多有六成。坦白来讲,QQ构建的人际关系是其他社交平台不可比拟的,这甚至是很多人接触互联网的第一步。

别说注销账号,时至今日,有些人对QQ等级的执着丝毫不亚于小时候熬夜挂太阳月亮。2018年,全国首个QQ满级用户诞生,比腾讯官方设定时间缩短了整整三十年,有媒体按照市场行情来估价,预计该账号价值在6位数左右。

QQ虽然不怎么年轻,但胜在情怀还在,新用户也源源不断地长大。只是有一个问题不得不面对,QQ还能继续靠着一代代的年轻人长青于互联网吗?

新知达人, 爱玩QQ的年轻人,对通讯已“毫无兴趣”?

2016年第二季度之后,QQ的活跃用户高光时刻还在2018年,彼时QQ的总月活有8亿,智能终端也达到了6.99亿,看上去没有丢掉最后的体面,但同比增长却只有2.5%。到2020年,智能终端用户是5.94亿,换句话说,平均每年减少了5000万。

00后乃至未来的10后想要撑起这个时代的庞然大物是很难的,有人说腾讯里最年轻的产品就是二十多岁高龄的QQ,这种说法不无道理。据说QQ是腾讯内部创新接受度最高的产品,腾讯为了保持QQ“青春不老”所出的花样甚多。

2020年,QQ就为《王者荣耀》、《使命召唤手游》等热门游戏推出联合宣传及名人电竞活动,小学生为了玩游戏自然舍不得QQ。可随着出生率逐渐降低,或许走进QQ的新一代年轻人也会越来越少,这并不是在杞人忧天,毕竟00后就比90后少了4700万。

腾讯没有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广撒网多捞鱼,继QQ之后,腾讯一直在努力抓住年轻人的社交脉搏。仅2019年一年,腾讯就推出过超过10款社交应用,包括猫咪、轻聊、回音、欢遇等,或主打图片社交、美颜社交,亦或主打陌生人社交。

但多数过眼云烟,时至今日,社交圈很难再翻起什么风浪,据连线Insight统计,在苹果APP Store里,轻聊、回音、欢遇等APP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QQ不会消失,至少余热一时半会散不下去,但他的社交底色已经改变。

通讯“失宠”?社交领域变了天

不难看出,即时通讯在整个社交领域的地位在慢慢下滑,这是不争的事实,尤其是短视频如日中天的年代。大约在2018年前后,各类应用软件的总使用时长占比开始发生明显的变化,也就是即时通讯跟短视频,一跌一涨。

严格意义上来看,QQ的风光不再或许与整个大环境的变迁息息相关。

2021年第一季度,我国移动应用中网民每日使用移动应用中有29.6%的时间用于使用短视频应用,但留给即时通讯的时间却只有20.1%,在移动应用屈指可数的年代,像QQ这类的即时通讯软件拥有社交与娱乐的双重属性加持,但现在显然不一样了。

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月人均新安装App的数量从去年3月的3.6个已经上涨到了今年3月的4.4个,人均打开App数也从17.1上涨到了19.2。具体来看,抖音与快手抢占了大量用户时间,腾讯企鹅智酷的一份调研显示,抖音与快手的DAU/MAU都达到了0.45,这个数字意味着,抖音和快手的月活跃用户中,平均每人每月使用这两款App的天数是13.5天。

短视频吸引了互联网多半的注意力,2021年6月,短视频行业的用户人均日使用时长达90.7分钟,不止国内,国外也同样如此,全球的互联网创新不约而同地困在单一性娱乐里绕不出去,给社交领域带来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例如Facebook 这个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也逐渐在社交领域失宠。据悉,美国青少年中使用 Facebook 的比例从 2014 年的 71% 跌至如今的 51%。相比Facebook,他们更喜欢YouTube,Instagram等等。

甚至Tik Tok的出海试水也间接影响了传统社交,2020年,Tik Tok在美国市场的下载次数超1.65亿,月活用户量超一亿,根据美国的人口比例计算,几乎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在使用Tik Tok。

与之对比的是今年第三季度Facebook用户增速同比增长6.2%,远低于去年同期的11.8%,美国青少年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同比下降了16%。根据洞见数据研究院的统计资料显示,Tik Tok月活破10亿只花了四年时间,只有Facebook的一半。

互联网创新早就疲惫不堪,而即时通讯在互联网界似乎也已经过时了,行业格局逐渐向其他领域倾斜是早晚的事,就算没有短视频,即时通讯的热度与之前已然大相径庭。或许在年轻人的世界里,彼此交流远不如沉浸在短视频里单方面狂欢。

调查显示,我国第一次申请即时通讯方面的专利是在2000年,到2008年申请数量就出现下滑,整个创业市场的创新活动明显减弱,2013年前后,申请数量再次下滑,截止2016年,在我国申请并公开的即时通讯发明专利近4700件。

到2016年以后,短视频异军突起,4700多件即时通讯发明专利中,失效状态专利占专利总数27%,近半数专利的法律状态不稳定,而处在授权状态的专利只有总数的26%。

每一个时代都会诞生“明星”,即时通讯被短视频抢了风头,只可惜,短视频也注定会也重蹈覆辙,增长乏力,而下一个互联网宠儿会是谁?科技的更迭更需要时间的沉淀,不仅仅是娱乐至上就能决定的,毕竟,娱乐至上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场无奈的被动选择。

更多“通讯”相关内容

更多“通讯”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