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6 4 0 6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铅笔道 | 影响3000万创新公司 2021/12/06 19:17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图源:微博用户@Ms_喵小妖的直播

职业教育是否会步K12后尘?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记者 | 韩希言

编辑 | 吴晋娜

“我们没有跑路。”

“在砸锅卖铁想办法筹钱。

教育行业似乎没有新鲜事,继K12之后,职业教育企业也难以为继了。

近日,在线职业教育平台课观教育陷入“跑路传闻”。 虽然公司与创始人先后发声安定人心,但是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

多位学员告诉铅笔道: 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未退费金额已达3700万元,且随着统计继续金额还在增长, 这还没包括员工欠薪以及合作商款项。

事发突然。 铅笔道向一位课观教育的投资机构负责人求证现状——创始人是否已跑路时,对方也大感意外。 传闻曝光不久,课观创始人张峰发布致歉信(铅笔道已向其确认真实性)。

不可否认,课观教育本身经营必然存在缺陷。 创始人张峰表示,巨大的成本压力加上收入没有达到预期,是课观教育出现当前问题的主要原因。2021年下半年,疫情反复的原因,单 单银 行招聘 考试 培训业 务, 营收就比去年减少近5000万。

从更高层面来看,在K12退潮的形势下,职业教育似乎成为教育企业与资本的“避风港”。 新者入局、老牌升级,越来越多教育企业盯上职业教育这块蛋糕,但是想吃到蛋糕并不容易,市场规模小、续费率低... ...

课观教育曾经也受到资本青睐,在7个月前还刚完成新东方领投的近亿元融资。 而现在,“频繁接触了上百个机会,但无一成功。”

市场需要给创业者更多的容错机会。

一位曾经采访过张峰本人的媒体向铅笔道回忆,“他言谈中给人的感觉比较忠厚,不太张扬,不像很多创业者喜欢夸夸其谈。

- 01 -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砸锅卖铁想办法筹钱”

“课观欠薪,老板跑路。”

12月2日,一位课观教育济南分部员工在微博开启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直播:在线讨薪。

据她所说,公司拖欠两个月工资,突然停摆,老师被告知“自谋出路”。 从这周开始,员工们无法办公,甚至来办公室也需要找人刷门禁才能进入。在直播画面中,课观教育济南办公室除了讨要说法的员工外,无人正常工作。

课观教育到底怎么了?大家的钱哪去了?没人知道。维权的员工们只能围堵济南分公司法人,但得到的只是无效反馈与拖延。

向课观教育维权的,不仅山东济南一地。从11月底开始,在全国范围均出现了“课观教育跑路”的传闻。有培训老师当众宣布自己已从课观教育辞职,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拿到工资,还奉劝学员们尽快采取手段维权。

除了员工,同样惶恐的还有课观的学员们。 当大部分学员感觉到形势不对后,他们赶紧联系当地的机构负责人却依旧无果。来到课观教育办公点后,学员们发现已经大门紧闭。

维权的课观学员告诉铅笔道,基本上全国的课观办公地点都人去楼空,分支机构企业的状态也变成经营异常。

课观教育出事并未毫无预兆,实际上在几个月前就有学员反馈课观教育退费难的问题,但并没有得到重视。

学员李享(化名)向铅笔道表示,他于2020年11月29日签约报名了课观教育的“2021 人民银行招聘考试面试协议班”,8天8晚的面授课程收费12300元。按照协议,若在8月31日之前,李享未收到人民银行入职通知,则课观教育须向其退费8500元。他从9月1日开始申请退费,被告知20个工作日退款可以到账。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李享的合同细节

李享一开始还对课观教育保留期待,“因为大学时候就知道课观教育,对它比较信任,没往暴雷的方向想。”但实际上退费过程一直处理得很慢,他与身边的同学们一直在催对接的老师,也打过当地的12345,但都没能退费成功。

另外,有学员因退费问题拨打过北京市长热线,但在她提供的录音中,工作人员告诉她:课观不接受行政协调,不拿出解决方案,拖延办理且态度不太好。

据李享与课观员工沟通得知,课观教育的问题大多从今年9月开始浮现。 9月份是银行招聘旺季,也是课观教育的业务高峰期。“但是有的学员向课观教育交完几万块钱都还没上课,甚至交完钱连合同都没签。”李享说道。

多位学员向铅笔道反馈,在暴雷之前,课观教育在拖延退费的同时仍然积极卖课。一位学员表示,几个月前报新课程,课观主动联系说老学员减免200元,并很快会退费,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圈套”。 另外还有学员表示,在停摆的头一天,课观教育还在疯狂招生。

粗略估计,课观教育待退费金额相当庞大。铅笔道加入了两个课观教育学员维权群,单这两个群合计人数就有3000人。 另外根据维权学员的不完全统计,目前未退费金额已达3700万元,且随着统计继续,金额还在增长。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本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这只是课观教育资金缺口的一部分。除了员工退费外,还有员工做工、合作方款项亟需客观方面解决。

实际上,在12月2日时,铅笔道就已经与课观教育创始人张峰及其公关负责人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时依然没有得到有效沟通。

12月3日凌晨5点,课观教育官方发布声明,承认停课与资金链承压的事实,表示将在12月7日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3小时后,张峰本人发布致歉信(铅笔道已向其确认真实性)。他表示,9月份他已经用个人信用担保找银行贷款数百万元,但目前无法如期还款。“现在在砸锅卖铁想办法筹钱。”张峰提到,近期对接了新东方、华图教育、中公教育、好未来等机构,请求他们接受客观的员工与学员。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  02 -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接触了上百个VC,但无一成功”

今年5月,铅笔道曾采访过张峰,彼时课观教育刚完成新东方领投的近亿元B轮融资。

多年教育机构的工作经验,给了他创业的底气。 他曾在中公教育工作8年多,期间从0到1创立了中公“金融人”品牌,操盘了中公会计子品牌的创立,并担任过两个省级分校的校长。后来因为内部创业的想法没有得到支持,所以他决定离开中公,开启自己的创业历程。

一位曾经采访过张峰本人的媒体向铅笔道回忆,“他言谈中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忠厚,不太张扬,不像很多创业者喜欢夸夸其谈。”

2015年5月,张峰正式成立在线职业教育平台——课观教育,采用“线上笔试授课+线下面试培训”的模式,帮助学生通过相关职业考试。6年来,课观从银行招聘考试培训领域切入,并延伸至教师、公考、医考等领域。

创业这件事很难一帆风顺。 张峰曾向铅笔道记者分享过他遇到过的一次至暗时刻:他创立的课观教育刚成立一年多时,技术研发每天消耗大量资金,项目也没有拿到融资。为了养活团队,张峰只好咬咬牙,把在北京唯一的一套房子卖掉,为公司“续命”。

这次难关度过后,课观教育逐渐走上发展的快车道,成长为业内较有影响力的企业,先后打造了“银行帮”“教师派”“过招公考”等行业品牌。 2019年,课观总营收突破亿元,2020年服务用户达数百万,业务覆盖全国。

多位课观教育学员告诉铅笔道,之所以选择课观,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受到其知名度的影响。

在资本市场上,课观也获得新东方产业基金独家领投,还有泽羽资本、蓝象资本、云天使基金以及红点中国等多家机构青睐。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图源:天眼查App

很难想到,作为一家职业教育企业,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课观教育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张峰在致歉信中有所解答:公司人员最多的时候近1500人,仅仅人力成本一项就有1500万元左右;线下快速扩张,导致成本攀升。2021年下半年,由于疫情反复的原因,各种行业考试先后取消或者延迟,课观只是银行招聘考试培训业务的营收相比去年就减少了近5000万。

总结来说,巨大的成本压力加上收入没有达到预期,是课观教育出现当前问题的主要原因。

外界一直有个疑问,课观教育融资、营收的钱都去哪里了。

张峰表示,为了给学员以保障,课程大多以协议班次为主,学员在我们这学习如果没有通过就会退费。只有帮助学员考试通过后的部分学费才是课观真正的收入,而这个过程中需要付出比较大的人力。

事实上,虽然自称不像在线教育企业那样疯狂烧钱投广告,但为了获客,课观教育也是不惜代价。一位课观教育的前员工表示,公司就是靠着融资在维持。“那些年和某公做竞争,五天住宿班400块也是能玩得起。”

曾经亲密的投资机构们也变了心。在整个教育行业大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融资变得异常困难。 “我们频繁接触了上百个机会,但无一成功,寻求外部帮助也变得无望。”张峰表示。

在课观教育被维权的消息已经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之时,很多投资机构还蒙在鼓里。铅笔道向一家课观教育的投资机构负责人求证课观教育现状,创始人是否已跑路时,对方也大感意外。

-  03 -

新知达人, 又一爆雷事件:负债3700万 100家VC拒投 职业教育不是“避风港”

2021年的余额还有不到30天,但教育已经先预定本“年度最惨行业”的称号。尤其K12教育哀鸿遍野,无论创业公司,还是新东方、好未来、猿辅导等行业巨头,都无一幸免。

在K12退潮的形势下,职业教育顺势成为从业企业与资本的“避风港”。 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职业教育赛道共发生33起融资事件,同比增长94.1%;披露融资总额超53.0亿元,同比增长206.4%。融资事件和披露金额双双大幅增长,职业教育迎来资本红利期。

新者入局、老牌升级,越来越多教育企业盯上职业教育这块蛋糕,但是想吃到蛋糕并不容易。

在职业教育行业里,有些行业避不开的问题,且很难找到解决方法。

首当其冲的就是市场规模问题。 融道投资创始合伙人张海燕曾在由北塔资本举办的一个圆桌论坛上曾表示,职业教育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增长瓶颈。她认为,与万亿规模的K12赛道相比,职业教育龙头企业的年收入都要低一个量级。整体而言,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较小,单个企业的体量更是存在巨大差异。

“学科教育是相对标准化的,学科较少,集中度较高,整个赛道市场容量很大。而职业教育市场更分散,职业种类大概分为8大类,1800多个细分品类,整个赛道虽然容量巨大,但高度分散,每个品类的天花板都很明显。”张海燕说。

再者,续费率低,学习积极性难持续,成人考试用户基数少,一直以来也是职业教育的痛点。 传统的职业教育更偏向一次性消费,续报率较低,很难让人在考完证/学会技能后还再继续消费,用户生命周期比K12动辄几年的持续升学时间要短。

此外,职业教育领域所具备的高分散性,低关联性,注定横跨领域和行业需求极其艰难。 若谁能在这个领域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则是掌握了领域规模化与生态化的密码。

对于职业教育难做的问题,课观教育创始人张峰本人也曾对铅笔道提到过,“对于职业教育从业者来说,有两座大山需要翻越,第一是扩品类,第二就是跨地域。”

他也承认,能够在在线领域中成功扩品类的公司其实不多,同时能够做到跨地域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对创业公司来说,把某一个细分品类做深做透做扎实是至关重要的,大而全并不是职业教育的发展方向。

因此,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课观教育早早就在这两个方向上发力。 但可惜,课观教育没能成功。

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对铅笔道表示,当职业教育成为“避风港”后,众多在线教育公司扎堆转型,导致职业教育赛道变得更加拥挤。职业教育大放异彩之后,紧接着就继承了K12的广告位,有股K12当初广告投放的架势。

虽然他与身边的同行也都看好职业教育,但依旧保持观望态度。“职业教育是否会步K12后尘?”这位投资人提出了一个疑问。

更多“在线教育”相关内容

更多“在线教育”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