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9 0 0 3 4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IPO智囊团 | 一个为IPO而生的探路者。 2021/12/06 12:50

来源: 牲产队

杀死买办资本的不只是民族资本。

美国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把买办资本逼上了悬崖。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什么是买办资本?简单地说就是,脚踏两只船,在中美两国之间左右横跳,以个人利益或者家族利益优先,不惜牺牲国家利益,也要铁了心维护家族利益的资本集团。

这样的买办资本的生存土壤,离不开两个条件。

一是,中美良好的贸易关系。 如果中美对抗,买办就不是买办了,就是汉奸,卖国贼了。只有在一个相对友好的中美关系之下,买办集团才能两边讨好,谋求中间利益最大化。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二是,中美两国存在技术、资本、品牌等方面的明显差距。 如果中美技术处于同一水平,买办是没有生存空间的。因为本土民族产业可以替代,就不需要从国外大规模进口了。买办的中间利益就没了。

因此,最不喜欢民族产业进步的就是买办资本。民族产业越先进,买办资本的生存空间越狭窄。

为什么网上的舆论对联想充满指责?关键就在于,联想披着买办的外衣,大唱民族品牌的戏。俗话来说就是: “又当又立。”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而且,联想的一系列举措,堪称“买办的极致化”。

在技术上,联想的核心技术全部依赖于美国。联想为什么不去研发核心技术?不是联想没有钱,而是某些联想高管没有心。对买办而言,如果做自主技术研发,等于是踢翻美国主子的饭碗。可是,买办今天这碗饭还是美国赏的,去踢翻美国的饭碗,无异于自掘坟墓。

试想,要是美国掐断联想的芯片供应,联想还能存活吗?

在品牌上,联想建立中美双总部。 在国外,他们自称“联想中国”。言外之意就是,联想是一家国际集团,中国只是联想的一个市场分区。在国内呢?他们高举民族旗帜,大喊:“中国联想”,宣扬联想品牌的根正苗红,利用中国人的民族情怀,长期受益于中国政府采购的超级订单。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这种两边讨好,两边获利的行为,在中美关系友好的背景下,联想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成功登顶全球第一大电脑品牌商。

可是,一旦中美关系慢慢走向对抗,联想就得被迫选边站队。然而,联想集团在中美贸易战的关键时间节点上,仍然站在买办的角度,试图超脱于国家和民族之外,保全自身。

这就引出了杨元庆那句著名的: “联想不是中国企业,而是一家国际化公司。”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在说出这句话时,杨元庆不仅不觉得耻辱,甚至有些暗自侥幸。因为华为被美国制裁的断臂求生,而联想安然无恙。

杨元庆比谁都更清楚,美国对华为的任何一项制裁,压在联想的头上,那都是灭顶之灾。此时此刻,杨元庆自以为是地耍了个投机取巧的小聪明。殊不知,当中美走向对抗时,买办的美好时代就已经彻底走远了。

紧接着,就是滴滴退市。滴滴跟联想一样,都犯了一个致命的侥幸心理。这种侥幸背后,恰恰隐藏着买办资本的“苟且”。命运无法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咽喉被外国资本所拿捏。

联想的咽喉在于技术短板,而滴滴的命脉在于外资控股。

滴滴的退市,将成为一道中美资本市场分道扬镳的岔路口。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滴滴事件带来的最大后果是,破坏了中国政府对中概股公司的信任。中国允许中国公司赴美上市,是希望他们借助美国资本,做大做强本土的民族产业。可是滴滴反其道行之,对内实施市场垄断,对外利润输出也就算了,还牵涉到极为敏感的信息安全问题。

选在那个特殊的日子,滴滴彻底打破了中国政府对中概股公司的信任。

在外部因素上,美国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表明,美国政府也不再信任中概股公司。美国祭出流氓法,直接要求中国公司交出审计底稿。

信息安全不再是底牌,而已经打成了明牌。 不交,美国要求退市;交了,中国要求退市。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在这种情况下,在中美左右横跳的买办资本,生存空间被压缩到了零。

如果说,联通、电信、移动三大运营商从美国退市,是被美国勒令赶走。那么,滴滴的退市,则代表着中美两国在资本市场的对抗已经来到了一个分水岭。

这表明,美国政府不再希望美国的资本市场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催化器。而中国政府也不再希望,中国互联网公司成为美国资本市场的利益输送方,更不希望中概股成为美国窃取中国核心数据的一个通道。

在后滴滴时代,凡是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将接受严格的安全审查。 队长预计,芯片半导体、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龙头企业,赴美上市的可能性将变得极低。

以后,还能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恐怕只剩一些没什么核心技术的,不涉及公共安全的,规模比较大的,成长性比较高的中国公司了。比如瑞幸咖啡、法拉第未来等,恰恰这两家又都深陷财务造假丑闻。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卖个咖啡,卖个房子、卖个奶茶等企业,不涉及敏感领域的高成长型企业,仍然可以成为后滴滴时代里的中概股主力。

而已经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高科技企业则可能迎来退市转板潮。比如,网易、百度、阿里等企业,都已在香港完成二次上市。这些企业的转板,为后续其他中概股回国提供了样本。

包括本次身处漩涡之中的滴滴集团,采取的退市模式也是转板港股,重新上市。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美国对中概股的步步紧逼,将会进一步成就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之一的地位。同时,这也会进一步撕裂中美资本市场。

在12月3日,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修正案正式通过,这意味着,这部流氓法案即将正式执行。 连续三年,不提交审计底稿的中国公司就得被迫退市。

留给中概股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原本,美国提供资本,中国提供技术和市场的中美合作模式,已经走不通了。这也意味着,中国已经跨越市场、技术两个阶段,跟美国慢慢进入终极的资本对拼了。

中概股回归,中国民族资本出海,将成为下一阶段的重点。在民族资本出海的时候,中国也就需要培养海外的买办资本了。

新知达人, 后滴滴时代,买办资本被逼上绝路

买办资本本身是没有错的。 在全球化的当下,任何国家都需要买办资本。但买办资本不能占据行业主体地位,吞噬巨量的行业利润,并将利润输出到海外。这会极大地挤压民族资本的生存空间。

买办资本攻克核心技术,向上突破,就能成为民族之光。反之,买办资本就会成为吞噬行业利润的蠹虫。

其实,一个买办资本向内,还是向外,高层管理是可以把控的。 高层管理如果只想做一辈子的买办,贪图个人富贵,中饱私囊,时间一长,必然现出原形。

在后滴滴时代,在中美之间左右横跳,脚踏两只船的套路将行不通了。唯有真正的民族资本、民族企业、民族品牌,才能获得公众的持续支持。

要想得传世之名,还得建不世之功。

更多“买办资本”相关内容

更多“买办资本”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