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3 8 1 1

联想的“回响”(一)

人民财经 | 发现新财经 2021/12/03 20:29

 

 

  1. 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揭示出了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其不仅要看生产力的发展水平,而且还要看与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状况。哲学层面有两种价值观念:一种是在不确定的物质世界中,寻求系统间相互关系的确定性,于是有了永无止境的探索;一种是在绝对不确定的物质世界中,否定确定性,认为什么都是浮云。

  文/ 袁 清       责任编辑/ 宗 茵

 

坦率的说,写联想的文章不像写海尔那么多,印象中有三次。

 

一次是2018年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之际,很多行业都在撰写“致敬改革开放”的文章,受有关部门之邀写营销行业。后在人民网发表《敬改革开放,中国营销40年》文章,引用了联想案例以佐证文章的观点。

 

二是因为参加北京“全球数字标杆城市”建设,后在人民日报客服端发表的《中国“数字之城”:史哲交融,文理并蓄》文章中,提出了“‘全球数字标杆’看北京,‘北京数字’在海淀,‘海淀数字’观联想”。文章还剖析了北京“全球数字标杆城市”与上海“数字之都”和浙江“数字第一城”的“策源地”与“应用层”和“百花齐放”与“一家支撑”的甄别。“联想们”作为数字经济的“策源地”,推动消费场景到工业应用的跃升,深耕全球“应用层”,成为厚植“经济物联”“生活数联”“治理智联”全方位数字化转型的典范。

三是今年5月份观察到联想集团公布2020/21财年业绩(联想集团2020全年整体营业额4116亿元,同比增长19.8%,集团营业收入首次突破4000亿)后,撰写了《联想闪亮成绩单背后的内在逻辑》文章,评说联想集团的成绩单,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正初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数字经济融合其它知识资本的“倍增效应”增强。

联想应“回响”,而非毫无意义的“回应”

 

哲学家黑格尔《小逻辑》当中有一句话,凡是经反思作用而产生出来的就是思维的产物。换句话说就是真正的思维不是人云亦云,而是要不断反思自己。今天提笔再写联想,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联想或有许多需要反思的地方。联想若真有国有资产流失之事,可由纪检、法律或财务专业部门介入,吵吵嚷嚷有失体面。

 

不过,作为联想的千千万万个普通客户的一员,笔者祈求产品精进,生态融合;作为经济学人,始终在观察联想战略的“得”与“失”;作为营销人,对于联想的“数字向善”与笔者“软营销”的理念高度趋同而倍感兴慰;作为财经评论员,笔者认为联想无需在这次手撕联想的网络舆情中作“回应”,更应在国内外市场大变局和弥足珍贵的联想快车道发展中,做出联想应有的“回响”。

 

笔者以为,这应是作为世界500强、占据全球25.2%份额,为最大PC厂商,现发力于“新IT 新引擎”战略、“一切皆服务”、“端-边-云-网-智”新IT全要素领域的创新实践、“3S战略”和“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建设中,还原联想“本来的样子”,承继联想在民族品牌建设和世界数字经济的价值与使命。

 

“一种商品或服务的价值,不能够自己度量自己,而必须通过交换,借助于提供给用户的让渡价值、博物情怀和同理心来度量。”这是笔者理解马克思《资本论》中的精髓。

 

纠缠“技工贸”还是“贸工技”的人,他们往往把创新仅理解为技术的术语。奥地利约瑟夫·熊彼特系创新理论的开拓者,他定义的“创新”就是创造不均衡。“创造性破坏”(creativedestruction),通过引入新产品以及更重要的新生产方式等,包括开辟新市场、新业态、新组织形式,打破原有的均衡,创造新的潜在均衡点。

 

评估创新效应有个重要的基本特征即较长周期,这个周期或要有40年—50年,所以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这意味着创新需要公众和企业家对未来有一个积极的预期。诚如文章开始所说写海尔的文章多一些,笔者也是在写海尔《海尔为什么缺席“中国营销40年”》,建言它们的“传统电器”到“智慧网器”后应有的“生态融器”和评论张瑞敏“人单合一”的“客户终生价值”和“管理逻辑之变”,观察和见证了海尔的大周期战略蜕变。

 

 基于此,笔者的文章不同于媒体人胡锡进《联想事件破局,从高管降薪开始》中“推动形成一个能够让法律围绕各种质疑充分展开从容空间”的观点,也区别于同是媒体人秦朔《关于联想的联想》所思考“站队决定观点,立场裁剪事实”的隐喻。文章或不需要所谓的宏大叙事,惟葆有“源清(袁清)流清”的初心,即《荀子-君道》中“上游的水清,下游的水自然就清,事物因果关联,原本好,其发展结果也就好。”

文章从管理学的演进视阈看“贸工技”和“技工贸”、以数字经济产业逻辑看联想欲破的“李约瑟之问”、用“数字向善”对标联想的价值观、联想的“工匠精神”和“匠心情怀”的互为动因、联想商业的本质是熔铸生活的意义、联想场景营销邂逅“软营销”、联想品牌调性建立与公众的“强关系”和笔者思考的磨砻砥砺、科学自强、坚韧求索、数字向善、义利并行、不轻然诺的“新中关村精神”在联想的集中投射等,窥见今天联想的“回响”。

 

“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文章标题《联想的“回响”》,源于清代魏源在《默觚》有道:“钟磬之器愈厚者,则声愈从容;薄者反是”。器铭的原理注释着人生和经营哲学。

 

“钟磬其壁浑厚”的“回响”,告诉我们无论敲打钟磬的人用力如何,皆能保持住其本真的音色,发出雄浑悠远、从容典雅的声音。这里更想告诉联想,面对纷纭复杂、咄咄逼人的世事,只要涵养厚如钟磬的内心丰盈,才可保持得住真实联想“本来的样子”。

 

管理学应揭示人类文明的大逻辑

 

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揭示出了社会经济形态的发展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其不仅要看生产力的发展水平,而且还要看与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状况。哲学层面有两种价值观念:一种是在不确定的物质世界中,寻求系统间相互关系的确定性,于是有了永无止境的探索;一种是在绝对不确定的物质世界中,否定确定性,认为什么都是浮云。

 

笔者《敬改革开放,中国营销40年》的文章,在“‘中国营销40年’的发展脉络”章节的第二部分“探索与躁动(1989年—1999年)”中,提出“质量竞争”走上营销舞台,90年初的“质量、品种、效益年”和“质量万里行”活动都促使企业的质量营销意识增强。

 

这一部分继续介绍了当时营销的“4P(产品product、价格price、促销promotion、渠道place)受到追捧。本土企业联想、娃哈哈、TCL、格力、招商银行等试水营销,凭借“阵地战”赢得了与外资品牌营销的某些方面的成果,其“为顾客创造价值”和“不断变革创新”的核心理念备受推崇。

 

纷繁世事多元应,击鼓催征稳驭舟。联想的战略和营销发端于这一时期。笔者有一观点,管理学应揭示人类文明和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大逻辑、大趋势,营销也是在一定历史阶段,在文明迭代和不确定的市场环境中取得的确定性成果,所有的营销成果都有其相对性、暂时性和有限性。

 

若以上观点成立,它或能支撑联想当时着力“系统间相互关系”的“贸工技”战略精当,而非像一些人目指气使的“技工贸”。“如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企业发展有着典型的“时空坐标”,那个时候“活下去”惟有靠产品product的质量,而只有开始的“活下去”,才有后来的“大发展”。“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有”和“无”的哲学意义,在企业经营中可以看着是互为转换的。而它需要我们管理者对既定的认识世界观点、方法因势而谋、应势而动、顺势而为,摒弃教条的立场、观点,寻求符合时代特点和企业实际的思想突破。

 

“认识你自己”,古希腊时期的泰勒斯的这句话,被刻在雅典的德尔菲神庙柱上。联想同样需要“认识自己”,所谓高管薪资“没标准”的种种说法,说句大实话,社会、企业发展中“糊涂账”总是有的,不必大惊小怪,由着企业按公司法规自己解决。最重要的企业必须认识到,当下面临增长逻辑的变化,企业持续增长来源就是企业的价值增长,如果企业不改变自己的增长模式,以价值增长逻辑来看待环境、变化和竞争,就可能在愈发白热化的竞争环境中失去竞争力。

 

显然,联想深谙:当下管理应遵循的“哲学思辨”,经济的发展正面临与以往迥异的环境,我们必须打破既往的路径依赖。按照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传统思想的刚性滞阻,往往是一种无效制度安排之所以得以维持的原因。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必须摒弃惯性思维,寻求“变”和“不变”的战略突破,中国经济的价值增长逻辑,正从“生产主导型”进入“消费主导型”。“消费主导型”需要摒弃过去更多的标准化、规模化、模式化、效率化、层次化的特点,追求网络化、个性化、差异化、速度化。

 

联想今天逾4000亿的营业额或还不算多,但我们可以从美国经济增长不平衡带来的“社会大分化”,有了国人对联想更大和更优秀的期待。1990来的美国经济,是引领全球增长的30年,也是美国经济史上出现严重分化的30年。从资本市场市值来看,当时美国市值最大的公司包括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杜邦、通用汽车等。

 而到了2020年后,美国市值最大的公司则是苹果、微软、亚马逊、特斯拉、Alphabet、Facebook,包括计算机系统设计和相关服务在内的“专业和商业服务”行业的持续增长。除了传统产业和新经济的分化之外,很多产业内部也出现了严重的分化,头部企业赢得“胜势”。

 

欲破“李约瑟之问”

 

英国学者李约瑟曾经说:“从公元1世纪到公元15世纪的漫长岁月里,中国人在应用自然知识满足人的需要方面,曾胜过欧洲人,那为什么近代科学革命没有在中国发生呢?”这便是著名的“李约瑟之问”。

 

“甘瓜抱苦蒂,美栆生荆棘。”舆情漩涡中没有影响联想2021/22财年第二财季耀眼的业绩,集团营业额1156亿元,同比增长23%;净利润3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5%;运营现金流同比翻番,超过100亿人民币。而笔者最关心也是联想最可贵的是,联想未来3年87亿美元的研发投入,方案服务业务营业额高达88.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0%;基础设施方案营业额12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4%;智能设备营业额99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1%。笔者由衷的祝愿联想走出舆情困局,满足公众对联想的美好期待。

 

唐代韩愈说:“察堂下之荫,知日月之替,寒暑之变。”观察联想海量的研发投入和“3S战略”(智能物联网(SmartIoT、智能基础架构 Smart Infrastructure、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和亮丽成绩单的“堂下之荫”,体悟到联想“科技自立自强、数字经济、服务的全生命周期、扩大非PC业务”笃定前行的“日月之替”。

 

一个好的品牌生态,可以形成两个价值的循环:一是用户体验迭代的价值“自循环”;二是生态方增值分享的“外循环”。联想已启的“新IT 新引擎”战略和“端-边-云-网-智”新IT全要素领域的创新实践等宝贵的生态战略价值,不仅仅体现在通过投入加速单一技术领域的发展速度,而是在相互连接、相互整合、相互促进的过程中,为中国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底层的硬件、网络支撑及与之相匹配的技术和能力。联想TruScale将传统的硬件、软件、服务分散采购的模式,设计、建设、运维分段实施的模式,整合成可以订阅的、一站全包的生态服务模式。

 

 经济学所述的“经济广泛性”,是建立在全要素生产率的逻辑下,将知识资本与传统的土地、劳动力、技术等纳入要素集聚的理论探讨,突出经济发展的内生增长。“李约瑟之问”道出了近代中国科技、社会的镜像。”李约瑟之问”至少给了我们的工业发展一个启示:工业的发展或面临多次数、全方位路径、多维度、全要素的生产关系的协调。“李约瑟之问”的折射科学革命的发展,应该有之匹配的新发展要素。

 

在全球新一轮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数字科技创新加速和应用加深,以联想为代表的中国数字经济的领导者,承载着国家更多数字经济驱动产业链、产业生态重构和“数字特区”的期待,所集聚的“数字经济发展要素”,正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深刻影响着生产、生活方式,映射亚当斯密的“比较优势”、李嘉图的“绝对比较优势”、赫克歇尔—俄林的“资源禀赋优势”,终究将会被数字经济而打破。

 

几天前,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支持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开展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先行先试改革的若干措施》,标志着中关村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开展新一轮先行先试改革,是中央赋予包括“联想们”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要求不能满足于某一阶段的领先,而是要全过程领跑;不能只是“一马当先”,而是要带动“万马奔腾”,实现企业和个人的共同富裕,为全国创新发展提供经验和方案,在世界领先科技园区和“全球数字标杆城市”建设中发挥出示范引领作用。

 

(未完待续)

 

更多“联想”相关内容

更多“联想”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