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6 6 6 9

零工经济下的「隐秘往事」

新眸 | 看见商业另一面,同名公众号。 2021/12/03 10:08

新知达人, 零工经济下的「隐秘往事」

新眸产业互联网组作品

作者|陈长红

编辑|桑明强

提起兼职,“自由度”是它最大的标签。

相比于全职,兼职的工作时间、地点更加灵活,有小时工、日结、周结和月结等方式,和租房广告一样,兼职广告也曾被贴在大街小巷,在一些工业城市,劳务中介所甚至开了整整一条街,值得深究的是,兼职赛道只是招聘行业的一个冷门类,并不被资本看好。

这些年,兼职渠道在优化,但兼职玩家格局并没有太大变化。

对于用工方来说,为了压缩成本、处理一些临时性事务触发了临时用工需求;对于求职者(大学生或部分全职工作者)来说,他们出于有赚钱或开发副业的动机;对于第三方人力公司(中介、猎头)来说,匹配雇佣双方需求,从中赚取服务差价。就目前来看,国内人才市场仍存在供需失衡现象,为此,这篇文章我们将主要探讨:

  • 千亿级兼职市场,为何跑不出现象级玩家?
  • 理性探讨灵活用工下的劳动关系和未来趋势。

用工市场的新气象

2015年,被认为是兼职行业的关键转折点。

在这之前,大家对兼职的认知更多停留在:中介提供的工厂用工岗位。2015年,随着移动互联网进程加快,兼职赛道涌现了一批在线应用,探鹿、兼职猫、斗米等相继入局,并获得资本融资,一时间,这个赛道成为资本眼中的“香饽饽”。

在业内专家看来,“企业的新型用工需求和求职者的短期工作需求是兼职市场火爆的主要因素,从根本来说,也可以解释为劳动力供给与需求的不均衡。”对于企业来说,招聘到岗快速、用工成本低是兼职用工的最主要优势;对寻找兼职工作的人来说,获取劳动报酬是直接目的。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兼职市场规模就达到千亿元规模,潜在的兼职人员近5.5亿,其中,社会兼职人数约占据了91%,学生人数约占据了9%。

一般来说,社会兼职人群主要分为2大类:全职工作和工作过渡期。他们希望通过兼职获取劳动报酬、工作技能以及经验,还有一类特殊的校外求职者,他们在退休后通过返聘形式返回工作工位,发挥自己的剩余价值,这类人通常是教师或科研工作者。

相比之下,大学生兼职市场可发展空间较大。据新眸调研,我国各类形式的高等教育达到了4183万人的在学规模,应届毕业生的临时过渡和在校生寻找实习,构成了兼职市场的潜力军,同时也对兼职提出了新要求(数量、行业、工作形式等)。

熟人介绍、在线应用、校内海报以及中介,是学生获取兼职信息的主要渠道。

由于大学生日常课程安排较满,在兼职工作选择上更倾向于发传单、家教、餐饮服务、在校勤工俭学以及业务代理。在大学生们看来,兼职除了满足经济需求外,还能丰富简历、提升社交技能,对未来求职有很大帮助。

针对大学生兼职市场,市面上对应出现了不少兼职APP。它们主要为2大类:综合化求职招聘客户端的兼职模块和专项兼职应用,呈现出信息化、交易化以及O2O服务一体化的三种模式,在用工单位与兼职者之间形成闭环。

以兼职猫为例,商家可以查阅用户实名认证信息和芝麻信用评分,VIP企业的快结类兼职可由平台先行代付,此外,平台还为客户提供保险服务,赔付金额高达250元/次,但随着学生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兼职当中,也出现忽略学业的本末倒置行为。

同类竞品分析

资本入局,让兼职赛道变得更有看点。

高瓴资本李聪亮曾表示,“基于市场环境和技术迭代,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减退,即劳动力成本上升、劳动力供需不匹配,因此,灵活用工市场成为一个大机会。”以成立于2013年的九尾科技为例,同年上线了兼职猫APP,2年时间就打卡了500万用户规模,并获得多家资本投资。

也是在2015年,世诚优聘悄然从58赶集网剥离,瞄准兼职市场上线了斗米兼职(后改名为斗米)。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连着完成了2轮融资,投资方为老东家58赶集集团、高榕资本、高瓴资本、腾讯、百度和新希望集团等多家明星资本。

但如果你观察仔细的话,同为兼职类应用,兼职猫和斗米之间仍存在不小差异。

新知达人, 零工经济下的「隐秘往事」

图:2018-2019年灵活用工及蓝领招聘APP排行表(来源:HR研究网)

从定位来看,兼职猫的求职者定位为应届毕业大学生和家庭主妇,而斗米以蓝领和大学生为主。二者定位的差异直接造成了兼职应用的内在形式不同。在应用软件商店里,兼职猫的应用直接被划分成两个版本:招聘版和求职版;斗米则将双方集中在一个应用平台里。

新眸观察到,兼职猫可以在不登陆的情况下,浏览相关兼职信息,而斗米强制手机注册并填写详细个人信息方能进入。

在具体的使用过程中,兼职猫侧重于兼职信息的发布,个人注册领队,1天能发布3条兼职信息;企业注册用人单位的发布次数不受限制,但企业发布兼职信息需要提前缴纳押金,速结兼职工资由平台垫付,相比之下,斗米更侧重于运营模块,通过发红包、答题或邀请新用户返现等模式吸引用户。

事实上,市面上除了兼职猫外,还有不少专项兼职应用。

比如微兼职、e兼职、青团社兼职等,这些兼职应用可以在网页和应用商店获取,部分入驻了支付宝。除此之外,不少综合性招聘求职应用/网站专门开设了兼职板块,通过原有的用户群体进行引流推广,比如BOSS直聘、58同城、智联招聘以及前程无忧等,这类综合性平台对应的用户可能更倾向于社会用工,专项兼职应用更侧重于服务某一求职群体。

在后来的迭代中,斗米从兼职领域拓展至全职招聘,但从结果来看,全职招聘业务比不上BOSS直聘和58等大玩家,兼职招聘比不上兼职猫。原因很简单,斗米选择了综合化的打法,与全职相比,兼职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企业用工以全职为主,兼职并不是大部分企业的必需品。

九尾科技通过ToC和ToB两种模式,在兼职猫的基础上推出了招聘猫、兼职达人和魔灯时代,从兼职信息平台逐步打造兼职生态,推出了兼职外包、项目外包、基层代招等业务,还能为企业提供产品地推、任务众包、校园营销、校园招聘服务。

眼下市面上兼职应用众多,但问题也层出不穷。

一方面,“躺着就能赚钱”是多数兼职平台惯用伎俩,目的在于抓住用户的惰性心理,发布一些刷单、注册、助力等兼职活动,用户需要自己垫付刷单费用并且填写自己的个人信息,刷单任务就像套娃,不少用户反应过来时已损失了一大笔钱。

另一方面,虚假兼职信息也是屡禁不止。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位用户表示自己抢到了一个兼职工作,在平台上与对方沟通约定了线下试岗,结果对方的手机号码是空号,公司地址也不正确,再联系平台处理也迟迟没有回复。

零工经济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阿尔文托夫勒(未来学家)曾在《第三次浪潮》中写到:第二次浪潮带给人类的文明,经济的发展催生了新的工业模式,工作地点更集中,岗位更加规范化。第三次浪潮是对以往的更大冲击,出现了电子家庭,工作和用工方式更加多样化。

按照这套逻辑,集中化、标准化的用工方式转变为灵活用工,对于运营“降本增效”显得尤为关键。相较于全职招聘更快匹配到求职者并且快速到岗,兼职员工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要低于全职员工,在遇到项目或突发情况时,选择临时用工能降低其他时间段人力资源冗余。

在过去,零工也被称作“临工”,主要从事体力性工作。

不少农村青年选择异地务工,由于文化水平受限,他们通常先是通过中介或熟人介绍先落脚,稳定后逐渐留意新的工作机会。但如今,临工沦为新型零工经济的一个业务缩影,新型灵活用工的特点变得更加突出。

零工经济的自由性让工作者暂时摆脱了“朝九晚五”的固定模式,从工作类型到工作时间都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日常生活中,一些外卖员、快递员、奶茶店员岗位都会采用零工模式或者劳务外包模式,挂靠第三方人力资源机构进行管理。

据阿里研究院预测,到2036年,我国的零工经济劳动者数量将达到4亿人,将形成一个亿万级蓝海市场。但不可忽视的是,零工经济仍存在不小的争议,较低的用工价格和第三方介入让它陷入了变相剥削劳动者的困局,灵活用工模式下,能否为企业创造与固定职工相仿的绩效价值也成为了企业用工的考量。

更多“零工经济”相关内容

更多“零工经济”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