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3 0 4 2 6 0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走火入魔的目的犯、结果犯

增值税公子 | 涉嫌虚开案件的法律服务 2021/12/02 10:40

今天在听阮齐林教授的直播课程的时候,有人在直播中提了这么一个问题:

关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为抵扣销项发票而找到开票公司购票,在这个环节中起到介绍作用的能否评价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因为这个环节无实际商品流转,没有产生真实的商品增值,也就没有缴纳增值税的事实基础,不缴纳该部分税款也不会给国家造成实际的税款损失。

毫无疑问的是:

这个是典型的介绍他人虚开(假定虚开的定性没有错),且明显导致国家税款处于可能流失的危险状态。

阮教授非常务实,解答上述案例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及什么目的犯、结果犯的问题,解答得非常完美,不愧为大咖。

在我们办理的涉嫌虚开案件中 ,不乏有的当事人给我推送了一大堆资料,基本上内容无非是:

不以骗取税款为目的的虚开不是虚开,没有导致税款损失的虚开不是虚开,然后是张某强案例、楷哥第六版说是结果犯、什么挂靠虚开不是虚开 ........,反正五花八门、眼花缭乱。

我说:

你得首先看看是不是虚开,如果不是虚开,你谈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连人都不是,何必讨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呢? 甚至不乏有的当事人在虚开认定已经被复议机关推翻之后,也就给我推送这些东西。

这种抗辩有一个非常不利的方面,即:

这种 抗辩 相当于承认了虚开的定性,尽管这种属于 不宜采纳的 意见性言辞证据 (这种定性的问题应当由办案机关依职权认定,而不宜根据意见性证据认定) ,但是在司法人员吃不准到底是否是虚开的情况下, 那就据此意见性证据直接认定虚开成立吧,因为:你们自己都承认了虚开,那我就判刑吧,错了你也别怪我

也有另类的有趣情况: 专门的开票公司 在法庭上的 抗辩是:自己没有骗取税款的目的, 所以应该无罪释放。

说真的,这些开票公司还真没有骗取税款的目的,能因此出罪吗?至于是否有税款的实际损失,说真的,基于增值税的本身的环环抵扣特点,除非能查证全链条的完整情况(实务中绝大多数情况下极难做到),否则还真能判断?

现在的情况是:

无论是不是虚开,上来就是自己不是以骗取税款为目的的虚开、自己的虚开没有导致国家税款损失,那套东西背得比我还熟悉,哪怕根本就不是虚开;

无论什么样的虚开, 上来就是自己不是以骗取税款为目的的虚开、自己的虚开没有导致国家税款损失,那套东西背得比我还熟悉,哪怕是虚开票源地虚开、专门的开票公司。

结语:

一、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不可能是目的犯

如果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是目的犯的话,则基本上所有为他人虚开(尤其是危害极其大的票源地虚开)、介绍他人虚开、双向虚开(尤其是无任何真实交易的开票公司)都得出罪,因为他们并不关心税款是否流失,他们只关心是否收到了开票费,怎么证明开票费是来源于增值税税呢?难道不能来源于少缴纳的所得税吗?不能来源于下游某个链条中的纳税人的额外支付款项吗?

二、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不可能是结果犯

如果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是结果犯的话,只要虚开比较长,则基本上都可以出罪,因为:

这种情况下,基本上不可能查清税款实际损失,因为:链条中的任何一个环节足额缴纳税款或不抵扣,都不会导致税款损失,你得排除这一切情况才能出罪。

尤其是票货分离这种具有严重危害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中,即使链条很短,查证税款损失难度也非常大。

三、 先看看是不是虚开

一个行为,如果连虚开都不是,就更不可能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诚如,一个生物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头猛犸象,讨论他是好男人还是坏男人就完全没有意义。

实务中,比起目的犯、结果犯,真正争议最大、引发冤假错案最多的是:

到底是不是虚开。

而目的犯、结果犯的抗辩是建立在行为已经构成虚开的基础上。办案人员正在为到底是不是虚开而头疼,好家伙:自己上来就反复强调:

自己是不以骗取税款为目的的虚开,自己是没有导致国家税款损失的虚开。那好,你自己都承认了是虚开了,办案人员就不客气了!

相当一部分案件的税务结论性文书、裁判文书,甚至根本看不到案情是什么,看到的是:说没有真实交易、说是虚开、说关于虚开的一些定性词语,据此意见证据而定性。

目的犯、结果犯真的快走火入魔了,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是目的犯或结果犯,就好比说:女人都是穿白衣服的!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