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6 6 9 0

任正非: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行动教育 | 企业家的实效商学院 2021/12/01 23:20

员工越成长,企业越成功。华为文化是拼搏出来的,是考核出来的,更是在“冷板凳”上坐出来的。华为是人才工厂,它成功地将大批从象牙塔走出来的秀才改造成战士,将战士升级为将军。

新知达人, 任正非: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任正非:“奖励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在华为,既有严格的绩效管理体系,也有相匹配的薪酬福利体系;既有丰富的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更有其他公司少见的员工持股激励制度。在华为,人才是考核出来的,也是激励出来的。华为良将如云的背后,离不开华为内部独特的管理机制和激励机制。

华为绝对不让“雷锋”穿“破袜子

任正非说过这样一句话:“华为绝对不让‘雷锋’穿‘破袜子’,你为公司做出了贡献,我就给你体面的回报。这样就是在用制度培育‘雷锋’,而不是用道德培养‘雷锋’。”

新知达人, 任正非: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为了不让“雷锋”吃亏,华为建立了一整套公平公正的绩效管理体系和薪酬管理体系。任正非让全员持股、共享收益的做法,即使现在也很少有公司能做到。每年华为赚取的净利润不是回到了创始股东的手中,而是分配给了所有持股的员工。

2010年,我还在华为,我清晰地记得当年华为的净利润是238亿元,华为给虚拟股票每股的分红是2.98元。我们部门的资深主管余东在华为工作10年、绩效优良,他可以配40万股。也就是说,那一年他除了薪资以外,还能拿到120万元的股票分红。在2010年,这笔股票分红比许多外资公司的高级经理人的收入还要高。

在华为,年薪百万真的不是梦。华为的员工以等级计算,2014年国内有一家媒体曾经披露过华为的工资水平,一位22级的员工,工资、股票分红、年终奖、海外生活补助等加起来,税前收入超过了500万元。在华为,这种工资水平的员工超过1000多人,年薪百万的员工超过20000人。

华为的薪酬构成包括工资、奖金、股票分红等,工资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员工大部分的收入来自股票分红。

新知达人, 任正非: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这种以价值决定收入的分配制度,充分调动了华为人的工作热情。华为用制度将每个人培养成“狼”,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付出有了成绩,公司就会及时给予丰厚的回报。

即使现在华为已经跻身世界500强,成为世界都无法忽视的“巨无霸”,任正非依然在公司强调奋斗,强调拼搏,强调付出。他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不奋斗,不付出,不拼搏,华为就会衰落!拼搏的路是艰苦的,华为给员工的回报首先是苦,但苦中有乐,苦后有成就感、有高收入,对公司未来也更有信心。如果一个企业让懒人和庸人占着位子不作为,让不创造价值的人、混日子的人都快乐,那么这个企业离灭亡不远了!华为的薪酬制度就是要把落后的人挤出去,减人,增产,涨工资。”

正是华为懂得与员工共享成果,这才使各路英才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才成就了华为。以奋斗者为本,不让“雷锋”吃亏的分股准则,给华为注入了强大的生命力。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一个企业要发展,必须要不断地注入生机与活力。而华为不让“雷锋”吃亏的基本准则,将华为的组织力提升到极致,为华为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活水”,孕育出一个“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的铁血团队。

“肯给”养出的狼性团队

企业家最喜欢问的问题之一就是:任正非为什么能凝聚18万名知识型员工,做到“枪声”就是命令,指东打东、指西打西?其实答案很简单:分钱分得好。

新知达人, 任正非: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任正非说:“分钱分得好,员工有干劲。”员工在一个职位上做好,说到底取决于两个要素:一是能力,这代表你能不能干好;二是态度,这代表你想不想干好。

华为每年校招基本选择的都是“985”高校的毕业生,在华为,博士并不是稀缺资源,说不定一排基层工位上就坐着一排博士。所以,华为员工的工作能力是没问题的,甚至远高于业内平均水平。

华为要做的是让这些高才生在华为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将自己所学完全释放出来。这其中最关键的是让公司的事情变成员工的事情,让强制的KPI变成员工出于内心自愿去做的事情。

20世纪90年代,华为刚刚创立不久就碰到了同行“重大项目奖励机制”和“破格晋升提名制”的挑战,为了吸引和留住更多人才,任正非开始构思虚拟股票制度,并且不断完善TUP激励制度。

在华为,员工工会的持股是98.93%,任正非的持股是1.07%。一个创始人持股如此之少却能够稳坐华为董事长30多年,每年还把赚取的所有利润几乎全部配给持股股东,这在其他公司是非常少见的。

华为的高分红,既激励了所有的基层员工,也留住了高级管理人员,如今已经成为华为招聘最有利的砝码。

2019年3月29日,华为发布了2018财年的财报。其2018年全球销售收入为7212亿元,同比增长19.5%;净利润为593亿元,同比增长25.1%。

2017年,华为的销售收入为6036亿元,净利润为475亿元,当时华为拿出40%的利润用于分红,另外60%不增值进行折股,大约8万名员工可以拿到配股。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华为2018年的分红金额大约为240亿元,人均27万元。

一位华为20级高管,一般手里有100万股虚拟股。按照上述分红比例计算,他能拿到约283万元的分红,这其中包括102万元的现金和价值181万元的虚拟股票。

新员工的股票激励情况如何呢?一位刚毕业的计算机系研究生,到华为一般从基层的技术工程师做起,定级在13~14级。在工作1~3年之后,员工如果绩效指标达到了配股的要求,就可以配股,一般配股的数额在5万~10万股之间,这意味着员工税后可以拿到最高20万元的分红,这个数字是不是很吸引人呢?

在华为,员工前三年可能要靠工资,但是一旦有了配股、有了分红,员工的工资就变成了小钱,虚拟股票拿到的分红才是收入的主要来源。所以在华为,大家更看重虚拟股票,因为它才是真正的“摇钱树”。

在华为,你的薪资水平暴露了你的员工级别,靠工资的就是“打工者”,拿分红的才是公司的“老板级员工”。

在华为的重赏之下,一大批“勇夫”聚集到华为。华为也靠“肯给”培养了一支在业内让人闻风丧胆的狼性团队。

在世界各地,你都能看到华为人的身影。高薪的背后,是华为人为连接世界付出的辛苦和为了梦想不懈的追求。即使遇到困难和挫折,甚至经历失败,也绝不放弃,拼尽全力,永不言败,将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这才是华为真正的精神财富和华为专属的价值观。

艰苦奋斗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华为人将这一美德发挥到了极致。在华为,想拿更多的薪水,就要付出更多,甚至不得不去阿富汗、也门、叙利亚这些战火纷飞或异常艰苦的地方。而这些奋战在艰苦一线的员工大多是在家里一直被当作宝的80后、90后。

你也许无法想象,在家里饭来张口的90后,也会跟随华为的大部队奔赴高原缺氧地区,体验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辛,徒步8天8夜,只为完成客户的嘱托。你更无法想象,他们会因为工作奔波在炮火之中,身体刚经受炮火的洗礼,康复后就和其他同事一起坚守岗位。

华为人甚至还需要和歹徒斗智斗勇,哪怕运个货也要雇用特殊安保人员。有的华为人在国外遇袭,头部缝了30多针,刚刚拆线就又马上投入新的工作。

还有的华为人刚刚还沉浸在同事飞机失事的巨大悲伤之中,下一秒就得收拾心情帮助其他人。华为人因为敬业,也得到了各地政府和人民的认可,成了友好“中国人”的代言人。

每年数万的华为员工,在炎炎烈日之下,在雨水的冲刷之下,奋斗在基站安装的前线。华为人的目标是让网络覆盖全球,他们肩负着30亿人通信服务的重托,这些是除了钱之外凝聚华为人的关键所在。

激发员工的进取心

时至今日,华为的股权激励已经持续了20多年,参与的员工超过8万人。在华为,人人都希望获得公司配股,都希望可以多买公司的股票。 因为股票越多,意味着收入越高。华为的股票是超越大部分投资的高收益产品,而且没有风险。

新知达人, 任正非:跑到最前面的人,就要给他两块大洋

华为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曾表示,在华为,工资主要用来零花,真正的重头戏是高额的奖金和股票分红。

华为的股权激励为什么如此成功?主要在于华为做对了以下几点:

(1)让员工与公司荣辱与共

华为通过股权激励让所有人享受公司的收益,同时共同承担公司的风险。除了没有表决权,华为的虚拟股股东均可享受公司的分红和股票增值所带来的收益。巨大的物质刺激可以更好地激励员工,让他们付出更多的努力。

(2)营造归属感

全员持股的好处不言而喻,华为的员工比很多企业的员工更关注公司整体的运营状况,因为公司业绩好不好,将直接影响到他们年底的收入。所以在华为,员工有着强烈的主人翁意识,他们会主动关注公司、客户和竞争对手的一切。

全员持股将公司和员工的利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公司效益不好、经济大环境不好等情况发生时,员工要与公司共同承担。员工如果不努力工作,最直接的结果是钱包缩水。

(3)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

在华为,工作2~3年、绩效优良就可以拿到虚拟股票的配售权,当然,不同岗位甚至同一岗位同样的工龄获得的股票配售数额并不相同,对于有卓越贡献或者绩效拔尖的员工,配股会相应增加。

也就是说,为公司贡献得越多,就能分享越多公司的红利。华为每年会按市场价回购一部分股权,然后公司根据贡献的大小将一部分股份发放给新的员工。

在华为,人人都怕被公司回收股份,这种担心让老员工更努力地工作,而新员工也为了能拿到配股而积极工作。这种良性循环的结果是华为员工的价值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开发。

(4)实现人才捆绑,优化公司的人才结构

华为的股票分红机制,用高分红、高收益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并通过资源的合理分配培养人才、合理使用人才,让每个人才都能发光发热,从而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对于新进员工而言,工资、奖金、分红比例都是相同的,员工收益为“1+1+1”的结构。当员工的绩效增长,其获得的分红与奖金比例大幅提升,并远远超过工资的比例。

这样的利益结构,让许多优秀人才涌入华为,在享受到股票分红的利益果实之后,员工更不愿意轻易放弃,这让人才深深扎根于华为,不易流失。

虽然华为采用末位淘汰制淘汰一些员工,但真正的优秀人才的流失率极低,其中,全员持股的虚拟股权制度功不可没。

华为的LTE TDD产品线副总裁邱恒,便是因华为的股份分红与发展潜力,从日本最大电信商——日本电报电话公司跳槽而来。

在进入华为后,他曾感叹道:“在这里,你拼命的程度,直接反映在薪水和分红上,公平、公正,所有人每天需要思考的都不是如何讨好领导,而是如何尽可能地展示自己的能力,为公司创造价值,从而提高自己的收入。”

更多“任正非”相关内容

更多“任正非”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