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6 6 9 0

千亿音乐培训市场,是诱人的蛋糕还是难啃的骨头?

鲸媒体 | 教育行业媒体 2021/12/01 21:39

新知达人, 千亿音乐培训市场,是诱人的蛋糕还是难啃的骨头?

导语

校外学科培训受限后,非学科培训需求激增,音乐培训赛道吸引了数千家新机构入局。尽管音乐培训市场潜力不容小觑,但师资质量参差不齐、课程设计难度大等因素也制约着音乐培训机构的规模化发展。随着越来越多机构入局,音乐培训竞争或将迎来新变化,音乐培训能否走出困局?

一、超4100家机构新入局音乐培训

“双减”之下,学科教育培训机构接连退场,非学科类培训日渐火热。作为非学科类培训中一个重要的板块,近年来,音乐培训市场迅速扩容。今年,伴随“双减”政策的出台,音乐培训需求进一步爆发,同时,有越来越多机构参与音乐培训市场的争夺。

过去几年,少儿AI互动课的热度持续提升。今年,在政策风向的变化下,少儿AI互动课的比拼也蔓延至纯素质类科目,音乐启蒙课程成为各大品牌争先布局的领域。

5月,美术宝教育上线小熊音乐AI课,主打针对4-8岁儿童的全方位音乐素养和音乐智力的在线智能音乐课。6月,咕比启蒙上线咕比音乐启蒙,定位零基础声乐、器乐启蒙,融合乐理、声乐、钢琴三大知识模块。10月,斑马App推出面向6岁以上儿童的音乐启蒙产品“斑马音乐”。斑马音乐(系统版)课程包含144天乐理动画、班主任辅导服务和48首独立演唱作品。

与此同时,转型中的教培机构也将目光投向了音乐培训赛道。新东方南京素质教育成长中心等将音乐列入其计划的素质课程体系中。不仅如此,在11月16日,南昌市东湖区新东方艺术培训中心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由斯林姆(北京)国际教育有限公司100%控股,而斯林姆(北京)国际教育有限公司为新东方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据悉,还有不少学科培训机构尝试通过控股或者项目合作的方式开辟音乐培训新业务。

在企查查网站以音乐培训为关键词进行检索,显示有超过7万条相关结果,其中,近一年内成立的在业/存续企业超4100家。 此外,音乐培训领域还有大量小型工作室和个人从业者存在。尤其在低线城市,不少音乐相关专业毕业生在担任公立校音乐老师的同时,在校外通过个人形式开展音乐培训。

众多机构、个人入局音乐培训的背后,是音乐培训市场需求的持续增加。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数据, 2020年中国艺术培训市场规模2446亿元,预计2022年达2989.4亿元,其中2020年我国音乐教育市场规模约992亿元,到2022年将增长至1137亿元。

“双减”政策落地后的第一个学期,孩子课后作业、校外辅导明显减少,也因此空出了不少课余时间。家长为孩子选择非学科类培训的意向随之有所增长。根据南都民调中心社会调查与公共舆情研究课题组发布的《非学科类培训消费情况调查报告(2021)》, 超八成受访者有给孩子增报非学科类培训班,年收入越高的家庭,增报的比例越高。增报的课程主要集中在舞蹈、音乐、书法和美术等方面,其中音乐类占比28.64%。

同样,在今年双十一,乐器类商品在淘宝等平台也抢占了不少风头。 淘宝教育数据显示,11月1日,直播为乐器类商品带来的成交额增幅超110%。 据悉,集乐器、音乐文化、音乐教育于一体的恩雅音乐今年双十一刚开卖40分钟就完成了去年1天的成交额。乐器销量增长的背后或也透露着音乐培训需求的增加。

二、千亿市场规模 音乐培训好做吗?

虽然音乐培训市场规模持续扩大,而且政策对于音体美等素质教育科目也持鼓励态度,但是教培机构要想入局分得一块可观的蛋糕却并非易事。

教师资源匮乏以及教研、教学质量难以保障成为音乐教育机构一直以来面临的痛点。 尽管九大音乐学院以及其他高校的音乐相关专业每年都会输出不少毕业生,但是除去公务员、事业单位、学校、传媒类、娱乐类等就业方向外,真正流向培训市场的音乐专业人才并不充裕。教培市场上专业能力强,且擅长教学的音乐老师更为稀少。

不仅如此, 在音乐培训赛道,由于家长诉求和行业现状间的矛盾,培训机构为吸引生源,帮助老师美化简历早已不是新鲜事。一些培训机构甚至不惜编造谎言,近年来,音乐培训机构老师专业、学历造假事件多次遭遇曝光。

师资的问题也直接影响了音乐培训行业的课程体系和教学效果。从当前市场上音乐培训机构的课程设计来看,大多缺乏长线规划,主要集中在低龄段和艺考辅导。 其中,低龄段虽然通常主打兴趣开发,但不少机构的课程终究陷入为证书、为比赛服务。

丁丽是一位小学四年级孩子的母亲,在陪伴孩子学习钢琴的近五年时间里,她最大的感受就是授课老师一直诱导孩子考级、参加比赛。据丁丽透露,“孩子学钢琴以来,老师的教学始终没有脱离考级体系,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练习考级曲目,却忽略了孩子的兴趣开发和审美提升。很多时候也不确定孩子是因为喜欢音乐才练琴,还是只是把它当作一项任务在完成。我们作为家长,总觉得孩子都坚持了这么多年,也不想他放弃,所以又找各种理由引导他继续学下去。”

除了投入大量精力在考级上外,丁丽表示,“老师还给孩子安排了很多比赛,级别从区级、市级到国家级不等。而且老师也总是给家长灌输应该让孩子多参加比赛,不仅孩子可以得到锻炼,也能获得荣誉的观念。其中一些比赛我们也不确定其公信力和含金量,但依然有很多家长缴纳报名费甚至开额外的课让孩子参加。”

“双减”之后,大量非学科培训机构成立,培训质量问题再度受到广泛质疑。 《非学科类培训消费情况调查报告(2021)》中提到,有近半数的受访者反映非学科培训机构的师资水平、课程质量偏低。

这一现状折射出当前音乐培训市场的困境。有多位音乐培训从业者表示, 课程单一、同质、缺乏创造性,是国内音乐教育整体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因为大量中小机构本身并没有能力研发兴趣开发与效果呈现相平衡、相匹配的课程;另一方面,艺术培训的成果并不像学科培训那么直观,比赛获奖、通过考级这种方式是最容易让家长感受到孩子学习成果的。

当下,音乐已被政策归入非学科类科目,也被视作是素质教育的重要部分。然而,现实情况是,家长对于音乐培训的功利心以及内卷程度已逐渐显现。但在这背后,不少家长对于音乐培训的了解程度尚浅,并不清楚如何为孩子选择合适的项目,也难以独立、科学地为孩子制定学习规划。因此,摆在音乐培训机构面前的难题还包括培育家长对于艺术培训的认知与态度。

10月20日,人民日报发布《构建校外艺术教育新格局(新语)》,提到主管部门要建立校外艺术教育评价制度,强化行政监管。10月22日,浙江省文化旅游厅公布《浙江省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准入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对文化艺术类校外培训机构的从业人员、培训内容、审批登记、场地设施等方面进行了规定。

接下来,音乐培训机构的规范化或将提上日程。对于音乐培训机构而言,在教培行业整体面临洗牌的形势下,保持健康的现金流、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无疑是坚持下去的基础。而要想实现规模化发展,解决师资和课程设计的难题也是重中之重。

有业内人士分析,过去学科培训领域能够滋养出市场规模较大的企业,本质上是因为这些企业解决了体系化的教研、教学工作,企业本身的价值就非常明显,而且也足以赋能体系中的老师。但是 音乐培训赛道与之不同,这里存在大量的个人老师和小工作室,这种形式的重点在于老师的价值。音乐培训机构要想扩大规模,机构自身的价值必须要突出,所以,教研、教学的体系化问题是关键。不过,由于音乐培训的特殊性,它需要在技术的标准化与艺术的自由度之间找到平衡,因此又给培训机构增加了较大的难度。

更多“音乐培训”相关内容

更多“音乐培训”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