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8 8 0 3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三言财经 | 聚焦新科技新未来 2021/12/01 13:30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大鹏

商户频繁被各种胡辣汤、肉夹馍等“地方小吃协会”起诉的事情可能真的不简单。

首先交待两件事。国家知识产权局已作出说明:“逍遥镇”作为普通商标,其注册人并不能据此收取所谓的“会费”。“潼关肉夹馍”是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地理标志,其注册人无权向潼关特定区域外的商户许可使用该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并收取加盟费。同时,也无权禁止潼关特定区域内的商家正当使用该地理标志集体商标中的地名。

第二件事,还有更多荒唐的维权事件浮出水面。

如图: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今日,一位自称前知识产权员工向三言财经透露,潼关肉夹馍事件仅仅是冰山一角,这仅仅是相关方大肆敛财的一个项目。

该爆料人称,很多协会对此都有染指,遍布全国各地。知识产权公司、私人律师(律师所等)、各类协会、公证处等,都有分成。产权公司负责“线上派单”,“调查员”全国各地线下取证,公证处公证,律师维权,维权后利润分成。

该爆料人还表示,自己曾经入职过某知识产权公司。公司在各大招聘网站招聘“调查员、司机”,入职培训洗脑,全国各地踩点。他特别提到司机,称司机要开车到各地取证。

如果爆料人透露的消息属实,那似乎印证了三言财经在前几天在文章《 深挖:有律所帮多个地方名吃协会起诉商户,真有“敛财产业链”? 》中的猜测:协会起诉商户的背后,可能有条敛财产业链。

于是,三言财经决定再次深挖一番,一探究竟。

多个律所、知识产权公司招调查员

要求会开车,进行侵权调查取证

在一家招聘网站上,三言财经发现,曾为众多协会做过代理的江苏泰某律师事务所确实有招聘调查员的信息。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在工作要求中,也的确提到了会开车者优先考虑。调查员的工作内容是:调查市场侵权行为及取证,为律师之后的诉讼工作做准备。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在招聘平台,三言财经发现很多招聘调查员的信息。招聘方有知识产权公司,有律所。基本都要求能适应出差,会开车。有些招聘方也在职位介绍中说明,要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渠道收集信息,协同公证处跟进处理。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由此看来,上述爆料中调查员的事情应该不会错。那知识产权公司和公证处是否也如爆料者所言,参与其中了呢?

多个协会背后有相同律所、知识产权公司、公证处

三言财经又翻查了相关律所的资料。

在北京荣某律师事务所的代理客户名单里,出现了库尔勒香梨协会、潼关肉夹馍协会、信阳市茶叶协会、 柳州市螺蛳粉协会......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在另一家江苏泰某律师事务所的代理客户名单里,出现了阿克苏地区苹果协会、信阳市茶叶协会、景德镇陶瓷协会、库尔勒香梨协会。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在 柳州市螺蛳粉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进行公证的公证处为北京海某公证处。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库尔勒香梨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同样出现了北京海某公证处。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景德镇陶瓷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同样是北京海某公证处。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而在信阳市茶叶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除了北京海某公证处外,还出现一个济南钢某公证处。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这个济南钢某公证处,也出现在了潼关肉夹馍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此外,判决书还显示,潼关肉夹馍协会委托的是济南钜某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而济南钢某公证处和济南钜某华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又出现在了信阳市茶叶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阿克苏苹果协会的一份判决书里,也有济南市钢某公证处。委托给了济南正某律和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上述两个名字,又同样出现在了库尔勒香梨的一份判决书中。

新知达人, 起底商标“敛财产业链”:招调查员各地取证,律所公证处参与其中

综上所述,很多商标维权的案件中,都出现了相同的公证处和知识产权公司。

如果协会、律所、知识产权工商、公证处都有参与,那他们是如何分成的呢?

维权利益分成 疑似 曝光

律所占大头

据华商报此期报道,安徽一位潼关肉夹馍小吃店负责人向其提供了 落款署名为潼关县肉夹馍协会的一份《潼关县肉夹馍协会侵权处理办法》,时间为2021年9月22日,但未盖章。

在这份《潼关县肉夹馍协会侵权处理办法》中,华商报发现了该协会与律所约定的侵权案件利益分成比例。

潼关肉夹馍协会称,协会于2020年12月16日同北京某知识产权服务有限公司签署“知识产权维权服务合同”,进行全国维权。根据潼关肉夹馍协会的行业管理要求,合同签署时已同律师事务所约定侵权案件费用事宜,合同(六)费用结算中已明确:

1、单个案件获得赔偿款,对方先行扣除3万元办案费用后,按照甲方40%,乙方60%的比例进行收益分配;

2、如案件已取证,甲方要求和解的,甲方需支付1万元给乙方作为办案费用;

3、若案件已立案,甲方要求和解的,需要支付2万元给乙方作为办案费用;

4、如案件已判决,甲方要求和解的,乙方收取办案费用不少于和解金额的80%。

虽然华商报所报道的分成未必完全准确,但可以用来参考及提供思路。照以上分成比例估算,律所的分成收入应该占大头。

在各协会所有的商标维权案件中,除了一些判定获赔的案件,大多案件都撤诉了。笔者猜测,无论是获赔还是撤诉,协会都已经从商户手中获得了一笔钱。然后,按照约定好的比例分成。

随着全国各地大量的商户被起诉,协会商标维权背后的秘密也逐渐浮出了水面。协会商标维权风波也该平息了。 

更多“商标”相关内容

更多“商标”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