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8 2 2 0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一波说 | 一波说,一起把优秀传下去 2021/12/01 11:50

11月29日,北大金秋教育集团总裁、全南燕园实验中学创始校长杨一波与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得主、中国国家攀岩队队长钟齐鑫在北大金秋教育集团总部会面, 针对攀岩运动在全南的落地和推广问题展开了细节化交流

新知达人,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提到中国攀岩,钟齐鑫是一个绝对绕不开的名字。尤其在速度攀岩领域,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制霸世界,不仅是攀岩世界大满贯第一人,还先后七次打破世界纪录,被大家亲切地称为“中国壁虎”。

2005年,钟齐鑫第一次接触攀岩,两年后,他第一次登上世锦赛即打破了世界纪录,那时候的他以170出头的个头与许多180、190以上的欧美选手在同一片岩壁上竞争,即使取得好成绩也会被视为昙花一现的“巧合”;经过十年专业训练后的2015年,钟齐鑫夺取了速度攀岩世界杯的年终总冠军,也借此拿遍了攀岩领域所有世界级大赛的冠军头衔,成为当时中国非奥项目中获得单人项目世界冠军头衔最多的运动员。那时候,手捧着奖杯的他面对镜头骄傲地宣称:“速度攀岩被西方垄断了30多年,如今,我是世界第一个速度攀岩大满贯得主,我打破了垄断。”

不过,即便创造了如此佳绩,钟齐鑫内心还是有颇多遗憾,原因在于攀岩虽然在1974年就已经被列入世界比赛的比赛项目,2016年还被正式纳入奥运会比赛项目,但是在中国,尤其是在广阔的中国县域,攀岩仍旧是一项非常小众的运动,知道的人并不多。“我经历过夺冠,却没有人为我加油的比赛。”哪怕是在攀岩运动上成绩辉煌如钟齐鑫,也这样说过。

如何在中国推广攀岩运动?这成为钟齐鑫职业生涯中,除了成绩之外最为关注的问题。拿下全球大满贯后,他曾兴致勃勃地告诉大家:“速度攀岩的各种成绩我都已经拿了,下一个重要的目标可能就是通过更多的资源和平台去推广攀岩这项运动。”

新知达人,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作为一项集健身、娱乐和竞技于一体的运动,攀岩运动对运动员的要求颇高,不仅在身体上需要超强的柔软度与协调性,还需要他们在精神上具备勇敢、顽强和坚韧不拔的品质。现在,欧美攀岩爱好者人数已达约3500万,钟齐鑫认为这是因为他们的文化崇尚挑战,对于新鲜的、刺激的事物,他们愿意去试一试——但是,谁说中国文化里就不存在“爱拼才会赢”呢?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改革开放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无不贯穿着始终如一的伟大奋斗精神。

钟齐鑫相信,攀岩在中国不够普及,是因为它的历史还不够长,而他自己就将成为推动历史的人,“攀岩就是这样,只有尝试了,才会爱上它。”

钟齐鑫的愿望,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另一个人不谋而合,他就是北大金秋教育集团总裁、全南燕园实验中学创始校长杨一波。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指引,杨一波创建的这所学校的所在地——赣州市全南县,正是钟齐鑫的故乡。

新知达人,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事实上,钟齐鑫在全南县推广青少年攀岩运动已经有一段时间,他积极参与家乡攀岩运动的普及工作,主导修建了被评为“江西省AAA级乡村旅游点”的全南攀岩小镇,还指导过全南燕园实验中学运动场内的攀岩墙建设。

杨一波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江西人,自主持北大金秋教育集团的工作以来,他选择响应国家发展赣南苏区的号召,支持和合作的学校以“燕园阳明”为固有教育品牌,从江西赣州逐渐辐射开来。在认识钟齐鑫之前,杨一波对攀岩运动的许多认知都来源于北京大学延续至今的“山鹰社”。早在1989年4月1日,北京大学“山鹰社”就已经成立,这是全国首家以登山、攀岩为主要活动的学生社团。以鹰为名,志存高远,成员们历年来攀登过念青唐古拉、格拉丹东、玛卿岗日、慕士塔格等多座山峰,还曾在2018年成功登顶珠穆朗玛。

燕园阳明与山鹰社,同样是系出北大,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北大人,北大文脉才能在各行、各业、各地绽放出光彩。杨一波深信“乡村振兴,教育先行”,在全南燕园实验中学的立校过程中,他全力推动落实,并亲自担任创始校长,这对本校师生无疑也是一种鼓舞,大家憋足了劲,把这所新学校的振兴当成一场事业来做。

11月19日,神交已久的二人选择在位于北京大学科技园的北大金秋教育集团总部会面,针对攀岩运动在全南的落地和推广问题展开了细节化的交流,全南县政协副主席袁春梅也特意拨冗前往北京参加。

新知达人,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钟齐鑫(左二)、杨一波(中)与袁春梅(右二)合影

钟齐鑫多年来以持久的热情致力于攀岩运动的推广,深知国内外多种文献事例都证实了攀岩运动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发展有很大益处,它不仅能够帮助青少年增强体质、增加身体柔软度与协调感,还能提升他们的自信心和勇气,培养一往无前的自我挑战精神。在体育运动中获得的身心锻炼,会自然而然地内化到青少年的学习和日常生活中去,因此,走“体教结合”这条道路无论是对青少年本人,还是对未来中国,都是大有裨益的。

他尤其提到,北京大学本身即有专门针对攀岩特长生的招募,但因为青少年人才的紧缺,符合要求的生源非常少。这并不表示中国就没有攀岩方向的人才,而是因为在基础教育方面,中国青少年很少接触到这项运动,尤其是县乡一级的学校,更是处于“没有资金、没有设备、没有课程”的“三无”状态。

杨一波对此表示认同,在他看来,推广青少年攀岩运动最适宜的地方就是全南。全南曾经塑造出一个钟齐鑫,民众对攀岩的认知度高,具备政策基础、文化基础和师资基础,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攀岩之乡。他对攀岩运动在全南的发展已有一个详细的规划,准备以全南燕园实验中学为圆心,聘任具备专业技能的体育教师,将攀岩提升到课程高度,用教育推动中国青少年攀岩运动,致力于把全南打造成 “中国青少年攀岩运动第一县”。

新知达人,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针对家长们一直以来对攀岩运动“危险”的理解,杨一波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他说,在设计攀岩课程的时候,安全永远是第一位。他从教材器械和任课老师两方面入手,要求场地器材方面必须严格按照国际标准执行,场地建设选择专业公司建造,装备器材选择正规厂家购买,严禁三无产品以及假冒伪劣产品;同时,要求任课教师必须严格考核、持证上岗,并且具备高度责任感和专业的教学能力。

青少年攀岩课程的研发,在国内一直以来是一个空白领域。在这一点上,杨一波也作了长足的思考,他打算通过赣州市北大金秋教育发展研究院发起成立“钟齐鑫青少年攀岩运动教育研究中心”,基于青少年攀岩运动的特征研发中小学生系列校本课程及教材,并将国际前沿的积极心理学知识应用其中。该研究院是北大金秋响应国家发展赣南苏区《新时代中央国家机关及有关单位对口支援赣南等原中央苏区工作方案》政策成立的、具有法人资质的教育研究机构,能够利用北大金秋的集团化优势整合国内外科研力量,是北大金秋体系内一个等同于“智库”的存在。

新知达人, 速度攀岩世界大满贯钟齐鑫携手北大金秋,开启筑梦之旅

最后,杨一波提到,他准备首先在全南燕园实验中学针对攀岩运动开辟“山鹰班”,打通“教”与“学”,实现攀岩课程的常态化教学;再将这所学校作为样板,实施“百城千校星火计划”,发动一百座城市、一千所学校,共同加入这场理想的盛宴当中,让攀岩运动的星星之火在中国大地上聚集成为熊熊火炬,让百城千校的师生共同奏响这“岩壁芭蕾”的交响曲。

如此大的阵仗,实施起来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杨一波最终的目标,也并不在一校或一地,甚至并不在于“再造一个世界大满贯”。他与钟齐鑫达成共识,他们希望塑造的是一种绵延不绝的中国攀岩文化,“立足全南,面向全国,领航世界”,让攀岩这颗种子在中国长出根、发出芽,最终成长为参天大树。

更多“北大金秋”相关内容

更多“北大金秋”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