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6 3 3 7 1

怎样对想学的知识排列优先级

大辉 | 学习认知模型,构建财富系统 2021/11/28 13:06

英国教育学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的经典之问「 什么知识最有价值 (what knowledge is of the most worth?)」,一直引导教育理论界和教育实践者深入思考。

今天的知识焦虑,缘于选择太多。有太多的选择,太多的知识,免费的,收费的各种各样,喜欢学习的人挑花了眼。

知识就像洪水一样涌来,而我们的学习能力,吸收能力极为有限,这就形成了一个瓶颈。

下面这张图是一本人体解剖与生理学教材的图(书名见图中下方深色背景上文字)。图中说学生试图吸收过多的信息,造成了瓶颈或堵塞,需要在吸收更多信息之前清除瓶颈或堵塞。

新知达人, 怎样对想学的知识排列优先级

清除瓶颈或堵塞的一个有效方式就是回答斯宾塞的这个问题,然后有选择,有次序的学习。无论是成年人的终身学习,还是子女的教育,今天,我们更应该时常问「什么知识最有价值」这个问题。

斯宾塞在英语世界最重要教育名著之一《教育论》中论证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知识最重要功能就是帮助我们过上完满的人生——学习要尽己所能为我们自身和他人谋取最大的好处。

那么,学习知识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是:

  • 如何对待身体

  • 如何对待心智

  • 如何管理事物

  • 如何养家糊口

  • 如何当好公民

  • 如何利用自然界给予我们的资源获取幸福

所有的知识都是有用的,但生命有限,精力有限,相对来说,总有一些知识比其他知识价值更高,这就是知识的比较价值。从知识比较价值出发,我们学习的目的就是力求 把有限的光阴投入到最有价值的事情中去。

最有价值的知识能帮我们规避险恶,坐拥美好,收获幸福。

从知识的比较价值出发,教育的责任就是为完满的生活做好准备。斯宾塞列了一个重要性排序,他建议通过这个顺序学习,为不同的科目分配不同的比重,就可以尽己所能为我们自身和他人谋取最大的好处,就能过上完满的生活。

知识优先级排序

根据知识的比较价值,学习知识的优先级是:

第一类:直接有助于自我保护的知识

避免健康遭受损失,直接有助于自我保护的知识具有首要的价值。斯宾塞建议准备一般的生理学和心理学知识。

无论何时,教人们学会如何保持健康的体魄和高昂的精神状态,永远都是教育最为重要的任务。在信息社会,大辉认为识别虚假信息,筛选信息直接有助于自我保护,需要重视起来。

第二类:间接用于自我保护知识

第二类是谋生和获得生活必需品的知识。

斯宾塞举例说,有两个人,王二掌握谋生的基本手段,并且知道如何教育孩子。李三善于经商赚钱,其他知识都欠缺。那么谁更有能力追求完满生活呢?

答案是王二,因为他掌握了在社会上生存发展的最直接知识,而善于经商赚钱只不过是锦上添花,钱能解决很多问题,但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掉到水里的人不会游泳。

间接的自我保护知识,斯宾塞列举了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社会学等,都是我们初中就涉及到的基础科目。

第三类:为人父母的知识。

我们哺育和抚养后代,为家庭谋福祉的知识。

斯宾塞认为,儿童的身心发展遵循一定的规律,家长需要掌握生理学的基本原理和心理学的基本知识,遵循一定的规律,就更有可能帮助孩子达到一种完满的成熟(a perfect maturity)。

第四类:作为社会公民的知识

第四类是作为好公民的知识。斯宾斯的排序跟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顺序是一致的。作为一个好公民,需要了解人类历史(始终与人类命运相关的),要学习社会学。因为一切社会事物都是个人行动的结合,解决社会问题必须从个人行动着手。

如果不理解人性规律,就无法理解人的行为。在这里他又强调了生理学和心理学,说它们是一切社会学习者不可或缺的知识。要想从个人行动着手解决社会问题,学习行为设计是一条有效途径。

第五类:培养各种艺术爱好的知识

第五类是在社会生活中提供和享受各种文化娱乐活动的知识。斯宾塞用花和根叶来做类比,前面四类是根和叶,第五类是花。花的价值是压倒性的,但根和叶是开花的前提条件。所以,享受文化娱乐活动要以健康的文明生活为前提。文化娱乐,艺术爱好是花,但不能为了得到花而置植物本身不顾,为了外在优雅而忘却内在实质。

这五类知识重要性依次降低,我们要优先学习前面的知识,为它们分配更高的比重。根据斯宾塞的观点,游泳、跆拳道和马术三个项目可以选择。如何排列学习的先后顺序呢?

这个优先次序是游泳 > 跆拳道 > 马术。

游泳可以救命,是自我保全的重要知识,优先级更高。跆拳道在有人欺负时,可能会派上用场,最差也可以强身健体。除了在马场,今天很少有骑马的机会,它更是一种休闲生活。

做一个完满的人

去年在推特看到马斯克带娃的照片后,我就想起了科幻作家罗伯特·海因莱恩,对完整的人的描述:

新知达人, 怎样对想学的知识排列优先级

一个人应该能够给孩子换尿布、计划一次侵略行动、杀猪、驾驶飞船、设计建筑物、写诗、做会计账目、砌墙、接合断骨、照顾临终的人、执行命令、下达命令、与人合作、独立行动、解方程式、分析一个新问题、施肥、编程、做一餐美味的饭、高效地战斗、勇敢地死去。

专业化是为昆虫准备的。

过度的专业化,降低了我们的幸福感。父辈们有很多技能,父亲小学没毕业,会打针、会杀猪、会做账,能砌墙……神经科学的结论是「当你朝着有意义的目标前进时,积极的情绪就会产生。」

每一个具体技能都可以帮助我们朝着有意义的目标前进,且能给予即时反馈。

但我们这一代,掌握的技能很有限。不少人是吃饭点外卖,扫地找阿姨,出行叫滴滴,虽然方便,也达成了目的。但体验不到自己推进任务的成就感(因为都是别人帮你做的),无法产生积极情绪,感受不到幸福。

因为知识不仅有指导行为的价值,还有训练心智的价值。

知识的指导价值和训练价值

根据斯宾塞的观点,后天习得的每一项内容都有两方面价值,一方面是 作为知识的价值 (value as knowledge),指导我们的行为,做成一件事,达成目标。

另一方面是 作为训练的价值 (value as discipline),训练我们的心智,让我们得以成长。比如算术对生意人,具有高度的实用价值。生意人可以将算术作为一套规则体系,背下类似乘法口诀的东西。在使用中,输入18*18,就能快速输出324。人在这个时候,越像一台计算机,就越能快速准确的完成特定任务。

以这样的方式学算术,即便获得了很高的指导价值,也不会有任何训练价值。

另一方面,如果把算术当作一门科学来教,就具有了训练价值。比如一个受过良好算术教育的学生,理解了「乘法是加法的简便计算」,但这个理解并不能帮助他速算18*18的结果,他的计算速度比不上杂货店主

教育型助推和非教育型助推

知识的两方面价值,在行为科学的助推上也有体现。助推是一种 鼓励或者引导行为的方式 ,但是没有指令和规定,在理想状态下,也不需要丰厚的金钱刺激或者奖惩措施。

行为学者将助推分为两种,一种是非教育型助推,另一种是教育型助推。

非教育型助推 更关注指导价值,通过唤起、增强或者激活大脑中的系统1来达成目的。比如高速上的减速带,身体感受到强烈震动,让司机降低速度。男厕所小便池上的苍蝇,利用了喜欢瞄准的偏好。或者是默认设置,比如扣除一部分工资存为社保和公积金。

这种经过精心设计的选择架构,可以把世界改造得更好,但并没有让人们获得得到教育。

教育型助推 以深思熟虑为目标,通过促进人们审慎思考来增强系统2的能力。比如通过凸显相关信息(前几年宣传垃圾分类的好处),增加人们的知识和能力,激起远大目标。教育型助推帮助人们作出那些让生活更好的选择,增加知识储备和明辨是非的能力,让他们变成更好的选择者。

一个形象的理解是,当你迷路时,非教育型助推把你推向正确的方向,教育型助推教你如何识别方向。

有些人认为非教育型助推成本更低,效果更好。但调查显示,人们更喜欢选择教育型助推,因为它更尊重人的动机。

从行为设计角度来说,如果我们更关注效果,想尽快看到进步,可考虑非教育型助推,比如用会跑的闹钟来叫醒。如果想促进成长,可以尝试教育型助推,比如布置睡眠环境,学习培养习惯的方法,给自己设计早睡早起的习惯。

点击上方卡片关注「进步黑客」,配置注意力,清晰思考,小行动大突破。

更多“知识排列”相关内容

更多“知识排列”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