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1 3 5 7

双减新规后,中国父母寻找新方法让孩子获得升学优势

Edu指南 | 主看在线教育。 2021/11/26 16:23

“自从新规限制以来,家长们一直在寻找新的途径,让他们的孩子在激烈的大学入学考试中占据优势。”


“我刚把儿子送到辩论课上” 上海企业家Colin说。周日下午,他从车里打电话,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声音通过电话线传来。Colin被困在车流中,是中国数百万父母中的一员,他们接送孩子进行一系列增强心智和挑战体能的周末活动。

Colin 14岁的儿子在上海一所著名的私立国际学校完成学业后,每周都要参加西班牙语在线辅导、辩论训练和足球比赛。Colin想让他的儿子有机会进入美国一流的常春藤联盟学校。

这些学校每年的学费是多少?10万美元,而且还在上升。

但是,在今年7月份,国内禁止营利性经营核心课程科目的辅导服务,这给市场规模达1000亿美元的辅导行业带来了打击 。这是一项旨在降低育儿成本,以帮助提高中国低出生率政策的一部分 。“这一突然的变化给父母带来了焦虑,因为竞争激烈的教育体制,让父母们习惯于为孩子安排大量的课外活动,”上海职业顾问兼母亲Yu Yali说。

自从这项新规限制以来,家长们一直在寻找新的途径,让他们的孩子在激烈的大学入学考试中占据优势。 北京一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叶卡捷琳娜·科洛格里维亚(Ekaterina Kologrivaya)说,家长们没有报名参加规定禁止的外语课程,而是选择艺术等非核心课程科目,这些科目用英语授课。

许多大型家教公司都关闭了实体教室,通过在线授课来节省成本。但国内方面禁止当地企业聘用海外教师,这推高了对中国外籍教师数量的需求 ,因为严格的边境管制,外籍教师无法进入中国。这推高了外国人授课的价格,包括辩论课,这是学生在遵守新规则的同时掌握英语技能的另一种方式。

Colin儿子就读的 辩论学校,家长需要为一学期的周末辩论支付高达17800元人民币(2784美元)。“价格比去年上涨了50% ,”Colin说。“即使对我来说,这个价格也令人惊讶,而且我比大多数人都富有。幸运的是,我能负担得起。”

新知达人, 双减新规后,中国父母寻找新方法让孩子获得升学优势

新东方为中国学童提供课后和夏令营课程

与此同时,家教公司和补习班要么倒闭了,要么经历了快速的重组。 纽约上市的新东方(NewOriental)正在寻找新的盈利渠道。新东方在条例生效之前,有500多万儿童参加了课外课程。这些课程包括“新概念露营”假日课程,孩子们白天在大学校园上课。 该公司的股价比2月份的峰值低90%。

上海一家专注于消费类公司的投资基金的一位外国投资者表示: “中国父母仍然希望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 “当对某一产品或服务有强烈的需求和自愿的供应时,市场会找到绕过限制的办法,”他说。

有些家长同意政府减轻学生负担的目标。“像我五岁的儿子一样,孩子们的家庭作业和考试都比较少,所以他们有时间培养兴趣爱好,变得独立 ,”Yu说。但 也有人转向新兴的地下市场,让前家教假扮成“高端管家”,为孩子提供个性化教学。

Boss直聘和猎聘这两个本地招聘网站上到处都是家长们发布的招聘广告,招聘具有学士学位和外语技能的家政人员,他们将帮助“照顾他们的孩子”——不需要做家务。Boss直聘上的一篇帖子写道:“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年龄分别为6岁和13岁,正在寻找一位从著名大学毕业的保姆,这位保姆年龄不需要太大,但也要有家教工作经验。月薪24000-25000元人民币(3758-3915美元)。”

然而,家长在安排课外培训时必须谨慎行事。国内要打击违反规定的家庭,并鼓励公众举报邻居邀请家教入户。如今,随着家教行业限制以往业务营利性经营后,课程减少,现金流预测减弱,有钱的中国家长担心私立学校将在国内实现“共同繁荣”的过程中面临监管冲击。

今年5月, 国内宣布了到明年年底将义务教育阶段私立学校入学儿童比例从10%以上降至5%以下的目标 ,此后,政府停止审批新的义务教育民办学校许可证。此后,一些省级政府已采取行动,让双语私立学校——既保留外国课程,又为当地学生提供服务,与严格监管的公立学校体系更为接近。

Colin说: “中国家庭申请英国和美国寄宿学校的人数正在激增, ”部分原因是对国内私立学校监管方向的不确定性。

这些学校基本上不在当地教育当局的管辖范围内运营,雇佣外籍教师,并遵守海外考试委员会制定的课程。同时国内开始对学校提出要求,包括上海的学校。在上海,学校在教授中国文学、政治、历史和地理时,使用与公立学校相同的教科书。

教育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Emma Vanbergen表示,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人们对英国寄宿学校的兴趣急剧下降,现在开始回升。Vanbergen说:“对于今年9月去的学生来说,这很难。由于进入中国要进行为期两周的酒店隔离,大多数学生整整一学年的时间可能都看不到他们的父母”。

Colin正在考虑儿子的下一步教育。 他说, 如果他的儿子决定在上大学之前退出中国的教育体系,他已经向“美国一所高中捐赠了不少钱”作为后备选择 。“但谁知道如果儿子去了学习,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他呢?这些规定使得我们很难为孩子的未来做计划。”

参阅:

https://www.ft.com/content/dd7bce7a-1f61-46e8-a1cf-cec9bc57e725


更多“资讯”相关内容

更多“资讯”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