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芯片才代表了元宇宙的洪荒之力

新经济沸点 | 2021/11/26 16:21

新知达人, 芯片才代表了元宇宙的洪荒之力

文|新经济沸点 天骄

今年,“元宇宙”持续高温,但多数产品还停留在概念层面,为了一探元宇宙的本质,我们先回到引发这波“风暴”的公司——Meta这里。


1

小扎宣布将公司名变更为“Meta”的当天,便发布了《创始人的信》来表述“元宇宙”,在感受上是“沉浸式”的,“让感觉真正与另一个人在一起是社交技术的终极梦想。

在元宇宙里,借助技术手段,将实现社交、购物、工作、学习、玩耍等全新的体验。

小扎特别提到“全息图”,人们可以瞬间到达办公室,与好友聚会,与父母在客厅叙旧…… “在元宇宙的世界里,物理事物都可变成全息图。”

这不仅让人想起虚拟偶像“初音未来”开演唱会时,就是借助全息图出现在万千歌迷面前。人们为了纪念已故歌星邓丽君,在一次演唱会上,也用这种方式让她“复活”。

一位旅居美国的朋友最近这段时间体验了用meta的元宇宙产品开会。

先做个对比,普通的网络会议,无论是借助zoom,还是腾讯会议、钉钉、飞书等工具,视频在线、语音连接、打字聊天等都是通过电脑屏幕做交互,而meta的元宇宙会议产品由几个要件构成:

硬件方面,每个人能都要准备一个VR头盔Oculus Quest 2,每个头盔上需预装VR的会议服务软件Horizon Workrooms,才能进入元宇宙会议。

进入会议的每个人,预先挑选心仪的“卡通”形象代表自己,在走到会议主持人预定好的“房间”时,便出现各种“卡通人”围坐在一张会议桌前的情景。

新知达人, 芯片才代表了元宇宙的洪荒之力

这位朋友描述,他在家里的桌子上怎么操作电脑,在Horizon Workrooms的会议室里,也几乎实现同步显示,例如打开会议记录本、打开微信回复信息、打开工作邮箱等,元宇宙中的那个“他”与线下自己的完全行为同步。

是不是已经初步体会到这种全新交互技术的魅力?但以上所有行为,都有一天前提条件,注册Facebook的账号。

除开会场景,元宇宙让其他领域兴奋的地方,是看到未来可能的一种方向。

例如微软在宣布和Meta携手探索元宇宙的时候,就是自家的游戏产品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增加真实的体验、创造更多的玩法。

就像打《和平精英》,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上触屏发出任务,但在元宇宙的世界里里,可能你就化身为某某战士,配合团队,打击敌人、完成任务……细想,这中间是不是还隔着一个线下CS游戏?


2

对于元宇宙的感性理解,我目前搜集到的素材大概只有这些,至于它还会开创出什么样的创新玩法,这是未来几年值得关注的话题,毕竟连小扎都给自己预设了时间限度: 五年。

业界专家对元宇宙的关注更久远,他们甚至认为这是一个重新火起来的话题,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朱永磊就认为, 2003年西方国家就流行过一个游戏《SLUDGE LIFE》、2011年《我的世界》这两款游戏,“很多元宇宙的元素都在这里面成型。”

朱永磊拿《SLUDGE LIFE》举例,因为“游戏里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独立生态系统,有自己的货币,可以在里面生活,可以结婚,可以教育,可以做生意。

新知达人, 芯片才代表了元宇宙的洪荒之力

《SLUDGE LIFE》游戏界面

毕竟过去一段时间,这些应用都只是一度流行,并未成为主流,而这一波助推元宇宙概念的因素还有区块链兴起、加密币技术的成熟,另外,就是脸书的助推, “它把名字改成Meta,可以说是原子弹级别的重磅炸弹。”

朱永磊认为,很多巨头公司都对元宇宙表达了兴趣,然而距离看到成熟产品的出台还很远,“呈现什么样的应用,底层架构成什么样,全行业对于这些并没有达成清晰的共识。”

他对此做了初步假设,无论哪个方向,都会对芯片带来提振。

例如,元宇宙背后仍然是基于云计算的架构,另外,元宇宙里还有一个重要概念是“去中心化”,他认为这是区块链带来的, “无论是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都需要一个庞大的基本的计算的基础设施。”

元宇宙概念里还有很多AI因素,以及它所强调的“沉浸式”体验,与用户密切相关,一个是VR设备,另一个是AR设备,里面包括了我们和用户端的图象处理,都是用户端的AI的处理。

“仅从基础架构来讲,都会刺激通用芯片,以及专用芯片的提振。”


3

然而,现在的语境仍然是“芯片荒”。 这一现象是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供给端的短缺,另一方面为需求端的繁荣。

在供给端,全球晶圆厂在2015年到2019年就存在扩产不足的情形。

晶圆是生产芯片的最基础材料,它的形态为“薄薄的、圆形的高纯硅晶片”,在其上加工制作各种电器元件结构,使之成为有特定性功能的IC产品。

新知达人, 芯片才代表了元宇宙的洪荒之力

但据ICInsights统计,2009-2019年,全球共关闭了100座晶圆代工厂,其中8寸晶圆厂为24座,占比24%,6寸晶圆厂为42座,占比42%。

目前,全球8寸晶圆的短缺最为厉害,这是因为,全球芯片制造龙头台积电采用较为激进的折旧策略,设备折旧后,即对成熟制程降价以打击竞争对手,导致8寸晶圆等成熟制程利润有限。

面对短缺,晶圆近期也在扩产,然而,扩产仍以12寸为主,另外,晶圆的扩产周期在12到24个月,因此,未来一到两年,”芯片荒“的问题仍然无法缓解。

与供给端短缺相对应的是,需求端的繁荣,加剧了供需矛盾。

以智能化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带动了5G、物联网、新能源汽车、云计算等领域应用的繁荣,这些领域,在底层架构上,都有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芯片。


4

贝恩公司通过研究发现,现阶段的“芯片荒”分三种情形:

  • 一是正常的需求,上文提及的“需求端的繁荣”都属于正常情况。

  • 二是疫情因素的刺激,例如疫情期间,PC、笔记本电脑、平板设备,在2020~2021年取得两位数的增长,过去十来年里面,这些行业虽然有增长,但是都是个位数。

  • 三是恐慌性增长,例如因为预知到芯片短缺,进行囤货而造成。

“疫情不仅形成终端电子消费品的销量增长,这个过程中,远程工作、物联网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了云计算相关芯片的短缺”,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高科技业务主席成鑫分析。

他认为, 云计算领域混合云的持续渗透,导致企业的计算中心会需要越来越多的服务器,“今年已经有30-40%的增长。”

这背后的底层逻辑是,云计算的需求远远超过芯片的产能,并且还会延续相当长的时间,怎么应对呢?

“可能不存在很快的方法,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大的云厂开始自研服务器的芯片,这个都是为了解决长期芯片的供应的潜在的解决方案。”

另据中银基金的研究,2021年一季度,小米、三星等手机品牌商先后表示芯片处于“极度短缺”状态,这也影响到了“中低端机型的生产,甚至连部分旗舰芯片也存在缺货问题。”

2020年12月,媒体报道称上汽大众、一汽大众等车厂由于芯片供应不足将进入停产状态,尽管两家企业都回应交付没有受到影响,但根据媒体后续采访,汽车芯片的短缺已经成为行业普遍现象。

芯片已经成为这些高科技领域基建中的基建,它的短缺,掣肘着行业前行的速度。

可以想象,如果元宇宙未来几年出现越来越多的产品,这里面包含的云计算、区块链、AI等技术,每一个应用都需要面对芯片这个问题。

不过到时候”芯片荒“的问题应该已经得到妥善解决。


*本文作者天骄 ,文章原创首发新经济沸点,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公号优质内容同步36氪、钛媒体、创业邦、新浪看点、新浪微博、虎嗅、第一财经、南财号、亿邦动力网、微信公众平台、和讯网、支付宝APP、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科技、凤凰科技、企鹅号、商业新知、新知百略网等平台。

更多“芯片”相关内容

更多“芯片”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