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1 4 7 2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洞察IPO | 深度关注主板、中小板 2021/11/26 15:42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近期,B.Duck(小黄鸭)母公司德盈控股国际有限公司(简称:德盈控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香港主板IPO上市,光大证券为独家承销商。

此前,德盈控股曾在2019年3月申请港交所GEM上市,后撤回申请。2021年5月,德盈控股转战港交所主板IPO,6个月申请失效后,仅过一天,德盈控股第三次向港交所发起冲击。

如此急于上市,根究其原因,或与一份即将到期的对赌协议相关。据协议,德盈控股需在2022年4月14日前完成上市。

如今,仅剩半年时间,德盈控股的头顶似乎正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

营收呈下滑趋势

B.Duck由德盈控股创始人许夏林于2005年创造。自2012年起,德盈控股开始涉足服装、电子、厨具、文具等多个行业。至今,该品牌已拥有近1000款产品。

虽然,德盈控股的业务分为角色授权和电子商务及其他两个部分,但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基于以B.Duck为代表的系列品牌及其知识产权。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业绩方面,德盈控股的营业收入出现明显下滑。

2018年-2020年,德盈控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1亿港元、2.43亿港元、2.34亿港元,2019年、2020年营收增幅分别为20.9%、-3.7%;同期,德盈控股净利润分别为1397.4万港元、3285.6万港元、5983.6万港元。

营收的下滑,或与公司支柱业务的业绩下滑不无关系。

2018年-2020年,德盈控股的电子商务及其他业务营收占比持续在6成左右。

报告期内,该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7亿港元、1.61亿港元、1.35亿港元,2019年、2020年该项业务增幅分别为17.52%、-16.15%。

营收占比也自2018年的68.2%降至2021年上半年的52.4%。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对此,德盈控股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因其缩小线下销售业务规模,线下销售自2019年大幅减少约560万港元。同时受疫情等因素影响,致使消费需求下降,线上销售减少约900万港元等原因所致。

不过,与之相反的是,德盈控股的授权业务似乎正在发力。

2018年-2020年,角色授权业务分别贡献营收6382.7万港元、8163.0万港元、9803.9万港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8%、33.6%、42%。2021年上半年,角色授权业务营收占比近5成。

具体来看,德盈控股B.Duck家族的角色授权主要分为5种类型:商品授权、实景娱乐授权、内容及媒体授权、推广授权及设计咨询。

其中,商品授权为德盈控股当前角色授权业务的最主要收入来源。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品授权在授权业务营收贡献占比为67.2%。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IP变现依赖B.Duck,原创设计维权难

从去年成功在港上市的泡泡玛特(09992.HK)到此次赴港IPO的德盈控股,IP变现的生意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涌入。

《2021中国品牌授权行业发展白皮书》统计,2020年中国年度被授权商品零售额达11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5%。

但这门生意真的那么好做么?

无论是与迪士尼这样巨大的IP王国,还是与作为后来者的“盲盒大王”泡泡马特相比,16岁的“小黄鸭”似乎都没有明显优势。

招股书显示,目前德盈控股已拥有26个原创角色。其中,已在商业上推出的包括B.Duck、Buffy、B.Duck Baby、BathN Duck、Dong Duck这5个核心角色。

并预计2023年,将在商业上推出储备新角色,如Buffy朋友(即Cream、Mocha、Moses、DaDa及Butter)。

B.Duck家族成员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不过,目前角色IP“B.Duck”仍为主要营收支柱。

2018年-2020年,“B.Duck”分别实现收入5389.2万港元、6155.5万港元、7503.5万港元,分别占到同期角色授权业务收入的84.4%、75.4%、76.5%。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实际上,过度依赖单一IP,难创第二个“出圈”IP,也确实成为德盈控股正面临的一大困境。

有分析称,当单一IP增长乏力的时,若没有第二曲线,公司的业绩增长恐面临“熄火”。

这或也是德盈控股疯狂设计角色的原因,只不过“现实很骨感”。

2018年,德盈控股抓住娱乐热点,与女星周冬雨合作推出联名IP“DONG Duck”。该IP虽在2019年创出37.9万港元的授权收益,但2020年则降至13.9万港元。与B.Duck相比差之甚远。

相较之下,泡泡玛特则开发出众多腰部原创IP,并极具商业价值。例如BOBO&COCO、小甜豆、Bunny等。

据泡泡玛特2021年中季报显示,于2020年9月刚推出的IP“小甜豆”在2021年上半年的收益就已超6370万元。

有消费者表示,B.Duck系列的IP角色设计有些相似。“设计过于雷同,经常分不清B.Duck家族的爸爸、妈妈、女朋友之类的角色。”

B.Duck系列角色形象对比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除此之外,对于一家IP公司来说,如何保护原创权益也成为一件极为棘手的问题。

企查查网站显示,2018年12月至2021年11月期间,“B.Duck”中国大陆地区的作品许可使用人德盈商贸(深圳)有限公司(简称:德盈商贸)的裁判文书多达279起。

这其中,德盈商贸作为原告的比例高达97.51%。在案由TOP10排行中,也几乎都是侵权纠纷相关的案件。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企查查

对赌协议即将到期,上市迫在眉睫?

德盈控股上市前有多名股东退出。

公开信息显示,王氏国际(00099.HK)富豪酒店(00078.HK)于2017年参与了对德盈控股的投资,其中富豪酒店则在2020年退出了对其的投资。同样退出的,还包括于2013年投资德盈控股的OJ VC集团,退出时间为2021年1月。

招股书显示,IPO前,创始人许夏林持股84.46%;王氏国际持股9.37%;恒基地产(00012.HK)董事长李家杰通过Wisdom Thinker持股2.66%;万通持股1.34%。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德盈控股在引入Wisdom Thinker及万通后,又于同年7月签了一份类似对赌的补充协议。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协议中除了规定公司2021年与2022年的最低利润外,还设置了上市最后期限。

根据约定,Wisdom Thinker和万通要求德盈控股需于2022年4月14日前上市,否则须按每年8%总回报率进行股份回购。

新知达人, 德盈控股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除了“小黄鸭”还能讲什么?

图片来源:德盈控股招股书

这就不免产生联想,两年三递招股书,德盈控股如此急于上市的原因是否与这份协议相关。


敬告读者:本文基于公开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相关内容撰写,洞察IPO及文章作者不保证相关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和准确性。无论何种情况下,本文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更多“B.Duck”相关内容

更多“B.Duck”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