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4 1 6 7

又一个明星,被逼退出微博了

策划总舵 | 广告策划创意交流基地(微信公众号策划总舵) 2021/11/26 15:48


两周前的晚上,你的朋友圈一定被这条新闻刷了屏——


EDG夺冠。


夺冠前夕,全网flag立得飞起:


送房、裸奔、肝论文……烧钱的烧钱,辣眼的辣眼。



脱口秀演员池子,也跟风起誓:


EDG赢了,我就注销微博。













评价吴昕的主持水平,欲抑先扬,又敢又狠。


昕姐的主持功力

确实是没的说

就是字面意思



那时观众极少在节目中见到这么敢讲的人,他将高高在上的明星拽回地面,然后踩上两脚、比“yeah”留念。


顶着“暴躁95后”的帽子标签,池子迅速走红。


而从台上到台下,他吐槽的本能也从未停过。



但舆论的认同,却非像在舞台那样,次次奉陪。


掌声的含量从来不以池子的【人】为转移,而是根据每一次事件的发酵情况来回变化。


当池子的愤怒与大众情绪同频时,大家便能与他同仇敌忾——


18年,他听到吴亦凡在节目中自称“young OG”,忍不住发博吐槽。



几个月后吴发表新专辑,粉丝刷榜作弊,池子又把这事捅了出来。



他说这些的时候,不顾忌对方粉丝的攻击力,也不评估可能导致的坏人缘,就是看不惯,想一吐为快。


此举得到舆论力挺,他仿若屠龙少年,独身挑战丑陋畸形的流量规则。大家在留言区排队声援,用着和他一样的调侃口吻,彼此抱团取乐。



还有去年,他在微博控告前公司拖欠薪资、甚至联系银行调取他的账户流水。






这些言论与舆论场的主流声背道相驰,他火速成为舆论的攻击对象。


而池子每次因为舆论压力(抑或公司压力)补发的“道歉文”,也很难读出诚恳之意。


非但没能平息风波,反倒又往里面淋了一瓢热油。














而当天恰逢全国抗击新冠疫情表彰大会,这篇原本用以自省的表达,被部分人骂做“对钟南山不敬”。


于是罗翔不得不连发几条微博解释,甚至公开道歉,最后删博停更。



医生张文宏。


他在抗疫期间身先士卒,在科室明令党员率先奔赴一线,获得赞誉无数。


两个月后,他呼吁中国家长,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要让孩子早上喝牛奶、吃鸡蛋,不要喝粥,来保证足够蛋白质的摄入。



此言一出,舆论炸锅。


很多人开始给他扣上“公知”“崇洋媚外”的帽子,在网上对他大肆围剿。但凡和张医生持同样观点的人,也一律当做“不爱国”处理。



公众人物因为曝光度够高,时常成为被紧盯的对象。


普通人呢?也并非绝对安全。


一位大学生,在微博上吐槽要取关某宣传“老赖之女”的博主。


没加话题,也没艾特谁。



却被明星粉丝顺着网线找过来,不仅组队辱骂,甚至扒出博主所在大学,一边人肉他人信息,一边要求学校对当事人“严肃处理”。



最后,当事女生的大学以《乌合之众》中的引文,回应了来势汹汹的炮火。









要么像阿迪达斯的店员,靠拢民意,在直播间支持鸿星尔克。



可你看,即便辞掉工作、主动示好,还是有人在他们直播间留言:蹭鸿星尔克流量。


有些人,无论你持什么立场,都说不动TA的。




在高压的舆论环境下,该如何自保?


李诞支过一招:


不要说太多真话,不要挑战大多数人。









那时大家都拿微博当做不上锁的日记本,个人情绪和私密话题的表达随处可见——


你能看到杨幂为爱emo。



能看到吴京恨嫁不得。



能看到雷佳音中二自恋。



能看到明星主动接龙炒CP。



而现在?


他们的微博几乎被商务活动、代言广告占满,内容被设为半年内可见。


评论区只剩粉丝在机械打投,与圈外世界不再有交汇互动。


这已经不仅仅是无趣的问题了。


这也是让她姐惋惜和害怕的地方——


越来越逼仄的空间,让自由表达有了更高昂的成本。越来越多的人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开始选择向这个环境妥协。


而那些通过举报、谩骂尝到甜头的人,很容易在一次次胜利中,错以为这才是网络世界应该遵循的法则。


清净的领地,就这么一点点被缩减。


可是回想我们注册微博的初衷,难道是为了被堵在这里受气吗?


当我们写下第一条状态,发出第一张照片,点出第一个赞,心里怀揣的,是迈入这个大千世界的好奇,是带着探索的初衷去寻找同类的兴奋,是在精神世界开辟自留地的窃喜。


即使无人应和,亦可为自己点亮微光。


而现在,我们开始吝于表达。


只要经历过一次围攻,便学会将梗着的脖子低下,将握拳的手掌摊开。


这里乌烟瘴气、藏污纳垢,我们不是不知道。


但我们无处可去。


社交需求已植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全面控制我们的行为模式。


可身处汹涌的潮水中,往右,我们无法得心应手地适应舆论世界的规则;


往左,我们无法不顾一切地追求扎根心底的方向。


索性,有人不再表达,渐渐退出,于是这个环境只能“真人”越来越少,越变越糟。


但,我们真的想要将表达的权利拱手出让吗?


我的内心还是保留着改变的希望。


以我自己举例, 今年以来,已经有太多人跟我说过,你写这种长的讨论的文字是没人看的,那些简短的排异的才更有市场。


因为现在是快节奏的时代,信息汲取、观念塑造,无不讲究“效率”二字。书籍、长文不再容易唤醒阅读的欲望,不费脑的东西越来越容易占领时间。


但我始终相信,人和人之间是能有思维交汇、灵魂对撞的, 精神世界的构建,不该这样仓促而麻木的。


这份信心是你们给我的。


所以我会一直留守这片跟你们交流的花园,哪怕真的以后看的人越来越少。


不为别的。


只想你们每个人在需要倾诉、讨论的时候,可以放心、坦诚、安全地在这里, 找回表达原本的意义。


以及,原本就属于每个人的表达的自由。


策划总舵广告人社群

扫一扫舵主免费加入

找工作、想吐槽、找资源

强烈推荐你读  —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