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4 1 6 7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IPO智囊团 | 一个为IPO而生的探路者。 2021/11/26 15:08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等


本期导读:

公司烂透了,总裁的位置也不值钱了。

但像*ST拉夏这样,一年换5任总裁的,也确实是少见。

*ST拉夏陷入如今的危局,已不是哪一个人,以一己之力能力挽狂澜了。

保壳重担在肩、巨额债务悬顶、持续亏损不止……曾经中国服装界的“店王”,到底还有没有救?

*ST拉夏表示,公司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最近,#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清算#登上热搜!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有网友评论称“家里现在还有他家的衣服呢!”


此外该话题热门评论中,有网友称“怎么会这样嘞,一直还蛮喜欢在他家买衣服的,挺适合学生党”,“这个品牌还是不错的,口碑依然好,为什么会被申请破产清算?”……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这会是继艾格之后,又一个女孩们的“时代的眼泪”吗?

拉夏贝尔成立于1998年,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又登陆A股市场,在当时可谓风光一时,如今拉夏贝尔再次引发公众广泛关注,没想到会是以“被申请破产清算”这样的标签出现。

不过,熟悉资本市场的网友可能知道,拉夏贝尔近期确实是麻烦不断。11月22日晚间,*ST拉夏发布公告称,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ST拉夏表示,公司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拉夏贝尔被多位债权人
申请破产清算

11月22日,拉夏贝尔从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新市区法院”)转来的快递获悉,公司债权人嘉兴诚欣、海宁红树林、浙江中大(上述三方合称“申请人”)向其递交了《破产申请书》。


其中,浙江中大在申请书中指出,被申请人已经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经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


为实现申请人债权,保障申请人合法权益,依据相关法律规定,请求法院宣告被申请人破产,并以破产财产对申请人进行清偿。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对于上述事项,*ST拉夏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因核准本公司登记机关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司的破产案件一般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申请人向新市区法院(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其请求不符合相关法律程序,公司将及时向新市区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的异议申请;同时,公司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此外,公司仍将持续积极与债权人、法院等进行沟通,争取尽早消除不良影响,尽最大努力维护公司、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利益。


如最终相关法院受理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且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根据相关规定,公司A股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目前公司A股股票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若公司2021年度出现《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13.3.12条规定的情形之一,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公司A股股票上市。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从“中国版ZARA”到资不抵债
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在快时尚行业,ZARA是行业标杆般的存在。国内许多大众时装品牌都曾对标ZARA,拉夏贝尔也不例外,一度被称作“中国版ZARA”。


拉夏贝尔有过两个高光时刻,一是2014年在港股上市,二是2017年登陆沪市,成为首家“A+H”的服装企业。


在2014年左右,拉夏贝尔的市场表现相当亮眼,彼时公司尚处高速成长期,根据其赴港上市的招股书,按照2013年的零售额计算,拉夏贝尔的市占率位于Bestseller(绫致时装)、E-land集团之后,排名第三,公司市占率水平在当时已超过ZARA、优衣库、H&M等国际知名快时尚品牌。


2017年,拉夏贝尔第三度冲刺A股终获成功。2017年末,拉夏贝尔门店数量攀升至近万(9448)家的高峰。但很快,公司依靠门店高速扩张支持营收增长的策略开始失效。


2018年,拉夏贝尔营收同比增长13%,突破百亿元大关,一度成为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但同期,公司净利润却一路下滑,甚至在2018年首度出现亏损,归母净利由2017年的4.99亿元降至-1.6亿元。


2019、2020年,拉夏贝尔陷入大幅亏损,归母净利分别为-21.66亿元、-18.4亿元。据报道,在2019年,拉夏贝尔关闭了4391家门店,平均每天关闭12家门店。因为连续亏损,公司也在2020年7月被“披星戴帽”。


据今年三季报数据披露,*ST拉夏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65亿元,同比减少78.16%;净亏损2.89亿元,同比增长63.92%。

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670.3万元,同比下降71.74%;净亏损5167.8万元。

*ST拉夏解释称,营收减少主要系公司继续关闭线下门店及转型授权业务模式所致。至于净亏损收窄,主要是因为公司采取收缩策略,控制支出成本,导致亏损减少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ST拉夏的负债率创上市以来新高。截至三季度末,公司资产总计28.89亿元,负债合计38.61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33.63%。

而截至今年上半年末,拉夏贝尔仅剩下400多家线下经营网点,仅为高峰期的一个零头。

拉夏贝尔此前10月还发布公告,公司近期新增了2起诉讼案件,至此已累计涉及58起诉讼案件,总涉案金额高达5.3亿元。

因涉及较多诉讼案件,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共计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约为1.26亿元;公司下属17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涉及案件执行金额合计约6.73亿元;因涉及31项诉讼案件影响,导致公司4处不动产被查封。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截至收盘,*ST拉夏A股上涨1.3%至2.34元/股,市值仅8.81亿元,股价较最高点跌去超92%。2017年10月,*ST拉夏股价曾攀上29.75元/股,市值接近119亿元。这意味着,公司目前市值距离高峰时已蒸发超110亿元。

在港股市场上,拉夏贝尔在2015年2月曾上涨至超过14港元/股,但随后一路震荡下行。自2020年以来,拉夏贝尔港股股价就长期徘徊在1港元/股之下,截至发稿,该股现价0.58港元/股。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旗下两家子公司被拍卖
原实控人被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11月10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拉夏贝尔服饰太仓有限公司100%股权及上海拉夏贝尔休闲服饰有限公司100%股权将被司法拍卖,以支付红树林和极成光电的货款、诉讼费及保全费。


据了解,本次拍卖标的为拉夏太仓95%股权、拉夏太仓5%股权及拉夏休闲100%股权。


据了解,拉夏太仓95%股权当前已经在京东拍卖官网显示,起拍价为20万元,报名需缴保证金2万元。目前有864人围观,22人关注。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此外,拉夏贝尔持有的拉夏休闲100%的股权的起拍价也是20万元,当前有15人关注,698人围观。


但是在11月11日,上交所便对此下发问询函。


要求其补充披露拉夏太仓、拉夏休闲近三年运营情况及财务状况;如本次拍卖完成,评估对上市公司经营、财务等具体影响;充分提示本次司法拍卖相关风险。


如本次拉夏太仓股权被司法拍卖后,相关委托借款后续偿还安排,上市公司是否有足够能力偿还相关债权;拉夏太仓、拉夏休闲是否存在其他对上市公司提供抵押、对外担保的情况。


上交所指出,根据公司三季报,公司净资产仍为负值。根据退市新规,如公司披露2021年年报后,仍触及相关退市指标,将直接被终止上市。


请公司结合自身经营、财务情况,尽快改善基本面,核实并披露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的重大事项,充分提示存在的终止上市风险,避免误导投资者。


11月18日,*ST拉夏发布公告称,将延期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子公司股权司法拍卖相关事项问询函。


此前,11月16日,*ST拉夏因自身治理问题,再收到新疆证监局责令改正措施决定书。


公告显示,证监会新疆监管局在针对拉夏贝尔进行现场检查后,新疆监管局发现上市公司存在公司内部控制、财务会计核算、规范运作等问题,而上述问题也直接影响到公司相关信息披露的准确性。


在公司治理方面方面,*ST拉夏因资金支付相关内部控制运行有效性不足导致关联方资金占用;募集资金管理不规范,补充流动资金期限届满后,公司未将资金归还至募集资金账户。


此外,还包括制度建设不健全、股东大会运作不规范、部分董事会召开程序不规范的问题。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信息披露方面,《2020年度业绩快报》与《2020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净资产、净利润数据存在较大差异。部分关联交易审议披露不及时;重要子公司被接管信息披露及相关合并报表范固调整不及时。


会计核算和年报编制方面,2020年财务报告存在会计差错;商誉减值测试中个别参数选取依据不充分;2020年年度报告中存在部分内容披露不完整、不准确的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根据相关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新疆监管局决定对该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


除此之外,另一份决定书则指向*ST拉夏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邢加兴,所涉事项与上述提及的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相关。


据了解,2019年7月至8月,*ST拉夏通过第三方银行账户向原第二大股东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合夏)累计转出资金950万元,用于偿还上海合夏的对外借款。上述事项构成上海合夏非经营性占用*ST拉夏的资金,违反了相关规定。


邢加兴作为*ST拉夏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与上海合夏互为一致行动人,并是其对外借款的实际使用人,对上述行为负有主要责任。


最终,新疆证监局决定对其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一年更换5位总裁


拉夏贝尔陷入困局,除了历史原因、外界环境冲击之外,难以稳定的管理层也成为一个隐藏炸弹。
从2019年开始,拉夏贝尔就开启了动荡时刻。仅2020年一年,公司总裁位置就更换了5个人。
2019年10月,邢加兴辞去了拉夏贝尔总裁一职,由公司首席财务官、联席总裁、执行董事于强接任公司总裁。到2020年2月,才干了4个月的于强又因个人原因辞去总裁职务。
没有更合适的人选,邢加兴又接回总裁一职。两个月后,邢加兴再度辞职,2020年4月20日,尹新仔接任拉夏贝尔总裁。尹新仔从2013年8月开始历任拉夏贝尔销售和市场推广部总经理、营销副总裁、高级副总裁。
尹新仔在总裁位置上也只干了不到4个月,便于2020年8月申请辞去职务。2020年11月初,章丹玲接任。
但章丹玲上任时间更短, 1个多月后,12月10日,章丹玲向公司递交辞呈,辞去总裁职务,由张莹接任。
资料显示,张莹彼时任拉夏贝尔副总裁,分管经营条线品牌管理和品牌授权事业部总经理,2003年至今历任公司设计师、副品牌主管、品牌主管、品牌部总经理、事业部总经理。此外,其还持有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2.51%的股权。
拉夏贝尔总裁更换之频繁令人咂舌。除此之外,拉夏贝尔还有多位董事、独立董事及证券代表“出走”。
从频繁的人事更迭,可见邢加兴想要挽救拉夏贝尔的急迫,但面对拉夏贝尔资金和经营压顶的问题,显然难以力挽狂澜。
作为上市公司,拉夏贝尔的壳资源还具有一定价值,破产重整是其最好的选择,而不是破产清算。但在多年净资产为负值的情况下,拉夏贝尔在年底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一旦失去壳资源,重整意义不大。留给拉夏贝尔的时间好像不多了。

新知达人, “中国版ZARA”凉了!一年5换总裁,144个银行账号被冻结
点击这里,800000+份报告免费下载!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