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中国太阳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静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华商韬略 | 2021/11/26 14:56

新知达人, 中国太阳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静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一代教父,怎么就“疯”了?

   文丨华商韬略 李 君

  提起太阳能产业,如今的人们似乎已经不知道有个叫黄鸣的人,但他却是中国太阳能领域的先驱,也曾是一个时代的“教父”级人物。

  从掌舵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热水器制造商,到无人问津,乃至被时代抛弃,黄鸣做错了什么?

  【1】

  2010年9月16日,山东德州迎来史上的高光时刻——第四届世界太阳城大会在德州开幕。

  来自美英德日等国的2000多位宾客,齐聚德州一个叫太阳谷的地方,这座耗资13亿元的开发区专为大会而建,“美国有硅谷,中国有太阳谷”的标语牌赫然矗立,承载着德州以太阳能改变人类未来的“伟大梦想”。

  现场口若悬河为嘉宾们进行讲解的,正是“谷主”黄鸣。

  彼时的中国还沉浸在奥运和世博的尾声里,黄鸣这样说道:

  “我敢说,太阳谷带给世界的影响,连奥运会和世博会都比不上。”

  晚宴上觥筹交错,黄鸣享尽赞誉,3天的大会,让他的名字和中国太阳能产业划上等号。

  在这之后,他开始频频在国际能源与环保会议上露面,成为来自东方的“太阳神”,小城德州也以“中国太阳城”的定位与黄鸣一起腾飞。

  光环之下,黄鸣的故事成了一代创业者的范本:

  这位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机械设计系的高材生,原本在一家矿产研究所上班,业余时间做些太阳能的研究。1988年,他捯饬出了中国首台太阳能热水器,1995年瞒着家人下海,创立了以自己名字谐音取名的皇明,专业生产太阳能热水器。

  那时候99%的中国人还不知太阳能为何物。

  黄鸣成了“布道者”,公司打出的第一条广告就是:“为了子孙的蓝天白云,您可以不用皇明,但您应该用太阳能!”

  他提出,要在“十年内把燃气、电热水器赶出市场”,到2060年,要让太阳能替代常规能源达到50%。

  他创办《太阳能科普报》,启动“太阳能科普万里行”和“百城环保行”等活动,带着报纸逐个城市演讲。

  这些主要面向三线城市和城乡结合部的推广活动影响巨大,让皇明在全国快速建立起1万多个营业网点。

新知达人, 中国太阳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静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皇明太阳能热水器

  屋顶装台热水器,很快成了中国广大农村一件最时髦的事。

  政策利好,资本加持,皇明的未来看上去美好得不切实际。

  不曾想,2010年这场声势浩大的世界太阳城大会,竟是黄鸣最后的鸣响。

  【2】

  从1995年开始做太阳能热水器,皇明就一直保持着行业翘楚的地位。2004年的巅峰时期,它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热水器制造商,品牌价值高达51亿。

  转折发生在2009年,国家启动家电下乡惠民工程,太阳能热水器被纳入其中。产业政策红利让更多玩家杀入,行业井喷式发展,打起疯狂的价格战。

  农村购买力也因此被严重透支,家电下乡政策仅一年之后,农村太阳能热水器市场趋于饱和。

  激烈竞争下,从2008年至2010年的三年里,皇明控股盈利能力大幅跳水,年净利润从1.97亿一路跌至0.75亿,2009年被竞争对手“太阳雨”超过,失去领头羊位置。

  而彼时皇明78%的营业额还来自于热水器,对单一产品依赖严重。

  黄鸣的野心显然也不只于卖热水器,颓势之下,他需要寻找更多增长点。

  “别人会觉得光热就是晒水的,低端的,其实不然,”在他眼里,皇明未来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

  他的梦想,是打造一座高科技的“未来方舟”。

  在黄鸣的设想中,这座“未来方舟”是装入了云计算、物联网等概念的新兴立体城市,底部是CBD,有学校、企业、商区,上面是住宅区,住户们只需下楼上班,出门乘坐太阳能车。

  为了保证空气、阳光和水,还需要在未来方舟的船体、船舱部分依据原生态的地貌设置数个巨大空间,保留原来的农田河流、动植物,种植蔬菜水果,方舟的住户们自给自足,打开窗就能看到田园风光。

  而“未来方舟”的最初承载形式,就是太阳谷项目。

  太阳谷计划如此宏大,不仅包括太阳能,还包括海水淡化、地源热泵、风电等一系列工程,黄鸣要把对于未来能源的所有设想都融入其中。

  对于这样一个只出现在科幻电影里的构想,他充满信心。

  “太阳谷是一个伟大的奇迹,这一切都要皇明去开创。”

  于是,太阳谷建成后的2011年,黄鸣意气风发,“我不是夸父,我是疯子,但这个世界就是靠疯子改变。”

  在他的预判中,只有这样一个工程才能解决能源危机气候变化带来的真正问题,“这不是楼,而是生命模式”。

新知达人, 中国太阳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静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德州太阳谷项目

  当黄鸣为此投入所有身家,也意味着放弃其他机会。

  然而,他的太阳谷雄心展露之前,另一种太阳能利用形式——光伏业已经开始发展。

  与太阳能热水器直接利用阳光将水加热不同,光伏则是先将太阳辐射通过半导体转化成电能,再加以利用。

  自2000年无锡尚德创立,光伏行业快速发展,且不断被政府扶持,而黄鸣则对此不以为然。他在公开场合三番五次地强调,政府补贴未必利好行业,并坚持不涉足补贴的市场。

  2005年,尚德上市,施正荣一跃成为中国首富,媒体就此采访过黄鸣,黄鸣这样回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我是光热,他是光电,光热和光电是两个行业,光热行业热利用的成本是1度电1毛钱,光电行业热利用1度电是四块到五块。”

  在黄鸣眼里,“施正荣只能算是学生”,光伏和光热不搭界,根本不构成竞争。

  其实,早年间光伏行业还未出现爆发式增长之前,黄鸣的两位副手曾力主进军该领域,被黄鸣否决后,两人愤而辞职。

  自始至终将重心放在光热,孤注一掷太阳谷项目,这一次岔路口的选择,让皇明幸运地避过了后来光伏泡沫破灭后大面积亏损的噩梦,也让皇明滑向另一个深渊。

  梦想如此宏大,但对于一个年利润不过亿元的企业,何以有胆量撬动13亿的工程?

  这背后少不了地方政府的支持,作为地方的“金疙瘩”,德州政府从政策到资金全方位给足照顾。据当时媒体报道,仅2011年,德州政府就通过税费返还的形式给了皇明8000多万的补贴。

  所以,当第四届太阳能大会定在德州召开,太阳谷项目的上马水到渠成,这座宏伟的太阳谷作为成果向世界展示,不仅是皇明的成绩,也是德州的政绩。

  3天大会过后,大部分会场建筑资产就转移到了皇明旗下,计划中本该被皇明收入囊中的,还有运作大会而低价斩获的3000亩德州土地。

  不过,尽管借环保之名且有官方护航,骂声已陆续出现:

  “披着新能源外衣做房地产买卖,黄鸣变了。”

  【3】

  如今看来,如果没有那一场巨变,皇明或许能续命更久。

  2012年1月,山东官场发生地震:山东省副省长黄胜涉嫌严重违纪、给国家造成严重经济损失而被“双开”。

  黄胜的落马迅速对山东政商界形成巨大冲击波。

  同年6月,皇明集团出现在IPO中止审查的名单里。

  从2007年开始,黄鸣就开始规划皇明上市。这一次败北,官方给出的中止审查理由是:皇明集团“非经营性资产过大”和业绩持续下滑,不适合上市。

  但外界普遍认为这不是皇明冲击IPO失败的真正原因。

  黄胜这把庇护伞的倒台,才是根本。

  外界的质疑并非没有根据,黄鸣在不同场合强调,自己与曾长期主政德州的黄胜“感情很深”,黄胜是皇明的恩人,现在虽然落了难,不会落井下石。

  黄明与黄胜的关系已不是什么秘密。后来的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刚升任山东省副省长的黄胜就收受了黄鸣30万元的贿赂。2011年,与黄胜有紧密关系的人相继被调查,黄胜之妻严茜子又将这笔钱退还给了黄鸣。

  当然,这次IPO失败原因中的“非经营性资产过大”和业绩持续下滑也所言不虚。

  太阳谷和配套地产项目“蔚来城”耗资惊人,为缓燃眉之急,黄鸣动用了股份公司的3亿多元投入其中。2011年9月末,皇明的投资性房地产高达5.84亿元,占总资产比重的15.7%,而核心的热水器业务却越来越不赚钱。

  这个打着新能源旗号的“蔚来城”建成后,入住情况并不理想,价格高出当地均价1.7倍,成了德州最贵楼盘,老百姓并不买账。

新知达人, 中国太阳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静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皇明“蔚来城” 来源:皇明官网

  号称应用了37项可再生科技、130种高科技,寄托了黄鸣所有梦想的太阳谷,一步步将皇明拖进深渊。

  中止审查给皇明造成重伤,但这已不是皇明第一次IPO惨败。2010年,皇明就计划登陆国内A股市场并开始接受上市辅导,却遭经销商郭建琴实名举报“偷税漏税”。

  郭建琴在采访中状诉皇明集团的强势,用强行搭配、经济制裁、断货等方法强迫经销商必须推装皇明的原装配件。每次跟皇明签完合同,合同都会被收走,经销商手里没合同,出了问题也无法维权。

  但掌门人黄鸣从不认为这是问题,他甚至力主强势手段:要推动太阳能行业走向正轨,就是要招招无所不用其极。

  2010年的IPO冲刺,是黄鸣最接近资本市场的一次,却被他所忽略的企业与经销商关系所毁灭。

  太阳谷项目严重亏空和黄胜倒台,直接导致了皇明集团一蹶不振。

  2012年IPO失败后,资本市场对皇明永远关上了大门。

  超前的理念伴随让人摸不着利润和未来的转型方向,终于让黄鸣体会了一把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上市无望,黄鸣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给皇明投了1亿美元的高盛和鼎辉,套现“新能源”概念最终还是落了空。

  之后的日子里,皇明集团不是没尝试过转型,比如进入光伏领域,开发太阳能灯等终端产品。

  不过,一个已经是非满身,走下坡路的公司,很难再有人对其施以援手。

  【4】

  2010年之后,太阳能热水器行业整体失控。

  农村市场饱和、产品乏力、全凭低价拼杀,大量从业者们无心恋战,纷纷转行或退出。

  皇明的成绩单一年比一年难看。2012年、2013年,公司净利润实现6756万和7364万,到了2014年前三季度,仅实现1376万。

  也是从2012年开始,黄鸣性情大变。

  他开始到处开炮,一边撇清与黄胜的关系,更怒斥皇明受到陷害、专利被仿冒、图纸被偷走,有人“买凶杀企”。

  他召开“疯人疯语疯事”发布会,大骂“太阳能这个行业已经病入膏肓”,还告发同样做热水器的日出东方和江苏质监局合伙骗补贴。

  “我恨死这个狗娘养的行业了。”

  这位昔日情商颇高的企业家,不分场合地开骂。他斥责李嘉诚没环保觉悟,指责潘石屹盖的房子大量用玻璃幕墙,是“典型高耗能的垃圾门窗”。

  他甚至在媒体镜头前流泪:“为了太阳城大会,我们到处借钱欠钱,过年前为了躲债我在酒店躲了20多天。出钱却被骂,没天理!”

  他又时而壮志满怀、硬汉铁血:“皇明没那么容易被打垮!”并向媒体披露了规模宏大的新战略:未来5年,皇明要建设5万家气候改善商城,实现一年能减排2亿吨二氧化碳,节省燃煤0.5亿吨的“小目标”。

  至于这5万家商城究竟设于何处、具体经营何种产品、总投资多少、盈利空间多大,无可奉告。

  现场的记者称,黄鸣可能是真疯了。

新知达人, 中国太阳能第一大猛人,消停了、平静了,和花花草草做朋友了

▲黄鸣

  “疯癫”之后,黄鸣在媒体视野消失了很长时间,直到2018年再扔出一颗炸雷。

  在举报德州市委书记陈勇的信里,他言辞激烈:

  “为了配合八部委和山东省的太阳城大会,皇明用光了最后一分钱,从账上10亿变成负债20亿,当年政府承诺要以太阳城周边土地作为补偿,8年过去,现任书记却不认账,不但拒不补办遗留手续,还要强拍皇明拆迁整理的土地。”

  “当年可是市委市政府找的皇明!没有见过如此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耍无赖的!”

  举报信里,太阳谷项目成了皇明配合政府完成了“政绩工程”,而不再是他无数次提及的为了人类未来的心血之作。

  这次“举报门”最终以“内部调查协调”的说辞收场。

  2018年3月,一封深夜鸣冤的“跪泣书”之后,黄鸣和皇明再次陷入了无尽沉默之中。

  2020年,“中国经营报”记者再度造访皇明,接受采访时,黄鸣提起两年前那封举报信:

  “我跟德州没有仇怨,只有报恩。现在德州领导已经换了,所以也已经释怀。”

  当时,疫情冲击下的皇明已产值为零,用黄鸣的话说是,休克了,几乎破产。

  如今,他仍在努力推动集团的“起死回生”和业务转型,皇明也时常传来一些好消息。比如,今年7月,就被评为山东省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并有望得到政府的更多支持。

  黄鸣的微博有300多万粉丝。从其微博更新来看,如今已年近花甲的他,个性也和以前大不相同了。现在的他不再怼天怼地,怨天怨地,取而代之的是千帆过尽之后的释怀和平静。

  除了继续宣传自己的绿色低碳理念,宣传太阳谷和皇明的产业与技术,如今的他,还经常在微博上分享太阳谷里的花花草草,打打“蔚来城”的卖房广告,以及他的最新兴趣和研究项目——如何利用太阳能做出一只德州扒鸡。

  今年9月,他还在微博分享了一则自己踢球的视频,配文是:六十多的年纪,三十多的心脏。皇明旗下的一家公司“皇明六净”则贡献了总共两条留言中的一条:

  “半生归来,仍是那个肆意奔跑的足球少年。”

  但也总有一些好事者,跑到黄鸣的微博留言里,打破岁月静好,挑逗“少年”的心:

  “黄总,公司什么时候上市?”

  【参考资料】

  [1]《“太阳王”为何总是上不了市》南方周末

  [2]《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盲目跟风导致光伏业大败退》新浪财经

  [3]《黄鸣:我们是教授,尚德是学生》新金融观察

  [4]《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是行业教父?斗士?还是“疯子”》中国企业家杂志

  [5]《山东原副省长黄胜现羁押秦城监狱 黄鸣曾送其30万》第一财经日报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