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6 0 7 6

传统重卡车企如何供养“互联网梦想”?

运联智库 | 让世界重新看见物流 2021/11/26 11:49

近年来,随着5G、云计算、大数据和AI智能等新技术逐步成熟,国产重卡正朝着智能化、网联化方向大步迈进。

国民经济的发展离不开物流,而物流行业的发展离不开运输工具和运输技术的改革。可以说,整个物流行业的发展史,其实也是一部运输工具和运输技术的变革史。

时至今日,中国的高速公路上跑的重卡,一半以上都是国产品牌。虽然在全球不能说处于完全领先的地位,但却占据了很大的份额比例。2020年,中国重卡市场总销量162.3万辆。作为唯一销量过百万的地区,中国市场占据全球重卡行业销量的7成左右。

对于物流企业来说,运输工具的迭代升级,很大程度上会决定物流运输效率,进而对物流企业的收益产生影响。在国产车自主发展的半个多世纪中,国内的运输工具又经历过怎样的迭代升级?对物流行业又带来了哪些影响?

1、开创国产重卡时代

新中国建立之初,振兴国民经济发展是那个时代的主要任务,而中国重卡的发展是从国外引进先进技术开启的。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是我国重卡技术引进的高峰期。罗马尼亚罗曼、德国戴姆勒—奔驰、奥地利斯太尔、捷克太脱拉和日产柴等车型与技术先后在中国落地生根。

1965—1976年期间,为改变我国“有炮无车”、“缺重少轻”局面,国家领导人决定引进法国贝利埃重型汽车技术。来自各汽车厂的专业技术人员先后试制出六种车型。红岩CQ260、红岩CQ261汽车实现批量生产,主要用于军用装备,其后又相继试制出导弹装配车底盘、自卸汽车、65吨汽车吊底盘等国防和经济建设急需的车辆,构成了我国第一代重型军用装备主力。

随着我国经济建设走上快车道,国内急需各型载重货运车辆。为改变我国重型卡车技术短缺这一局面,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成立。

1983年,国内首台民用重卡——红岩CQ30290通过国家审定正式投放市场,填补了国内民用18 吨位级重型汽车的市场空白。

新知达人, 传统重卡车企如何供养“互联网梦想”?

而这对于红岩来说,也是其实现军品生产向民品生产的转变,迈开了民族重卡军转民的第一步。

1985年,我国第一辆斯太尔重型汽车在四川汽车制造厂装配下线,红岩汽车提升为斯太尔技术平台,民族重卡升级换代。

新知达人, 传统重卡车企如何供养“互联网梦想”?

就是这样一个在各方关怀下建立的红岩在进入九十年代后,成功开发出了当时国内功率最大的重型高速集装箱半挂牵引车,以及国内载重量最大的自卸车。

21世纪初,可以说是中国重卡行业蓬勃发展的开始。中国正式加入了WTO后,国内经济增长迅猛,物流行业开始稳中逐渐攀升,重卡逐渐成为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

这期间发生的标志性事件,对中国乃至世界的重卡竞争格局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2000年,亏损83亿元的原中国重汽集团“三厂分离”,济南重汽改称“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重汽和陕西重汽分别重组为“重庆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和“陕西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随着国内重卡车企将引进的重卡技术进行了全面的消化吸收,繁荣壮大,国内重卡本土化过程也得到了技术成长。

2010年前后,重卡行业的合资潮风生水起,中国重卡行业经历了一系列的合资合作和各种企业重组。奔驰与一汽、东风商用车和沃尔沃、中国重汽和德国曼恩、福田和戴姆勒、红岩和意大利依维柯、庆铃和日本五十铃、广汽和日本日野、四川南骏和韩国现代等等,都于这一时期完成了合资。

其中,比较有标志性的事件是,2007年红岩开始和欧系卡车合作,上汽集团、重庆机电集团和意大利依维柯合作成立了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成为国内第一个实施进口与民族品牌并存的重卡合资公司。

两年后,我国第一款同步欧洲的重卡—红岩杰狮GENLYON成功上市,在商用车发展道路上实现战略性突破。全新产品杰狮的下线,让人们看到了红岩再次振兴的希望。

新知达人, 传统重卡车企如何供养“互联网梦想”?

2、从“制造”走向“智造”

2008年—2018年,被称为物流行业的“黄金十年”,也是中国重卡发展壮大的十年。

这些年里,随着电商的快速发展,干线物流运输需求激增。整体而言,国内的公路货运量呈现持续增长趋势。这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国内服务于公路物流行业的重卡的发展。无论是牵引车、载货车、自卸车还是专用车等,市场销量都迅速提升。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重卡总销量54.04万辆;到2018年,重卡总销量已达到114.79万辆,十年实现了近3倍的增长率。

成熟的运输工具可以有效地提升运输效率,从而降低运输成本,促进物流行业的发展。车企为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不断升级迭代产品,重卡行业竞争加剧。此时,国内重卡车企纷纷开始寻求突破。

上汽红岩和依维柯合作几年之后,内部决策决定由上汽集团回购依维柯的全部股份,成为上汽红岩的绝对控股方。而上汽红岩也成为上汽集团重要的重卡战略单位,与集团下其他车企一样共享上汽集团各种技术支持。

由此,上汽红岩也进入发展快车道,创造出惊人的“红岩速度”。上汽红岩曾连续三年,销量增速位列行业第一,赢得了“工程之王”“公路英雄”等美誉。

而随着公路货运量的增加,用户对于车辆产品的定义也有了更多表达。此时,商用车企业间的竞争已经从制造能力转向产品设计能力、技术研发能力、对于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能力,以及售前售后服务网络的搭建。同样,车企也敏锐地嗅到了物流企业和司机群体的需求,对于重卡的安全性以及舒适性有了更多升级。

重卡智能时代的到来,给上汽红岩带来了一次换道超车的机会。

2017年12月,上汽红岩发布第一款“互联网梦想卡车”,打造人、车、物一体的生态体系,正式开启了国内重卡智能网联化的新时代,也为如今上汽红岩智能重卡转型升级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2020年11月,上汽红岩推出全新一代——H6全系智能重卡。这款车型不仅拥有杰狮、杰虎、杰豹全品牌矩阵,还提供了柴油、纯电、氢燃料等丰富的能源形式选择,满足牵引、自卸、载货、专用等多个细分领域,展示了其在智能化、网联化、安全性、高效性、环保性等方面的最新成果。

新知达人, 传统重卡车企如何供养“互联网梦想”?

2021年初,“互联网梦想卡车”迭代至3.0时代,上汽红岩在打造“以人为本”的重卡网联已经走在行业前列。基于商用车实际业务场景而生的互联网重卡3.0,通过打通业务数据源、结合车联网大数据,并搭载最新的睿商版蜘蛛智联产品,联合并集成腾讯生态系统、多轮语音交互、国内领先的商用车导航地图、主动降噪技术、货箱&载重监控等网联技术,为商用车行业的车主、车队管理者、司机、货主提供互联网应用生态。

重卡自动驾驶方面,上汽红岩同样做了前瞻性的布局。在上汽集团的技术赋能下,融合AI人工智能、5G、V2X车联通讯等先进技术的上汽红岩“5G+L4”智能重卡,于2019年在上海洋山港实现全球首次港区5G智能化作业,并在2020年7月率先实现准商业化运营。 

据介绍,该重卡通过综合应用激光雷达、机器视觉、人工智能、北斗导航、5G-V2X车联通讯等先进技术,打通了从电控底盘、发动机到智能驾驶系统的完整控制闭环,成功实现了在港区特定场景下的L4级自动驾驶、厘米级定位、精确停车(±3cm)、精准倒车、与自动化港机设备的交互以及东海大桥队列行驶等功能。

该车采用的视觉感知系统、激光雷达系统、毫米波雷达系统及卫星和惯性导航组合系统,均为自主研发,现已具备多维度、多方位360度感知能力,能在前后各约250米、左右各约80米的范围内,精确感知行人、车辆、其他障碍物等,并据此规划路经、安全行驶。

新知达人, 传统重卡车企如何供养“互联网梦想”?

基于5G和V2X技术,该重卡可在20毫秒内组建车队,开启队列行驶,实现包括交互通讯、自动跟车、车道保持、绕道换行、紧急制动等功能。车辆速度可达60-80公里/小时,队列行驶间距约为15-18米。

据运联研究院商用车总监张琪分析称,相对于乘用车而言,一套自动驾驶系统的成本增加了近百分之百;但对于干线物流场景使用最多的重卡来说,成本仅在百分之十几左右。一套自动驾驶系统的投入既能节约人工、油耗成本外,还大大提高了安全性能,可谓是一举多得,回报率较高。

上汽红岩向运联智库透露,未来,上汽红岩将充分依托洋山港“5G+L4”智能重卡项目的技术积累和成功经验,聚焦港口、厂区等特定场景与干线物流场景的L4级和L3级自动驾驶产品,打造“技术+产品+运营”的全新业务模式,致力成为全球商用车领域“全场景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和网络货运平台的创领者”。目前,上汽红岩L2+和L2++量产项目正稳步推进中,并计划于今年年底上市。

机遇总是伴随着变革而来。唯有技术创新、洞悉社会、行业以及用户变革的商用车企业,方能准确把握发展机遇。上汽红岩布局智能重卡正是如此。

接下来,创新技术加速推进重卡行业智能化、网联化发展的过程中,上汽红岩将会如何持续突破自我?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传统重卡”相关内容

更多“传统重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