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电商报 | 电子商务资讯服务平台,以提供最具价值的行业信息和服务为宗旨。 2021/11/26 11:07

曹德旺出资百亿创办的大学,终于选定了位置,落地福州。

暂定名为“福耀科技大学”,由曹德旺创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在11月20日与福州市人民政府签订了福耀科技大学建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民办公助”的形式筹建一所非营利性新型应用研究型高水平大学。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几年前互联网企业掀起一阵办学潮,世事流转,这次来到了制造业。

福耀科技大学校园选址福州高新区南屿镇流洲岛,总占地约1286亩,紧邻福州大学城和海西高新技术产业园。学校办学规模目标为3000至5000人,专业设置重点聚焦目前国内相对弱势的材料科学、精密仪器与装备、电子信息工程等制造业高端技术短板专业。

人称“玻璃大王”的曹德旺,办大学绝不是他一次心血来潮。纵观其商海浮沉这些年,曹德旺一直走在了时代之前。

“这所学校的定位是培养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我觉得我们落后在动手能力太差,想培养动手能力强的应用型研究类的人才去解决工厂当下遇到的实际问题。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商贾世家

这次出资的河仁基金会,是全国第一也是唯一经由国务院审批、以金融资产(股票)创办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目前股票市值112.25亿元成立十年来,资助了262个慈善项目,在扶贫济困、奖教助学等方面累计捐赠 34 亿元。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河仁”二字来自于曹德旺父亲的原名。曹胜美,原名曹河仁。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也算个极有本事之人。他的祖父是福建福清首富,半个县城都是曹家家产。结果被曹胜美父亲那一代,多少财富都被败光。

曹胜美在长辈帮助下,去了日本当学徒。一个中国人在异乡孤苦伶仃,结果还被他创出一片天,靠经营布匹生意发了家。

衣锦还乡,他回福清娶亲。第二年准备带着妻子返回日本,继续经营。

而那一年恰是1937年。卢沟桥事变,日本野心毕露,两国交恶,全面抗战。曹胜美只能留在上海滩,凭借之前攒下的本钱,开了一家夜总会,还在知名百货入了股。即使是巨贾遍地的上海,也算是一方豪富。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如此十年,上海又要更易。曹胜美窥见不妙,干脆买了艘货轮,把所有家当装船,准备全部运走。自己则携家眷搭乘邮轮,先行回乡。

结果在福清翘首以盼了好些天,货轮却迟迟未见靠岸。曹胜美心觉不妙,多方打听,才辗转得知自己那艘船沉在了海上,连同他全部家产。

两手空空外出打拼,最后又空空回乡。富贵半生,恍然一梦。

此时曹德旺还没来得及被取个名字。躺在母亲怀抱里,刚满一岁,尚不知道自己本是富二代的一生,已然转到了另一条困苦的道路。

曹胜美不甘心,回了上海,一直到三大改造基本完成才回到福清。留妻子在乡下独自拉扯几个孩子。但作为曾经的大资本家,他在换了天地的新上海仿若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家里没什么生计来源的曹德旺,一直到8岁都上不起学。还是村里的先生看不过去,提出学费赊着没事,孩子上学要紧。

不仅如此,连曹德旺这个名字都是先生给取的。

结果曹德旺野惯了,一点也不领情。教室关不住他,书没读几本,蛋没有少捣。先生家访最多的就是曹家,曹德旺的大哥曹德淦读书很用苦工,成绩极好。而这个小儿子曹德旺却是三天两头惹出新麻烦。

每次老师来告状,父亲恨铁不成钢地又是一顿毒打。

终于有一次,曹德旺见着常常来家告他状的教导主任在茅厕蹲坑,就偷偷爬上围墙,悄悄往人家头上撒了泡尿。

这次祸事惹得太大,13岁的曹德旺从此辍学。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命途多舛

不读书也有不读书的活法。曹德旺无奈成了一个放牛娃。2014年曹德旺出了本自传《心若菩提》,提到了这段经历,“我在幼小的年纪就体验了成人世界的险恶与底层百姓受欺凌的滋味。”

那时候全国的大环境都很艰苦,成分不好,又不会种田务农的曹家更是凄惨。

曹胜美总还在做点小生意。贩私烟、卖水果,这些都算是投机倒把。曹德旺放牛放不下去,在农场偷偷捞鱼,还被当成侵吞公家财产,只能逃回家里,跟着父亲做生意。

靠一辆小单车做运输工具,每天凌晨2点就起床,要赶在6点前到水果批发市场,村子到福清县城要走100里土路。

艰难营生了几年,曹胜美的烟丝生意被公社干部抓住,没收违法所得,烟丝和单车都被收缴,这下生意都没法做了。

但曹父和曹德旺,都只有做生意的本事。

福建有句话:宁可卖大葱,也不打死工。曹德旺想,要做就做政府认可的生意。他看中了种植白木耳。当时福清很多人在种,比种庄稼简单,还来钱快。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东拼西凑了几百块,曹德旺真把白木耳种出来了。他毕竟也是个小生意人,看着周围中白木耳的人多,收购上都被压了价。

他咬咬牙一合计,搭了趟火车去江西,在鹰潭把自己的白木耳出手,果然卖了个高价。

可能是小时候父亲嚼花生米的时候,喜欢给他讲些当年勇的商场故事,从不爱读书的曹德旺,心里的算盘倒是打得挺快。他第二年就不种白木耳了,直接选择用低价收购附近村民的,然后自己运到江西卖。

第二年,他这一票赚了3000多。这是1970年。

第三年他更有野心了,找了个公社干部合伙,曹德旺负责做买卖,干部负责处理政府手续。

因为在福建省内买卖白木耳已经被允许了,但倒腾到省外做买卖,还是属于投机倒把。必须有个人能开政府手续,才有得保障。

结果他千算万算,没算到那个时代对他实在不够友好。文革时期,什么都上纲上线,投机倒把的严重性再次被当成鸡毛令箭重提。

曹德旺刚出鹰潭火车站,就被值班的民兵扣下了。连同扣下的,还有曹德旺拖着的几大包白木耳。不仅他去年赚的3000块都投进去了,还跟老乡们赊账买了许多,只等卖了拿钱还账。

合伙的公社干部,眼见这情况,一下慌了神。之前说好的开证明,他就给抛到九霄云外了,赚钱不如命要紧,死活不肯沾染上这事。

眼看这货就要砸在鹰潭火车站了。火车站直接用比市价低三分之一的收购价把白木耳强行收购了,货款就干脆扣下,要是证明不了这是集体财产,那曹德旺一分钱都别想拿回去。

但他自己也开不出证明,只能灰溜溜跑回家,挨家挨户跟被赊账的菇农赔礼道歉,说有钱了马上还。

祸不单行,公社开始催促曹德旺上工修水利了。他要么自己去干活,要么花钱请人家顶工。已经要喝西北风的曹德旺哪还有钱请人帮工,只能自己去工地干活。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工地干活是为了拿公分。但条件艰苦,管理落后,很多民工步行了一整天到工地,结果因为没有工具出不了工。曹德旺也是其中之一。

在这种条件下干了一个月的活,转机终于来了。工地的教导员和他家是老相识,听说了他的遭遇,和其他公社干部商量,最后给他开了个证明。

山重水复,曹德旺总算有机会拿到了当初倒卖白木耳的钱,还清菇农们的货款。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缘起玻璃

白木耳的事情结束后,曹德旺有些落寞,他开始质疑自己有没有能力在那个世道继续做生意。就这样,他跟着指导员,在工地安稳干了两年。直到施工队解散。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再往后,他还当过果苗技术员,一直到文革结束,被安排到了福清市高山镇异型玻璃厂(主营水表玻璃)当采购员。这时候他的人生才和玻璃有了交集。

1983年,玻璃厂负债累累,越办越亏,已经成了当地政府一块心病。前后换了6个厂长,都没能把厂子救活。

曹德旺在玻璃行当打磨了几年,虽然不通技术,但还是判断出这个行业能赚钱。于是下了狠心,要承包这个厂子。

他没什么本钱,就找了4个合伙人,以每年上交6万块利润,剩下的他拿40%,镇政府拿20%的条件,在前期没掏一分钱的情况下,把这个破产边缘的玻璃厂包了下来。

公家的厂子会亏损,一是管理人浮于事,二是赚多赚少亏多亏少大家都不心疼。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曹德旺承包后,大刀阔斧地改革,把固定的死工资改成绩效制,熟练工人可以多劳多得,混日子的就混不下去了。这一下子就把生产效率和质量提升了几个档次。

他还有更绝的一招。当时各部门采用的标准都不一致,以至于客户常常以标准不符为借口拒收,实际上是要销售员们给点孝敬,捞捞油水。

曹德旺现在承包厂子有公社背书,心里也是有了底气。自己单枪匹马就去了北京,找到了负责标准制定的一机部仪表局,又去了负责标准落实的上海热工所,把标准问题解决了。

一年而已,玻璃厂赚了22万。扣除给政府和合伙人的利润分红,曹德旺赚了6万块。

他知道,自己要把玻璃厂做大做强了。

1984年,曹德旺去南平出差,还带上了自己的母亲。

老人家腿脚不够利索,曹德旺特意新买了根拐杖给母亲。

结果刚坐上政府派来的专车,司机就千叮万嘱他要把拐杖放好,千万不能捅了玻璃。

承包了玻璃厂的曹德旺一听,兴致来了,问司机这车玻璃很贵重吗。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司机还挺不客气,直言:“日本进口的!万一破了,你可赔不起,一片就要好几千。”

这是玻璃还是金子!那时候他的玻璃厂一年可以卖出220万片水表玻璃,要是几千块一片的价格,他只怕早就成了中国首富。

于是曹德旺开始四处打听,想办法满世界找人、找技术,心想自己的厂子一定要造出汽车玻璃。

最后他花了2万块买下了上海耀华玻璃厂一套设备的旧图纸,从福建省工程院请来了一批专业人才,再到芬兰进口了一套机器。

汽车玻璃,真被他造了出来。

当时日本进口一片,在国内卖2000块。

8个月后曹德旺实现了批量生产,一片卖1000多。

而算上各种前期投入,他造一片汽车玻璃,最初成本要200块,后来只要50元。

机器每40秒钟流出一片边窗玻璃,转而变成几百元钱。

这不是造玻璃,是印钞票。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生意与慈善

从此曹德旺在玻璃行业越做越大。很快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有了先发优势,一举拿下了一汽捷达、二汽雪铁龙、北京切诺基的订单。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再往后,福耀和奥迪签约,成了德国大众供应商。通用、福特、大众、宝马、奔驰这些世界级的汽车巨头,也纷纷递来合作的橄榄枝。

因为汽车玻璃是易碎品,长途运输成本高,大多数生产商都会在汽车制造商生产基地就近建厂。

2012年曹德旺的福耀集团在俄罗斯建立了一家工厂,给大众集团的俄罗斯工厂供货。

通用汽车公司也与福耀签订供货合同,希望曹德旺在在美国建立工厂,保障在美国的供货。2016年10月,福耀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6亿美元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竣工投产。

这段过往,还被Netflix拍成了大热的纪录片《美国工厂》。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从苦日子中熬过来的曹德旺,却也从没忘过本。一度有人传言,说他去美国开工厂是要跑路,而曹德旺选择了用事实上做表率。

自上市以来,福耀玻璃通过上市渠道仅募资7.1亿元,累计分红则高达185.4亿元,堪称A股良心。

从1983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计捐款约120亿元,连续多次获得“中华慈善奖”这一国内最高慈善奖项,被社会各界称为“中国首善”。

值得一提的是,这120亿都是他以个人或家族的名义捐赠,而非慷公司之慨。

2010年,西南地区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曹德旺通过中国扶贫基金会向西南五省十万贫困家庭捐赠了2亿。

曹德旺深知“老百姓生活苦得很”,为了这些钱不被“层层拦截”,特别订立了十分“苛刻”的捐赠条件:

扶贫基金会应在半年内将2亿元善款发放到10万农户手中,且差错率不超过1%,基金会违约将赔偿,管理费则不超过善款的3%,而“行规”一般为10%。

他还成立了专门的监督委员会,并请新闻媒体全程监督,要求基金会每10天向他递交项目进展详细报告。

新知达人, 定了!曹德旺豪捐百亿建校,这个行业要回春!

面对外界赞誉,曹德旺却说愧不敢当:“我不是中国的首善,中国的首善是袁隆平。”

这次创办大学,是因为“现在很多大学热衷于为虚拟经济培养人才,学科重点瞄向互联网、金融等,而一些培养制造业人才的学科却跟不上市场需求和产业发展要求,一些制造业真正需要的高端人才没有地方培养。”

“当前中国制造业和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的重要阶段,如果制造业人才的培养跟不上来,就会影响我们制造业结构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历经千帆,心胸依旧如玻璃般澄澈,映照小我大我,国家社会。

人生选择有很多种。旧唐书的魏征传里有一句,“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透过这位玻璃大王的一生,照见许多。

作者:吴昕

更多“制造业”相关内容

更多“制造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