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1 4 2 6

风险代理真的成了风险 |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与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执行裁定书

律管处 | 传递专业法律信息 2021/11/26 09:50

风险代理真的成了风险 |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与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

执行裁定书

审理法院       :    北京市****

案号       :    (2016)京****执2251号

裁判日期       :    2016.09****

案由       :    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

北京市****

执行裁定书

(2016) 京****执2251号

申请执行人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

被执行人北京某国际酒店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密云县

法定代表人,张某,董事长。

申请执行人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与被执行人北京某国际酒店诉讼代理合同纠纷一案,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丰民(商)初字第12196号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京02民终1388号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该(2015)丰民(商)初字第12196号判决书确定:一、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费四十三万六千一百一十三元二角;二、驳回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五千七百八十五元,由原告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负担二千五百三十八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负担三千二百四十七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该(2016)京02民终1388号判决书确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案件受理费5785元,由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负担2538元(已交纳),由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负担3247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至一审法院)。二审案件受理费7842元,由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被执行人未按法律规定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于2016年4月12日向我院申请执行,我院已依法受理。

执行过程中,本院依法对被执行人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进行财产查询,未发现被执行人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可供执行财产线索,申请执行人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亦未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线索。

本院认为,本案不具备执行条件,本院应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保留其债权,待权利人举证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时,可随时持本裁定及相关证据材料申请执行。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本院的(2016)京0106执2251号案的本次执行程序终结。

本裁定书送达后立即生效。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与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

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

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    北京市****

案号       :    (2015)丰民(商)初字第12196号

裁判日期       :    2015.12****

案由       :    民事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

原告某律所诉称:2013年3月22日,原告与被告的母公司北京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法律顾问合同,同年6月20日,被告向原告出具《法律事务交办表》,其中约定王某系列诈骗刑事案件中,有3起(后增加至5起)正在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密云法院)以民事程序审理,如能移送刑事处理,则被告按诉讼总额的5%支付律师费。此后,原告竭尽全力,多次向密云县公安机关报送相关材料,请求刑事立案,并多次向密云法院主审法官及相关领导提交公章鉴定申请、报送各地刑事立案的情况汇总,申请将案件移送刑事处理,还多次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级法院沟通,力图对已经审结的2起民事案件进行再审。2014年12月9日,在原告的努力下,密云法院最终对尚未审结的3起案件作出裁定书,裁定移送刑事处理,为被告避免损失达1554万元,按5%计算律师费为77.7万元。双方在工作中关系融洽,但在2014年底双方讨论原告拟定的《律师费结算单》(包含其他案件)时,却出现了很大分歧。被告认为原告的劳动不值得这么多报酬,只同意支付16万元,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法律服务费77.7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某国际酒店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案是诉讼代理合同纠纷,但我方与原告并未签订诉讼代理合同,原告按5%计算律师费没有依据,也不符合刑事案件不能进行风险代理的规定以及北京市律师费指导标准中关于民事案件代理费的规定。此外,原告提交的密云法院的裁判文书等材料中也没有体现原告作为代理人参与了诉讼。

经审理查明:某国际酒店曾向某律所出具《顾问单位法律事务交办表》, 其中写明“原告华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国际酒店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代理费用为降低被告付款额的5%,降低付款额为法院驳回的金额或双方和解降低的金额,支付时限为判决生效后或和解后”、“原告武汉皇朝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国际酒店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代理费用为降低被告付款额的5%,降低付款额为法院驳回或移送刑事处理或原告撤诉的,按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金额计算,支付时限为法院驳回或移送后或原告撤诉后”、“原告深圳城市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国际酒店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代理费用同武汉皇朝案”、“原告某国际酒店与被告王某刑事报案案件,相关联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已计费,本案不另付费”。

2014年12月9日,密云法院针对原告深圳城市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四川海皇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告某国际酒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以下简称深圳城建案件,诉讼请求总金额为8722264元),原告江苏森茂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国际酒店、被告四川海皇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被告四川海皇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件(以下简称江苏森茂案件,诉讼请求总金额为300万元),原告深圳市华宇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某国际酒店、被告四川海皇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被告四川海皇项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告英国海皇石油(香港)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案件(以下简称深圳华宇案件,诉讼请求总金额为3830570元),分别出具了民事裁定书,均认为案件涉嫌刑事犯罪,裁定将案件移送至北京市密云县公安局。现某律所主张,某国际酒店应当按照上述三个案件的诉讼请求总金额的5%支付律师费,但始终未付,故来院起诉。

本案审理过程中,某律所向本院提交了某国际酒店针对深圳城建案件向其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并认可江苏森茂案件和深圳华宇案件某国际酒店未向其出具授权委托书。

上述事实,有原告某律所提供的顾问单位法律事务交办表、密云法院判决书、答辩状、授权委托书、鉴定申请书、移送公安机关的申请、相关案件的汇总、移送刑事处理的申请、密云公安分局立案决定书、申请书、密云法院裁定书、电子邮件清单、律师费结算单、公证书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某律所提供的《顾问单位法律事务交办表》上盖有某国际酒店公章,且写明了案件情况和代理费用等内容,故双方之间存在诉讼代理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本院确认有效。关于深圳城建案件,因《顾问单位法律事务交办表》中明确约定了代理费用同武汉皇朝案,即“降低被告付款额的5%,降低付款额为法院驳回或移送刑事处理或原告撤诉的,按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金额计算,支付时限为法院驳回或移送后或原告撤诉后”,且某国际酒店亦向某律所出具了授权委托书,现该案件密云法院已经出具了民事裁定书,裁定将案件移送至北京市密云县公安局,故某国际酒店应当依约支付代理费用,其拖欠代理费用的行为系违约,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该案件并非刑事案件,某国际酒店关于“双方未签订代理合同且刑事案件不得进行风险代理”的辩称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但关于江苏森茂案件和深圳华宇案件,因《顾问单位法律事务交办表》中并未体现,某律所亦认可某国际酒店就该两案未向其出具授权委托书,故其要求某国际酒店按照该两案的全部诉讼请求金额的5%支付代理费用,依据不足。综上,某律所的诉讼请求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不合理部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费四十三万六千一百一十三元二角;

二、驳回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能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五千七百八十五元,由原告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负担二千五百三十八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负担三千二百四十七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与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

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

二审民事裁定书

审理法院       :    北京市****

案号       :    (2015)二中民(商)终字第10681号

裁判日期       :    2015.10****

案由       :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

上诉人::****

法定代表人张某,董事长。

被上诉人::****

上诉人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下称“某国际酒店”)因与被上诉人北京某律师事务所(下称“某律师所”)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5)丰民(商)初字第12196号管辖权异议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9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此案。

某律师所在一审中起诉称:在某国际酒店的母公司北京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于2013年3月22日与某律师所签订法律顾问合同后,某国际酒店于同年6月20日向某律师所发出的《顾问单位法律事务交办表》(下称“《交办表》”)规定,王某系列诈骗刑事案中有3起案件(后增加至5起)在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下称“密云法院”)以民事程序审理,如能移送刑事处理则按诉讼总额5%支付律师费;作为某国际酒店的代理人,某律师所在接到上述《交办表》后如约履责,密云法院于2014年12月9日最终对未审结的3起案件同时作出移送刑事的裁定书,而某国际酒店拒绝按约定的计算办法支付代理费用。某律师所为此起诉,请求判令某国际酒店向某律师所支付法律服务费77.7万元等。

一审法院向某国际酒店送达起诉状后,某国际酒店在法定答辩期内向一审法院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该公司所提管辖权异议理由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某律师所与某国际酒店签订的合同虽未约定合同履行地,但合同的实际履行地及某国际酒店的住所地均位于北京市密云县,故一审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据此申请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审理。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某律师所与某国际酒店对合同履行地点并未进行明确约定,某律师所的诉讼请求为要求某国际酒店向其支付法律服务费77.7万元,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故作为接受货币一方,某律师所的住所地即为合同履行地;由于某律师所住所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其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不违反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某国际酒店的管辖权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某国际酒店不服一审裁定,仍持原管辖权异议理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法院民事裁定,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审理。

某律师所对于某国际酒店的上诉,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由某律师所依据某国际酒店出具的《交办表》等证据材料,以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为由提起诉讼,属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民事诉讼,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关于“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确定案件管辖法院。

本案中,某律师所、某国际酒店未对双方履行合同义务的地点作出明确约定,而某律师所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某国际酒店支付法律服务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关于“合同约定履行地点的,以约定的履行地点为合同履行地。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的规定,某国际酒店给付涉案法律服务费的履行地应为某律师所的住所地,该住所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故一审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某律师所选择向本案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关于“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向两个以上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辖”的规定,本院应予支持;某国际酒店关于本案应由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管辖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

综上,一审法院裁定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案件受理费70元,由北京某国际酒店有限公司负担(于本裁定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一审法院交纳)。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