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1 5 0 2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UniDesignLab | 建筑职业发展平台 2021/11/26 09:53

柱子

基本介绍:清华大学建筑学专业2019年毕业,准备留学日本;经历2020年的疫情,决定留在国内;陪回国的朋友在他的家乡青海玩了俩月,决定在上海落户找个工作;工作半年感觉强度太高实在不能接受,以自由职业身份转行教育至今半年。

#BG

2014-2019 本科: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学

#工作

2020.12-2021.5:上海某民营设计公司 建筑设计

2021.5-至今:自由职业街溜子

如愿以偿的建筑学本科

我在高二的时候参加了物理竞赛的决赛,获得了保送且可以任选专业的机会,因为自己手工制作的爱好,以及对理工文艺兼修的建筑学的憧憬,选择了当时还很火爆的建筑学专业。

在本科阶段,我有一些和熟识的老师和朋友一起设计完工的建成作品,也获得过一些诸如WA建筑技术进步奖的入围奖之类的奖项。我是因为喜欢手工选择的建筑嘛,大学期间的学习也确实如我所愿,办手工艺社团,平时做做木工皮具,设计设计房子,假期参加一些建造类的竞赛,算是一直在追寻建筑学中自己感兴趣的点吧:材料,构造和结构的力学美感。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我在大三暑假和朋友老师一起设计建造的竹建筑 后获得WA技术进步入围奖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大五的时候和学院老师一起带小朋友们设计建造的第二个竹房子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我设计制作的-榫卯灯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我设计制作的木筷子

我个人的体验吧,其实学院的常规课程给我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不是很多,老师们的课都上的非常好,但是因为我个人感兴趣的点比较明确,所以课外的建造类竞赛相关的活动对我的建筑学认知影响比较大。

我挺喜欢建筑的,但我也转行了

2020年的年底,本来没有打算找工作的我陪朋友在上海看了很多家建筑公司和设计院,最后他转行了,我进入了一家设计风评还不错的上海民营建筑公司,想着能够先熟悉一下建筑行业工作的模式。

当时有两件事印象比较深刻,第一件事是我问hr和公司面我的领导能不能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公司(因为我有讲课的副业,后面会说到),他们说不能,公司需要的是能够长期稳定提供工作力的员工,所以只接受全职;另一件事是公司hr私下跟我说的,说你们清华大学来我们公司的,最后十有八九都跑路转行了,当时可能我还没满25,比较年轻来着,没想想其中深意,面带自信地说了一句类似佟悬叶老板名言的话: 我觉得我挺喜欢建筑的,应该不会转行的。

进入公司之后,年前的工作其实蛮合我口味的,刚一来就给了我个大活:一个上海地王级别项目的书店和售楼处的深化。因为我rhino用的还不错(这两个建筑都是曲面建筑,而组里并没有人能熟练使用rhino),也对细部的构造比较感兴趣,因而虽然时不时会有加班,也是在很快乐地画着图深化着模型,一个吊顶甚至做了十几个方案给老板看。

年后回来之后就感觉不太有趣了,比如一些住宅的强排,不过因为能够学到一些东西,也还做得下去。转折点在4月,某项目甲方要的非常急,要在月内出方案成果,然后就开始了一个月的疯狂加班,清明,周末都没有歇。4月底,我决定转行了。

转行的原因有以下几个:

01

身体方面

作为北方人,刚来到上海,可能还不太适应这边潮湿的气候,生了很多次病,比如年前加班熬夜比较多导致头皮长了个包,做了个手术;比如感冒之后马上接着智齿发炎;比如在加班泛滥的4月因为想不起来去医院也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把感冒拖了一个月拖成了支气管炎……

02

时间方面

我个人还是有不少爱好的,比如木工,皮具这些手工,哦对了,我还很喜欢做饭,比较享受做饭这个满带烟火气的过程。

但是工作之后,这些爱好真的完全没有时间了,别说这些没有时间,有的时候睡觉的时间也不是很够,一整天都非常困倦。然而我已经算是公司里比较摸鱼的存在了,比我工作早几年的学长们各个都来的比我早,走得比我晚。印象非常深刻就是有一次和一个学长吃饭聊天,他跟我说自己的爱好是屯游戏机,然而他囤的那些游戏机已经快两年没有碰过了。然后我就非常恐慌,恐慌自己再过几年之后,别说自己的时间没有了,能不能多陪陪孩子和未来的伴侣(也不一定有)都不一定……

03

成就感

在商业建筑公司做了一些项目之后,感觉建筑学不再是自己觉得非常有趣的建筑学了,也和大学期间天马行空的学习内容相差甚远。 总结一句话:有趣的建筑不挣钱,挣钱的建筑不有趣。

04

薪资

最后是薪资,这个我其实都不想提了,和很多建筑公司一样,月发比较少,年终会多给一些,看起来薪资还算可以,但是时薪真的低。

时薪低其实也无所谓,主要是建筑的工作,对副业极不兼容,经常周五通知甲方下周一要成果,周六周日加班这样,这导致我的副业受到了非常大的挤压,教育行业需要有稳定一点的时间观念的,说好这周末讲课,临时取消非常麻烦的。而教育的工作,粗算下来时薪是我建筑工作的20倍左右……于是,挤压了我的副业的主业也就没办法再作为主业了。再加上我今年5月在家人的催促下买了房子,虽然爸妈都跟我说之后月供可以一起帮我还,结婚了之后两个人还压力也不大(哪里去变出另外一个人呢hhh),但我还是想尽量靠自己解决还房贷的事。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我做的番茄牛腩,我认为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番茄牛腩

为什么会去做教培?

这个问题很多人也问过我,但是我的情况比较特殊,转行教育只能说是“副业转主业”。前面不是说过我是物理竞赛保送的嘛,所以大学本科期间也一直有各种教育机构和学校联系我给他们讲课,我大学期间其实已经有点“ 用教育挣来的钱养活自己的建筑梦想 ”的意思了,买材料工具,做社团,做项目,很多开销都是讲课挣来的。

至于转行这件事本身其实我真的没有主动想过,是某个之前合作的机构的老板,隔两三天就问我一次有没有空出来讲课, 然后在听说了我的建筑工作的强度和薪资之后变成了隔三岔五打电话给我问什么时候转行,并且总跟我说,转行教育之后保守起见工作强度减半,薪资翻三倍 。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思考起转行的事。毕竟如果有两份工作工作,收入,工作强度,时间自由度三个方面,其中一份工作都把另一份工作吊起来打,“选择”这个步骤在大部分人眼中都是毫无必要的。

当然,为了转行教育我也是付出了很多努力的,不过这些努力其实是分配在高中学习到现在从事教育的每个阶段的

01

高中阶段

首先我讲的物理竞赛有个隐含的高门槛:你要有能够说服别人的奖项,比如全国金牌。这是我觉得竞赛培训薪资较高的主要原因,一年金牌几十人,会当老师的屈指可数,竞争没有那么激烈。而我刚好在自己高三的时候拿到了金牌 保送到了建筑学院

02

副业阶段

在把教育作为副业的几年时间内,首先我会把机构安排给我的课程保质保量地完成,不像行业内地一些老师只图快钱。这一点为我积累了还不错的口碑以及一些高中老师,机构老板之类的人脉资源,并且也让我在大学期间也保持了物理竞赛的熟练度,积累了充足的讲义与习题资源,如果没有准备,在真正转行教育之后,我不会有排的很满的课时,也要花多几倍的时间重头准备课程内容。

03

主业阶段

在把教育当成主业之后,首先在提升课程质量方面,因为留给备课的时间充裕了很多,在非讲课的时间段,我会花大量的时间来整理资料,出一些原创题目,对课件进行排版,保证自己的课程质量。

而在开拓业务方面,和进入机构成为机构的全职老师不同,因为我是以自由职业的身份从事教育,类似各个机构和高中的“雇佣军”,因而会和这些机构的老板们以及学校的老师校领导们保持联络(但与建筑行业乙方对甲方的应酬相比,其实没有很耗费精力,因为竞赛老师比较稀缺,所以机构和高中对我其实都很客气,过节的时候去讲课还会受到一些礼品)

哦对,感谢建筑学,让我在进入教育行业之后多次被合作方评价:可真能熬,年轻就是好啊。当时我就特别想跟他们说,我上家公司一共200多人,估计全都比我能熬哈哈哈哈。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因为前一天晚上12点多给合作方发了个文件,第二天受到了慰问

如果像我一样,只是讲课,而不用参加招生,联络学校,宣传推广等等工作的话,这是一份非常单纯的职业,就是尽自己所能把课讲好,让学生们有所收获。除了讲课还有比较多的工作就是帮学校和机构策划这次课上几天,每次几个小时,讲哪些内容这些。

当然因为很多工作我不用参与,所以拿到的钱也没有招生讲课运营全部自己做的老师那么高,我认识的一位老师,完全自己单干,通过口碑积累逐渐做大,时薪应该是我的几倍,但是也会累很多。

目前我的客源有这样几类:熟悉的几个竞赛培训机构,一些想参加强基计划和竞赛的高中,一些慕名而来的家长。在寒暑假这种时间机构课比较多,平时的话入校课和家长联系的课程比较多。

大体的收入情况我说个时薪吧,强基计划,物理竞赛,自强计划等等这些,平均时薪在1000左右。然后比较正常的时间安排一次课连续讲3-10天不等,每天讲6个小时左右。

双减政策的影响

其实双减政策对我的影响吧,挺神奇的,首先我并没有受到很明显的冲击,但是呢,闲下来的时候又经常会因为双减政策的思考变得异常焦虑。

我认为双减政策目前尘埃还没有完全落定,很多细节比如竞赛是否属于学科范畴;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那要如何等等这些问题,即使问教育系统的领导也没有明确的答复。

目前更好的做法我认为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即使后面双减加码不允许任何校外培训的开办,我会响应国家的政策,把不符合国家规定的课程砍掉,但是因为竞赛的特殊性(很多学校想搞,但是苦于没有师资),我也可以选择只讲学校邀请的入校课;进入某所高中成为全职竞赛教练员;帮助各个高中进行竞赛师资的培训这些路径来解决。(或者回到建筑行业)

其实我在双减细则尚未发布的时候,在和某个机构老板吃饭的时候聊到了这个话题,当时其实我们已经聊到说觉得这两年教培行业会受到重拳打击,因为说实话,资本化的疯狂,连行业内的人都会觉得惊骇,之后果不其然,只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也非常庆幸自己没有贪图所谓的稳定高薪,进入教育行业的大厂(在大四的时候有给我开50w的,在去年有给我开70w的)。当时的思考,一方面是没有必要,因为我算了一下自由职业从事教育挣得并不比大厂开给我的薪资少,另一方面也是对教育资本化的厌烦吧, 教育本来是个慢工出细活的事情,结果让资本搞得少了传道授业的浪漫,多了资本市场的搏杀。

我未曾后悔过学建筑

转行后,首先我身体变好了,最近半年再没有生病的烦扰了,不用讲课备课的时候可以泡在健身房,或者去家附近的公园溜达;时间变多了:甚至可以做做番茄牛腩这种非常花费时间的菜给自己和来家里玩的朋友吃了;收入变高了,扣除月供结余不少,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更从容了;心理状态更好了,不再有甲方的压力,不再有老板的催促,像是一直充满气的气球被放了气,球皮舒舒服服地躺着的感觉。

还有就是久违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工作受到了肯定。首先是上次讲入校课,学生们特别支持我,甚至有女生在她们学校表白墙表扬我,最后收到的课程反馈学生们甚至还有呼吁给我加红包的hhh;然后是有个家长,送了我两箱当地特产,只跟我说孩子说你讲课讲的好,并没有提及孩子的名字;最后是有一次在学校的教室食堂吃饭的时候,有个学生跑过来说,教室食堂的饭不好吃,老师我给你买了个鸡腿。

那个鸡腿可真好吃。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图 / 学生在表白墙发的课评哈哈哈

很讽刺的一点是转行教育之后,反而我有时间去接一些自己喜欢的小项目了,把建筑暂时变为了自己的爱好,感觉还不错。

不过也有不太好的点,就是感觉某种程度上自己和高速运转社会有点脱离哈哈哈,比如和朋友的时间对不上,我的旺季在寒暑假节假日这些,正常工作的朋友们正好反着,所以在没有课的工作日,经常会体会非一般的孤独感,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泡温泉,一个人逛公园,一个人去周边旅游,也算是幸福的烦恼了。不过因为结识了全国各地很多学校的学生和老师,所以去很多地方玩的时候都有人接待。

对于转行,我没什么遗憾和后悔的,但庆幸的事不少:学习了物理竞赛;选择了建筑学专业,度过了非常有趣的大学五年;结识了很多人非常好的朋友和老师,并有机会一起做出了满意的建成作品(大学期间最自豪的事);在从事每一份工作的时候都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问心无愧;能够有机会将自己拥有的知识讲出来让学生感受到物理学的美妙;讲课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热爱学习,活泼可爱的学生们,以及无私奉献的老师们;还有非常支持自己的爸妈,就这些吧。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新知达人, 清华建筑学毕业,双减之后转行在教培行业做教育

建成项目:安吉两山茶舍,浙江 / 清华大学学生团队(图源谷德网)

从我的角度,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选择了建筑学专业,只是目前建筑学专业大学的内容过于美好,映衬出了工作后的苦闷与无聊。但是建筑学习中对表达能力,思考能力,策划能力的锻炼,我认为即使在我转行之后也依旧给我提供着很大的帮助。自由职业之后之后,闲暇的时间总会想去自己曾经付出过心血的建筑转转。 每次坐在里面,都会回想起美好的大学时光,一起努力的小伙伴,和当时对自己而言美好的一点瑕疵都没有的建筑学的成就感

但是回归实际,近两年建筑行业的低迷确实也不应该忽略,给仍然在进行建筑学学习的学弟学妹们一个建议: 不要脱离社会 。可以在寒暑假进行一些不局限在建筑学之内的实习或兼职(发传单,去工地打灰这种不建议,没啥对自己的提升),一方面能够提前了解一下各个行业的工作环境与内容,另一方面也能够对自己工作后需要的能力进行提升。

更多“建筑”相关内容

更多“建筑”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