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公司章程中的仲裁条款可否作为股东申请仲裁的依据

恒都律师事务所 | 以成就客户为中心 2021/11/26 09:40

引言

中国证监会和司法部发布的《关于依法开展证券期货行业仲裁试点的意见》(以下简称“试点意见”)中,首次关注到公司章程的仲裁性问题。

该《试点意见》第五条第(二)项载明:“投资者与上述赔偿方存在的基础合同或协议中约定了仲裁条款,或者公司章程中载明相关纠纷的仲裁条款,投资者可以根据仲裁条款申请仲裁。”通过证监会与司法部的《试点意见》,笔者认为公司章程在今后能否作为仲裁依据值得关注与研究。

探讨

公司章程能否达到仲裁机构受理的标准?

根据《仲裁法》第二十一条第(一)项规定,申请仲裁须有仲裁协议。因此,能否依据公司章程主张权利首先要探讨公司章程是否属于合同。

公司章程的属于公司内部的自治文件,其形成基础来自于《公司法》,而一般意义上的合同其形成基础来自于之前的《合同法》,现今的《民法典》。

《公司法》与《民法典》的性质不同,《公司法》属于具有组织法性质,规范了公司内部的自治规则,其与《民法典》属于同一位阶的法律,因此公司章程不属于狭义的合同。

虽然公司章程不属于合同,但是具有合同属性,司法实践中也认可了公司章程作为请求权利的依据。

公司章程规制了公司内部组织架构、股东权利、议事方式,属于公司股东协商一致成立的公司内部自治文件。

公司内部人员即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公司章程,因此在该维度上公司章程具有合同属性,可以作为请求权基础。

据法律检索结果,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提字第123号民事判决中确认,股东会无权对股东进行罚款,除非公司章程中有依据。

由此可看出,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内容属于公司内部守则,公司内部股东、董监高可以据公司章程实现公司章程中赋予的权利。

诉讼和仲裁作为解决争议的两种手段,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存在仲裁协议的情况下,应当以仲裁方式解决争议。公司章程既然可作为提起诉讼的依据,在约定有仲裁条款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不可能受理,如果仲裁机构不受理此类案件,则此种情况下,无救济方式,显属不妥。

因此,笔者认为,在公司章程中存在仲裁条款的情况下,可以达到申请仲裁的标准。

股东能够依据公司章程主张何种权利?

根据《仲裁法》第二条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

根据诉的三种类型来划分,以仲裁方式解决的争议类型主要为给付之诉,涉及影响到法律关系的形成之诉和确认之诉还是应由人民法院处理。由此可见,即使公司章程中约定了仲裁条款,并不意味着以公司章程为依据的所有案件均可以仲裁解决争议。

公司章程作为公司内部的自治文件,股东资格主要依据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和工商登记。

以二级案由“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为例,三级案由中涉及到“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股权确认纠纷”,其实质系确定股东资格,属于确认之诉,此类案件不属于仲裁机构受理的范围。

类似于“股东名册变更纠纷”、“公司章程或章程条款撤销纠纷”等属于形成之诉,在主张此类权利时还是应向人民法院提出。

涉及“股东滥用股东权利赔偿纠纷”、“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损害股东利益赔偿纠纷”、“公司盈余分配纠纷”等,因涉及到了赔偿、资金分配,属于财产权益类型的纠纷,若公司章程中存在仲裁条款,可以以此为依据主张权利。

结语

最高人民法院2021年9月27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完善四级法院审级职能定位改革试点的实施办法>的通知》,对诉讼案件的审级进行了调整,将一审案件调整由基层法院、中级法院处理,因此,未来基层法院的办案压力将会进一步加剧,在扩大基层法院法治队伍的同时,可能也会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扩大仲裁案件的受理范围。

2021年11月15日,北京迎来北京证券交易所的正式开市,这不仅意味着北京的资本市场会更加活跃,也给中国未来资本市场的发展注入更大的能量。

北交所成立后,中小企业会迎来更大的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将迎来新的发展篇章,进一步推动商业交易,由此可能会涌现更加多元化、复杂化的商业纠纷,同时,我国的争议解决机制也会面临更大的挑战。

中国证监会和司法部于2021年10月15日发布的《关于依法开展证券期货行业仲裁试点的意见》虽然不属于狭义的法律规范,但是该试点意见的施行也释放出了信号,日后以仲裁方式解决商事争议在会越来越广泛,可能会从证券行业延伸到更多商业领域。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更多“法务”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