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1 4 7 2

方丈谈腾讯 2019

yangyidba | 运维dba ,blogger 2021/11/26 09:33

问:

1、腾讯的基本盘是即时通讯还是熟人社交?

2、手机微信能否全面取代手机qq?

3、雪球、知乎这类社区利用微信流量最正确的姿势是什么?

方丈:

1、通讯+社交。2、目前没有全面取代。

3、雪球、知乎都是“内容+社交”。内容可以在微信上分享,社交无法打通。(2019.1)

问:腾讯什么位置算是估值合理,什么位置算是低估?

方丈:就现在而言,如果腾讯市值低于10000亿人民币,我会觉得是低估的;如果高于50000亿人民币,我会觉得是高估的。(2019.2)

问:预计腾讯19年净利润是多少亿人民币?

方丈:估计1100-1200亿吧。(2019.2)

问:如何看待现在fb 和腾讯的估值差异?您认为哪个更便宜些呢?

方丈:静态地看FB更便宜。当然,腾讯的市场更加统一可控,产业深度更深。(2019.2)

问:如何看待腾讯的投资水平?

方丈:腾讯的投资水平挺不错的,当然他们有一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当然投得多了,有一定比例失败的项目,估值过高的项目,都是很正常的。(2019.2)

问:怎么看待腾讯的投资板块,如果单独给这部分估值的话从什么角度分析更合适些?

方丈:腾讯的投资版块是可持续经营的业务,但是它的收益有一定周期性,比如牛市、IPO高峰收益会比较高。所以我认为,投资收益不需要剔除,但是要适当平摊,即牛市的时候不要过于乐观。

问:按理说QQ这样的即时通讯软件受网络效应影响,强者愈强,甚至完全能把竞争对手阻挡在外边。可是后来的微信又是如何突破QQ的堡垒的呢?为什么同样有许多活跃用户的支付宝做即时通讯却失败了?

方丈:微信有机会是因为有了手机这个新的终端。支付宝做社交不成是因为不符合产品本身的用户心智。(2019.4)

问:腾讯与中国经济的强依赖的关系?还是说与中国经济关系不大?

方丈:作为一家在中国经营的公司,跟中国经济当然有很强的关联性。它的各个业务板块,游戏业务和增值业务,与宏观经济的关联较弱。广告业务与宏观经济的关联很强。其他业务(金融、云)跟宏观经济的关联也较强。(2019.6)

问:怎么看吴军在访谈中对腾讯的看法?

方丈:不要把产品型态和商业模式混为一谈。从产品型态的角度,社交网络是每个用户为整个网络贡献资产(用户关系、内容),是目前这个世界上网络效应最强的产品,也是对抗竞争能力最强的产品。商业模式方面。

腾讯有些业务,网络效应不强(比如B2C的媒体内容和广告业务),游戏业务看起来不是理想的C2C模式,这是有原因的,因为游戏制作的门槛较高,不可能有海量的合格供应商,然后它需要跟腾讯的用户体系、运营环境有很深的捆绑,才能把社交网络的威力发挥出来,所以它最后走成B2C模式,也是有其原因的。

阿里除了淘宝,其他业务的网络效应也不强,比如说,吴军用来举例子的支付宝的业务,网络效应就不强,所以才会面临微信支付的强力竞争。即便是淘宝,现在也面临拼多多这样的同质化竞争,这个基本盘并不如腾讯在社交通讯方面的基本盘稳固。

用一个简单的理念解释所有现象,一般来说都会出现很多的漏洞。实际的产品型态、商业模式比这个复杂得多。(2019.6)

问:假如有一天,马化腾被迫离开腾讯,您个人觉得对腾讯的竞争力影响大吗?

方丈:有影响,但不会构成致命的影响。(2019.6)

问:您觉得未来腾讯长期增长的动力会来自于哪些方面?

方丈:商业化的深度和广度,用户购买力的提升。(2019.6)

问:有了小程序,商家还有必要被美团扒一层皮吗?或者是腾讯也可以从中分一杯羹了?微信是否有可能把美团的事也干了?如同曾经干了支付宝的事一样。

方丈:目前,双方是合作的关系。长远来看,怎么分工,怎么分配利益,需要在运营中去探讨。对这个问题,我问过王兴,他也没有确定的答案。但我相信分工分利是合理的。(2019.8)

问:数字内容=包罗万象+牢固关系,坚持高质量,微视是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产品,不会投资短视频内容。腾讯的观点是否正确?

方丈:按我的看法:短视频只有平台才有意义。长视频的生产也不是好的商业模式。腾讯有意义的是用户生产内容,和基于用户关系的内容分发。(2019.8)

问:对于FB、腾讯完全不一样的商业化方式,你怎么看?你认为哪家的货币化效率更高?

方丈:如果FB的商业化效率有腾讯高,市值早破10000亿美元了。现在FB在全面学习(抄袭)腾讯。(2019.8)

问:错过了whatsapp腾讯的国际化还有希望吗?微信自己扩张还是收购其他社交软件更有前途?

方丈:好好服务14亿人,更有前途。(2019.8)

问:如何评估脸书和腾讯各自面临的反垄断风险,最坏的结果分别会如何?

方丈:没有什么风险。(2019.8)

问:腾讯未来五年的净利润增长率大概是多少?

方丈:10-20%吧。(2019.9)

问:FB比腾讯更容易变现么?

方丈:肯定是腾讯变现能力比FB强啊,在FB一半的用户模规上,榨出了差不多一样规模的利润。只是在广告这个项上,对话框为主要用户界面的即时通讯,变现能力没有信息流为主要用户界面的社交产品强。(2019.9)

问:腾讯目前的估值是否便宜还是合理?

方丈:合理。发展趋势挺好的。不过对于增长期望不要那么高。(2019.10)

问:腾讯和FB能赚多少钱呢?

方丈:我认为将来腾讯和FB,一年都能赚500-1000亿美金这个体量。当然,有可能我算错了。(2019.10)

问:什么时候腾讯可以赚到500-1000亿美金?

方丈:估不出。(2019.11)

问:今天看腾讯价格算合理吗?或者有没有一个价格的合理区间?

方丈:我认为价格合理,我的“合理”区间很大,比如,目前200-500元我认为都很合理。(2019.11)

问:目前的估值贵吗?

方丈:我觉得现在估值合理,说不上便宜,但也说不上贵。除了传统的业务之外,小程序+云计算+公众号服务号+微信效果广告,应该是一个有很大潜力的事情。投资业务联营公司亏损,但股权增值很厉害,解决了公司的竞争战略问题。(2019.11)

问:您满意腾讯三季度业绩吗?

方丈:基本正常,基本满意。1、 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盈利下降,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下盈利同比增长24%。投资业务方面的会计政策导致了这个差异。

大家会说,腾讯投资的美团、拼多多不是涨了挺多吗?这个,美团、拼多多上市的时候,腾讯将其从“金融资产”划转为“联营公司”,并且一次性确认了一笔投资收益,之后腾讯只能合并其运营利润(亏损),而不能按公允(市场)价格重估其投资收益,除非将来腾讯出售它们的股权。大家可以简单粗暴地这么理解,股价涨得多的公司,因为是联营公司不能重估;股价下跌多的公司,恰好不并表需要重估。

2、虽然会计政策导致了这个结果,腾讯的投资也有很多失败的案例,但整体还是非常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前五,除了腾讯阿里之外,腾讯是其他三家的最大外部股东。

3、回到主营业务。三大项:游戏。端游同比环比均下降,手游同比增长25%。广告。媒体广告业务同比环比均下降,社交广告同比增长32%。金融及其他。同比增长36%。

这里我重申一下我的观点,对腾讯的端游业务和媒体广告业务,不要寄予什么期望。主要是这些业务衰弱的本质是结构性的,是不可逆的。端游业务衰弱的本质是作为终端来说,手机替代了PC,幸好腾讯手游体量已经远超端游。媒体业务的本质是UGC替代了PGC,信息流效果广告替代了贴片展示广告。幸好腾讯社交类广告体量已经远超媒体广告。

所以我认为腾讯主营业务增长稳健,结构性衰退的业务有新手接替,投资布局合理,比较好地应对了产业变迁和公司自己资源、能力的有限。估值的话,现在不便宜。(2019.11)

问:为什么FB只凭广告就能取得那么高的收益?腾讯在广告这一块不应该有更高的期望?

方丈:此广告不是彼广告。“媒体广告”指的是需要自己采购、制作内容的展示广告。腾讯的广告业务中,可以和FB比的是他们广告中的一个子类(也是目前最大的品类)社交类广告。目前腾讯此类广告的营收增长速度高于FB.体量上还不如FB。这个子类广告的年营收应该能超过1000亿人民币。(2019.11)

问:一个app会不会让用户产生优越感。

方丈:我来举一个例子,就是QQ和微信。很长的时间段,很多用户实际上在用QQ,却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在使用QQ。即便这些人都承认QQ的功能比MSN强大很多。说明QQ这个品牌是有瑕疵的。微信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2019.12)

问:为何说微博当年威胁到了腾讯?而现在又对微信没有威胁了?

方丈:因为当年微博有机会做成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有一种路径,可以通过社交切进通讯,现在FB 就是这样做的。现在看微博已经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了,自从微信做成以后。(2019.12)

问:那现在微信的朋友圈会威胁到微博的根基吗?

方丈:不会,现在它们之间有较为清晰的错位。朋友圈主要是个人内容、熟人传播;微博主要是公共内容、大众传播。(2019.12)

问:未来可能击败微信的也许是获准入华的facebook ?

方丈:我觉得Facebook进来也击败不了微信。(2019.12)

作者:一个傻散

链接:https://xueqiu.com/5355205180/203104881

来源:雪球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