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4 1 6 7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糖酒快讯 | 中国酒类行业第一门户 2021/11/26 09:00

文 / 高金河

音乐家谭盾曾说,他的《敦煌·慈悲颂》是一个很难归类的作品,它不是纯粹的交响乐,也不能算是合唱作品,它就是《慈悲颂》,是敦煌壁画的“音乐版”。

福耀玻璃的创始人曹德旺曾在自传《心若菩提》中写道:一个人一定要有信仰,无论信什么都行,什么都不信的人是最可怕的。

事业有成之后,这位“玻璃大王”花费数千万在福州郊区盖了一栋豪华别墅,但在搬进去之前,他突然想到“佛祖是在菩提树下修行的”,自己何德何能住这么好的别墅。

后来,曹德旺在家门入口的地方陈列了一本《金刚经》,用来提醒自己戒除贪念,戒骄戒躁。

面对国窖1573·品味敦煌这款产品,我们也很难将它归类。其宏大的文化体量,如同敦煌千载叠复的虔诚吟咏,让我们感受到对生命意义的诗意追索,却很难用简单的商业词汇加以定义。

一曲颂歌与一支美酒,它们共同奉与敦煌的也许是一种宇宙蒙荒时的生命意向。它是生生不息的爱意,是亘古永恒的善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血脉,是传承赓续的中国文化与不断开拓的现代精神的全新表现。

千年敦煌,照见华夏的灵魂

何为敦煌?敦,大也,煌,盛也。

汉时,它身处河西走廊尽头,在帝京洛阳五千里外,向西便是浩茫的西域。溯着丝路进入中原,它是第一站,沿着丝路走向世界,它也是第一站。如今,它是当代中国人回望历史,世界凝视中国的一道窗口,一面镜子。

一千六百多年前,中原的行僧乐樽西行敦煌,在三危山见到“状有千佛”的金光,凿开了莫高窟的第一座佛龛。从此之后直到元代,一代代的高僧大德从此路过,一代代的吟诵者将他们带来的经典改写成跌宕起伏的经变,一代代画师再将这些脍炙人口的经变一层层绘在洞窟的石壁之上。

余秋雨曾在《莫高窟》一文中感叹,“也许应该有中国的赫尔曼·黑塞,写一部《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Narziss und Goldmund),把宗教艺术的产生,刻划得如此激动人心,富有现代精神。”

衣冠华丽的中原士子,高鼻深目的粟特商人和悍勇骁健的党项贵族双手合十,他们面前的佛陀菩萨既有北朝的纤瘦,亦不乏唐代的丰腴,宋代的华美。

一个洞窟连着一个洞窟,一方壁画连着一方壁画,一千多年间,历代工匠在1700米长的断崖上开凿了735个石窟、4.5万平方米壁画、2000余身彩塑和5座木构窟檐建筑,在藏经洞里留下了5万多件文物和经卷。

在人类流动的社会中,每一代人并非像“蝴蝶和蚕一样,前一代同时出场,后一代同时继位”,代际之间犬牙交错,我们永远和老一代人幸存者共同生活着。站在千年交错的佛陀、比丘与供养人面前,我们有理由相信这句论述。


千年老窖,传续世代的生命

公元1573年,泸州的酿酒匠人挖下了今天泸州老窖的第一方窖池。

此前六年,明朝政府放开了海禁,敦煌的梵音渐渐沉寂,与大海相连的长江代替河西走廊,成为中国最重要的交通孔道。

长江边的古窖池一直活跃到今天,坛坛老酒在陶坛中吸取着江畔的风土灵魂,而后顺着长江水道走向中原每个城郭市镇,直至大海之畔。

浓香型白酒的魅力正在于这“千年老窖”。它是时间上的时时连续、空间上的层层累聚,其肌体血脉畅通,生命世代永续,古菌群从窖池诞生那一天一直活跃到如今人们杯中的每一滴新酒。

当代的跃动,近代的醇厚,清代的雅韵,明代的锋砺在古窖池中随着微生物的代代传承层层打开,每一滴液体都散发着时间赋予优雅窖香、陈香,醇厚绵甜,丰满圆润,回味悠长,风格典型。

当这样一瓶新酒遇到敦煌,它便不仅仅是一瓶酒,而是一种文化,一种超越时间与空间对恒久历史的信仰。它与古壁画一样,是持续的、恒久的生长,超越生灭,与永恒的精神和生命刹那结合,成为现实生命的绝美象征。

从这个意义上说,浓香古窖与敦煌壁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说敦煌壁画从视觉上带给人们历史永续不断的震撼体验,那么老窖中流出的酒体则是历史是可赏、可闻、可品的历史传承,它的生命像古壁画的层层铺绘一样,从古窖池诞生第一天延续至今。

一口陈香入喉,便是千年的关怀与慈悲。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2013年,作曲家谭盾在敦煌采风时见到了“敦煌女儿”樊锦诗,两人一见如故,此后五年,“把带不走的敦煌壁画化作音符”成为了他最大的牵挂。

谭盾曾说,“我把对生命的理想都放进了《慈悲颂》。”

2016年,谭盾与泸州老窖结缘,开始创作一部关于音乐与酒的新作《酒狂》。两年后,“国窖1573·英雄的盛宴”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拉开帷幕,《酒狂》震撼首演。通过携手谭盾,泸州老窖与敦煌的结缘也由此开始。

2019年,谭盾呕心六年,一生最重要的作品《敦煌·慈悲颂》正式面世,这场古今文明的交响,也正式拉开了国窖1573与音乐艺术合作的新篇章,第二年,国窖1573·品味敦煌正式面世。

《敦煌·慈悲颂》六个乐章分别来自六幅经典壁画“菩提树下”“九色鹿”“千手千眼”“禅园”“心经”和“彼岸”;而品味敦煌的六支单品,同样以此为主题。

在作曲家和品牌设计师眼中,这六幅壁画,六个主题共同指向了一个共同的主题“慈悲”,但这种慈悲已经超越了一般宗教意义上的慈悲,指向了一种更为普适的奉献精神,包容态度和生命感悟。它是中国这片土地上各种文明历经千年交融碰撞所取得的洪亮共鸣。

文化学者易中天听过这部创新之作后感慨,“但凡人类就有共同价值,比如对爱和善的追求和肯定。这种共同价值不分种族,不分地区,不分时代,不分国家,为人类文明共同拥有和认同。”

文化难以剖析,只能体悟;音乐难以描绘,只可聆赏;千年古窖的时间韵味同样难以将每种若隐若现的气味拆成细致的描述性语言,需要饮者以口、以鼻,更以心慢慢品味。

人类生命的形态亦像是窖泥中的微生物生命,有个体劫毁,却总体永生。而正因为它们是连绵不断的,相互滋养的,相互维持的,它们的生命才可以是不朽的、美好的,它们才得以诗意地存在,显现出宇宙鸿蒙的生气与善意。

一首颂扬生命的乐曲,只能用生命与聆赏,一支颂扬生命的美酒,只能用生命品味。回到赤子之心,回到中华文明的柔和目光与勃勃生机,其生命主张的简贞诗意,也应该是品味敦煌的诗意主张。

新知达人,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新知达人,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新知达人,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新知达人,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新知达人,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新知达人, 一曲颂歌,品味敦煌


来源 | 糖酒快讯

更多“酒水”相关内容

更多“酒水”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