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6 3 3 7 1

广东农商银行资金业务发展对其收益和风险影响的初探

审计观察 | 独特视角看经济,纵横深入话改革 2021/11/25 20:52

 

本文结合大资管背景及广东辖内农商银行经营趋势,分析了资金业务在农商银行收益和风险中的地位。同时,通过分析开展资金业务中存在的问题和挑战,并提出相关合理建议。

一、资金业务发展的现状

2020年末,广东农信已全面改制为农商银行。改制后,广东辖内农商银行的资金业务已从传统的转贴现、同业存放、票据业务、债券买卖发展到同业理财、同业存单、信贷资产证券化等业务。交易策略由资产配置为主、资产交易为辅转变为资产配置和资产交易并重。业务功能更多的是增加资金业务收入, 改善收入结构,应对存贷款利差收窄的趋势。

(一)从规模来看,资金业务维持稳步增长

截至2021年6月末,广东辖内71家农商银行均有开展金融市场业务,金融市场业务总资产为10,179.67亿元,较年初增加448.55亿元,增幅4.61%,占各项总资产比例为42%。理财业务主要以债券、SPV和同业借款为主。辖内农商银行能根据自身发展情况,制定资金业务发展战略,平衡各项业务发展,按照监管部门政策导向稳健开展资金业务。

(二)从经营策略看,资产交易为辅向资产配置和资产交易并重转变

资金业务是广东辖内农商银行从传统存贷款固定利差盈利模式下转变发展方式,由最初解决资产负债管理中的流动性风险、富余资金营运问题,到逐步发展为优化资产结构、管理风险、提高金融服务能力和投资收益的重要业务板块。资金业务经营策略由资产配置为主、资产交易为辅向资产配置和资产交易并重转变。由于监管评级、风控能力不同,辖内农商银行资金营运能力出现分层化,有的业务品种包含交易结构化设计, 产品复合度和业务交叉程度均有所上升。

(三)从结构角度看,资金投向趋于多元化

随着对资金市场参与度的上升, 部分机构已开始尝试投向信托产品、理财产品、券商资产管理计划线下交易品种,将资产尽可能实现更优化配的同时追求更高的收益水平,并且有这方面的机构正在逐步增多。

二、开展资金业务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人才规划、梯队建设未能跟上业务发展需求

一方面,部分农商银行刚改制不久,经营决策层缺乏懂资金业务的行家,未能及时识别不计成本追求绩效的交易行为,未能有效衡量资金业务的盈亏。另一方面,缺乏高素质的交易人员。众所周知,利率市场化后,市场利率波动频繁、剧烈,过往一直持有到期的策略已不能适用,交易人员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了资金业务的收益。审计发现,部分农商银行存在月初低利率买入票据、月末高利率卖出票据的“低买高卖”亏损,或债券持有策略选择失误的案例。团队的综合素质不高,人才规划、梯队建设未能及时跟上业务发展需要。

(二)监管政策的限制

根据《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资金业务监管的通知》(以下简称“银保监会 215 号文”),监管评级二级以上的金融机构可以开办 AA 级(含)以下债券投资、信托产品投资、券商(基金公司、保险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类产品投资等业务。但广东辖内满足这一要求的农商银行仅占总数的不足五分之一,五分之四的农商银行不能从事资管时代的新型业务。尤其是金融债投资,大部分农商银行的评级在 AA 级以下,如果将其视为普通企业的信用评级,监管评级三级的农商银行就不可以购买,导致资金业务的开办受到政策的限制。

(三)业务链存在劣势

与国有银行、大中型股份制银行相比,广东辖内农商银行产品研发能力相对较弱,除东莞、顺德、南海、佛山、中山、江门、惠州等农商银行外,其他中小机构作为资金市场的追随者基本上处于业务链低端。截至2021年6月,全省仅有15家农商银行监管评级为二级,其他机构=因监管评级较低不能从事技术含量较高的轻资产业务,只能从事高资本消耗的传统资金业务,实际盈利相对有限。现阶段,大部分机构已开展的资金业务主要是票据、同业代理等,业务发展比较单一。

(四)资本净额存在劣势

新资本协议规定“商业银行对我 国其他商业银行债权的风险权重为25%,其中原始期限三个月以内(含)债权的风险权重为 20%”。剔除国债,辖内农商银行从事的资金业务均涉及资本占用,且随着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面临着资本补充和业务规模限制的两难选择。

三、资金业务发展建议

(一)严格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开展工作

银保监会215号文限制监管评级为三级的机构开展与信托、券商、保险合作的资管计划,各省银监局、地方银监分局也从审慎监管角度直接限制投资非保本理财。在此背景下,广东辖内农商银行应本着内控先行、风险为本的理念,修订完善资金业务评估体系,用发展类、风险类、合规类指标评价资金业务的风险等级,然后按等级决定自身的资金业务的经营范围。

(二)确定科学发展和风险管控兼顾的绩效战略

目前,广东辖内农商银行的绩效考核模式有三种,一种随总行其他部室一样考核,拿全行平均绩效,这种模式不利于调动资金业务部门的积极性;一种是按照交易量进行考核,这种模式容易导致交易人员不计成本做大交易量,不宜提倡;一种是按照资金业务部资产负债净收入考核,这一考核模式有利于保持盈利,但容易引发不顾交易对手风险的激进配资。因此,总行经营管理层在制定资金业务部门绩效考核办法时,可以通过设置发展类指标(如:交易量、资产收益率、内部资金转移利润等指标)、风险类指标 (如:违约率、资本占用区间)、合规类指标(定性的如:流程规范性、核算准确性、杠杆率、内外部检查违规点等指标)作为资金业务考核的主要指标,引领资金业务稳健发展。

(三)加强流动性风险管理,缓解期限错配问题

一是在资金来源上,应多开展期限较长、成本较低的长期稳定负债,多使用金融债券、同业存单等主动负债工具丰富同业资金来源,延长负债期限。二是在资金投向上,改变以往过于依赖期限错配的盈利模式,增加对债券、货币基金等流动性较高的产品投资,缩少流动性缺口。三是在同业资产、负债缺口上,要求资产负债总量在平衡的基础上,不同期限的头寸保持在一定合理的范围之内,避免流动性缺口给流动性管理到来不利影响。

(四)打造高素质专业人才队伍

辖内各农商银行要积极创造条件,招聘具有金融市场专业知识的高素质人才,既节省了业务培训的时间成本,又能够为自身的人才培养体系打下扎实的基础。加强资金业务的人员配备,制定详细的培养计划,夯实后备人才培养,打造多层次的后备人才梯队;同时要加强专业技能的培训力度,通过后备、交易、投资、分析等多个阶段磨练,提高交易员专业能力,为资金业务的转型发展提供智力支撑。

 (五)谋划转型发展方向

1. 加大技术研发投入

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构建有利于分析市场、策略制定、产品研发的组织框架,提升数据、情势分析能力。从产品创新角度,要研究同行产品,加大自身业务创新,做快速的市场追随者。同时要完善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的风险预警体系,提高风险防控能力。

2.构建财富管理银行

随着投资理财意识的崛起,客户对投资理财的需求不仅仅局限于产品,他们更希望辖内农商银行能提供专业的投资顾问,定期给出投资建议和多元化的产品结构。辖内农商银行应及早布局,融入市场发展潮流,推动资金业务转型。应加强财富管理专业团队的选拔与组建,根据客户差异性、个性化需求,设计不同利率组合的投资理财产品,多给客户一些资产配置选择,以产品优势、服务亮点吸引目标客户,打造中高端“财管银行”。

3.打造交易量主型银行

充分考量品种分配和期限配置,打破靠获取票息盈利的单一格局,在准确分析市场波动的基础上,向获取价差收入转型。辖内农商银行要充分发挥资产管理业务功能,切实服务实体经济投融资需求,严格规范引导,避免资金脱实向虚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防止产品过于复杂,加剧风险跨行业、跨市场、跨区域传递。

(六)加强风险管理体系建设

要加强风险管控,特别是吸取个别银行机构(如包商银行)“过度创新”的经验教训,杜绝追求资产“盲目扩大化”、金融创新“高杠杆化”。 首先,坚持信贷支农战略定位,避免因资金业务过快增长造成主业基础不稳和支农服务弱化。其次,健全收益风险核算体系。规范业务处理,严格按照底层资产的性质计提资本和拨备;在综合考虑资金成本、税务成本、财务费用、资产减值损失等各项成本基础上,准确核算资金业务利润。再次,坚守业务合规底线。对资金业务实行限额管理,加强合作对象的业务准入审核并实行总额控制,规范非标资产的规模和投向,加强杠杆运用管理。第四,辖内农商银行的合规、审计部门要加强对同业资金最终流向的监管,防止资金由同业业务向政策限制领域进行变相贷款。

五、结语

总体来说,资金业务相比传统业务受地域经济条件限制影响较小,关键在于自身的发展理念和人才队伍的建设,亟需通过多项策略促进农商银行资金业务发展,为其可持续发展带来动力。谁能将资金业务建设得好,谁就能在未来脱颖而出。(作者单位:广东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佛山审计中心)

 

更多“广东农商银行”相关内容

更多“广东农商银行”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