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3 2 2 4

拐点之后看力度,大水漫灌又如何?

赫桥财经 | 赫桥财经 | 直播深度财经 2021/11/25 09:47

大水漫灌,百度的注解很简单:“是一种农业生产中采用的灌溉方式。” 历史上,“土渠输水、大水漫灌”是我国农业最主要的灌溉方式,然而这一方式却会令灌溉水渗漏过半,水资源的利用率大约只有40%,还不足发达国家的一半。

除了大水漫灌,土地灌溉还有自灌、喷灌、滴灌和智能灌溉等,水资源利用效率都较高,但需要不同的设备投资与基础配套。

记得前几年才第一次听到国家领导人用“大水漫灌”来形容货币政策,觉得很形象,同时不乏对此前国内流动性过度泛滥的否定意味儿。此后不久,“精准滴灌”在货币政策的描述中频频出现,显然这类货币政策也跟农业灌溉一样更符合效率与科学原则。

然而最近发布的央行三季度货币执行报告却删去了“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的表述,同时删去的还有“管好货币总闸门”等。

很多评论说,政策拐点出现,非常认同!中国第三季度 GDP 同比增长只有 4.9% ,超预期跌破了 5% 当然值得高度重视。 PMI 连续下行, 9-10 月低于荣枯线,“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的难度加大”,这应该是触发本次政策拐点出现的主要原因,稳增长的考量会适当增加。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各界对明年经济的预期也变得越来越差,为此央行政策由战略从紧逐步向宽松过度,是很有必要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指望货币宽松解决所有的问题。

最差的预期来自于我们的主导产业房地产。日前召开的一个由主要银行和房地产商参与的沟通会议上,七八成的与会者都认为明年房价将会继续下跌。华夏幸福、恒大地产的不堪状况等,大家都已经关注到了,不在这里多说。更多的开发商被爆出正遭遇内部流动性危机,山雨欲来风满楼。为此,银监会和央行开始陆续放松以往偏紧的房地产融资,这实际上也可以视为以往对房地产融资过度“围追堵截”的政策纠偏。

拐点隐现后,更需要衡量的是政策尺度。 10 月我国广义货币增速 8.7% ,高于第三季度经济增速将近 4 个百分点, 10 月社会融资增速 10% ,高于第三季度经济增速 5 个百分点。综合分析下来,本次宽松顶多是宽信用为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底线”,所谓的“大水漫灌”应该很多年都不可能再现了。明年降准降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综合预计力度有限,更不可能有什么超常规的货币刺激。

首先应该说,任何一家主权央行的首要任务都是维护经济的基本稳定,货币供应必须与经济需求密切关联,否则无原则的货币超发都会带来诸如通货膨胀、资产泡沫和汇率贬值等一系列严重后果。

中国的基本国情是建设发展的高峰已过,后期以稳定和高质量发展为目标,随着工业化、城市化和国际化的陆续达标或登顶,未来的潜在经济增速将确定性地逐步向中低速轨道滑落。目前的国内经济矛盾和主导产业的变迁趋势以及国际关系的最新变化状况都在印证这一判断,除了出现重大经济危机,一般来说不再需要“大水漫灌”。

另外一个主要约束来自于我国人口增长快速放慢的变化方面。作为一个“繁荣诅咒”,人口衰减其实既是长期经济奇迹的可怕结果,也是事关未来经济发展态势的关键要素。最新数据表明 2020 年我国人口出生率跌破了 1% ,创下了 43 年以来新低,比日本的人口情况更加严重,而且今年的数据可能会更加严峻。国家统计局官网近期公布的《中国统计年鉴 2021 》披露了 2020 年的婚姻登记情况,统计数据显示, 2020 年我国的结婚登记人数共计 814.33 万对,较 2019 年减少了 113 万对。这也是自 2013 年达到 1346.93 万对后,连续 7 年下降。也创下了自 2003 年(国家统计局官网数据: 811.4 万对)以来,近 17 年中的新低。所以说,虽然生育政策放开了,但人口变化趋势非常难以乐观,其远期影响也会陆续呈现并纳入更多机构对于未来经济的规划与预判之中。

还有一个短期因素,就是中国出口增速的问题。显然,今年以来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因,也正是因为这一因素导致了年内的过于乐观和对风险隐患的迟慢应对。如今随着全球抗疫政策的推进和各国对供应链的重视与重建,以及国际运费暴涨的制约和打击,中国自然会感受到出口经济的不可持续性和不可依赖性。所以未来的重点还是内循环,需要优先解决内部消费不足的问题,而这需要用切实的共同富裕政策目标退出深度改革来破局。就像多年前就倡导的“收入分配改革”一样,就怕雷声大雨点小。所以说,很多国内问题,其实任重而道远,此时不便给结论。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未来社会经济走向的关键一环,偏偏落实的难度也最大。

疫情复发及清零政策还会继续冲击未来增长。所以,我们不必过分夸大政策拐点后的政策空间和效果,因为所有的想象都需要时代大背景下的客观条件来支持。流动性的快速增长需要强大的产业载体来承接,而减碳背景下的新能源投资无法与过去的房地产、大基建以及汽车产业大发展等量齐观。如果没有实体产业和经济发展的真实需要,即便再有“大水漫灌”又如何呢?美国抗疫背景下的过度放水,正在提供活生生的教训:美国通货膨胀的威胁正在持续加速,后期政策正常化可能伴生的资产泡沫破裂风险也正在显著提升,搞不好会彻底终结帝国复兴的希望,还会牵连世界各国走向滞胀、萧条甚至衰退。

总之,“大水漫灌”式的货币宽松是需要条件的,或者是一国经济出现持续偏快增长,或者是作为经济危机的救助、缓解手段,但从总量和持续时间上来看都不可以过度实施。

“大水漫灌”毕竟是一个模糊的用语,其实不是所有的货币供应快速增长都是不合理的。以中国的情况来说,本世纪以来三次可以用“大水漫灌”来形容的流动性猛增,分别是 2001 年入世带来的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持续猛增、 2008 年的美国次贷危机联合救助行动以及 2014 年开始的城市扩张和土地资本化加速。这三次大放水,都发生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分别对应经济国际化、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当然最为难堪的是 2014 年开始的大宽松,直接导致 2015 年的“大水牛”股灾和 2018 年的房地产泡沫巅峰。这几年中国央行十分强调货币政策的战略定力,很大意义上就是在消化 2014 年大宽松带来的风险隐患并特别收紧了房地产行业融资政策。

如今,也正是因为受到二十年房地产大周期的约束,加之过度收紧带来的“中国房地产崩盘”的潜在威胁,所以理论上无法排除被动出现“大水漫灌”所需要的救助场景,所以央行才删除了有关承诺,这也就意味着我国央行开始为最坏的局面做准备了。

不仅如此,在目前房地产政策逐渐开始纠偏和崩盘预期缓和后,明年开始最难把控的风险隐患来自外部,来自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收缩以及由此引发的连锁效应和外溢风险。央行对此的表述是:“加强对内外部市场环境和多种不确定因素的监测分析,深入研判市场流动性供求形势,做好流动性跨周期调节。”

这就很清楚了,内外叠加的最困难的经济局面到底会不会出现,决定着明年我国货币政策的变化力度。如果你预期明年货币政策的宽松力度很大,那就不应该低估尚未到来的暴风雨。

绕来绕去,最后还是要看房地产这个内部标杆—— 10 月份房地产贷款增速已经回升到合理的 8.2% ,如果适当放松就可以避免整体崩塌,就不再需要“大水漫灌”。如果真的需要货币政策的更多放松,那一定是主导产业的衰落势不可挡并且因此出现了百业萧条的重大威胁。因与果,需要分清先后就好。

最不靠谱的当前预期是未来的货币政策将助力房地产再度起飞,关于这个毫无逻辑和不知深浅的猜测就不做评价了。“房住不炒”以及“不把房地产作为刺激手段”还会坚持,房地产税必然推出,民间炒房潜力一定下降,所以看不到房地产行业整体衰落大势和未来房价慢撒气走势的宏观探讨,基本是荒谬的,不值得浪费时间。

展望明年,货币政策外紧内松,市场多空都有理由和机会。宏观复杂情势下,估值永远是最好的标尺。美股和中国楼市走跌的可能性依然很大,中国股市则可能成为最有潜力的投资洼地;13.5%的PPI同比涨幅大致于上月见到本轮高峰,工业品整体回落行情有望持续,但已经调整到位的大宗工业品有重大见底回升机会,而相对高估的农产品板块大致会遭遇来自政府抗通胀政策的意外打压。

更多“财经”相关内容

更多“财经”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