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2 7 4 7

科学相面:欲成大事,先看看自己脸够不够宽

易简财经 | 以简单的文字,讲专业的财经。 2021/11/24 21:09

虽然很难讲出道理,但直觉会告诉我们许多事情。比如尖嘴猴腮的人不可信,而对面工位的大宽脸可能拿着比你更高的工资。

作为最明显的外在表征,人脑对脸部特征异常敏感。古往今来,人们总是试图从脸上得出对一个人内在及命运的判断。我会不会是下一个“天选之子”?答案可能真的写在脸上。

作 者 | 孙一迪

来 源 | 中欧商业评论

你的脸够宽吗?

清乾隆时期,针对已拥有举人身份而没有官职的读书人,制定了一种名为“大挑”的选官晋升程序。与八股取士的传统不同,“大挑一科,不试文艺,专看相貌。”相传,筛选标准有“同、田、贯、日、气、甲、由、申”八条, 排在首位的“同”指面方体正,即古人推崇的“富贵之相”。

与流行的以“瘦”为美不同,在传统面相学的观点里 “方面大耳”的宽脸才是成功的预示。而这一玄学理论在历史中似乎也不乏印证,晚清名臣左宗棠就长着一张通俗意义上的宽脸。

左宗棠

在今天,科学研究似乎印证了古人“以脸取士”的合理性。 已有众多心理学研究表明,某些面部特征与人的性格和行为活动之间存在显著联系

2012年,加州大学与圣安德鲁斯大学的研究者针对29名历任美国总统的脸宽进行了研究,发现:脸更“宽”的总统,具有更强的政治野心和成就驱动力,因而更容易获得政治上的成功。这项研究揭示了宽脸与领导力和成就动机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

第35任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

(面部宽高比达2.15)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讨论一下何谓“宽脸”?日常生活中,我们通常用面部轮廓的形状来描述对一个人脸部的观感,而在研究中,则会使用一个确定的比值,即面部宽高比(Facial width-to-height ratio,fWHR)。

其中,“宽”为面中颧骨部位的宽度,“高”则指眉心至上嘴唇中间位置的距离。(如下图)一般而言,这一比值超过1.9,即被认为拥有高宽高比的面容,而比值低于1.7的面孔,则符合我们通常认知的“窄长脸”。

面部宽高比示意图

根据这样的测算,如果你也长着一张宽脸,那有很大概率会成为下一个“天选之子”。

脸宽的老板会赚钱?

除了可能成为领导者,脸宽的人似乎也格外受到“财运”的眷顾。今年刚荣登全球首富的马斯克就顶着一张绝世宽脸。

新任全球首富马斯克

来自伦敦商学院和威斯康星大学商学院的学者们,研究了从1996到2002年期间,财富500强公司CEO的脸部宽高比对于公司绩效的影响,发现:CEO脸部宽高比与公司资产利润率指标间具有显著的相关关系。CEO脸部宽高比每增加0.1个单位,资产利润率平均可以实现9.92%的提升。

带着好奇,我们翻开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发现成功的企业家们仿佛真的“共享”了同一张宽脸。

我们选取了2011年-2021年间,五次及五次以上入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单前一百名的男性企业家,共计39人。依据其面部关键点位的数据坐标,分别计算了他们的面部宽高比。

提取面部关键点位坐标计算宽高比(李书福)

在考虑了上榜年数及资产规模的情况下,面部宽高比与企业家的个人财富年均增速之间呈现出明显的正相关关系。即从第一次上榜年份算起,面部宽高比值越大的企业家,其个人财富的年均增速越快。

一些研究者曾对此做出解释,脸宽作为一种生理特征,与男性在青春期时的睾酮素水平息息相关。睾酮素水平越高的男性脸越宽。(因为女性体内的睾酮素水平较低,所以本文中提及的研究及结论均不适用女性。) 而拥有这种天然“兴奋剂”的男性往往也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因此比普通人更愿意进行高风险投入,所以得到了更高的经济回馈。

经过计算,这些样本企业家,其财富主要来源的企业负面舆情比例的中位数为11.09%。对比此前另一项涉及1000多家上市企业的研究,这一中位数结果高出了3个百分点。似乎可以从侧面印证,这些脸部比例较宽的企业家的确愿意在经营中承担更多的风险,以期更高的收益。

以王传福为例,他的面部宽高比为1.97,在同行和媒体眼中,他最突出的特质就是敢于冒险。从借钱创办比亚迪,到2003年进军汽车制造,比亚迪的发展史上每一笔浓墨重彩的印记都源自王传福的疯狂。2014年,王传福再次“大转弯”,决定比亚迪全面转向新能源汽车。

王传福

彼时,内部高管纷纷质疑这样的布局是否为时尚早,随后销量和业绩的下滑仿佛也在警醒王传福的冒险之举。

而短短几年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爆再次印证了王传福的果决。在各大厂商纷纷入局时,比亚迪已经牢牢占据了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头把交椅。根据乘联会统计,2021年10月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达79,347辆,环比增长13.6%,已连续5个月蝉联国内销冠。

脸蛋宽,有隐患!

虽然宽脸具有以上种种优势,但研究也揭示了宽脸者性格中可能存在的某些隐患。

心理学家卡雷(Carre, J. M.)和麦考密克( McCormick, C. M.)的研究显示,宽脸的男性具有更高的攻击性。他们发现,在曲棍球比赛中,具有高面部宽高比的选手会出现更多的犯规行为,这也是高睾酮激素对性格造成的影响。而哈泽尔胡恩( Haselhuhn, M. P.) 和王(Wong, E. M.)的研究也进一步揭示了,拥有传统印象中“憨厚”长相的宽脸男性会更多地欺骗别人。

同样,前文提到的宽脸者具有愿意承担风险以期更高经济回报的特质,但如果缺乏理性的控制,也难逃“玩脱手”的惨剧。

《经济学人》在2018年曾发表了一篇佛罗里达大学(UCF)和新加坡管理大学(SMU)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报告针以1994年至2015年间在1901家机构供职过的3228名对冲基金经理为样本,统计发现,宽脸的基金经理交易更频繁,且风险偏好程度高,对亏损的容忍度也越高。结果就是脸宽的基金经理年化收益率比脸窄的更差。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例子发生在今年3月,华尔街的对冲基金经理Bill Huwang创下了两天内狂亏200亿美金的“人类史上最高单日亏损”。而打开他的照片,依然是一张熟悉的“大宽脸”。

Bill Huwang

《经济学人》在2018年曾发表了一篇佛罗里达大学(UCF)和新加坡管理大学(SMU)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报告针以1994年至2015年间在1901家机构供职过的3228名对冲基金经理为样本,统计发现,宽脸的基金经理交易更频繁,且风险偏好程度高,对亏损的容忍度也越高。结果就是脸宽的基金经理年化收益率比脸窄的更差。在严肃的商业分析之外,这或许能为Bill Huwang的惊天巨亏提供另一种解读。

自古英雄出“宽脸”?

《宋书》中记载,后周世宗柴荣“见诸将方面大耳者皆杀之”,只因忌惮这些拥有富贵之相的臣子终有一天会取代自己的地位。而最终夺取皇位的赵匡胤,也的确长着一张大宽脸。虽然他将自己的成功总结为“帝王之兴,自有天命”,但能坐拥六军“黄袍加身”,也未尝不是苦心经营的结果。

落实到企业经营层面,企业家的个人特质固然具有极强影响因素,但也受到团队协作等各种因素的影响。上文提到的针对CEO脸部宽高比与公司资产利润的研究中虽然明确了两者间的相关性,但也提到了“宽脸效应”的实现需要一个重要的环境土壤——高管团队间的协同。脸再宽的“个人英雄”,也需要“一个好汉三个帮”。

事无绝对,成功人群中自然满是方面大耳的“福相”,但也并非没有面容清瘦的反例。 这其中还有年轻时面容清癯,而随着事业成功日渐成功,脸庞也日益宽厚的例子。或许是随着年纪增长而发福的客观原因,也可能包含着所谓 “面由心生”的古老寓言。因为宽脸而成功?还是因为成功者皆是宽脸的“幸存者”偏差?这是一个无解的“鸡与蛋”问题。

马化腾

文中提到的研究与论证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解释“宽脸”与“成功”之间的相关性,但终究不是因果的揭示。而回归到成功本身,又何尝不是一种不可说、不能说的玄学?在严肃刻板的功过成败论证体系之外,以“脸宽”论英雄或许提供了一个更荒诞、也更轻松的视角。走上人生巅峰之时,可以用 “天生宽脸”尽情凡尔赛;即使不幸身处低谷,也不妨自嘲一句,谁让我长了一张“窄脸”。


•END•

作者丨孙一迪

来源 | 中欧商业评论

更多“科学相面”相关内容

更多“科学相面”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