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7 3 9 3 1

碳纤维行业最新专家交流纪要

独角兽智库 | 深入产业链研究 2021/11/23 08:43

行业基本情况介绍:

碳纤维就是纤维形式的碳,碳本身硬度大,难以纤维化,所以一般都是先将某种物质纤维化,然后再碳化。大部分纤维不适合碳化,目前有三种纤维可以进行碳化,一种是粘胶基纤维,第二种是沥青基纤维,第三种是聚丙烯腈(PAN)基纤维,目前主要使用的是聚丙烯腈(PAN)基纤维,本质上就是腈纶纤维,只不过用来做碳纤维的腈纶还需要有预氧化的步骤;整个流程是,先进行石油开采,得到丙烯腈,再加工成为聚丙烯腈(腈纶),然后进行预氧化和碳化流程,就得到了碳纤维;在历史传统上,由于技术成熟度不高,所以生产的都是小丝束碳纤维,比如1k、3k、12k,一直到24k,K表示碳纤维单丝的数量,如1K代表一束纤维丝里包含了1000根单丝,这种传统产品造价较高;但是随着低成本的要求,目前就要求发展大丝束产品,如48K、50K以上的大丝束碳纤维,大丝束碳纤维同样的生产线可以得到更多的产量,但是会有一个更低的成本,并且使用过程中会更方便,人工成本也会下降。军工应用的绝大多数是小丝束碳纤维,而民用特别是像汽车方向,基本上都是用的大丝束碳纤维。随着科技的发展,大丝束碳纤维可能也会应用到军工行业,但是目前大丝束碳纤维在军工上的应用很少,基本都是用的小丝束,因为小丝束碳纤维技术更成熟,而且这还涉及到认证的问题。中国碳纤维行业是在上世纪60年代才开始,并且前期发展速度很慢,直到本世纪初才能够满足一些低端的应用,所以从2001年开始,国家规划了一些重大工程,民营企业开始介入,2005-2010年光威复材、恒神股份、中复神鹰纷纷进入这个行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技术上逐渐有了突破,能够满足一些基本的工业上需求,除了面向军工行业的上市公司光威复材,大部分的碳纤维企业经营状况不好,难以盈利。但是随着碳纤维在风电领域的应用,整个碳纤维市场都被看好,截止到2020年,中国生产碳纤维的企业都实现了盈利。由于海外疫情,东丽碳纤维供应断货等原因,今年碳纤维行业非常火爆,全中国要投20万吨的碳纤维产能,这就是碳纤维行业目前发展的一个情况。

生产传统小丝束碳纤维的公司都是自产原丝,再进行碳化形成碳丝,但是目前工业化大丝束的发展有点不一样,大丝束是在大腈纶生产工艺上略作调整就可以做得到,它的强度比小丝束碳纤维要低,但是模量等其他方面的性质与小丝束是差不多的。碳纤维复材需要用到树脂,可以将二者的优势相结合形成性能更加的产品。

投资者问答:

Q:生产原丝、碳丝以及碳纤维复合材料哪一步的技术壁垒最高?

从原丝加工成碳丝的技术壁垒最高。然后生产高端复材同样具有很高的技术壁垒。但是目前来说是从原丝生产碳丝这个步骤技术壁垒最高。

Q:生产原丝和生产碳丝哪个难度最大?

目前来说生产原丝要更难一点,生产原丝的成套装备很难买到。

Q:精功科技还会生产光伏专用装备,您清楚具体是哪个方面吗?

这个我没有注意,他们是一个很大的集团,所以做光伏装备也是有可能的。

Q:对原丝、碳丝、复材投资比例大概是多少?

这个每一家的情况不一样。一般来说,生产1吨碳丝,原丝需要投入15-20个亿,碳丝需要投入20个亿,正常情况下原丝与碳丝的比例是2:1,两吨多原丝可以得到1吨碳丝,所以整体来说可能需要50亿;对于复材来说,投资金额差距比较大,做航空复材和风电上的复材差距就会很大,对于风电来说,1吨碳丝可以做出1.3-1.4吨的复合材料,碳丝利用率比较高,能够达到90%,但是航空碳丝利用率只有50%-60%,所以投资比例差距较大。

Q:国内军工碳纤维价格比国外军工碳纤维价格高很多,这是为什么?

国外的碳纤维进口到中国,都会签一个协议,不允许用于军工行业,所以军工企业买不到国外的碳纤维,当时中国无法生产碳纤维,想要买到碳纤维,都是捣了好几手才能买到,价格比较昂贵,而现在军工碳纤维处于个一个市场垄断的情况,所以价格会比国外高一些,但是比起之前的渠道要便宜很多。

Q:国内碳纤维企业的技术进展以及他们技术工艺的差异,技术壁垒?

生产大丝束的企业就包括吉林精功,绍兴精功和上海石化,吉林精功和绍兴精功去年碳纤维产量已经超过1万吨了,所以今后生产出1-2万吨都是可以的,难度不大。最大的难度是碳纤维碳化生产装备从去年开始进口不了了,所以还需要摸索一下。

然后中复神鹰和吉林精功、上海石化这两个企业是不一样的,中复神鹰是做小丝束碳纤维,用的是干喷湿纺的工艺,吉林精功和上海石化是做大丝束碳纤维的,这种使用的是湿法纺丝的工艺,不太一样,如果要应用于风电,大丝束碳纤维更好,应用于气瓶,则小丝束更好,他们对应的应用领域是不一样的。

Q:东丽未来还会继续提价吗?

东丽未来提价不一定,但是供求关系还是不平衡,预计明年供给端还会比较紧张。

Q:吉林那边生产进展是怎样的?

第一条线已经开出来了,但是还需要经过客户验证,所以要再等一段时间,而且吉林精功为了确保自己的盈利水平,不会一下子就把价格打下去,而且由于设备原因,进展可能也不会很顺利,需要一段时间。明年应该是一个最好的时机,由于碳纤维需求大于供给,所以生产出来的碳纤维即使没有那么好,也会有人要。总体来说,明年碳纤维的价格还是会保持在一个比较高的价位。

Q:下游风电和气瓶未来的增速是多少?

风电增长会很快,气瓶会缓慢增长。因为新能源的成熟度还没有那么高,气瓶不会一下子大量放量,但是又由于天然气气瓶量的增加,总体来说,气瓶需求量会慢慢增长,但增速不会像风电那么快。

但是明年风电增速也不一定很快,因为碳纤维供给还是紧缺的。

Q:吉林国兴最新的生产情况?

刚刚确定了精功的一条生产线,但是还没有开启。

Q:为什么不同企业从投资到达产所需时间不同?

因为每个工厂的走的路径不太一样。

Q:从长期来看,更看好谁?

从技术角度来说,我更看好吉林化纤,但是他们还存在一些管理问题,从技术成熟度角度来说没有问题。之前就已经完成了1万吨的产能,现在要做2万吨产能应该没什么问题。上海石化这边,之前一直有一条500吨的生产线,他们现在需要寻求创新点,目前在做2000吨生产链的试验,如果成功了,他们将会发展非常快,所以对于上海石化也是比较看好,但是取决于2000吨生产链的时间节奏。而且传统的腈纶工艺有两大基地,一个在吉林化纤,一个在上海石化,所以比较看好这两家。

Q:丙烯腈基碳纤维为什么是目前最好的纤维?

既经济,并且产品质量最优,它的原材料利用率很高。

Q:丙烯腈到聚丙烯腈的技术壁垒高吗?

还好。合成部分技术壁垒还好,但是在纺织的时候有一点难度,有一步法和两步法,要考虑分子链控制等因素。从成本角度来说,一步法会更好,但是如果从产品纯度来考虑的话,两步法则更好。

Q:明年碳纤维还会有提价的空间吗?

提价会出现一个问题,从综合的经济效益比来说,有些企业生产不再选择碳纤维,并且此后都不会再使用,所以可能提价的空间不大。

Q:应用于新的机型上的碳纤维使用扩产是不是有难度?

它不是扩产难,是生产周期比较长,认证周期很长,所以不可能扩产很多。

Q:上海石化生产原丝和碳丝的设备都是源自于哪家企业?

他们是自产的。光威复材、中复神鹰、中简科技以及上海石化的生产设备都是自产的。绍兴精功是会购买原丝生产设备的,在早期上海石化也会外购,现在都是自产。

Q:精功科技的生产设备都会卖给谁呢?

会卖给国兴和隆炬。而且目前都没有原丝设备了。

Q:1吨腈纶可以得到多少原丝?

可以生产出1.1吨的样子,损耗很小,差不多是1:1。

Q:精功出口的设备都是哪些设备?

曾经出口过碳丝生产装备的部分组件,并不是一整套,给土耳其的公司。

Q:有些企业原丝到碳丝的产出比可以达到1.8:1,这是为什么?

1.8:1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企业能够做到1.9:1,之前一般都是2.2:1的样子,现在能够做到2:1已经是很不错了。吉林精功他们自己说能够做到1.9几比1,但是具体的情况也没有详细的问,可信度不清楚。大部分的企业都是2.1、2.2的样子,上海石化也是的,他们的优势是有强大的技术背景和资金实力。

Q:宝钢之前也有做碳纤维行业,目前生产格局是怎样的?

宝钢有两条线,一是绍兴精功,二是永煤。

Q:东华能源是不是也在做碳纤维?

不太清楚。

Q:东华能源未来会向碳纤维方向发展吗?

这个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因为在热门方向的投资风险很大,成本也很大。

更多“碳纤维行业”相关内容

更多“碳纤维行业”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