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2 7 4 7

雪梨被罚6555万,两年只赚8446万

未来消费 | 新零售时代的专业媒体 2021/11/22 22:54

新知达人, 雪梨被罚6555万,两年只赚8446万

网红主播“补税潮”即将来临。

|  董柴玲

编辑 |  谢康玉

出品 |  36氪-未来消费

微信ID |  lslb168

网红雪梨被罚超6500万元、林珊珊被罚超2700万元,今日官方披露首个实名披露的网红主播偷逃税案例,让直播带货的另一面被揭穿。

杭州市税务局官网显示,近日杭州市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朱宸慧微博(ID:雪梨Cherie)、林珊珊(微博ID:林珊珊_Sunny)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款,二者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从两位主播的影响力来看,雪梨的微博粉丝超1500万,林姗姗超950万,早期都是以美妆和时尚博主的身份走红。

此次两人涉及 偷逃 税款的收入分别是 2019年至2020年期间取得的 8445.61万元、 4199.5万元。虽乍一看颇为可观,但与带货排名更靠前超级头部主播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在此前双十一预售中,李佳琦当日带货金额高达107亿元、薇娅带货达82亿元,而排名第三的雪梨 带货金额仅 9.3亿元,不及前两者的10%。

此前外界 就一度让把目光聚焦在头部主播的交税问题上,如今经历了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税事件,直播行业内或将快速掀起一波网红“补税潮”。

此次事件中的相关税务部门称,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 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从代言品牌翻车、最低价消失,到 监管层加大对网红明星的查税力度,头部主播最近的负面话题不断。经过直播行业洗牌,主播和背后的直播机构不仅要持续投入供应链加深壁垒,还要面对更为紧迫的纳税问题,强化消费者的信任。

新知达人, 雪梨被罚6555万,两年只赚8446万

两大头部主播被罚近亿元

单场直播带货动辄上亿,推动品牌成为行业TOP1,在诸多光环背后,主播的缴税问题一直备受关注。而此次网红雪梨和林珊珊偷逃税的金额,均高达数千万元。

新知达人, 雪梨被罚6555万,两年只赚8446万

根据官方披露,雪梨和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在上海、广西、江西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

其中雪梨通过设立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等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把从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8445.61万元,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

林珊珊则通过设立北海灵珊营销策划中心等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把从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4199.5万元,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1311.94万元。

从处罚结果来看,雪梨和林珊珊均被处于1倍罚款,尚未达到5倍“顶格”罚款的程度,不过二者被罚金额已经不低。雪梨被罚6555.31万元,林珊珊被罚2767.25万元,二人罚款金额加起来接近亿元。

此次偷逃税事件,实际上很早就被立案检查。今年9月份,国家税务总局公开称,检查发现两名主播均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进行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如今该传闻随着官方信息披露,得以“落锤”。

据第一财经报道,网络主播的收入主要来自个人工资薪金、劳动报酬,按照个人所得税法,年应纳税额超过96万元将适用最高45%税率。而个人独资企业可以 扣除成本费用等来确定应纳税所得额,且税率最高为35%。

两大主播采取上述手段偷逃个人所得税,消息公布后很快在社交媒体引起热议。目前雪梨已通过个人微博回应此事,不过大众显然并不买单。

新知达人, 雪梨被罚6555万,两年只赚8446万

网红“补税潮”到来

此次雪梨和林珊珊事件,并非例网红补税的先例。今年10月,郑州金水区税务局就追征了一名网红的662.44万元税款收入国库。

一位业内人士对36氪-未来消费表示,对于主播的税务稽查,一方面是这些税本来就该缴纳,属于应征未征的;另一方面,明星也好主播也好,高收入是众所周知的,长期下来已经引发一些舆情不满。

从收入构成来看,主播为产品带货,需要收取坑位费和一定比例的佣金,加上粉丝打赏,这些收入的缴税情况都处于灰色地带。另外直播带货中存在的“刷单炒信”,也让主播带货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拥有丰富的合作资源,不断塑造个人IP,主播可以说是稳稳站在高收入队列中。拿单场直播销售额在1000万举例,假设从中抽取20%的佣金,头部主播的收入能够达到200万。即使在与MCN机构分成的情况下,在两极分化的主播行业,收入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主播比比皆是。

MCN机构的商业化运作,高度依赖达人和流量。在电商直播背后,网红主播和MCN公司的利益进行深度捆绑。对以电商业务变现为主的MCN机构来说,头部达人在电商直播平台的作用更是决定性的。

李佳琦作为美腕的顶级KOL,薇娅作为谦寻的头部达人,单场直播给平台贡献过亿的流水,带火许多国货和新品牌,也几乎占据了淘系直播电商生态内的大部分流量。相比薇娅和李佳琦,雪梨作为淘宝直播的第三大主播,带货能力上差距悬殊。

例如10月20日双十一第一轮预售当天,李佳琦直播间的观看人次达2.49亿,销售额约107亿元;薇娅直播间观看人次为2.39亿,销售额超82亿元。相比两大头部主播的吸金能力,雪梨直播间当天观看人次仅有4400万出头, 销售额 为9.3亿元,不及前两者的10%。

雪梨和林珊珊可以说是同一时期成长起来的网红,如今各自成立品牌和MCN机构,不过影响力远远不及李佳琦和薇娅。从11月开启的直播大促来看,在淘宝拥有3000多万粉丝的雪梨,单场直播最高观看人次在千万级别,而拥有1000万淘宝粉丝的林珊珊,日均观看量只有100万上下。

一位关注电商行业的人士认为,看似亮眼的GMV背后也会产生大量的退单率,并非实际成交额。目前行业仍然存在数据造假的情况,商家赔本赚吆喝, 只有少数优秀的主播才能创造高销量。

 “品牌和主播合作,其实在税务上也是有提前约定的,但是钱分到个人手上,有没有主动纳税就不知道了。这次事件也是给行业内起到一个警醒作用,后续应该会有更多主播主动补缴,否则可能面临同样的处罚。”上述人士表示。

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MCN机构数量超过2万家,90%以上的头部红人都被MCN公司签约,或者自己成立MCN机构。

在网红经济崛起的当下,扎堆涌现的MCN机构,也在加速资本化。雪梨所在的宸帆电商,目前已完成三轮融资,最新一轮融资发生在今年4月,由众源资本领投,融资规模在千万级美元。

吃到巨额罚单,对达人本身和所在MCN的影响都将是巨大的。在竞争激烈的MCN行业,主播体系将 成为核心竞争力,由此扩展直播行业的多元化布局。

处在风口上的直播电商,经过早期的野蛮生长后,逐渐迎来规范化,外部监管也越发严格。现阶段若存在“侥幸心理”,将会加速磨损大众信任

更多“直播带货”相关内容

更多“直播带货”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