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2 0 5 5 9

Meta不是Matrix

投资入射角 | 股票投资讨论、新媒体、游戏关注 2021/11/20 18:38

点击上方“ 投资入射角 ”可订阅哦

Metaverse最近太火了,作为2019年就开始关注Matthew Ball文章的人来说,其实并不觉得特别意外,但是又觉得是不是太过了?

最离谱的看法之一就是人类再向虚拟世界迁徙,宇宙的尽头是“元宇宙”。

按照这个说法,元宇宙就几乎和Matrix划等号了,可是你仔细想想,这似乎有充满了违和感。

Metaverse如果是一次虚拟空间的迁徙,对人类来说有什么好新鲜的呢?这听起来就像是“我想要一匹更快的马”的笑话一模一样。

增加佩戴VR设备的时间,进入到虚拟空间中去创造新的世界,创造新的生活空间和需求。这听起来很有问题,因为这意味着你抢夺了真实世界的生活时间,你必须二选一。你的虚拟Avatar成为了你第二身份,也许甚至是第一身份。

科技的发展,尤其是区块链技术和NFTs的诞生让真实和虚拟的界限变得模糊甚至可以相互替换,但是,绝对不应该是说我从此从物理端跳到虚拟端生活工作学习,这应该是元宇宙最大的一个理解误区所在。

相对地,它应该是一个对现实增强的东西,脱离物理世界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电影里才有的幻想。

对现实和现有技术的“沉浸式”增强,才更像是元宇宙所该有的方向。现实和虚拟既然界限已经被模糊,也就意味着二者可以有加强的交互和影响,二者的区别将会被极大地缩小。

举个例子:在Evolution把iGaming的领域改造之后,你亲自跑到拉斯维加斯玩21点和你坐在家里用大屏幕电脑玩21点,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都是真人发牌,同样地实时语音交流和反馈,相同的赔率和游戏规则。

这还不够Meta,因为你可以说这只是把某个场景给“互联网化”了而已。那怎么才够?

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因为美国的在线博彩不能跨州运营):你正在拉斯维加斯玩21点(线下),玩到一半,你临时有事突然要赶去一个看一个show,于是你将筹码放进了牌桌旁的小洞里,筹码从物理筹码转化成了你名下的数字筹码,同时牌局也挪到了手机上继续。(现实和虚拟的无缝衔接,互相增强)

这还不够Meta?也许吧,因为现实和虚拟仍然有界线,虽然已经足够无缝衔接了。那下面这个情况如何:

你参与的这个赌场的牌桌是真人发牌的,线下玩家可以和线上玩家同时与庄家博弈(线上线下同时增强,没有区别,不再只能全部线上或者全部线下的玩家参与),同时,虚拟的玩家和实体玩家一样,在有边界的范围内可以和实体玩家一样做到影响现场所有能影响到的“参数”,包括情绪、动作、表情、语气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真人”和一个“虚拟玩家”的区别将会被无限拉近。

这是在虚拟和真实都是同一个场景的情况下。那如果只有虚拟场景(比如某款游戏),那它还怎么样变得更加Meta?

《堡垒之夜》给了很好的提示。

和那些现实穿插的部分进行融合渗透,是最好的办法之一。

《堡垒之夜》尝试与Spotify就进行了合作,哪怕在你不登录玩游戏的时候,你也可以听到你的朋友玩《堡垒之夜》。如果你脑洞再开大一点,游戏里的玩家也可以影响一些现实世界的物理属性控制,技术上都不是太大的困扰。

同样反过来,玩游戏的玩家往往是不可以和“游戏界限之外”的任何东西发生互动的,这种封闭环境意味着当我已经在一个“联网”的世界里遨游的时候,另一个在别的“联网世界”里面游玩,或者在使用其他应用的人眼里看来,我是“unreachable”。

《堡垒之夜》的尝试就是希望试图让外界可以“reach”到“墙内的人”,最终实现现实和虚拟的相互融合以及增强。

这个理念并不新鲜,读到了一篇季奇的基金写的公众号文章里提到的“数字孪生”(Digital Twin)技术,其实就是这种理念的延展而已。

数字版本和物理版本都可以实现相互反馈,这样的话,数字世界就开始和物理世界实现同步化,也就真实化了。

所以元宇宙的概念不是凭空而来,而是要以数字基础设施的投入为基础的。都还没有数字化,就更别谈下一步了。

作为最早聊Meta的战略咨询人物之一的Matthew Ball最近联合Roundhill发布了他的META指数基金,从他的持仓你大概可以对META到底可能是什么有一个相对合理的理解。

新知达人, Meta不是Matrix

严格来说,如果把Roblox也看做是一个元宇宙中一环的底层数字基础设施公司的话,这个名单里几乎就没有内容型公司。

新知达人, Meta不是Matrix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数字货币(Crypto)绝对是元宇宙逻辑里的基础金融设施(因为担负着众多的功能)。

在未来仍然很不确定(向来如此),只不过在这个阶段往前看,它似乎变得越来越不确定,所以那些追求稳定的投资者会觉得很难投资。

大量的公司都是将资本大量前置投入,在毫无盈利预期的时候就要把大量的资本注入某一领域里,不断地运营,直到边际成本或者行业趋势开始出现拐点。

我想提醒大家一点的是,无论后面会怎么发展,元宇宙这个概念是不是会像“数字孪生”的角度走,我们都很可能会发现即使在同一领域的截然相反的商业模式都能找到足够大的空间去增长。

后面由于有太多的领域同时都在数字化,或者为数字化做准备和转型。有太多的新空间和新机会都还没有真正地被人所认知到。单一地认为某个领域就是唯一的商业模式或者唯一的解决方案,恐怕是一种短视的行为。

更多“Meta”相关内容

更多“Meta”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