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4 5 1 9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浪潮新消费 | 新消费第一媒体 2021/11/20 10:42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浪潮导 奔猛进的新消费品牌,还需锻造一把衬手利器 ,方能人尽其才 ,物尽其用。

作者 | 郭子傲

新冠疫情开启了办公新时代,众多企业做出数字化转型。协同办公作为链接数字信息的工具,已经成为组织提效的核心课题。

对于如今早已迈过从0到1,正经历从1到10、10到100的新消费品牌来说,如何打造一支能打配合的先进团队,道理尤甚。

在协同办公方面,企业工具的选择向来是诸侯割据。然而,在近日"2021秋季飞书未来无限大会”的现场,我们却看到,不仅是新消费,很多来自互联网、新能源、新制造、新媒体、地产等各大领域的企业用户都选择从旧有的办公软件上迁移至飞书,并在3个小时的发布会上为飞书安利2小时。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飞书作为字节跳动旗下先进企业协作与管理平台,进一步走出字节,迈向先进企业!成长速度令人惊叹:

去年11月刚发布π版本,今年5月就发布4.0版本,再到近日发布5.0版本,飞书在一年时间内完成两次重大版本的迭代。

这种快速迭代,与新消费品牌渴求的组织精神不谋而合——在响应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上,他们同样需要打破陈规,敏捷出击。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诞生之初,飞书是一个仅供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协作工具。 曾任职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曾表示 “字节跳动成立的最初几年,试用过国内外所有主流的办公软件,但没有一个可以完全满足公司的需求。

2014年,谢欣加入字节跳动并分管企业服务部门,在基于对“生产力工具缺乏变革、工具不应管控人而要激发人、B端产品应具有和C端产品同样友好的用户体验”三方面的思考后,字节跳动启动了飞书项目。

办公工具反映着一家公司的组织文化。在落地早期,飞书的本质更接近一个基于文档进行协作的工具,这与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是一脉相承的:“Context, not Control(基于上下文,而非基于控制)”。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在这样的产品理念下,飞书的用户体验得到飞速验证。自疫情爆发后,线上办公成为2020年主流,飞书随即宣布向全国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 开放之后,飞书迎来版本的快速迭代:

去年11月刚发布π版本,今年5月就发布了4.0版本,在行业各界的一番体验之后,雷军曾在微头条专门发文夸赞飞书,李想还把飞书安利了给了造车新势力的同行。

如今,飞书又迎来新的战略调整。就在11月初,在对业务线进行BU(业务板块)化之后,飞书成为字节跳动新成立的六大业务板块之一,还整合了原来服务内部的职能部门EE(企业效率部门)和EA(企业应用部门),不禁令人好奇飞书未来的TOB业务将如何展开。

两周之后,在2021秋季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上,飞书揭开了这个谜底。

在产品功能的调整上,飞书5.0彻底进化,从协同效率、组织管理的工具升级为一个致力于打造先进生产力的企业管理平台。如今拥有另外一层身份,飞书CEO谢欣也表示,"飞书已成为先进企业的第一选择"。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飞书的客户逐渐从最初的互联网、科技、媒体三大圈层破圈至多个领域,如今,来自互联网、新消费、新能源、新制造、新媒体、地产等领域的头部企业都已加入飞书:抖音、元气森林、理想、安克创新、金山云、36氪……

然而,头部企业不等于先进企业,谢欣对后者的定义其实是, "他们追求创新,而非固守成规;他们重视协作,而非单打独斗;他们激发团队,而非个人权威"。

谢欣对先进企业的定义,对于如今早已迈过从0到1,正经历从1到10、10到100的新消费品牌来说尤为受用。

得益于国内供应链的高效整合,近年来新消费领域涌现出众多颇具洞察、品类创新的"新物种",但相较于在流量风口下取得的销售神话,许多企业的组织管理往往跟不上规模扩张。

经验证明,那些走得更远的企业,都拥有独特的组织气质或是组织方法论,《奈飞文化手册》就是经典一例。

因此,一旦新消费品牌在某个品类做出网红爆款,如何将产品价值链做长,并及时迭代内部组织能力,打造产品输出的技术中台,也成为制约"1"后面究竟有几个"0"的问题。

以发布会上亲自安利飞书的文和友为例:

餐饮界的文和友,起先是从长沙街头的炸串摊做起;后来是做龙虾馆,在长沙开了七八家分店;再后来,他们做了重构长沙市井文化、借小龙虾口碑发酵的长沙文和友;

在此之后,文和友每进入一座城市都要打破餐饮业的排队记录——在这个过程中,文和友其实也经历了从0到1,再从1到10,10到100的过程,组织管理的问题也是逐渐浮出水面。

在连锁门店刚开起来的时候,文和友需要的只是单据系统。但当文和友创始人为了寻求更优质的供应链,和多地供应商签订供应合同后,类似的系统需求多了起来。

从供应链到财务、再到人力资源及行政,文和友的组织结构一点点发生着蜕变,迫切需要一个解放生产力的协作工具。

文和友CEO冯彬表示,文和友其实是一家致力于提供全方位体验的文化公司,就比如,文和友每进入一座城市都要对当地民俗文化进行考察。

冯彬认为,在长沙文和友这种市井文化的感性体验背后,恰恰需要理性工具的支撑。在对企业工具进行诸番探索后,他们选择了飞书。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做餐饮,需要一款数字办公工具吗?

经历过疫情的至暗时刻,餐饮业的玩家正朝着资本化、连锁化、零售化、数字化的方向发展。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今年上半年,我们能看到餐饮界终于迎来高光时刻:不少品牌获得过亿融资,估值达几十亿,门店在加速扩张,中国人正吃出一条千亿赛道。

经历由红杉领投的B、C两轮融资后,估值超100亿的文和友同样在加速其扩张步伐:文和友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开出20家左右的“城市文和友”,以全面覆盖国内一线城市。

对于文和友这颗冉冉升起的餐饮明星来说,飞书不仅解决了线上办公,还为新员工的融入、企业目标的对齐带来效能提升。

文和友的例子是餐饮界的一个缩影。中国餐饮业的市场集中度起点较低,最近几年才迎来中式品牌的高速发展期,这也意味着连锁化后带来的人力膨胀等组织问题逐渐成为餐饮界的崭新课题。

餐饮业是典型的人力密集型行业,人力成本占据了餐饮企业的核心成本之一,是影响餐饮企业盈利能力的关键要素。

对于文和友来说,经历门店扩张以后,人力培训如何标准化,由人力服务堆积的品牌形象如何对齐都是困难。更何况,文和友想要基于餐饮业务打造文化公司,这种跨行业运营更考验团队实力。

因此,区别于一般餐饮企业,文和友更需要来自文旅、营销方面的人才,如何将来自不同行业背景的人才磨合为一个高效协作的组织,这也对组织管理提出了新的挑战。

在对上述问题的考虑中,一款企业工具,飞书,进入了文和友CEO冯彬的视线。

冯彬将加入飞书形容为,“始于颜值,终于才华”。怎么理解“才华”呢?

冯彬发现,飞书集成了各种场景下的办公系统:聊天、OA、HR、会议、差旅等种种功能集合于飞书,用起来十分方便。而且员工的上手性也很好,说明飞书的学习成本并不高,能够充分促进员工之间的信息交流。

在上手一段时间后,OKR成为冯彬最为喜欢的功能。在很早之前,冯彬和几个合伙人始终是面对面一起商量问题,但后来他们发现,一些讨论结果并没有完整传递给中层、基层,认知的脱节导致了目标的失焦。

OKR,展开即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是飞书上一套聚焦目标及关键节点的功能,解决了这个问题。

例如,2020年底的时候,“超级文和友”正式改名叫“城市文和友”,这个由创始人讨论得出的想法希望在项目立意上更加贴近当地特色。

这个定位上的改变,一开始是由上到下层层传话,一年以后,他们发现许多基层员工有时候还是会说“超级文和友”。

后来,冯彬他们把相关的讨论决议发在了飞书上,员工每天打开飞书就能看到。飞书上,无论是发起的目标,还是企业文档、专业材料,员工的即时打开、公开传阅意味着高频过目和印象巩固。

尤其是发生城市文和友这种目标调整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即时跟进目标调整的最新动态。

碍于业务,基层员工一般在平日里很难接触到CEO, 但飞书签名提供了一个窗口,冯彬的信几乎是以自愿认读的形式在企业中快速传播开来,大家都想知道CEO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这种真情实意的流露,没有过多的层级关系,被冯彬视为“上下同频”,冯彬希望通过飞书打造“上下同频”的组织,为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让文和友成为忙碌都市生活里一个温暖的治愈乐园。

事实上,这不仅是文和友的价值观体现,这同时也是众多新消费品牌为实现敏捷管理、高效协作所致力的目标,即一个更具温度、更具生产力的未来协作方式。

飞书,这个原本仅供字节跳动内部使用的工具,如今让更多企业也有机会打造一个未来型组织。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在众多新消费品牌身上,这种未来工作方式正初具轮廓。

元气森林,一款多次于618 与双 11 购物节获得天猫饮品类销量第一的创新型饮品品牌,在覆盖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市场,并远销海外之后,这家飞速发展的公司迎来人力的高速膨胀。

新知达人, 效率时代,新消费为何要拥抱新工具?

起初,多系统账号的开通、入职手册的分发、入职培训的安排都给元气森林的入职流程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在使用飞书后,新员工一旦被录入到人事系统,将自动开通飞书账号,并同步录入 IT 系统,自动开通各个业务系统的账号,解决了系统信息割裂的问题。不仅如此,无需人力引导,入职提醒机器人还会自动发送入职手册和部门知识,大幅降低了人力成本。

解决了员工的入职问题后,飞书还将员工的创造力高度整合在一起。

早先,元气森林的战略落地以“任务”为切入点,每个人会用 Word 写日报 / 周报,通过高频复盘追踪任务进度。然而,这样的文档最后往往沦为了单点的创作,单向的传递,手动的汇总,并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了“追踪”而非“任务”本身。

现在,元气森林全体员工用飞书文档在线协作记录进度,在由员工发起OKR后,织成了一张相互对齐、彼此关联的数千人目标网络。由于点进每个人的头像就能看到彼此的OKR ,会议前,高效获知开会对象的业务名片,大大提升了协作效率。

在目标一致、力出一孔的组织形态下,元气森林还巧用飞书订阅号,包括创建“元气 zone”,旨在“为每位元气森林伙伴补充满满能量”,构建企业文化的轻量互动。在认同员工主体价值的企业文化下,元气森林在快速变化的外部环境中保持敏捷,实现了指哪儿打哪儿。

另外,对于水羊股份这家业务线繁多、跨部门、跨地域的公司来说,飞书的实用性同样显得格外宝贵。

目前,水羊股份除经营以御泥坊为代表的 8 个自有品牌之外,也代理了强生等超 30 个海外品牌运营,工作人员超 2000 多人,人力协作的效率十分关键。

在日常管理中,水羊股份注意到了日渐崛起的95后力量。95 后更喜欢享受工作本身带来的乐趣,他们更看重协作,而非执行。

在飞书的赋能下,许多与95后协作产生的“跨代际”、“跨层级”等沟通问题已变得更为顺畅。

飞书的出现,有效减少了95后明显反感的、形式大于实质的PPT 制作。 在水羊股份,很多部门开会都会带上精美 PPT 来讲解,现在开会他们会统一用飞书在线文档,开会时每个人都在参与,会议内容可以直接落实到执行层面,工作效率提升明显,95 后们也更喜欢这个方式。

再比如,在95后更有个人主张这件事情上,飞书也充分赋能。 相比传统的KPI 考核方式,OKR 管理方式更能调动起95后的积极性:

对个人来说,如果目标是由自己发起,对团队发展、自己定位都会更加了然于心;对组织中的个人来说,OKR 公开透明,信息协同,每个人都可以看见各自的任务分配,极大减弱了团队的内耗可能。

在涌现的众多新消费品牌之外,飞书也为其他行业打破协作隔阂不遗余力。

前文提到,飞书已陆续收获来自互联网、新能源、新制造、新媒体等领域的客户:抖音、元气森林、理想、安克创新、金山云、36氪……只要愿意,这份名单可以念得足够长。尽管行业不同,但飞书解决的却是同一个痛点,组织协作。

回看新消费品牌的生长,其对固有消费品品类的突破和重塑,意味着大量来自新兴领域的职业人加入。在资本加注、规模扩张的同时,飞书正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组织管理的利器。

飞书秉承了字节的作风,其产品特质保持了既有的简洁、高效等特点,它为生产力而生,与新消费品牌的联姻是时宜的恰当。

在新消费品牌人力成本骤涨的当下,又是在流量争夺的关键时期,任何一个业务口子都不容有失,究竟如何练就一批能打配合的精锐部队?飞书,交出了他们的答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实现从0到1的华丽转变后,狂奔猛进的新消费品牌还需锻造一把衬手利器,方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为“1”后面的“0”续写篇章。

更多“新消费”相关内容

更多“新消费”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