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6 2 0 5 5 9

商品观察:韩国“车用尿素”短缺的背后

名刘的商品视界 | 用黑色的而眼睛观察黑色的世界 2021/11/17 09:01

【导读】近日,关注到媒体在报道有关韩国“车用尿素”短缺可能引发的供应链安全问题。 从研究的视角看,车用尿素作为一个商品,价格上涨背后一定是供需结构的问题。 本文将通过对尿素这一带有“味道”的农资产品,探究全球大宗商品上涨背景下的一个缩影——“车用尿素”。 阅读本文您将获得“车用尿素”的基础知识以及“车用尿素”供应短缺背后的经济学道理。

“尿素”是我们比较熟悉的一个“有味道”的化肥产品,被农民朋友们亲切的称呼为“ sui 素”。

今天我们聊的这个产品不是普通的尿素,是专门配给柴油运输车辆使用的“车用尿素”。

一、难道说“柴油车”也需要肥料吗?

查阅相关材料后,以理化性质给车用尿素下一个定义:

车用尿素是指尿素浓度为 32.5% 且溶剂为超纯水的尿素水溶液,原料为尿素晶体和超纯水。

车用尿素是 SCR 的必需添加剂。达到国五排放标准的卡车,在尾气处理上都安装了 SCR 系统,而这项系统必须利用尿素溶液对尾气中的氮氧化物进行处理。因此,车用尿素溶液是卡车达到国四排放标准及以上车辆的必备产品。

到这里大家可能还有疑惑,即车用尿素是如何工作的呢?

不同于成品油在发动机中进行燃烧,车用尿素需要在排气管道中利用余热“燃烧”,分解成氨气,氨气再与氮氧化物反应生成氮气和水,学过初中化学的我们应该知道,氮气和水势自然界中一般存在的化学物质,都是无害的。也因此就解决了尾气排放过程中氮氧化物 ( Nox 表示 ) 的排放问题。

二、氮氧化物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氮氧化物中氧化亚氮( 笑气 )作为吸入 麻醉剂 ,不以工业毒物论。余者除二氧化氮外,遇光、湿或热可产生二氧化氮,主要为二氧化氮的毒作用,主要损害深部呼吸道。一氧化氮尚可与血红蛋白结合引起 高铁血红蛋白血症 。人吸入二氧化氮 1 分钟的 MLC 200ppm

在人来的生产活动中,会有大量的 氮氧化物排放, 大部分来自化石燃料的燃烧过程,如汽车、飞机、内燃机及工业窑炉的燃烧过程。

交通物流离不开货车和客车,因其经济性,传统能源车也即柴油车仍占主导。

全世界汽车的排放标准一直在升级,货车卡车等大型车辆也是同步进行,可是柴油本身就比汽车的燃烧污染大,比如以前的柴油机一启动就是一阵黑烟,这样的排放肯定是不能过关的。

后来人们发现尿素能够很大的减轻排放,因此,货车加尿素就与汽车加机油一样正常。在国四标准出现之后,车用尿素就成为第四大汽车消耗品,这主要是因为大多数的柴油机的选择性催化还原技术。

三、柴油货车不加尿素会怎样?

车用尿素对车辆的动力、油耗等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如果不装载柴油机尾气处理液,或使用纯度不够、质量伪劣的尿素溶液,会造成车辆发动机自动减速。同时,质量伪劣的柴油机尾气处理液会污染 SCR 催化反应罐中的催化剂,造成后处理系统构件的损坏。

要知道,后处理系统维修费用可是相当贵。这种做法不但增加了对环境的破坏,还会增加总体的成本。所以,不是货车司机喜欢加尿素,而是不加不行。

四、韩国出现了“尿素”荒!

当前在韩国出现了车用尿素出现大范围断供现象,物流行业和公共交通正面临停运危机。当然车用尿素在全球范围内都面临着短缺的问题,正如当前所出现的商品短缺一样。

韩国出现车用尿素短缺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韩国柴油车比例畸高;另一个原因是车用尿素高度依赖于进口,据统计,中国产尿素占到韩国进口尿素总量的三分之二,其中用于车用尿素生产原料的工业尿素占到韩国进口量的 97.6% 。韩国也曾经有车用尿素的生产企业,但由于缺乏竞争力,早在 2000 年左右就已经倒闭。

这里透过现象可以看到一个“供应链安全”的本质问题,如果全球化运转还是顺畅的,韩国可以从中国获得廉价的尿素产品,但如果出现不可控的危机,则可能引发“安全问题”。

这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全球产业链重构,在这里不做过多讨论。

再看回韩国的视角,由于供应不足,车用尿素正在快速上涨。 《朝鲜日报》报道( 11 月上旬)称,车用尿素最近价格疯涨,原本其售价在每 10 9000 10000 韩元之间(约合人民币 48 元至 54 元),眼下其每 10 升售价已超 10 万韩元(约合人民币 540 元)。

车用尿素成本上升正在迫使更多车主停止运营,这可能引发全球供应链问题,毕竟韩国是重要的出口国,其出口是全球贸易的晴雨表。

五、尿素生产有问题吗?

尿素是目前含氮量最高的氮肥,尿素适用于各种土壤和植物,易保存,使用方便,对土壤的破坏作用小,是目前使用量较大的一种化学氮肥。 工业上用氨气和二氧化碳在一定条件下合成尿素。 除了直接当作氮肥施用外,尿素还有着多种多样的用途,例如可以作为复合肥的生产原料、与甲醛聚合生产脲醛树脂作为人造板的黏合剂、生产三聚氰胺、车用尿素净化汽车尾气、电厂脱硫脱硝、生产氰尿酸、化妆品的保湿成分等。

尿素生产的主要原料是煤和天然气。 天然气制尿素约占世界尿素总产能的 65% ,主要集中在中东、东欧和北美地区;煤炭制尿素的产能占总量的 30% ,主要集中在亚洲、东欧、北美等地区。

中国由于资源禀性的原因,中国尿素生产以煤为主,天然气为辅。

由于全球能源价格的上涨,尿素生产成本自然上涨。 中国市场因煤炭价格回调,尿素价格(期货主力合约 2201 )已经从最高 3357 / 吨回落至最低 2213 / 吨,跌幅高达 34% ,现货价格方面,卓创资讯统计的国内尿素商品代表市场价格高位回落 16%

相比于国内,国际市场尿素价格持续走高。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成为第一家以 1000 美元 / FOB 价格出售尿素的生产商。

外媒 11 14 日消息,化肥价格已经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预示着全球农民和消费者的成本不断上升。尿素作为重要的氮肥,是农业生产的基础物资,化肥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上升可能会危及全球粮食生产。

2020 年起,泰国的化肥成本已经翻了一番。泰国农业协会会长 Pramote Charoensilp10 月份表示“ 这将是未来几个月稻农的一个难题,大部分稻农已经收割完上一季的水稻,准备下一季种植,所以对肥料的需求强劲。

韩国出现的尿素短缺是全球性短缺的表象之一,巴西、美国和欧洲等西方市场尿素价格也大幅上涨,但仍远远落后于印度、韩国等地,但区域供应正在收紧。与此同时,中国和俄罗斯为保证国内充足供应,限制化肥出口。

据卓创资讯尿素行业资深分析师汤菲菲介绍,中国和俄罗斯产能在全球排名中分别排第一和第四位。其中中国是最大的化肥出口国,每年向全球供应尿素超过 600 万吨。

当前中国处于尿素消费的淡季,化肥成本上升的问题影响暂时不大,国际市场因供应短缺造成的上涨则可能引发农民种植热情下降,或者减少化肥使用量,这都将对 2022 年全球粮食生产产生影响。

六、小结

化肥成本上升是全球能源价格走高带来的结果之一。

能源安全、粮食安全看似离得挺远,但其实都是相互关联在一起。

一物涨而万物涨,朴素的经济学原理同样适用于化肥这一基础农资。

2022 年需密切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比如能源安全,比如粮食安全。

更多“化肥”相关内容

更多“化肥”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