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6 0 8 9 9 8 2

看不见的战场:国际医药巨头生死时速,先研发出新冠药物者为王?

上林院 | 深度观察产业经济与财经事件 2021/11/07 22:00

新冠疫情出现以来,除了严格的防疫抗疫措施,疫苗和药物也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而在这方面,国际医药巨头们更是分秒必争,一直在竞赛,谁能先拿出更有效的疫苗和药物,谁就能赚得更多,压倒对手。

目前疫苗已经基本成熟,很多国家疫苗接种率都已经超过了80%,口服药物就成了新的战场。

新知达人, 看不见的战场:国际医药巨头生死时速,先研发出新冠药物者为王?

默沙东、辉瑞新冠口服药问世

11月4日,制药巨头默沙东研发的新冠口服药Molnupiravir在英国获批上市。英国成为全球首个批准新冠口服药的国家。

Molnupiravir是全球首款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口服药物。一个月前,默沙东的中期试验结果显示,在新冠症状出现五天内服用该药,住院和死亡的风险能够降低50%。中期试验结果公布才一个月,英国药品监管机构就批准了该药。

而继默沙东新冠口服药在英国获批后,11月5日辉瑞也公布了其口服药物的最新研究数据。

美国辉瑞公司称与安慰剂相比,其新冠口服试验药物在出现症状后的三天内服用,能将轻度和中度成年患者住院或死亡概率降低89%。

这已经比默沙东公司的药物效果好了很多,默沙东公司药物只能做到降低住院或死亡概率50%。

辉瑞口服药消息公布后,辉瑞在美股股价直线拉升,收盘时涨了10.88%到48.62美元,市值增加了268亿美元,达到2726亿美元。而其他疫苗股,BioNTch 大跌超过20%,莫德纳和诺瓦瓦克斯医药跌幅超过10%。

新知达人, 看不见的战场:国际医药巨头生死时速,先研发出新冠药物者为王?

相比疫苗,药物对结束新冠疫情肆虐更有价值。口服药物比接种疫苗更加快捷方便,自己去药店就能购买服用。就像我们现在面对感冒,只需要买点感冒药,而不是接种流感疫苗。新冠最终也会变得和感冒一样。

医药巨头暗战:疫情改变医药行业格局

新冠疫情出现后,研发出疫苗的企业已经赚得盘满钵满。尤其是莫德纳和BioNTech的市值都上涨了超过10倍。

原来的小公司莫德纳已经甩开了施贵宝、赛诺菲等大药企,几乎跻身全球十大药企,而辉瑞则依靠疫苗接近全球第一大药企。

莫德纳公司是新冠疫情最大的受益者。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研发基于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技术和药物等。

不像辉瑞、强生和阿斯利康除疫苗外还有其他医药产品,莫德纳目前只有新冠疫苗这一种产品,因此企业发展前景与新冠疫苗销售紧密相关。

近日发布的美国400富豪榜,莫德纳董事长阿菲扬、联合创始人兰格、早期投资人斯普林格都首次登上榜单,其中阿菲扬的财富接近50亿美元,兰格49亿美元,斯普林格59亿美元。

莫德纳在疫苗上的利润可能高达140亿美元,而该公司2019年总收入仅为6000万美元。过去一年多来,随着新冠疫情蔓延,莫德纳市值从二十多亿美元一路上涨,市值最高曾接近2000亿美元。

莫德纳最新发布的财务报表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收入44亿美元,远超去年同期的6700万美元;今年前六个月盈利40亿美元,去年上半年则亏损2.4亿美元。

按照莫德纳先前估算,新冠疫苗今年将为这家企业带来至少200亿美元营收,成为美国迄今最赚钱的医疗产品之一。

新知达人, 看不见的战场:国际医药巨头生死时速,先研发出新冠药物者为王?

目前世界各国疫苗接种都由国家买单,不对个人收费,我国由医保基金和财政共同承担。科兴和国药疫苗的接种量相当,国药公司没有公布利润数据,而从中国生物制药公司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中可以推算出,科兴中维2021上半年净利润在500亿元。也就是说科兴和国药两家公司全年疫苗上的净利润都可能超过千亿。

新冠疫情使得国际医药行业格局发生巨大变化。没有新冠疫苗和口服药物的医药巨头在这场盛宴中被遗忘,而辉瑞、强生等巨头则进一步强化了自己的领先优势。

新冠口服药出来后,新冠疫苗企业将面临巨大冲击。 莫德纳 市值从高点2000亿美元已经腰斩到不足千亿美元,而辉瑞不只有疫苗,还有了更有效的药物, 莫德纳 的营收利润将受到冲击。国内的科兴、国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需要尽快研发出药物才能维持现在的市场地位。

新冠疫情是否会突然结束?

这次疫情是一场预演,虽然带来了严重后果,导致了全球性的经济衰退和国家间的自我封闭。但是也极大地提升了各国的应急救援和社会动员能力。

对一种突如其来的未知病毒,人类迅速地采取了各种公共卫生应急措施,并最短时间内完成了基因组结构、病理分析、疫苗和药物研发。以后人类社会再面临类似的公共卫生危机时也就能更加坦然面对。

新冠疫情也可能像非典一样突然消失。日本科学家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正在自我消亡。在8月病例数达到峰值后,日本病例数已经从每日新增2.5万例一路下跌到现在的每日新增200例左右。

日本国立遗传研究所与新泻大学的研究团队研究发现,在德尔塔变异毒株基因组中,一种名为“nsp14”的酶发生了变异,导致病毒无法及时完成修复,从而导致病毒自我灭绝。

这让我们想起当年的非典疫情,SARS最早在2002年11月出现,随后在29个国家和地区迅速传播,但到了2003年7月后就再也没有新增病例了。在非典期间, 从始至终没有任何国家研制出特效药和疫苗,结果突然就消失了。

其实一种新的病毒接触到人体,早期会有很高的致死率,但也会不断变异,直到与人体不再排斥,能够共存。

也就是说即便没有疫苗和药物,新冠疫情也会逐渐消失,因为能够致人死亡的变异病毒自己也会消亡,只有那些对人体更加温和的变异病毒才能生存下来。

当然以人类现在的医学和科学进步,我们完全不需要等待疫情自己消失。短短一两年内就出现了这么多疫苗和药物,已经证明了人类医学发展的伟大成就。

对于新冠口服药,中国医药企业也会和去年疫苗研发一样,迅速追赶上辉瑞等国际医药巨头的脚步。

连环球总编胡锡进都公开喊话,表示愿意相信辉瑞口服药实际疗效是真的,并为国药和其他中国药企加油。中国早晚要开放,离不开药企的保驾护航。

更多“医药”相关内容

更多“医药”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