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4 1 6 7

上市公司大股东被耍了,一致行动和委托投票都被撤,董秘被打

股权道 | 股权律师、《公司控制权》书作者,“股权道”公众号 2021/10/27 08:58

股权道由竹子创办,竹子是 《公司控制权》书作者,股权律师和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懂管理的股权律师。

“股权道”为有眼光和追求的创始人提供靠谱的股权内容, 不为八卦追热点。

已研究219家公司的股权案例, 有人持股1%控制公司,也有人持股99%无控制权。

嘉应制药上市后,原始股东相继套现,大股东全身而退,迎来第二任大股东老虎汇。

但小兄弟们并不服新来的老大,商量结盟不成功后,找来第二任接盘方,以为可以套现走人了。

可没想到的是,新的接盘方只是虚晃一枪,掌控了公司2年后没钱接盘,摆摆手走人了。


在当地政府的撮合下又找到第三任接盘方,为了支持新来的接盘方掌控大局,大股东同意把自己的投票权都给新来的接盘方。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方案获得通过、新来的接盘方控制了董事会之后却翻脸了,大股东推荐的董秘被“殴打”,大股东怒而收回自己的投票权。

一致行动协议和委托投票被撤,可这是可以随便撤的吗?下面具体分析。

一、私人老板收购百年药业赚100多倍

嘉应制药是生产双料喉风散的公司,双料喉风散是国家中药保护品种,有两百多年历史,原来由梅州制药厂独家生产。

但在2000年之后,国家要求在2004 年 6 月 30 日完成 GMP 的改造,而当时的梅州制药厂根本拿不出几千万进行技术升级,面临被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的风险,怎么办呢?

他们通过登报找来四位老板出钱、梅州制药厂出无形资产组建新公司,再后来把股权都卖给四位老板彻底退出了。

新知达人, 上市公司大股东被耍了,一致行动和委托投票都被撤,董秘被打

2003年,四位老板花530万元买下无形资产,再投资4000万做起了嘉应制药,这四位老板是黄小彪、陈泳洪、黄智勇、黄俊民。

2005年1月,再找来黄智勇的堂弟黄利兵做总经理,四位老板把0.23%的股权转让给黄利兵,然后公司就开始筹划上市了,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2007年12月,嘉应制药成功在A股上市,上市之后五位创始股东的持股如下:

大股东黄小彪持股27.04%,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但他只担任监事会主席。

二大股东陈泳洪持股23.66%,担任董事长。

三大股东黄智勇持股14.48%,担任董事,是做中药贸易和建筑出身的。

四大股东黄俊民持股9.65%,担任董事,也是做中药贸易出身的。

五大股东黄利兵持股0.17%,担任董事和总经理,和他堂兄一样做建筑出身。


2011年限售期结束,四位大股东都开始减持了。

2013年成功收购金沙药业,引入了金沙药业7位原始股东:颜振基、张衡、陈磊、陈鸿金、林少贤、周应军、熊伟,原股东的持股自动稀释。


2016年12月,大股东黄小彪把11.27%的股权都卖给老虎汇,总价为10.47亿元。

按这价格计算,2003年几位老板花4530万元的投资,在13年后变成了56亿元,总收益120多倍,年均收益接近10倍,挺高的吧?


大股东黄小彪已经全身而退,他是做财务投资的?

在公司成立10多年里一直是大股东,但并不担任要职,股票上市限售期结束后就把监事会主席也辞了,就是为退出做准备的吧。

二、小股东抱团不成功

老虎汇成为大股东后持股11.27%,董事长陈泳洪是二股东持股10.94%、黄智勇持股4.93%、黄俊民持股3.15%,三位原始股东是不是担心狼来了,想要抱团取暖?

2017 年4月,三位原始股东邀请收购金沙药业来的七位股东签一致行动协议,10人共持股27.96%。

比较意外的是, 一直担任总经理、和黄智勇是堂兄弟的黄利兵,并没加入10人联盟的阵营,也没随几位原始股东一起减持。


但10人联盟很快被交易所问询是不是违反承诺,因为2013年收购金沙药业时,金沙药业的七位股东共持股18.51%,超过嘉应制药的原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了表示不谋求公司控制权,七位股东承诺:现在及以后都不会和其他方达成一致行动,三年内也不会参与董事、监事或高管的提名。

被交易所问询后解除了一致行动协议,经理层及核心员工还主动出具了3年内不主动离职的声明。


股权道提醒: 七位股东出这样的承诺就是一辈子了,建议承诺要谨慎,不要给自己挖个坑套牢一辈子哦。

如果想控制上市公司,建议在上市之前进行设计,因为上市之后规则严格,而且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之前没设计的之后想改变很困难。

三、董事长和原始股东集体谋撤退却掉坑里了

10人联盟解除后,老虎汇在当月就发布了增持计划,持股从11.27%增加到12.68%。

而10位小股东抱团不成功后,董事长也开始谋划撤退了。

2018 年 1 月,二股东陈泳洪打算把不限售股卖给老虎汇,限售部分先把投票权给老虎汇,这样老虎汇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但由于价格问题没谈妥,很快就宣告交易失败了。


接着公司很快又宣布要收购贵阳德昌祥药业有限公司,但收购的事还没有结果,三位原始股东又谋划别的撤退路线了。

2018 年7月,陈泳洪(10.94%)、黄智勇(4.93%)、黄利兵(0.14%)三位原始股东(共持股16.01%)先把投票权都给了一个新公司(中联集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签了一致行动协议,准备把股票都卖给中联集信。

新知达人, 上市公司大股东被耍了,一致行动和委托投票都被撤,董秘被打

中联集信是贵州汉方(集团)有限公司指定的公司,还承诺12个月内增持不低于5%的股票。


协议签完后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 中联集信提名6位董事和1名监事全部获得通过,董事长和总经理也都换成中联集信的人。

大股东和三位准备撤退的原始股东都支持中联集信接盘,大股东老虎汇在九个董事会席位中只占一席。


这位新接盘方只是签了协议,还没付钱买股票,零持股就已经先控制公司了。

然后2019 年 1 月把公司也从梅州搬到深圳,2019年4月调整高管薪酬,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年薪从10多万调到40多万。


另一边,收购昌祥药业的计划在2019年9月宣告终止。

新知达人, 上市公司大股东被耍了,一致行动和委托投票都被撤,董秘被打

本以为可以把希望寄托在新的接盘方身上,可没想到的是,中联集信掌控了公司将近2年,承诺的增持不兑现,也没付钱买三位股东的股票,被广东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这下连地方政府都着急了,嘉应制药原本是梅州的公司,被中联集信迁去深圳后却甩手不干了。

对深圳而言,几十亿的上市公司不算什么香饽饽。但对于小城市而已,出一家上市公司还是挺不容易的。

在地方政府的撮合下,找到朱拉伊控制的新南方作为第三任接盘方,朱拉伊是邓老凉的老板,还控制中医药、能源、建筑、酒店等公司。

朱拉伊与合生创展、珠江投资的老板朱孟依是兄弟。


商量好由新南方收购三位股东的股票,而且出价还高于市场价格,再通过增发新股让新南方的持股达到30%以上,成为控股股东。

可是, 三位股东因第二任接盘方中联集信的事情发生纠纷,导致股权被冻结了,新南方不愿意接这些有纠纷的股票。


这是踩了多大的坑呀,三位原始股东想全身而退却所托非人,被第二位接盘方摆弄了两年,好不容易找到第三任接盘方却无法交易。

一家公司给别人控制了2年,能把公司带到什么路上去呢?

股权道提醒: 股权交易涉及金额较大,把公司控制权交给别人后果更难以估量,建议谨慎选择交易对方。

四、换一种方式接盘

朱老板不愿意接有纠纷的股票,三位股东又找来新的接盘方,打算把没被冻结的10%股权先卖掉。

而朱老板通过增发新股的方法进来,新旧股东都支持,大股东老虎汇和原始股东黄智勇还把自己的投票权都给了新南方。


2021 年7月,给新南方发新股的方案获得股东大会通过, 但还有待证监会核准和市场监督局关于经营者集中的反垄断审查通过,才可以正式实施。

如果增发新股的方案获得通过,新南方的持股将达到23.05%,表决权达到31.72%(含委托投票),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

2021年6月25日,被中联集信迁去深圳的嘉应制药又搬回梅州了。


随后在2021年8月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

在六位非独立董事中,新南方推荐两人为朱拉伊和黄晓亮,老虎汇推荐两人为冯彪、徐胜利,原始股东推荐两人为陈程俊、黄志瀚。

三位独立董事中,老虎汇推荐1人为肖义南,另两位徐驰、郭华平不知道是哪方推荐的,后来发生内战这两位支持朱老板。

由新南方的实控人朱拉伊任董事长和总经理,老虎汇实控人冯彪任副董事长,仍由上任的徐胜利担任董事会秘书。


这次由朱老板接盘、给新南方增发新股的方案获得高票通过,还以为要脱胎换骨了,没想到又发生内战。

五、股东内战

2021 年 9 月 14 日,老虎汇通知嘉应制药,解除与新南方医疗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大股东把投票权收回来了。

三个月之前才签的委托投票协议,给新南方增发新股的方案都通过了、董事会也换届完成了,老虎汇却反悔了,这是啥意思?

被交易所问询后,披露了一连串内幕和抽屉协议。


原来之前新南方要求老虎汇把投票权委托给新南方,老虎汇觉得,既然朱老板愿意用高于市场的价格收购三位股东的股票,应该有能力付钱,在二股东的游说下就同意了。

但经历上次被虚晃一枪后,这次老虎汇留了一手。

2021 年 6 月 15 日,朱拉伊和冯彪签两份《备忘录》约定:

(1)公司增发1.52亿新股,冯彪指定公司认购3000万股,朱拉伊的公司认购1.22亿股。

(2)以新南方和老虎汇为决策股东,其他股东不参与经营决策。

(3)朱拉伊任董事长,冯彪任总经理,对朱老板控制的邓老凉茶等进行资产重组。

(4)老虎汇提名不少于4名董事,但老虎汇和冯彪不谋求控股股东地位,在持股低于5%时会出让董事会席位。

5.1 接盘方违反约定

但在2021年8月2日董事会换届时,有两处与备忘录约定不符:

(1)《备忘录》约定老虎汇有 4 个董事席位,而实际上只给 3 个董事名额。

(2)《备忘录》约定朱拉伊任董事长,冯彪任总经理;而实际上是朱拉伊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冯彪任副董事长。

当时老虎汇并没有提出异议,对这些方案也投了同意票。


但在会议快结束时, 刚当选董事长的朱拉伊要求增加一个临时议案,提议黄利兵担任执行总经理 。黄利兵就是那个后来打董秘的小股东,也是第一位总经理。

这一提议当场遭到董事的反对,理由是《公司章程》规定设总经理一名,没规定设执行总经理;而且聘请执行总经理这么重要的事也没有提前沟通。

冯彪更指出,这样的提议违反备忘录的约定,侵犯了老虎汇股东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权益。

当时会议没表决这事,本以为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没想到这才是开始。


既然被说没有提前沟通,在三天后的2021 年 8 月 5 日, 新任董事长再次提请聘任黄利兵担任执行总经理。

这次冯彪表示强烈的不满:

(1)既然朱老板不遵守备忘录的约定,老虎汇为什么还要把投票权委托给新南方呢?

(2)新南方拿到老虎汇的投票权、控制董事会后公然“变卦”,不就是欺诈行为吗?

5.2 大股东反击,董秘被打

2021 年 8 月 8 日,冯彪向董事会提案:

(1)聘请第三方机构开展对高级管理人员的在职审计。

(2)聘请第三方机构开展对上一届董事会、监事会的离任审计。

(3)在第三方审计工作完成前,冻结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聘任。

但提议归提议,这事并没往下推进。


又过了六天的2021 年 8 月 11 日,董事长采用迂回战术, 改聘黄利兵为常务副总经理。

老虎汇冯彪认为,新南方在玩弄文字游戏,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约定,萌生了收回表决权委托的想法。

2021 年 8 月 27 日,冯彪向相关部门进行汇报,并要求新南方在 2021 年 9 月 10 日前明确回复及纠正。


2021 年 9 月 6 日,独立董事肖义南提出:

之前三位股东将表决权委托给中联集信行使期间,公司经营停滞不前、多笔交易异常,请公司暂停推进增发新股事宜。


2021 年9月8日晚,小股东黄利兵把董秘给打了。

老虎汇没有收到新南方的回复,在2021 年 9 月 11 日向新南方正式发送解决表决权委托协议的函。

2021年9月16日,董秘用于信息披露的E-KEY被抢走。

这是进入混战了?被交易所一连串问询。

5.3 委托投票协议可以随便撤回吗?

新南方认为:

(1)《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是不可撤销的。

(2)《备忘录》并不是签《表决权委托协议》的前提条件,没有约定《备忘录》的内容未得到实施就要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

(3)没按备忘录安排老虎汇推荐4名董事、冯彪任副董事长朱拉伊做总经理的事,老虎汇自己也投了赞成票。

老虎汇推荐的董事会秘书徐胜利(律师出身),全程协助冯彪起草和沟通《备忘录》和《表决权委托协议》,《备忘录》仅是双方共同努力的目标,不是不可改变的硬性要求。


那么委托投票协议到底可不可以撤销呢?


5.4 董秘被踢出局

2021年10月15日,已经由朱老板控制的董事会通过决议,解聘徐胜利的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职务。

解聘董秘的事获得5/9票通过,这事被交易所问询,两方开展激烈争论。


(1) 朱老板这方 说,董秘没有按照多数董事同意的版本披露,而是按照他自己和少数董事的意见进行披露。


(2)被解聘的董秘说 ,在回复《关注函》过程中受到朱拉伊董事长及董事黄晓亮的干扰和阻挠,黄晓亮在回复函上故意删除重大信息,不陈述事实,后在各方协调下相关信息才得以披露。


(3)独立董事肖义南说 ,解聘董秘的董事会会议由董事黄晓亮主持不符合要求。

董事会会议应由董事长主持,董事长不主持的由副董事长主持,副董事长不主持再由半数以上董事推举一名董事主持。

所以肖义南当场提出质疑并退出会议。


关于会议主持人的问题,在《公司控制权》第2版的书里有案例,如果会议主持人不对,也有可能被法院判决撤销决议的。

六、股权道点滴思考

老虎汇冯彪,名字看起来挺彪悍的,但好像有点可怜耶。

四年前花10.47亿元买股票,四年过去已经缩水成4.5亿元,亏损超过50%,原来大股东投资也和小散户一样的悲催。

公司先被第二任接盘侠操控两年,最后留下一堆亏损的股票,人家拍拍屁股走人了。

第三任接盘方被寄予厚望,结果又被摆了一道。

老虎汇做了四年大股东,却踩了一个又一个的坑。


公司控制权并不只是单纯的靠股权结构就可以解决的,更重要的是要靠机制设计。

只靠做大股东并不一定能控制公司,比如在《公司控制权》的书里有法院判决的案例,有大股东持股99%都被法院判决没有控制权,也有公司采用7:3的股权结构走向死局。

董事长、副董事长、总经理…哪个职位权力大?应该怎么设计?在《公司控制权设计》的课程有详细介绍。

《公司控制权》书里是别人的案例,好多案例只做到1-2个点,课程是讲全方位进行系统设计的方法,教你自己怎么做

董事长的权力不一定比总经理大,副董事长就更了。


那位打人的小股东好像也挺委屈的。

做了10多年的总经理,论工资还不如一个小白领,论股票也只有0.14%。

这样的股权设计很不合理,很难把公司做好吧。

股权应该怎么分配?人力股应该怎么处理?在下面的专栏有介绍。

到底是做不好才拿这么少?还是拿这么少所以做不好?

朱老板为什么坚持让这位小股东做总经理?因此还和大股东闹翻了。

更多“企业经营”相关内容

更多“企业经营”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