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一波说 | 一波说,一起把优秀传下去 2021/10/26 22:59

心怀高远的宏大志向,昔日的宁波首富熊续强没有等来“千亿银亿”这一天,银亿股份这家老牌宁波民企反而陷入破产重整之困地。

本以为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因严重违约而放弃,近来却是“峰回路转”,有了新的变数。梓禾瑾芯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有可能延期至下月支付,一旦重整计划能顺利推进,*ST银亿可能逃过破产清算一劫。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重整投资人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或延期下月支付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集团被江北区授予“扶贫典范企业”光荣称号

10月25日,*ST银亿在《证券日报》等媒体发布“银亿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召开第四次债权人会议的提示性公告”,至截稿时,处于停牌中的*ST银亿,股价为2.63元/股,总市值105.94亿元。

万丈高楼,是用一块块砖头堆砌起来,非一日之功;一座大厦的崩塌,是分分钟钟的事。成立于1994年的银亿集团,是宁波老牌民企,旗下有银亿股份(000981.SZ)、河池化工和康强电子三家A股上市公司。25日早盘截稿时,河化股份(000953.SZ)股价为4.47元/股,总市值16.37亿元;康强电子(002119.SZ)股价为14.66元/股,总市值为55.02亿元。

银亿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市值加起来,仅有177.33亿元,与昔日宁波首富熊续强的“千亿银亿”之梦,差老远了。

自陷入债务危机以来,银亿集团创办人熊续强也在努力自救,甚至公开表态: 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积重难返,根据法院的裁定,如果银亿未能执行《重整计划》,可能陷入被法院宣告破产清算的风险,*ST银亿也将被退市。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集团掌门人熊续强(中)

辛丑牛年,牛气冲天!在年初的新春团拜会上,掌门人熊续强将这一年定为银亿集团完成重整,涅槃重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然而,尽管找到了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梓禾瑾芯”),但推进重整之路却是一波多折,绝非想象的那样顺畅。

10月25日, *ST银亿发布的《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召开第四次债权人会议的提示性公告》称, 2021年10月20日,公司收到管理人通知,在管理人听取公司部分债权人对《重整投资协议》后续处理的意见后,为充分尊重全体公司债权人的意见,管理人经内部讨论后决定于2021年11月3日上午9时30分召开公司第四次债权人会议,就《重整投资协议》处理方案等进行表决。

会议表决议案有二项,1.议案一:关于将“梓禾瑾芯”基于《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资协议》应支付剩余重整投资款的义务延期至2021年11月11日,如期限届满仍未全额支付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的,则管理人应根据《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资协议》的规定履行协议终止程序。2.议案二:公司的后续债权人会议采用非在线视频通讯群组等其他非现场方式召开。

最主要的会议表决议案自然是“议案一”了,即“梓禾瑾芯”应支付剩余重整投资款13亿元延期至2021年11月11日,届时若违约未全额支付,“重整计划”可能会被终止。

对于 熊续强及银亿而言,如何处理公司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可能构成的严重违约事宜是一方面,更严重的方面是:一旦该《重整投资协议》被终止,除了面临重新遴选重整投资人的风险,假如超过了法院裁定公司重整计划执行时间,届时公司不能执行或者不执行《重整计划》,则将被法院宣告破产清算,进而导致 *ST银亿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换句话说, *ST银亿的重整已进入关键时间,攸关公司能否涅槃重生、重启发展征程。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集团董事长、总裁熊续强(右)

2020年6月23日,宁波中院裁定受理了银亿股份的重整申请,正式进入重整程序。随后的12月11日,公司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及出资人组会议召开,分别表决通过了《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草案)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同日,公司管理人与梓禾瑾芯签署了《重整投资协议》。

2020年12月15日,公司管理人收到宁波中院发来的(2020)浙02破4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银亿股份《重整计划》,并终止银亿股份重整程序;目前,*ST银亿仍处于《重整计划》执行阶段。

*ST银亿与公司重整投资人“梓禾瑾芯”大致情形如下,去年10月27日,在宁波中院的监督下,根据公司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的评分结果,确定梓禾瑾芯为公司重整投资人,其投资总报价为人民币32亿元,并于同年12月11日签署了《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资协议》。

根据协议约定,第一期投资款为8亿元(含履约保证金1.53亿元),第二期投资款为24亿元。经宁波中院裁定批准之日起七(7)日即2020年12月21日内,梓禾瑾芯完成支付第一期投资款8亿元,最迟不晚于去年12月31日前支付第二期投资款24亿元,其中确保最迟不晚于2020年12月31日前累计支付至少15亿元的投资款。

25日的提示性公告称,梓禾瑾芯仅累计支付人民币19亿元(含履约保证金人民币1.53亿元),违约金以及剩余投资款仍未支付,已构成严重违约。公告称,“ 在梓禾瑾芯成为银亿股份重整投资人后,每次投资款的支付都违约或严重违约。

*ST银亿的公告称,根据《重整投资协议》约定,梓禾瑾芯应在2020年12月31日前支付32亿元投资款,且至少确保支付15亿元才能申请后续投资款最迟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支付。但梓禾瑾芯至2020年12月31日仅支付6.66亿元,构成严重违约。2021年2月1日梓禾瑾芯申请剩余17亿元投资款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前支付完毕,以及公司第三次债权人会议同意梓禾瑾芯基于《重整投资协议》应支付剩余重整投资款的义务延期至2021年9月30日,但自2月1日至今的8个多月时间里,梓禾瑾芯仅于2021年9月29日支付4亿元,再次构成严重违约,严重影响了银亿股份重整进度。

每天穿布鞋上班,宁波首富熊续强千亿梦这么难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集团董事长、总裁熊续强

熊续强最辉煌的时候,银亿集团是中国500强,他也以295亿身家跻身“宁波首富”宝座。

自从2016年熊续强将打造“千亿银亿”级规模高质量发展的跨国企业为目标之后,这家宁波昔日最大、最知名的本土房地产企业,一举收购了美国ARC公司、日本ALEPH公司、比利时PUNCH公司,控股康强电子、河池化工等上市公司,让熊续强始料未及的是,为了一个千亿目标,踩死油门蒙眼“冲冲冲”,他确实太急躁了,被债务重荷压垮了!

宁波首富熊续强 千亿 银亿 碎,也在用深刻的教训告诉我们:一个再成功的企业家,如果无法摆正心态,如果战略上出现失误,让过度扩张将资金流动性危机逼到悬崖边上,一个好端端的公司都可能被带入万丈深渊。

莎士比亚《奥赛罗》里写道: “都是月亮的错。那盈月低垂,驱人类疯狂。” 满月,让人失去理智,都发起疯来了,有的人无视月盈月缺是有周期的,甚至还怪月亮走错了轨道。 201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很多昔日风光的“首富”瞬间变为“首负”, 熊续强就是其中之一,他从登榜 “宁波首富”到陷入破产重整,一年时间都不到。

客观来说,银亿之败,有迹可循。熊续强面临的问题,有“跨界死”、流动性等诸多症结,作为昔日宁波本土成功的标杆性民营企业家,造成银亿陷入债务危局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掌舵人熊续强的心态上。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集团掌门人熊续强

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刚( “我是西蒙周”)曾就银亿集团申请破产重整一事,下了一个相当精辟的评论:“ 企业做大了,老板往往会自我膨胀,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直到资金链断裂,一个外表上的庞然大物就犹如被抽掉了骨架,剩下的就只能轰然倒地。银亿的教训极为深刻!

昔日曾因 “打败”过徐翔而扬名的 熊续强,2010年将银亿集团带入中国500强阵营,2017年时,银亿实现营收783亿元,创利税40多亿元,是宁波10强企业,但近几年来急速性的扩张,不但没有实现“千亿银亿”目标,反而如“我是西蒙周”说的:“ 这种急速跨界的扩张,消耗了银亿的底气和阳气,投资链条越扯越长,终于绷不住了,链条断了。

昔日,《东南商报》曾用 “竹杖芒鞋轻胜马”来形容 银亿集团掌门人熊续强,被评为 “风云浙商”时,给了他太多赞誉之词,如“ 他是一位技艺高超的妙手神医,一个个亏损企业转到他手里,他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又如“ 他是一位坚如磐石的经营大师,任何困难产业都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当三年前银亿集团陷入债务危机的时候,媒体们的风向又变了,“ 身家 295亿财富的宁波首富,还不起 3亿债务?

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研究员邢立全,在《 A股资本系族:现状与思考》一文中,曾写 道: 截至 2017年2月7日,熊续强家族控制的银亿系内上市公司并购次数多达14次,力压海航系和复星系,成为并购次数最多的民营控股的资本系族。 ”熊续强 之独子、银亿集团副总裁熊基凯也曾表示: 站在世界看银亿,进军高端制造业最佳的捷径就是海外并购。

到2020年,银亿集团将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利税100亿元”的目标,并通过若干年的努力,成为一家有影响力的跨国集团。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也正是2020年,宁波法院裁定银亿破产重整的申请。

新知达人, 宁波首富破产重整咋这么难!剩余13亿元重整投资款延期下月支付

银亿集团董事长、总裁熊续强(左6)

宁波银亿集团创办人熊续强,生于1956年7月,据说,他平常最爱穿的是一双布鞋,每天去公司,走路一个多小时,“竹杖芒鞋轻胜马”。

毕业于原杭州化工学校(今天的浙江工商大学)化机 77 班 熊续强,早年曾是一名插队知青,后来分配到余姚农药厂,成了技术骨干。1979年,他被任命为余姚农药厂副厂长。

卸任副厂长职务后,熊续强曾进入大学学习,后到宁波一个市级机关任职。在38岁那年,作为“局级”干部的熊续强下海创业,彻底告别了体制。

1994年8月18日,银亿正式创立。此前,熊续强之所以下海,也与此前一段成功经历有关。上世纪90年代初,国有企业减亏、扭亏工作陆续在宁波展开,他转任当时的宁波老国企——宁波罐头食品厂。这家国有老厂一年亏损二、三千万元,资不抵债、生产停顿;熊厂长上任一年后,工厂焕然一新,一举创造“500万元利润、出口创汇1000万美元”之佳绩。

1994年,宁波首次利用世行贷款,对原宽仅2米到10米的药行街、柳汀街进行大规模拓宽改造。宁波城市建设“旧改”号角吹响之时 ,也为银亿赢得了发展良机。 宁波多了一匹与疾速的城市化相伴驰骋的房地产 ‘黑马’。 ”事实上,银亿草创之初,仅二三人,在苍松路上两间办公室是租来的,电话也是从隔壁单位牵来的分机。

更多“破产重整”相关内容

更多“破产重整”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