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8 4 1 6 7

转型快也难逃掉队:新造车运动加速零部件商洗牌

泰伯网 | 领先的科技媒体与产业服务平台 2021/10/25 09:38

报道数字经济

 定义转型中国

泰伯网 沐子 |撰文

上海汽车会展中心,获颁“中国汽车工业饶斌奖”的李书福风光无限。

几乎没人记得他早年被称为非正规军,办会没有展台、落地地方被限制资质的窘迫与无奈。

行业大踏步迈入高光时刻之时,并非所有的入场选手都能站在台前,万众瞩目。比如这场颁奖典礼台下鼓掌的一大部分观众是那些不被大众关注的零部件厂商。

焦虑之下走得慢

“我们现在在做电控,也非常开放,直接给主机厂开放使用权,开放软件,开放底层等,计划明年首批产品量产。我希望整个行业能发展起来,也期待在电工学这个方向还没有蓬勃发展的时候,我们能起到推动作用。”

在汽车年会的全球青年科学家交流会上,一位来自零部件公司的从业人员刘向谈及自己创业的艰辛经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几度在比亚迪副总裁廉玉波,中国汽车人才研究会名誉理事长、华汽汽车文化基金会理事长付于武等行业大佬面前哽咽。

2015年清华博士毕业后,刘向在东风汽车公司做了两年博士后。工作的第三年,他选择离开了东风,加入一个零部件公司。

当离职时被领导问到“为什么想走”,他的回答是,“工作了三年后,我觉着至少在我现在所在的行业,核心技术支撑点还是在组件,所以我想去做组件。”

听了这句话,当时领导一句话也没有留他,只是说“你走吧”。

出来后的这几年,公司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顺利。在没有那么多资金,没有那么完善的人才体系之前,公司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活下去。

怎么活?其中就涉及到哪些东西要自主,哪些东西需要供应商。这也是 为什么很多人说零部件在产业升级上反应比较慢,是因为大家都很焦虑。

在同行业内人士看来,“ 如果完全依靠供应商就会很焦虑,毕竟 如果不自主,未来很可能就成为一个制造代工,丧失了自己的定位。但如果 投入大,也不一定能成功,因为 技术迭代非常快。”

讲到艰难之处,刘向声泪俱下,引得行业大佬们纷纷感慨,“每一个企业的成长都是伤痕累累,包括李书福当年也流过不少眼泪。”

比造车跑更快的是零部件

摆在面前的,一边是资本市场反馈的“造车火了”,一边是产业链每个链条上的从业者都在探索着“要往哪儿去”。

相比之下,不同于有资本加持,想要弯道超车的初创造车企业,零部件企业在有限的资源下,被给予的成长时间更加紧迫——“转型的速度一定要比主力厂快”。

“原则上技术的进步是由零部件来驱动主机厂,不管是传统技术还是新技术,最后都会落实到一个个零部件的实体,即原有的结构类零部件产品依然会存在。”东风华神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 这也意味着,零配件升级转型要先行,否则将无力创造自身与主机厂的合作价值。

可是风险并没有因此消弭:即使比主机厂跑得快,也可能会死。

为什么?零配件厂商的压力一部分来自零部件企业之间竞争,比如想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第一桶金的博世等。

比较明显的是,目前业内智能化转型都指向用户的需求,即从软件层面做应用,通过用户体验满足客户差异化的需求。

“原来没有那么多的钱去满足千人千面的需求,只能通过所谓的大体量去降低成本。现在如果做差异化,可能会把很多成本花在高附加值以及相对有一定技术含量、具备不可替代性的产品上,毕竟用户更关注的是整体的舒适体验,如人机交互等。” 东风华神汽车相关负责人

另一部分的压力也来自主机厂。事实上,很多主机厂也在自主开发零部件,或者主机厂有自己的零部件供应商体系,比如东风有自己的零部件集团,一汽近期投资2亿元成立了汽车零部件公司。

毕竟,“如果是做高附加值的零配件,利润非常可观,整个收益率甚至比主机厂利润还高。” 某主机厂商表示。

但倘若零配件日趋同质化, 能够肯定的是,未来硬件零配件的利用率或者在整车成本里面的占比将会越走越低,这可能会加剧缩小零配件厂商的生存空间。

人才两极化

只是目前这个阶段,“ 尤其是汽车行业很缺乏两端的人才,一个是顶端,比如现在引领整个行业的智能网联等,还有一个是我所处的最低端零部件,这两个方面的人才非常欠缺。 ”刘向指出。

“站在公司经营者的角度,不管民营 零部件企业 也好,国营的也好,其实都非常愿意去做一些潜在性、开创性技术的积累,只是公司没有这方面的人。

说到这儿的时候,刘向又强调了一遍,“是真的没有人。 我现在的企业整个团队几乎没有高端人才,人才非常匮乏。

这不禁让刘向回忆起,“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机械专业。那时候有一个很典型的现象,力学专业的同学去上医学课程,医学的去上航院的课,航院的去上机电的课,机电的去上车辆的课,车辆的去上软件......可能就是这么一个循环。”

而在讨论中,比亚迪副总裁 廉玉波 表示自己就是航空航天领域跨行到汽车行业。

至于如何把学术研究与应用结合在一起,是不少高校从业人员和企业人员的共同呼声。“ 我一直在高校里工作,必须要做前瞻的技术研究和探索。 但同时汽车也是一个应用性很强的领域,所以自己一直都希望能够记住前沿的技术探索和创新,同时也能够把这个技术能够很好的进行落地和运用。

对于企业从业人员来说,“ 如果把科研领域的技术思路稍微搬一点到工程领域,至少从研究产品开发的角度,是能够极大地弥补现在传统零部件行业的短板。

但确定的是,人才的投资不能问“ 今天成就了什么,而是问3、5年,甚至30年、50年后成就了什么 。有从业者期待,“ 可以把一些优质的人才,通过价值观的引领,引入到看似不起眼的零部件企业去,真正把零部件行业能够做起来,也 希望在未来能够看到更多真正扎根在一线的科研工作者。

故事的最后, 刘向如愿加到了比亚迪副总的联系方式,但愿他的生意能有转机。

更多“企业转型”相关内容

更多“企业转型”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