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第一批00后,因为看牙破产了

财视传媒 | 财视传媒 让每一次传播都有价值 2021/10/22 11:54

作者 : 金不换

来源 : 一粒金

新知达人, 第一批00后,因为看牙破产了

最近,老金在表妹身上,看到00后难以“启齿”的苦楚。

那天她们公司团建,大家玩起了抖音上比较火的“看你全身哪里最贵”。

美工小李撩了撩脖子上的蒂芙尼项链、视频剪辑小张露出手腕上的宝路华手表,编辑小王摸了摸脚上的AJ1......小年轻们从头到尾秀了个遍,眼里有光。

轮到表妹的时候,她默默张开了嘴。

众人围过来,本以为有亮瞎眼的大金牙露出来,结果是一副牙套,其他啥也没有。

她脸色黯淡叹了叹气说,如果是金牙就好了,才几千块,我这幅牙套不知道比它贵到哪里去了。

原来,她的牙齿从小就长得歪歪斜斜,严重影响颜值。

最近去口腔医院检查后,医生建议她做个矫正。不做不知道,一做吓一跳,整套流程下来花了三万多,可以提一台五菱宏光mini EV了。

她的同事直呼大意了,原来除了比外在的装饰,还可以比里头的牙齿,纷纷开始“秀牙”:

“看到没,我这牙齿才叫白到亮瞎眼,就美化一下就花了大几千”、“我曾经有四个智齿,你们看不到了,花了半个月工资给拔了”.......

健康的牙齿是相似,不幸的牙齿各有各的不幸。

因为一口牙,大家伙瞬间找到了情感共鸣。

让她们都感到心疼的是,辛辛苦苦大半年,一“牙”回到解放前。现在的年轻人,看医生感觉吃了亏,“打碎牙也不敢往肚里咽”。

咽的不是牙,是热乎的人民币。

01

让老金万万没想到的是,00后都开始看牙了。

记得在2019年,调研机构Statista进行了一场统计发现,有92%的90后表示自己深受口腔问题的困扰。

当时,老金觉得90后讲究个性,夏天涮火锅、冬天吃冰棍,不规律的生活节奏下,牙齿必然被祸害的不行。

没成想,后浪比前浪更“浪”。

90后还在深受口腔困扰时,第一批00后也愁眉苦脸地带着坏牙登场了。

据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有61%的青少年(12岁~15岁)存在牙龈出血问题,还有67.3%的检出了牙结石等病症。另外《2020年口腔医疗白皮书》显示,口腔消费者中近7成在30岁以下,主要消费群体开始向19岁以下延伸。

00后的牙是真的差,治牙也是真的贵。

有名初入职场的00后,在社交平台上吐槽自己的看牙经历。

他去年矫正牙齿花了12900元,当时大三没多少积蓄,就办的学生分期,每个月还个六七百。

然而,等他今年正式工作后,每个月工资只有1500元,光“牙贷”就要花掉近一半的收入。经常入不敷出,苦不堪言。

听说过年轻人中的手机贷、教育贷,头一次听到“牙贷”。叫醒00后的不是梦想,而是牙疼和贷款账单。

至于看牙到底有多贵,有网友披露出这样一份收费单:

牙齿种植(换牙):6000~18000元;牙齿矫正(带牙套)15000~30000元;牙齿美容(美牙等):1500~1800元;拔智齿500~1000元。

难怪人民日报都忍不住调侃,“换了几颗牙,一辆宝马没了”。

《腾讯00后研究报告》显示,00后的平均存款金额为1840元。可以做个牙齿美容,矫正和种植就不要想了,分分钟就得破产。

于是,经常能在社交平台上看到有人调侃道:

“有一种富有,叫看得起牙”、“刚才躺着玩手机,没拿稳砸到了脸上,第一反应是检查牙套有没有坏,全身上下就它最贵了”、“矫正的钱,都可以在鹤岗全款买套房了”.......

手头稍微宽裕的00后,姑且还能做个牙科手术。没钱的,就只好再等降价了。

这几天,口腔医院赛道上的龙头企业通策医疗,因为业绩下滑而股价大跌,引发市场关注。

背后的原因是,市场上流传“牙齿种植体将集中采购”,牙科患者出现了观望情绪。

还记得今年上半年,心脏支架因为集中采购从上万元降到了几百元吗?那些经济能力弱的年轻人,可不想错过这一波有可能的“牙齿降价”。

对于00来说,什么香椿自由、车厘子自由,那都是小菜一碟。

看牙后刷卡时不眨眼,才是真的自由。

02

当00后一边捂着牙,一边捂着钱包瞻前顾后时,牙医赛道上的一些从业者,可能会先甩开步子迈入财富自由。

这是一个典型的暴利行业。

在医药行业,素有“金眼科、银牙科”的说法。根据卫计委对各专科医院收治情况的统计,口腔科医院收入排名第四,利润率排名第一、利润率,盈利能力非常强。

另外,口腔行业里头的一些龙头公司,也挣得盆满钵满。

都说像眼镜和白酒是暴利行业,毛利率能达到70%。今年登上港交所的时代天使,是一家做口腔正畸的服务提供商,毛利率也超过了70%,说是暴利没毛病。

大的口腔公司赚钱不少,小口腔诊所日子也很滋润。

老金家附近有一家小口腔诊所,从我小时候就开始营业,一直到现在依然张罗地有滋有味。去年疫情的时候,街上的店铺几乎倒闭了一大半,唯独它屹立不倒。

这是因为一方面,从60到00后,几代街坊邻居的牙,几乎都去那里“翻新”,客流量大;另一方面,利润也确实丰厚。

简单的补一颗蛀牙,光是处理+材料费一起就要300~800块,而成本最低的只有几十块。如果是种植牙,诊所采用的韩国产的低端种植体,只需要两千多块。这是种牙最大的成本,但收费却能高达两万块。

这也难怪,根据《中国口腔开业医生信心指数》显示:

中国口腔医生对“开业信心指数”很高,远超过有信心的标准(50%为有无信心分水岭),已经达到了78%。

毕竟盈利强,回本快。

通常情况下,牙科人士都会反驳牙科不暴利。他们会说,一个医学人才培养出来不容易,人力成本高。

这是在睁眼说瞎话。

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0》,全国有19.5万职业口腔医生,高水平的仅占10.4%。

另一份调查数据显示:国内中专和大专学历的口腔执业医师占到了60%以上,本科学历的口腔执业医师只占27%,研究生学历更是低至7%。

行业普遍不是高学历人才,拿人力成本高当说辞站不住脚。

也有人对00后露出鄙夷态度:“看个牙几千块都嫌贵,那些炒高球鞋卖给你们的,难道不是暴利吗。”

这是在偷换概念。

其实球鞋这些,并不属于生存需要的必需。

它的目标人群大多是00后,其他年龄层的消费者并不多。而全国九成以上的人群都有口腔需求,并且牙疼到你怀疑人生时只能去找医生,所以补牙、拔牙之类的牙科手术都是刚需。

刚需、覆盖人群广、收费还奇高,不是暴利是什么。

03

跟暴利同行的,往往是资本。

马克思说过,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口腔行业的利润超过70%,各方资金早就前赴后继地涌入到这条赛道里。

到目前,中国有至少一半的口腔医疗机构,被大资本或个人所占有。

这些口腔医院的收费标准还没完全市场化,也没有政策说明口腔诊所需要去物价局备案。价格定高或者定低,全凭自己心情。而资本又是逐利的,暴利是必然结果。

都说资本每个毛孔都滴着血,里头有些血是拔牙时沾上的。

除了缺少政策约束外,口腔行业的暴利还在于:

区域性强,各自为政。

像通策医疗算的上是行业里的龙头企业了,一直以来都窝在浙江省内打游击战。

目前,它在浙江省内的市占率高达33%,而在全国的市占率仅为1.6%。两个区域的差距之大,看得出口腔市场整体比较分散,集中度低。

别看在全国范围里的市占率不高,通策医疗的吸金能力还是很强。

根据今年三季报数据显示,通策医疗营收近8.2亿元,同比增长12.44%;扣非净利2.658亿,同比增长6.2%。在这次股价大跌前,它的市值曾一路高歌猛进超过千亿,被股民称为“牙中茅台”。

在通策医疗之外,还有大量的中小型口腔机构,散落在各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它们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肆意收费,又没有“外敌入侵”,好不快活。

近几年,资本越来越不满足,开始想办法对外攻城略地。它们想出一个共同的套路,那就是在医疗机构的命名上加上当地名称。如此一来,会给外界一种“公立医院”的感觉,捡个现成的“背书”。

能明显感受到,资本入局口腔赛道的速度越来越快: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口腔赛道的融资26起,金额已达到29.14亿元,在过去十年的数据中排名第二。

它们闻着金钱的气味而来,反过来又掌握定价权,开出更高昂的看牙费用。

滚雪球效应还在继续。

04

未来,口腔行业能否降价,还00后一个“看牙自由”还不好说。

倒是可以看看从过去到现在的情况。

1907年,加拿大人林则博士,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口腔医疗机构:成都仁济牙科诊所,他也被称为“中国现代牙科之父”。

当时,成都偌大一个城,只有一个林则这么一个牙医。

很多人慕名远道而来,在小诊所外面排长队。听到林医生喊到自己的名字时,才能进去就诊。值得一提的是,他不屈于权贵,不给有钱人特殊待遇,一心只想普及口腔技术和教育。

可以说在20世纪初,中国的“00后”能够看牙是件十分奢侈的事情。

百年之后,口腔医院在资本的推动下遍地开花,眼下的“00后”能够看牙的选择也更多。然而,当他们一只脚迈进医院大门时,另一只脚却被挡在了门外,里头传来的是资本的声音:

银行卡够刷吗?

这哪里是悬壶济世的口腔医院,明明就是瞄准钱包的奢侈商店。


更多“口腔医院”相关内容

更多“口腔医院”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