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9 2 7 4 7

字节跳动的新出路,一定不是对标贝壳找房

数科社 | 新金融圈你想知道的都在这儿~ 2021/10/19 17:57

新知达人, 字节跳动的新出路,一定不是对标贝壳找房

据媒 体报道和天眼查相关数据 ,以往一直在互联网领域举起收购大旗的字节跳动,最近悄悄收购了麦田房产部分业务,似乎要进军房地产经纪市场。

一时间,有关“字节跳动剑指贝壳找房”的消息热度不减。

上述说法似乎引起了字节跳动的“反感”,字节跳动旗下房产信息平台“幸福里”相关负责人辟谣称:因为业务发展,幸福里平台近日只是收购了麦田旗下一家公司,并非收购北京麦田房地产所有的业务。而且,麦田房产一直是幸福里平台的深度合作伙伴,“当前并不存在字节跳动大力进军线下房地产中介业务,要对标贝壳找房的事实”。

这一回应并未影响人们对字节跳动布局房地产业务的猜测声音。毕竟细数最近4年的发展,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一直都是房地产线下市场的投资常客。2018年字节跳动扶持起房地产内容赛道玩家“懂房帝”;2019年字节跳动又全资控股房地产交易平台“幸福里”。其中幸福里是一家房地产信息交易平台,是贝壳找房的竞争对手。再加上最近几年,张一鸣疯狂的在字节跳动旗下囤积固定资产和写字楼,“圈内最懂地产的人”就成为很多投资者给他的称呼。

业内人士认为,进军房地产是字节跳动下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选择。

不过从最近字节跳动的大量战略调整和倾斜角度来看,字节跳动下一个竞争对手一定不是贝壳找房。那么,新的出路在哪里?

#01

呼之欲出的汽车“云”

就在曝 出字节收购麦田房地产相应资产 消息 的同一天, Tech 星球报道称,字节跳动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监王长虎已于近期离职。

根据字节跳动的前期宣传内容,王长虎于2017年加入字节跳动人工智能实验室(AI Lab)担任总监一职,主要研究方向包括计算机视觉、视频理解、多媒体检索和机器学习等。今年1月字节跳动内部职位调动,王长虎转任字节跳动的商业化-视觉技术负责人,负责抖音、火山、fauce、今日头条等多条主要产品线。

AI Lab曾经是张一鸣最重要的技术方向,毕竟字节跳动最核心的应用就是建立在算法推荐的基础之上。为此,张一鸣一度重金囤积大量的工程师和专家,形成在国内三分天下的算法权威技术团队。

然而进入2020年下半年,字节跳动核心技术重点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反馈在现实来看,字节跳动 AI Lab核心专家频频出走:2020年7月,字节跳动副总裁、AI Lab主任马维英离职;今年8月,AI Lab总监李磊也重返学术界。如果算上王长虎,字节跳动三任AI Lab的项目主持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纷纷离职。

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技术大将纷纷出走,除了个人因素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层面高估了AI的价值和低估了AI落地的难度,价格和产出不成正比。另一方面,有些国内AI大厂追求商业化过于急功近利,业务压力太重,相比之下,或许在学术界做科研更有价值感和获得感。

除上述原因,AI Lab 核心专家出走背后,不可忽略的一点是,字节跳动对核心技术重点以及相应产品正在进行调整。从传说中一直没有露面的“字节云”可以稍见端倪。

早在 2019 7 月,字节跳动便提交了“字节云”的商标申请, 2020 3 月,字节云的网址就通过备案,所有人为字节旗下的飞书科技。

但一直以来业内认为这可能就是字节跳动的商标保护的行为,在国内阿里云、腾讯云创新发展,国外亚马逊云和微软云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字节跳动再跳到这一个“坑”里,可能有些得不偿失。

到了2021年6月,字节跳动终于有真正的动静,正式宣布将推出云计算 IaaS服务。尤其近段时间以来,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正在为旗下的“汽车云”业务招兵买马,有消息称已从AWS和京东云招募了不少员工。

新知达人, 字节跳动的新出路,一定不是对标贝壳找房

有知情人士爆料,字节云此番进军的汽车云服务将包括SaaS(软件即服务)、PaaS(平台即服务)以及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成熟技术,比如火山引擎公有云服务、自动驾驶云服务、车辆管理等。

而这些还未完全落地的汽车云基础应用并不是字节跳动的“一时兴起”。去年9月,字节跳动就曾经在B端业务模块组建车联网团队,并推出“火山车娱”车联网应用。今年3月,字节跳动还参与了自动驾驶公司“轻舟智行”的A1轮融资;5月底字节向媒体确认,已组建车联网团队,并计划推出自己的车辆信息娱乐系统方案,实现旗下抖音、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产品在汽车终端落地。

这些有据可查的新闻,逐渐描绘出字节跳动在汽车领域云服务的路线图。

首先,在现阶段,字节跳动车联方案尤其是火山车娱集成抖音、今日头条、懂车帝和番茄小说等多个字节系应用,目前利用集成优势内容的便利,已与长安汽车等品牌展开合作,未来或将被更多厂商采纳。其次,2021-2022年以增量云业务为切入点,包括车联网云、自动驾驶云和火山车娱等,期望大面积铺开;最后,到2025年字节希望云业务覆盖率在特定行业能过半,让自己的企业服务业务整体营收追赶上腾讯。

理想是丰满的。不过,字节跳动云计算技术暂时还在“穷举”的状态。Canalys9月16日发布中国云计算市场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和百度智能云分别以33.8%、19.3%、18.8%、7.8%的市占率位列前四名。而目前汽车云市场的角逐也很激烈,华为有“八爪鱼”项目,腾讯也有主打仿真技术的汽车云业务,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有结合自身生态的车联方案,如腾讯的TAI车联网方案,阿里巴巴旗下的斑马网络。

单纯仅靠车机系统就想将新能源造车势力招揽到旗下,这对字节跳动这种体量的公司来说,也是现阶段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想要真正深入到汽车操控领域,还需要更加细致和更加专业的技术研发。

未来如果逐渐加大在车联云系统投入,在专业的技术研发下,能利用字节跳动的平台优势,让车联网逐渐平台化,或许才能带来新一场的汽车系统革命,增加字节跳动逐渐成为汽车操控行业领头羊的可能性。

#02

电商才是张一鸣的心头好

节跳动重金投入云服务之外,另一个赛道,或许才是让张一鸣念念不忘的。

最近,在很多人不关注的跨境电商领域,字节跳动悄然间进行了布局。据路透社消息,字节跳动正在测试独立的出口电商平台,并计划于今年10月底推出该平台。

新知达人, 字节跳动的新出路,一定不是对标贝壳找房

从公开消息来看,这一独立应用类似于阿里巴巴旗下的速卖通,这预示着字节跳动正在切入跨境电商这一全新领域。

虽然一直以来做的都是内容生意,但实际上张一鸣“醉翁之意”在电商。早在2020年12月字节跳动年会的相关发言中,张一鸣就对字节跳动内部目标提出了三个重点业务方向。那就是跨境电商、To B以及LKP(办公硬件套装)。

为了完成这样一个目标,即使张一鸣退幕后,今年上半年字节跳动还是完成了对一些跨境电商相关企业的投资和收购,并逐渐形成自己在跨境电商领域的技术和产品优势,利用自己庞大的TIKTOK流量池,打造类似国内抖音电商这样的电商模式。

而在跨境电商saas软件的赛道,阿里系企业等都还处于发展期,这就给了张一鸣时间。

据相关报道显示,2021年7月Tik Tok成为了第一个全球下载量达到30亿的非Facebook应用,而且Tik Tok的全球月活跃用户数数量已经突破10亿大关。

这一情况跟2019年的抖音非常类似,也到了可以商业转化的节点上。

为了解决支付问题,Tik Tok还和美国支付平台Square达成了合作,并推出一项名为“Square xTikTok”新服务,能让这个平台上的电商卖家方便付费。

平台、流量、支付,具备了内容电商平台所有的要素,字节跳动意在形成一个基于内容电商的业务闭环。

#03

互联网其实有边界

近期有关字节跳动的一系列变化中,我们还能悟出另外一个道理: 互联网有自己的边界。

不管互联网巨头们说产业互联网也好,说工业互联网也罢,他们想解决的依然是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产业的过程。

但从2020年以来行业发展的情况来看,产业或者工业互联网的主角并不是互联网的这些巨头,而恰恰是那些遵循着传统经济规律的企业。

这意味着,当互联网玩家们要对传统产业进行赋能和改造的时候,传统产业开始重新审视与看待互联网玩家。而产业互联网是一场以产业端为动能的新变革,但当前产业端尚未有新动能输出。

新知达人, 字节跳动的新出路,一定不是对标贝壳找房

人们看到的产业或工业互联网技术,依然是以C端为起始点的。不管是直播带货、内容电商、数字零售,还是在线办公,从本质上来看,依然是通过改变获取流量的方式和方法来实现的。这其实是一场发端于消费端的变革。

换句话说,当前所有的互联网平台直接从平台方主导的,对线下业务进行的互联网化改造还没有一个宣布成功。阿里的新零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目前偃旗息鼓的盒马在逐渐把自己像传统超市的运营者角度转型。

因此那些互联网平台业务拓展重点不断调整。

现阶段,TO B成了有互联网大平台业务突破的关键。当然,不止字节跳动,互联网平台都心水线下的巨大市场,也依然会尝试线下互联网化的改造,只不过这一次会谨慎很多,而谁能找到其中的规律,谁就可能就掌握下一个10年的钥匙。

                  

更多“字节跳动”相关内容

更多“字节跳动”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