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社交新贵剧本杀,终将“杀”向何方?

知顿 | 关注商业的创新与变革 2021/10/18 19:07

作者:知顿君

编辑:刘鹏遥

美编:羽墨

脱口秀演员庞博的这个段子,说的不是什么惊悚事件,而是时下最受年轻人欢迎的娱乐活动——“剧本杀”。在推崇沉浸式体验的当下,剧本杀可以快速让参与者体验到不一样的人生,一时风头无两。

但近期,“社交新贵”剧本杀频频登上热搜,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先是哈尔滨公布了本轮疫情首个确诊病例的行程轨迹,几日的行程中竟然连续玩了三天“剧本杀”;再是被新华社点名批评,配文《宣扬暴力、灵异、变味的“剧本杀”引担忧》,一时间毁誉参半。

新知达人, 社交新贵剧本杀,终将“杀”向何方?

“剧本杀”的核心是剧本,但对于从业者而言,这个行业自己的“剧本”走向又将如何,是最需要探讨的。

逆流而上,从“小众”到“主流”

2019年被称为剧本杀元年,在这一年,全国的门店数量从2018年的2400家迅速攀升至12000家,也是从这一年,剧本杀开始正式进入大众视野。

其实这种游戏模式在综艺节目中早有雏形。

2016年,芒果TV自制的《明星大侦探》一经播出就引起轰动,明星们在节目中进行推理游戏的同时,也将沉浸式的剧情体验带给了观众,在找出“真凶”的一刻,可以一并获得解谜的成就感。有一些嗅觉敏锐的人开始涉足创业,最早出现的模式是投入较少的线下圆桌。

但彼时的剧本杀,游戏属性还远远大于社交属性,大众认知度要远远低于同类型的“狼人杀”和“密室逃脱”。

直到2019年,剧本杀仿佛一个蓄力已久终于爆发的长跑选手,开始获得更多的关注。2019到2020年,剧本杀以剧本创作者——剧本发行商——剧本分发平台——线上游戏APP/线下门店为主轴的产业生态已经形成,行业趋于成熟。

据招商证券数据报告,2021年剧本杀行业规模预计达170.2亿元,同比增长约45%。远期国内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000亿元。据艾媒咨询调查数据,当下36.1%的年轻消费者,节假日期间的线下娱乐活动都选择了剧本杀,仅次于大众熟悉的看电影和运动健身。剧本杀已经从小众的私藏娱乐,逐渐成为年轻人主流的娱乐方式之一。

作为“疫情期间罕见火爆的线下经济”,“游戏行业线上化大趋势中的逆行者”,剧本杀势必引起资本的关注。

天眼查显示,7月29日,剧本杀平台小黑探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增加25%,新增阅文、金沙江创投等股东,持股比例各占10%;同期,剧本杀品牌“推理大师”获梅花创投千万级美元Pre-A轮融资,用于线下店扩张、上游作者培养以及主持人孵化等业务。

根据媒体的不完全统计,仅线上剧本杀软件从2018年至今就完成了11次融资。其中热门项目《我是谜》获得了五次融资。根据企查查的相关数据,截至目前,我国狼人杀、剧本杀相关的融资事件共计35起,披露的融资总额超253.2亿元人民币。

新知达人, 社交新贵剧本杀,终将“杀”向何方?

毫无疑问,剧本杀火起来了。但火爆的背后却存在着种种隐忧,对于从业者和投资人而言,也并非各个都能赚个盆满钵满。

行业内卷严重,剧本杀“杀”的是谁?

“这个本我已经六刷了。”

“不腻吗?”

“不会啊,每次都挑一个新的角色,况且剧本是多重结局设定,有的地方没玩明白,就下次再来。每次玩家也不一样,可以交到新的朋友。”

有记者体验京郊一家网红沉浸式剧本杀,发生了以上的对话。

对于剧本杀行业的头部企业来说,这样追捧已是家常便饭,动辄过千元的价格,两天一夜的游戏时长,都不能阻挡资深玩家的趋之若鹜。但如果以为这就是行业的常态,那就大错特错了。

根据闲鱼指数,2021年4月,闲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的数量较上月增长了110%。

正在进入红海的剧本杀,拥有超过其他赛道的飞速发展力,也有不同寻常的淘汰率。一边是大玩家手握优质剧本,复购率居高不下;一边是小业主经营惨淡,草草离场。

据测算,在一家中型城市开一家小型剧本杀门店的成本仅需25万元,这让很多想要有家店的潜在投资者盲目乐观。

以北京为例,仅东五环的高碑店地区,就出现了“500米,12家店”的局面。但玩家们对于剧本杀的体验要求不低,经营者们花大价钱购买优质剧本是基本操作,还要搭配上“NPC”们炉火纯青的演技,有的店甚至会配上VR特效、沙画视频……为了能够杀出重围,这个赛道的内卷程度不亚于任何一片红海。

所谓的“杀”何止在游戏中,经营者更是“杀疯了”。

遭遇冰火两重天的不仅是门店经营者,还有个体从业者。最首当其冲的就是行业的核心人物——编剧。由资深玩家表示,一家剧本杀门店能否存活,和剧本息息相关,如果有优质的独家本(一个城市仅一家门店拥有),基本就可以撑起一片天了。

与之相对的,能写出优质剧本的编剧自然是收入不愁,写出了火爆剧本,分分钟进账数十万。如果本子被影视公司留意到,还可以被改编成网络互动剧,名利双收。但反观新人编剧和尚且没有出头的无名编剧,本子乏人问津,玩家不买账,在已经混出明堂的编剧映衬下,很难突围。

除此之外,疫情的反复也让小经营者无法迅速回笼资金,难以抵御风险;行业准入门槛较低,让线下门店遍地开花的同时,也存在服务质量良莠不齐,游戏体验天差地别的情况。除了新华社点名批评的血腥、暴力元素,剧作者被侵犯版权、被抄袭的现象也是屡见不鲜。过早出现的马太效应,对于野蛮生长的剧本杀赛道来说,是发展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阵痛”。

野蛮生长的剧本杀,入局还是逃离?

剧本杀拥有强大的游戏趣味性和社交体验,牢牢抓住了Z世代人群的心,其市场前景仍旧广阔。但已经吸引资本进场,杀疯了的剧本杀市场,显然已经不适合资金并不充沛的小投资者。一些没有优质剧本和相关的资源人脉,又希望进入剧本杀行业的人,将眼光瞄准了加盟。

然而,加盟真的靠谱吗?

相关数据显示,剧本杀行业加盟商数量正在逐渐增多。例如线上App“我是谜” 在2020年2月宣布要通过加盟直管的方式进军线下。加盟的力度从只享用品牌、到统一进行剧本内容的挑选和采买、到输出管理团队和培训机制,到技术管理入股、利润共享等不同程度。

但同时,如果品牌方无法提供可靠的管理,剧本杀的体验必然降低。甚至于,是否会出现餐饮和奶茶加盟这种“将加盟商当韭菜”的情况也未可知。而随着剧本杀朝着下沉市场迈进,知名度和受众人群不断扩大,良莠不齐的招商加盟几乎将成为必然。

说到底,无论是自营还是加盟,掌握“核心科技”才是剧本杀经营能存活和长期发展的根本。而剧本杀的核心科技在于“文化内容”。如果没有高质量、高更新频率、版权保护的内容做支撑,讨论加盟还是自营就跟讨论“中了500万怎么花”一样,毫无意义。

在剧本核心之上,剧本杀呈现形式近年来也成多元化趋势发展。

第一个趋势是“剧本杀+文旅”,与景区联动的沉浸式体验,是剧本杀当下的主流发展方向之一。此前,四川崇州街子古镇曾打造了4万平方米的武侠小镇,结合推出《九州江湖·青天鉴》剧本。据数据显示,在五一期间营收达到220万。此外,南浔古镇、平乐古镇、洛带古镇等,都纷纷牵手剧本杀打造新IP,赚足游客眼球。

第二个趋势是“剧本杀+影视”,这也是一次双向输血。首先是二者人才的相互流动,包括演员和编剧。如《唐探》系列电影编剧之一北辰,如今就已经成为一名知名的剧本杀作者。再有则是双方IP的相互授权,如影视领域的知名IP《庆余年》就在不久前的郑州展会上确定了近600家城市的展售,战绩非凡。反之,由峤然、王鑫于19年创作的《年轮》是常年霸榜的剧本杀经典,被誉为“硬核情感本天花板”,该作品的影视化项目现正在加紧开发中,有望成为第一部由剧本杀改编的互动网剧。

作为以内容为核心的游戏形式,剧本杀基于内容可以衍生出影视、综艺、线上网游等多种展现形式,充满想象空间。

任何伟大的生意都必须坚持长期主义,相较之下,作为新生事物的剧本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像剧本游戏本身充满着谜团与收获一样,更多的财富密码等待着行业玩家去探索。(文/知顿 知顿君)

更多“剧本杀”相关内容

更多“剧本杀”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