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牵手重药控股效果不佳 ST天圣断臂求生三季度仍难逃亏损

财联社 | 快速、准确、权威、专业 2021/10/15 14:42

财联社(重庆,记者 黄田)讯, ST天圣(002872.SZ)自上半年被迫卖身与重药控股(000950.SZ)战略合作之后,业绩依旧难堪,接近公司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公司于重药控股的重组与合作顺利推进,在同等条件下,公司产品将优先进入重药的全国推销系统。

距4月牵手重药控股已过去近半年之久, ST天圣亏损却环比扩大。10月15日公司公告称,预计第三季度亏损2400万元-3300万元,2021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达到6450万元-7350万元。据财报测算,在与重药控股合作后的第二季度ST天圣亏损1518万元,三季度亏损环比扩大,此番战略合作并未见明显成效。

公司到目前这种境况与此前断臂求生的一系列操作不无关系。由于原董事长刘群因行贿罪被判刑19年并处以巨额罚款,无力对偿还侵占挪用的巨资,以其名下的、与ST天圣有关联的亏损资产抵偿,将核心子公司长圣医药作价5995万元转让给重药控股,此举让ST天圣与主业医药流通业务剥离,沦为一具空壳,公司营收及毛利率大幅缩水。

而作为ST天圣的救命稻草,重药控股允诺ST天圣及其子公司的工业产品在同等条件下将优先进入重庆医药全国市场的首推分销体系。接近重药控股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具体合作情况尚不清楚,并非所有ST天圣的产品都能进入重药的分销体系。

在ST天圣年复一年的巨亏背景下,这颗救命稻草能否拯救其摇摇欲坠的经营状况还需打个问号。2018年暴雷之后,ST天圣再也无法靠行贿、制售假药来粉饰财报,三年来公司股价与业绩一泻千里,2018~2020年三年间净利润分别为1562万元、-2.20亿元、-4.94亿元。

这与ST天圣一蹶不振的主营业务密切相关。毛利率上看,2017年上市之初,公司三类主营业务自制口服固体制剂、自制大容量注射液、外购品种同比增速分别为14.31%、23.07%、-13.34%;2018年,三类业务同比增速分别为10.95%、-2.48%、7.21%;由于盈利状况欠佳,2019年上半年ST天圣取消了自制大容量注射液业务作为主营,而2020年自制口服固体制剂、外购品种两大业务毛利率增速均降至-8.26%和-5.11%。

并且,虽然此前自制口服固体制剂业务毛利率保持过往年增长高于10%的增速,但仍难掩业务营收不断下滑的尴尬处境。2019年自制口服固体制剂业务营收下滑-13.55%,2020年更是锐减36.52%。

此外,公司实控人刘群所涉行贿大案目前处于二审上诉阶段,虽然ST天圣称最终判决结果尚存在不确定性,但自去年以来,公司已极力与实控人刘群撇清关系。

去年3月,ST天圣提交了《上诉状》,称关于上市公司及原董事长所涉贪腐案,公司不服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有关判决,依法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上述《刑事判决书》关于上市公司的所有判项;改判上市公司不构成犯罪,不承担刑事责任。

2017年上市之初,ST天圣募资10.78亿创下重庆当年最大一单IPO记录,风光无限。短短三年间,原董事长及高管等4人被抓,业绩巨亏公司“戴帽”,变卖资产委身求存,曾经的"十大渝商"刘群一审五罪并罚判刑19年,这座轰然崩塌的地方大型药企会迎来怎样的结局,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医药”相关内容

更多“医药”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