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7 0 4 4 3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行研资本 | 服务于财经领域。 2021/10/15 13:15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2018年明州事件后,刘强东退隐幕后。

时隔3年,彼时临危受命的徐雷再次升官,任京东集团总裁,成为这家电商公司的二号人物。

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没变。比起性格鲜明,屡次被网友评价“吹牛”“碰瓷”“仗义”的刘强东,徐雷在普通网友那里的认知度极低,性格模糊,如果说非要归纳成一句话,那就是徐雷“人缘好”。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徐雷

不过,新任总裁的好人缘,能抹掉刘强东带给京东这家公司的所有吗?刘强东曾经的许诺,他当年立下的动辄数以万计、十万计、百万计的各种flag,如今还算数吗?

刘强东曾在饭桌上对女高管说:“不要认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个部门就散了,不会的,我在美国8个月,公司都没散过。”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做背后大佬呢?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有多长时间,没看到刘强东那满是感叹号,超级接地气的发言了。

老舍曾经在《骆驼祥子》里写道,经验是生活的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

刘强东,就是互联网领域中最能体现这一点的人。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刘强东

即使在所有创业者中,刘强东的原生家庭条件也是属于非常差的范畴,在互联网大佬中更是绝无仅有。所以虽然很多大佬都强调过自己“白手起家”,但是只有在刘强东身上,才会看到“全村凑钱上大学”、“专业报完了才知就业难”、“攒钱开店被人骗”之类的接地气故事。

刘强东2014年在人民大学演讲时曾经自述过,他大学第一年费用主要来自抄信封。1万个信封600块,大概每周要抄上三四天,晚上10:00宿舍关灯,他就坐在走廊继续抄,写完一个心里就想三分钱。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少年 刘强东

再后来,刘强东自学掌握了编程这门当时还很“高端”的技术,靠承接外包一年就挣了几十万,骚包到买大哥大,然后乐极生悲,投资餐馆亏得精光。

读过这些故事,我们很容易想象,如果刘强东在今天才读书工作,那么他一定是斜杠青年中的先锋分子,也一定是奶茶加盟和P2P等骗局中,躺得最瓷实的受害者。

也正因为如此,与老对手马云,或者被40岁退休的段永平一手带出来的黄峥相比,刘强东的创业过程更接近于老一辈企业家:

他并非是在咖啡厅写PPT,路演拿投资开公司,而是以摆地摊买碟这样的“轻资产运营”为起点逐步做大。

从刘强东后来亲自做快递员的照片可以看出,他开三轮摩托的姿势稳健娴熟,明显是当年开车进货的老把式。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刘强东 亲自送快递

因为筚路蓝缕打天下,成功得来不易,决定了刘强东也对倾注自身心血的企业,有更强的控制欲。

与双汇创始人万隆年过八旬依然奋斗在第一线,张近东直到资不抵债的最后时刻才放弃苏宁控制权相同,刘强东也在采访中说过: 如果不能控制京东,宁愿把它卖掉。

2011年王利芬对话 刘强东(节选)

一直到目前为止,刘强东依然在京东拥有79.5%的投票权。而比这个数字更能反映刘强东“集权”的,是与阿里对开除高管慎之又慎,连蒋凡这样的负面人物都只是小惩大诫相反,京东几乎是所有互联网巨头中高管流动性最强的企业。

当年盛传最有可能接班刘强东的京东COO沈皓瑜,在事后被证明只是担负着梳理京东体系,完成上市的阶段性任务,而在明苏尼达事件后,被刘强东推到台前,与徐雷并称“三剑客”的王振辉、陈生强,到今天也均已离职。

而徐雷的脱颖而出,也很难说与他看似张扬,实则低调的性格没有关系:

一方面,他在内部人士眼中,是个敢于正面怼刘强东,坚持自己看法的猛人,还是会当众放音乐、极富个性的朋克中年;另一方面,在外部视角他又极其低调,即使在京东二次上市、618等重要活动中站台,也依然没什么存在感。

以至于,很多人在听到这个名字后,都要问一句:“徐雷是谁?”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徐雷

显然,刘强东需要的是副手,而不是接班人。即使在今天,徐雷正式成为京东CEO,也只能视之为巩固了其二把手的地位,公告的最后也没有忘记那句经典的“向刘强东汇报”。

2018年初,刘强东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他退休不会早于65岁,而今天的刘强东也不过47岁。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刘强东的经历,对京东的影响不限于此。

因为当年是被全村76个鸡蛋送进的大学,所以刘强东一直非常热衷于回馈家乡。

虽然最知名的案例是2015年给全村650余名老年人每人一万元的“春节特别红包”。但实际上,刘强东给家乡乃至于宿迁最大的福利,是京东领头建设的宿迁电商园区。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宿迁电商产业园

2019年,宿迁市人民政府官网甚至转载了题为 《京东与宿迁:十年改变一座城》 的文章,来回顾京东与宿迁的精诚合作。有宿迁的程序员在接受采访时,证实了刘强东的老乡在园区附近的有些楼盘买房子,可以便宜几万块。

而从更广阔的角度来讲,在互联网领域中,京东始终是对扶贫兴趣最为浓厚的巨头之一。

扶贫之外,京东在业务上也是走的重投资重人力路线,着重于建立更大的仓储和物流网络,以更多快递员实现更高覆盖率与更快的送货速度,从而提供更好的购买体验。因为这样的模式,京东的员工总数达到40万,几乎等于阿里、腾讯、美团、拼多多之和。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京东客服中心宿迁二期大楼

在快递领域,待遇最好的就是京东和顺丰。数据也显示,今年上半年,京东物流26万一线员工的月平均工资超过1.1万元。

当然,这样的工资,依然距离当初“五年买房”的许诺相差甚远。

总体而言,京东的发展模式,与过去十年里互联网领域轻资产的总体发展趋势格格不入,实际上作为刘强东的老对手,马云也公开表示过对京东模式的不认同。

他为京东算过一笔账,如果京东在未来几年不转型,那么京东的员工将会达到100万,到时候不仅成本居高,还会面临100万员工的管理问题。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马云与刘强东

除此之外,相比京东的自营模式,马云更推崇平台化,这样的态度在他对刘强东当村长中表现得淋漓尽致:2017年11月28日,刘强东就任河北省石头村“名誉村主任”,喊出“让村民吃上猪肉”的口号。

马云对此的评论,这是一个村、是小公司才做的事情,阿里要让全国的村都富裕起来。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生活塑造性格,性格决定命运,刘强东的生活经历,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京东的业务特色,这样的业务特色既让京东在互联网轻创业的时代里显得不合时宜,也让京东在互联网的下半场逐渐发力。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历史不会重演细节,过程却会重复相似。

2021年9月6日,京东集团宣布,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将负责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汇报。

这条信息结合如今互联网大佬们纷纷豹隐龙藏的现状,很容易理解为继马云逍遥远游,黄峥急流勇退之后,京东也将迎来“后刘强东时代”。

但是,如果查阅近几年徐雷相关新闻,那么就会发现这个一手缔造了618消费节的营销界大佬,其在京东晋升过程中,公告中永远有一句话——“向刘强东汇报”。

徐雷,老汇报人了。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京东集团公告

这个细节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徐雷之于京东和张勇之于阿里的微妙区别:

张勇跟汇报这个关键词挂钩的新闻,内容都是阿里某条业务线负责人从此向张勇汇报。

再考虑到在本次调整中,刘强东的职位并没有改变,徐雷也只是从“不轮值的轮值总裁”升任总裁,我们可以推测,与这次任命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外部影响相反,其对京东的内部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可能还不如辛利军从京东健康CEO调任京东零售CEO——起码后者切实产生了岗位变动。

毕竟,刘强东过去、现在、未来,都不是逍遥闲游,“将更多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年轻人才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中”的性格。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2021年8月23日晚间,京东物流发布了5月28日上市后的首份财报。

财报显示,京东物流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84.72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315.43亿增长53.7%,而亏损超过151.61亿元,而2020年同期实现利润6.44亿元。

巨额亏损一出,京东物流股价随即大跌,截至9月3日报收33.85港元/股,较发行价已下跌16.13%。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显然,马云的预言应验了,人力成本成为了京东无法承受之重,尽管在最近几年里,京东不断在物流领域闪转腾挪,并且对外输出物流能力,但是外部业务占比达到超过50%的既定目标,也没有妨碍物流业务的巨额亏损。

实际上,因为物流的资产成本和人力成本,京东的利润只有阿里的零头。

所以,虽然在当前特殊的经济环境下,京东有了比阿里更好的口碑,但是实际上暗地里,京东一直处于学习阿里的状态。其中最为直接的案例,就是原京东金融,现京东科技的诞生。

2013年,在蚂蚁金服诞生9年之后,京东开始筹建京东金融,此后京东金融从京东剥离,并且在后来的京东金融科技负责人许凌主持下,推出了对标花呗的“京东白条”,逐步建立起以白条、金条为主的消费金融体系。成为了京东的新增长点,其招股书显示,2019年,京东数科营收已经达到182亿,估值达到2000亿。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京东数科的本质,就是蚂蚁金服的京东版,因此其命运也与蚂蚁金服相似:蚂蚁金服2020年11月暂缓上市并且改名蚂蚁科技后,京东数科也匆匆改名京东科技,并且于2021年3月撤回了IPO申请。

无论是高调纵横的马云,还是务实精进的刘强东,最后都将手伸向金融业务,在某种意义上反映出了电商平台业务当前的核心矛盾:企业追求不断的增长,但是经济的总体发展,却在要求流通环节成本不断压缩。

这个矛盾在线上经济蓝海的时代里不是问题,但是当经济放缓,却渐渐成为京东阿里身上的枷锁。

所以,马云身陷困境,并不意味着刘强东后来居上,而是意味着平台和垄断经济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今在台上代表着中国经济的商业大佬,是女儿刚从加拿大回国的任正非,是高喊着三年登顶五年造车的雷军。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任正非

在徐雷被任命为京东集团总裁时,9月6日,另一条没引起注意的消息,是京东前金融科技业务负责人许凌于日前提出辞职。

他与徐雷的一落寞,一辉煌,很难归结于性格决定命运,只能感叹一句时来天地同变色,运去英雄不自由。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赵本山宋丹丹经典之作《昨天今天明天》里,那句“来前儿的火车票谁给报了”。让人捧腹:别来虚的,实在的许诺,得给落定了。

新知达人, 刘强东:“不能控制京东,我宁愿卖掉”

那最后,我们也问下,刘强东春风得意时,答应要实现的目标,还作数吗?别的不提,就说刘强东曾讲快递小哥在京东干满5年,就可以买房这事,啥时候出结果?

 

更多“刘强东”相关内容

更多“刘强东”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