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9 0 2 9 4 5

【读案】黑龙江高院: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免责内容,且无证据证明已向投保人送达包含免责条款的《示范条款》,保险公司免责条款无效

dfang_yan | 2021/10/15 01:35

新知达人, 【读案】黑龙江高院: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免责内容,且无证据证明已向投保人送达包含免责条款的《示范条款》,保险公司免责条款无效

☞ 海量法律资料,关注即可检索 ☜

新知达人, 【读案】黑龙江高院: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免责内容,且无证据证明已向投保人送达包含免责条款的《示范条款》,保险公司免责条款无效

♢ 案件索引 :三川公司与太平洋保险 哈尔滨中心支公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2020)黑民再372号

♢ 裁判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的答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 除了在保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 ,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 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 由此可知,法律规定对保险合同中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应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保险凭证上 ,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 。如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对保险人免责事由作出解释说明的,保险人应举证投保人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其他形式予以确认。本案三川公司投保的《保险单》(副本)、《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均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且均未有太平洋保险公司免责条款的内容。 虽然《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中的投保人声明中有“本投保人已经收到了条款全文及投保告知书,仔细阅读了保险条款、尤其是加黑突出标注的、免除保险人责任部分的条款内容”等字样,并加盖“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但该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的免责内容,也未体现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进行了任何书面或者口头形式的明确说明,且该声明落款处没有投保日期,不能证明是当年投保的保单。 虽然太平洋保险公司称《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中有免责条款,但《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未加盖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也没有任何签字,且《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也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 太平洋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实《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向三川公司进行了送达 。因此,本案太平洋保险公司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免除责任条款对三川公司不发生免除责任的法律效力。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黑民再37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哈尔滨三川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哈尔滨市平房镇韩家店村。

法定代表人:崔玉伟,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岩芝,黑龙江德治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依辰,黑龙江德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哈尔滨市道里区田地街128号。

负责人:李国军,该公司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哈尔滨巍洋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哈尔滨市平房区渤海路7号。

法定代表人:赵凯巍,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哈尔滨三川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川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哈尔滨巍洋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巍洋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黑01民终64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20年10月15日作出(2020)黑民申167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提审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在经过调查、询问及本案没有新证据、新理由或新情况的基础上,根据三川公司、太平洋保险公司及巍洋公司书面同意不开庭审理的要求,不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川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审法院认为,车辆未年检与交通事故发生无直接因果关系,不能适用免责条款。案涉车辆为现状投保,不属于改型造成危险增加的免责情形。无论三川公司的保险专用章是否为三川公司所有,太平洋保险公司都不能对免责条款免除提示或说明义务,故本案责任免责条款对三川公司不发生效力。二审法院既未审查本案是否属于免责条款适用的情形,也未审查是谁加盖的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及盖章时有无代理权,只是将举证责任强加给三川公司,认为三川公司负有举证责任,因此就认定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已经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判决结果与实际不符。三川公司向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的过程是通过微信进行,三川公司提出参保要求,太平洋保险公司告知保险费用,三川公司转账支付保险费,太平洋保险公司通知三川公司保险合同生效,出具保险单送交三川公司。投保时并不存在三川公司填写投保单和填写投保人声明,保险公司业务员对免责条款也未进行提示和说明。三川公司通过哈尔滨国信公证处取得两份证据,一是三川公司与太平洋保险公司通过微信投保的记录,另一份是从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提存的一枚“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通过这两份证据可以证明太平洋保险公司并未在投保过程中进行提示和告知。另外,《投保单》(副本)无日期、无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人签字,且投保人声明上的“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非三川公司所盖。三川公司认为一审判决正确,本案太平洋保险公司未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在订立合同时对免责条款履行提示说明义务,免责条款对三川公司不产生法律效力,太平洋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为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太平洋保险公司和巍洋公司未提交答辩意见。

巍洋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巍洋公司与哈尔滨东安汽车发动机制造有限公司(下简称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系运输合同关系,长期以来为其运输发动机等。巍洋公司的车辆在2017年11月5日零点30分许,在运输途中与徐景秋驾驶的挂车(黑A×××××、黑B×××××)发生碰撞。经查,该挂车归三川公司所有,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投保(保险凭证号AHAE226Y1416B001071F)。经交通事故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此次交通事故货物损失巍洋公司已经先行赔付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三川公司方车辆应承担货物损失50%的赔偿责任。因太平洋保险公司以三川公司的挂车年检超期为由,拒绝对巍洋公司履行赔付义务,故巍洋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1、共同赔偿损失225269.62元【(451688.99元+10650.24元-7800元)÷2-2000元】;2、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巍洋公司与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签订了《运输服务合同》及《重庆长安运输服务技术协议》,约定:巍洋公司为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运送发动机;运输途中发生损失,经双方确认后,由巍洋公司原因而造成的任何损失,均由巍洋公司按实际损失向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赔偿。2017年4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发文《关于做好车辆运输车第二阶段治理工作的通知》(交办运函【2017】546号),工作目标:2018年6月30日前,全面完成所有不合规车辆运输车的更新改造。2018年7月1日起,全面禁止不合规车辆运输车通行,符合《汽车、挂车及汽车列车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GB1589-2016)要求的标准化车辆运输比重达到100%……。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要将需退出车辆的详细信息录入公安交通管理相关信息系统,在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环节预警提示,不得直接核发检验合格标志,一律先转入嫌疑车辆调查程序核查。对于在整改期内的不合规车辆运输挂车,整车物流企业要严格落实安全生产管理制度,加强对挂车出车前的安全检查,确保挂车转向、制动、轮胎、灯具等安全性能符合要求,各地公路管理机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不得以车辆超长、超宽、超高、非法改装、未经道路运输证年度审验、未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等理由禁止其驶入高速公路或进行处罚。三川公司当庭自称此间车辆年检部门停止对重型仓栏式半挂车进行年检。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车辆所有权人为石云朋,韩继峰为石云朋雇佣的司机。2017年4月30日,石云朋与巍洋公司签订《长期货物运输合同》,巍洋公司为其安排运输业务。2017年12月10日,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沈公交认字【2017】第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一、当事人、车辆、道路和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徐景秋驾驶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韩继峰驾驶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保险凭证号AHAE266Y1416B001071F,保险公司:太平洋保险,被保险人:三川公司。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保险凭证号PDZA201723010000049604,保险公司:中国人民保险,被保险人:哈尔滨圣华运输有限公司。二、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经过:2017年11月5日0时30分许,韩继峰驾驶的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沿平康高速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至S17平康高速公路73公里加100米处康平方向,由于忽视瞭望、未注意安全驾驶,与徐景秋驾驶的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骑、轧线停在行车道与应急车道之间,发生追尾相撞、无人员伤亡,两车损坏严重的道路交通事故。三、道路交通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沈阳机动车事故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沈车司鉴所【2017】车鉴字第1498号鉴定如下:以下鉴定结论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为A车,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为B车。(5.1)A车制动装置齐全,因车损、其性能无法路视检测;照明及信号装置齐全,前部破损、后部完整,因车损、其效能无法检测。B车制动及转向装置齐全、有效;照明及信号装置齐全,左后信号灯破损,其他完整有效。(5.2)B车半挂车进行了加长、加宽及减高改装。(5.3)B车后部反光标识粘贴不规范,不符合GB7257-2012《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标准规定。(5.4)碰撞地点位于道路北边缘南约4.00m、B车右后轮东约23.85m处。(5.5)A车碰撞速度约为71km/h,B车处于停驶状态。四、当事人导致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或意外原因:当事人:徐景秋驾驶改型、安全设施不合格、超长、未年检挂车、骑车道分界线停驶,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一项“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拼装机动车或擅自改变机动车已登记的结构、构造或者特征”;第二十一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机动车载物不得超过机动车行驶证上核定的载质量,装载长度、宽度不得超过车厢”;第六十条一款二项“机动车应当从注册登记之日起,按照下列期限进行安全技术检验:载货汽车10年以内每年检测1次,超过十年的,每六个月检测1次”;第八十二条一项“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不得在车道内停车”的规定是该起事故形成的同等原因。当事人:韩继峰驾驶车辆忽视瞭望未注意行车安全,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的规定是该起事故形成的同等原因。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六条一款二项的规定,徐景秋负此事故的同等责任。韩继峰负此事故的同等责任。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市分公司委托深圳市信诚联合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9日对此次交通事故进行查勘并出具卷宗编号为M-04043-JF《公估终期报告》:公估结论:本次事故的定损金额为人民币462339.23元【货物(发动机)定损金额为451688.99元;施救费10650.24元】,残值金额为人民币7800元,理算金额为人民币227269.62元。双方均对上述公估结论无异议。巍洋公司对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货物损失,分别于2019年1月10日、3月26日赔偿32852.65元及418836.32元,合计451688.97元。三川公司在太平洋保险公司为黑A×××××车投保,保单号:AHAE266Y1416B001071F,其中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额(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保险期限为2016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1日。《保险单》(正本)在三川公司处,盖有太平洋保险公司保单专用章、三川公司公章。《保险单》(副本)、《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其中保险单(副本)盖有太平洋保险公司保单专用章;《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四、本投保人兹声明在本保险单上填写的各项内容均属事实,如有隐瞒或与事实不符,贵司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及合同处理,本投保人已经收到了条款全文及投保告知书,仔细阅读了保险条款,尤其是加黑突出标注的、免除保险人责任部分的条款内容。保险人已就本合同所涉及的所有免除其责任的条款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向本人作出了通俗能够理解的解释和明确说明,本人对其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完全理解,同时并接受本投保单所载各项内容,申请投保并按保险合同约定交纳保险费。投保人签章为: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未填写时间。三川公司否认“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为其单位用章。《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未加盖印章或签字。上述事实,有沈公交认字【2017】第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运输服务合同》、《重庆长安运输服务技术协议》、《长期货物运输合同》、卷宗编号为M-04043-JF《公估终期报告》、哈尔滨银行网银转账回单、《保险单》(正、副本)、《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发文《关于做好车辆运输车第二阶段治理工作的通知》(交办运函【2017】546号)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载卷为证,并经当庭质证及审查,足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巍洋公司作为原告主张权利是否适格;二、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车辆未年检太平洋保险公司应否承担保险责任;三、《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责任免除条款对三川公司是否发生法律效力。关于巍洋公司作为原告主张权利是否适格问题。本案中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的所有权人为石云朋,石云朋与巍洋公司签订《长期货物运输合同》,承运巍洋公司的运输业务,其中第九条第6款约定:石云朋在承运过程中,出现交通事故等情况,由此引起的货物损失及相应的赔偿责任,均由巍洋公司所投保的保险公司承担。本案中该车辆事故造成的货物损失巍洋公司已对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进行赔偿,石云朋亦同意由巍洋公司对货物损失作为原告自行主张权利,其本人不同意作为本案当事人主张权利。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亦认可收到货物损失赔偿款不再另行主张赔偿,故巍洋公司作为原告主张相应权利主体适格,该院予以确认。关于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车辆未年检太平洋保险公司应否承担保险责任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我国对机动车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年检),系行政管理行为。投保人未按规定对被保险车辆进行定期年检,依法应当承担的是行政责任,而非民事责任。机动车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是为了降低因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不合格而致交通肇事发生的概率,保障机动车道路行驶的驾驶安全。沈阳机动车事故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沈车司鉴所【2017】车鉴字第1498号鉴定如下:以下鉴定结论黑A×××××、蒙E×××××重型平板挂车为A车,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为B车。B车制动及转向装置齐全、有效;照明及信号装置齐全,左后信号灯破损,其他完整有效。太平洋保险公司提供的《机动车商业保险条款》中“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的约定,主要针对机动车保险事故的发生系机动车安全性能不合格造成的情形。即:如果对于机动车发生保险事故与机动车未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则机动车未定期进行安全技术检验不应该成为保险公司的免赔事由,保险公司应当予以理赔。如果发生保险事故确实是因为机动车安全性能不合格而造成的,在尽到提示说明义务后,保险公司可以免予赔偿。本案,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沈公交认字【2017】第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徐景秋驾驶改型、安全设施不合格、超长、未年检挂车、骑车道分界线停驶,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一项“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机动车或擅自改变机动车已登记的结构、构造或者特征”、第二十一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机动车载物不得机动车上核定的载质量,装载长度、宽度不得超过车厢”、第六十条一款二项“机动车应当从注册登记之日起,按照按照下列期限进行安全技术检验:载货汽车10年以内每年检测1次,超过十年的,每六个月检测1次”、第八十二条一项“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不得在车道内停车”的规定是该起事故形成的同等原因。可见,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改型、安全设施不合格、超长、未年检均不是造成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而骑车道分界线停驶系造成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主车及挂车相结合在道路行驶时为一个整体,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无法单独区分主车与挂车责任。综上,此次交通事故并非为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自身安全性能及技术不合格造成,亦与是否进行年检无因果关系,故太平洋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责任免除条款对三川公司是否发生法律效力问题。本案《保险单》(副本)、《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均没有太平洋保险公司免责条款的具体内容,仅在《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中的投保人声明中有“本投保人已经收到了条款全文及投保告知书,仔细阅读了保险条款、尤其是加黑突出标注的、免除保险人责任部分的条款内容”等字样,未体现签订日期且加盖“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与《保险单》(正本)加盖“三川公司公章”具有明显区别,三川公司否认“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为其所有,太平洋保险公司未向法庭举示充分证据证实《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送达三川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保险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这里所规定的“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第十三条规定:“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由此可知,法律规定对保险合同中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应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保险凭证上,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如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对保险人免责事由作出解释说明的,保险人应举证投保人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综上,无论“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是否为三川公司所有,太平洋保险公司对《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责任免除条款未尽提示或者明确说明义务,故上述责任免除条款对三川公司不发生免除责任的法律效力。综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巍洋公司主张太平洋保险公司赔偿损失225269.62元【(451688.99元+10650.24元-7800元)÷2-2000元(交强险财产赔偿限额)】因其实际赔偿东安汽车发动机公司货物损失为451688.97元,故太平洋保险公司应赔偿:226269.6元【(451688.97元+10650.24元-7800元-2000元)÷2】。巍洋公司主张太平洋保险公司赔偿损失225269.62元是其对权利的自愿处分,该院予以支持;主张三川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判决:一、太平洋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巍洋公司225269.62元。二、驳回巍洋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912元(巍洋公司已预交),由太平洋保险公司负担,此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巍洋公司。

太平洋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依法改判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险范围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巍洋公司和三川公司负担。理由:1、三川公司车辆未经检验合格,车辆私自加装、改装,属于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的免责事项;2、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和说明义务,一审判决太平洋保险公司赔偿巍洋公司损失错误,应依法改判。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二审法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一审判决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巍洋公司损失是否正确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太平洋保险公司《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二十四条规定:“在上述保险责任范围内,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三)被保险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者:1、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机动车行驶证、号牌被注销的,或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第二十五条规定:“下列原因导致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三)被保险机动车被转让、改装、加装或改变使用性质等,被保险人、受让人未及时通知保险人,且因转让、改装、加装或改变使用性质等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本案中,三川公司投保的保险单“明示告知”部分以加黑加粗的方式进行印制,并特别标注提示,“请您详细阅读所附保险条款,特别是加黑突出标注的、免除保险人责任部分的条款内容”。在《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中明确:“本投保人已经收到了条款全文及投保告知书,仔细阅读了保险条款、尤其是加黑突出标注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部分的条款内容。保险人已就本合同所涉及的所有免除其责任的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向本人作出了通俗的、本人能够理解的解释和明确说明,本人对其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完全理解,同意并接受本投保单所载各项内容,申请投保并按保险合同约定交纳保险费”和在投保人声明中明确:本人确认收到条款及《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并手写“保险人已明确说明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内容及法律后果。”并加盖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三川公司主张该“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非其公司所有。三川公司除本车外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多辆车辆,其主张“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不是其公司所有,其负有举证责任,二审中三川公司并未举示证据证明,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应当认定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已经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故一审判决太平洋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险限额内赔偿巍洋公司损失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太平洋保险公司部分上诉请求成立,二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一、维持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2019)黑0108民初26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二、变更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2019)黑0108民初26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三川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巍洋公司损失225269.62元。一审案件受理费4912元,由太平洋保险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4912元,由三川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再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供新证据。

本院再审认为,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一是太平洋保险公司对于免责条款是否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二是对于未年检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关于太平洋保险公司对于免责条款是否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的答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者签订保险合同之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规定:“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投保人对保险人履行了符合本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要求的明确说明义务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者以其他形式予以确认的,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该项义务。”由此可知,法律规定对保险合同中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应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保险凭证上,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如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对保险人免责事由作出解释说明的,保险人应举证投保人在相关文书上签字、盖章或其他形式予以确认。本案三川公司投保的《保险单》(副本)、《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均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且均未有太平洋保险公司免责条款的内容。虽然《神行车保系列产品投保单》中的投保人声明中有“本投保人已经收到了条款全文及投保告知书,仔细阅读了保险条款、尤其是加黑突出标注的、免除保险人责任部分的条款内容”等字样,并加盖“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但该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的免责内容,也未体现太平洋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进行了任何书面或者口头形式的明确说明,且该声明落款处没有投保日期,不能证明是当年投保的保单。虽然太平洋保险公司称《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中有免责条款,但《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未加盖三川公司保险专用章,也没有任何签字,且《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也在太平洋保险公司处,太平洋保险公司没有证据证实《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向三川公司进行了送达。因此,本案太平洋保险公司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免除责任条款对三川公司不发生免除责任的法律效力。

关于未年检及改装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的问题。根据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的沈公交认字【2017】第00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内容,徐景秋驾驶改型、安全设施不合格、超长、未年检挂车、骑车道分界线停驶,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六条一项“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有拼装机动车或者擅自改变机动车已登记的结构、构造或者特征”、第二十一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机动车载物不得超过机动车行驶证上核定的载质量,装载长度、宽度不得超过车厢”、第六十条一款二项“机动车应当从注册登记之日起,按照下列期限进行安全技术检验:载货汽车10年以内每年检测1次,超过十年的,每六个月检测1次”、第八十二条一项“机动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不得在车道内停车”的规定,这些规定是该起事故形成的同等原因。可见,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改型、安全设施不合格、超长、未年检均不是造成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而骑车道分界线停驶系造成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综上,此次交通事故并非为黑A×××××、黑B×××××重型仓栏式半挂车自身安全性能及技术不合格造成,亦与是否进行年检无因果关系,故太平洋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

综上所述,本案二审判决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三川公司的再审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黑01民终6472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哈尔滨市平房区人民法院(2019)黑0108民初268号民事判决。

一审案件受理费4912元,由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4912元,由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陈虎军

审判员  白 捷

审判员  刘 平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郑鑫

书记员李龙杰


微信公众号:东方法律检索(海量法律资料,关注即可检索)

新知达人, 【读案】黑龙江高院: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免责内容,且无证据证明已向投保人送达包含免责条款的《示范条款》,保险公司免责条款无效
【诉 讼 无 忧 法 律 问 答】

※ 常用法律资料:


※ 如果您需要进一步查找法律资料,请长按并识别下方二维码后,在弹出的搜索框输入关键词检索:


如果您仍有法律问题需要帮助,请在下方留言,我们将及时为您提供法律意见。

※ 特别声明:我们提供的意见仅供参考。我们在任何时间,以及在任何情形下,均不以任何形式承担法律责任。您在作出相关法律行为时,需要结合自己的客观情况确定是否可行。

新知达人, 【读案】黑龙江高院:投保人声明中没有具体免责内容,且无证据证明已向投保人送达包含免责条款的《示范条款》,保险公司免责条款无效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