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8 9 2 3 5 4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审计思想 | 传播、分享、交流审计思想 2021/10/14 23:53



新知达人,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国企审计事关国家资产、资金安全,因 管理的迟延性、 审计体制及资源 的局限性,以及审计全流程各方深度参与,必将触发各利益关联方的干预,导致国企诸多的审计之殇,影响到国民经济的真实性和稳定发展



审计云题注
新知达人,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本文由审计云公众号粉丝、国企任职超40年的 @素简 原创,原文标题为《浅议中国国企审计之殇及其殇愈之路》,原文共2.1万字,审计云根据原论文观点,结合公众号发文规范要求,适当缩减、精炼而成。

尽管在缩减精炼过程中,审计云根据原创作者意思表达,对部分文字进行了修饰性地补充或修改,但不代表审计云赞成或否定原创作者的真实意思和所表达观点。

本文已经原创作者授权刊发,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需转载此文,请联系原创作者。



尽管伴随着改革开放进程,中国国企管理及审计事业取得了显著的发展和成绩,但国企管理及其效益仍然不理想,国有资产流失现象依然严重,国企内部贪腐、渎职、利益输送也屡禁不止!

归根结底在于国企管理者德才不匹配,产权及管理责任不明晰、不能落实!同时,内外部管理制度缺失、实施力度不到位,存在诸多国企审计之殇,导致国企问题不能发现、整改、问责!

2021年6月22日中央审计委员会办公室、审计署印发了《“十四五”国家审计工作发展规划》,彰显审计行业守护好国家财产资金的决心和信念。作为工作 40多载的国企审计人,笔者回顾多年国企审计工作,试图探究国企审计之殤的具体成因和事实,以提高社会各界对国企审计的关注,寻求审计之殇的殇愈之路。

新知达人,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全文内容共三部分



一、目前国企及审计监督资源概括



二、国企审计之殇



三、国企审计的殇愈之路探讨


新知达人,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二、国企审计之殇

新知达人,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二)社会审计资源的国企审计之殇


1 、市场化选聘机制,导致存在审计舞弊、失误和审计业务入围公关

2020年10月《内审之友》报道:"华尔街之王"高盛承认向两地官员贿赂70亿,同意向全球监管机构支付29亿美元。高盛此次收到的罚单高达220亿人民币左右。另据中注协《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质量检查通告(第二十号)》公布的惩戒情况:2019年,各级注协对存在问题的96家事务所和251名注册会计师实施了行业惩戒,包括给予26家事务所和 37名注册会计师公开谴责;给予40家事务所和102名注册会计师通报批评;给予30家事务所和112名注册会计师训诫。

以上是市场化会计师事务所舞弊丑闻之冰山一角。

2020年,全加上四大所及其分所,国已有会计师事务所9000多家,国内审计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事务所要想通过市场化(主要是招投标)方式拿到业务,需要本土化的公共关系支持。

笔者所在及其周知的国企,在聘用事务所之际,领导及拥有实权派的经办人,经常是事务所公关的对象。这些国企聘用事务所采取了定期轮换招投标方式来甄选,同时在入围之后对事务所设置考核指标、业务量分配,国企领导更换等因素,都能影响市场化审计资源出具审计报告的公正、公平、真实性,市场化审计资源的国企审计之殇由此而生。

2、外部事务所对企业运营管理及其流程的生疏

科技飞速发展、市场风云变幻,许多事务所从业人员并不能适时介入目标审计企业,不能全面、完整了解目标企业的业务及管理流程。加上事务所审计人员的业务素质,还仅仅停留在企业账务、账面上的审计,对账实关联、内控流程等不能有效切入。

笔者曾见证了一些事务所审计人员,在进驻国企实施审计项目时,居然对审计对象的经营模式、产品结构及其管理方式一无所知,需要现场一对一地详细解释之后,才能够勉强参与审计过程。

3、审计监督与专业服务的边界模糊不清,甚至重叠交叉

重要的、不兼容会计职能的审计监督职能混入会计师事务所业务范畴,监督与服务这两个不兼容职能被融合在一个经济体中---会计师事务所成为国企审计监督与提供各类专业服务的综合体,导致会计师事务所在实际操作中出现“左手”审“右手”的现象。如某会计师事务所既为某国有企业提供会计服务、风险评估、税务服务等,同时也为该企业提供审计鉴证服务。而为了隐瞒其相关服务问题,会计师事务所甚至出现互相包庇企业被审计出的问题。

4、市场化审计资源的业务拓展偏好

为实现更大的经济利益,有利于事务所增收暴利的高收入项目,事务所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夺;同时为规避执业风险,事务所还善于“创造”新的、不得罪国企的审计项目,如近些年流行的流程审计、内控制度审计、大数据审计、咨询审计等。

这些审计项目以偏向企业经营管理咨询为目的,既能获得受聘国企的亲睐,又不得罪项目实施对象,同时又可以保证事务所的业务来源和利润提升,实现“一石多鸟”的效果。

在引用市场机制、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开展国企审计的初衷,是企盼借用外部专业力量监督国企。现实却截然相反---

国企中的供应商及采购全过程审计鲜有事务所问津;管理层指定实施的小规模、零星装修装饰工程,以及频繁的工程修缮,审计资源不愿介入;劳动生产率、效益审计、人员编制合法合规性及其科学性,审计资源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以扶贫、员工福利名义大肆挥霍国家资产资金的行为,审计资源也是畏手畏脚不敢介入;打着公车改革旗号大肆挥霍成本支出的事件,审计资源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不作为;借思想政治教育及企业文化活动大把挥霍国有资金,审计资源亦不闻不问、不介入不审计……

这些存在关联方的权益博弈、利益输送、互相讨好的项目,市场化审计资源不愿参与,成为被选择性忽视的国企审计之殇。


(三)国企内部审计的国企审计之殇

国企内部审计是守护国有资产最前线的队伍,也是保障国有企业利益最大化的得力部门。然而,国企改革开放初期,管理精英们借机把一些改制、分营的国企内部审计机构直接撤销、降格、或合并入财务、纪检监察等部门,美其名曰“精简机构、提高效率”。许多国企老员工们都亲眼目睹了一出出掠夺国有资产资金的丑恶把戏!伴随国企改革的国企内部审计,则一路积累诸多审计之殇。

1、国企内审组织、审计取证及其权责畸形之殇

(1)国企改革中内部审计组织被忽略

国企改革中,政策实施者有意卸下管理层责任,故意削弱内审组织力量,直接取消企业审计委员会及审计机构的编制,导致改革成为部分人以权谋私、瓜分、掠夺国有资产资金的工具。如某公司从电信分营出来之际,管理层把内部审计部门并入不兼容的财务部门,致使分营之后的多年时间里,整个集团运营管理失去审计监控机制,公司财产、资金被肆意侵吞、挥霍浪费!缺乏国企内部审计“真实”监控效力下,国有资产被贱卖、占用,资金被挪用、贪污等事件层出不穷,并不了了之。

(2)国企审计确认违法、违规事实,举证维艰

在国企审计组织被削弱后,内部运营流程及其管控机制被严重扭曲,迫使审计确认违法、违规事实举证维艰。如某省级公司管理层无视国企规范管理要求,无端频繁轮岗管理人员及关键岗位员工,故意放弃工作岗位变动的交接监控,造成许多重要档案、证据的丢失、不连续,为事后开展内部审计时资料收集设置障碍。

(3)国企内审权责畸形设置

国企内审需要充分的授权、定责,需要正确配置权责及其关系。然而,部分国企虽然设置了内审机构(岗位),但权责设置不严谨、不完善。如把内审机构的职级、薪酬设置为低于同级管理部门半级,并划分给单位副职分管。

这种权责畸形匹配,导致国企内审机构不能依法依规实施审计,监督实施效果大打折扣。如某国企把内审机构合并入财务、纪检监察、党群等部门,内部审计的独立性、权威性被严重损害。

特别是财务、审计“不兼容”部门的混合一堂,造成国企审计问题发现、处罚都在同一个分管领导的权责之内,奖罚及其执行的公正性被严重质疑,同时也违背了企业内部控制管理规则。

国企经责审计中规定审计部门负责审计被提拔至上一级的同级人员,这种审计效果不言而喻是极低的,也是显失公正的。如身为省级国企的审计部门,负责审计地市级(处级)的领导后,该领导提拔至省级副厅级别,并直接分管该审计部门,导致被审计、提拔的分管领导直接签发自己被审计的经责审计报告!

此外,职责规定审计部门负责审计同级别的人力资源部门,但审计部人员编制、定岗定编由同级人力资源部门确定,且其升职、绩效、薪酬也由人力部门确定。这种扼守审计资源命脉的部门,审计部门又如何实施公正、公平的正常审计呢?!

权责划分的畸形、混乱,使内审对高级别部门的审计及其违规之事,只能睁一眼闭一眼,望而生畏从而敬而远之。

2、绥靖策略促成选择性审计泛滥之殇

国企审计的三支队伍,即政府审计、市场化的事务所、内部审计,在审计执行过程中,绥靖策略时常被淋漓尽致地运用,常常避重就轻,选择些不得罪人的项目开展审计。

⑴从外部市场化的审计资源看其选择性审计之殇

从国际 “四大”进入中国起,就必然产生国企审计选择性之殇,从“四大”开展的审计实例就可以看出端倪。引进初期,四大所还是比较认真、负责地开展审计的,对当时的国企指出了较多的问题和改进建议。在助推这些改制后的国企到美国、香港上市后,四大在赚得盆满钵满之际,顺利拓展了中国会计、审计服务市场。

随着四大所在中国市场取得市场优势地位后,其审计绥靖策略同步展开。四大所也明白,过多指出被审计对象存在的问题和缺陷,管理层是会被免职、处罚的,其后的审计业务也可能锐减或终止。为了获取更多的审计委托业务,审计策略也逐步走向绥靖之路。

2018年7月,普华永道对某国企合并财务报表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但国家审计署2018 年第7号公告《关于某公司2016年度财务收支等情况审计结果》则指出:某有限公司在财务管理和会计核算、经营管理、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及廉洁从业规定等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如某公司及其分公司多笔利润计入错误,少确认预存充值卡收入销售折扣折让多计利润1.93亿元;3家企业未按规定调整固定资产折旧年限、直接在成本费用中列支资本性支出、提前确认费用等少计利润1.11亿元;未将实际控制的3家企业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涉及资产2.52亿元。

为了规避审计失败风险,更为了不得罪被审计单位,市场化的四大所逐步选择了内控测试、风险评估、流程梳理、市场调研等业务。这些服务项目既能够赚取更高利润,又能避免得罪国企高管们,更能容易地获取被审计国企的敏感信息,还能持续获取更多审计业务的绥靖策略。

而高模仿能力的国内会计师事务所旋即效仿,绥靖策略外加本土强势公关,展开了审计业务争夺战,低价抢食、快速争夺有限的审计业务市场。于是,国企选择性审计开始泛滥,形成国企选择性审计之殇。

⑵从国企内部内审资源看其选择性审计之殇

国企内审机构的人事、薪酬命脉掌握在该国企负责人手中,审计计划及其实施都需要国企负责人的批准才能实施。对于国企领导来说,既分管生产运营部门,又分管管理监督部门。因此,企业内审就是“右手”给“左手”找茬。

基于此,国企内审的审计项目实施必然有所选择,参杂人为因素和绥靖策略。审计成果时常报喜不报忧,一些国企领导的嫡系部门、分公司及其人员,内审部门不得擅自开展审计,即使有员工举报投诉经济问题,也会被选择性忽略而不得开展审计。即使发现问题也要按照领导要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确保相关人员顺利提拔任用。选择性审计在国企中是相当普遍,如:

①重大经济问题事件面前,内部审计部门畏手畏脚的选择性审计。

②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选择性地抹掉可能影响被审计对象任职的审计问题、审计发现。

③故意放纵管理漏洞,常以选择性审计给予放弃,或安排极短审计时长而敷衍了事!

④软件资产项目管理上,一些部门、分公司随意立项,重复开发,高价购买,内审部门选择性地视若无睹,或象征性地走个选择性审计流程。

⑤对于权力部门操作的扶贫项目、员工招聘培训、零星装修装饰、后勤支撑服务,以及员工福利项目(食堂、小卖部、洗衣部、美发美容部)等,内部审计不敢越雷池半步去主动审计、问责,常常实施装傻、装熊,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选择性审计。

这些常规经济事件及其运作管理中的问题,在“屁股指挥脑袋”、明哲保身的机制和环境中,选择性审计必然持续出现和存在!

⑶从政府审计资源方面看其选择性审计

主要显现为政府系列审计资源的数量局限性,以及审计资源在审计国企的纵向、横向分工协作性问题,导致国企审计不够全面深入、不够及时出审,只能选择重点的、重大的审计对象开展审计。

国企强大的公关能力和公关资源投入,或多或少地能够诱发些选择性审计事件及其审计之殇。如审计署公布的开展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中,全国共审计1.8万名领导干部,查出负有直接责任问题700多亿元;对全国832个贫困县的审计推动追回、盘活和发放资金770多亿元;向各级纪检监察、司法机关和主管部门移送问题线索及典型问题5900 余件,督促追责问责1.23万人。

这些案件、问题都是长年积累的结果,更是国企强大公关能力和公关费资源操作而拖延、滞后的表现。在国企强大的公关力面前,个别审计人员也采用了拖延、选择性审计策略。如一些国企笼络其直管的审计部门,换取审计项目拖延开展时间;一些国企公关以房屋、美女、豪车、赠送出国“考察”机会和费用,来笼络直管审计人,遮掩审计问题,甚至为有问题国企出谋献策,以规避审计检查和问责。

精炼后的文字依然较长,明天待续。

新知达人, 素简  |  国企审计之殇 & 愈(二)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