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5 8 9 2 2 6 1

国内企业软件已失去了40年,就别再错过SaaS时代了!

ToBeSaaS | 从生意的角度理解ToB 2021/10/14 23:26
01
国内企业软件失去的 40

对于上世纪 50 年代计算机出现, 60 年代软件从计算机硬件中分离出来,于是出现了独立的软件公司,实现了工业自动化和大规模复杂计算。
又过了十年,即到了 70 年代,企业软件( Enterprise Software )出现了,标志性公司如 SAP 就诞生在这个年代。历史进入 80 年代末,企业软件发展成了一个独立而庞大的产业。
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伴随着现代化企业的形成过程,企业软件成为企业不可或缺的发展力量,企业对其依赖程度也达到最大化。在欧美发达国家,没有企业软件,是难以想象的。
过去的 30 年里,企业规模越做越大,组织结构越来越复杂,它们在快速扩张的发展中没有跑散架,很大程度是因其得到企业软件的保障和支撑。
这一切都说明, 40 年间企业软件不但产生了巨大的行业发展红利,软件公司也获得了超额的收益回报。
而国内的企业软件,大约始于 90 年代中期。也就是说, 在起跑线上就晚了二十多年 。在随后的时间里,因为各种原因也没有快速赶上;而是一直陷于 “找死”还是“等死”的纠结中。 在过去的四十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也是中国企业发展最快的时代。但 多数行业或企业,并没有享受到软件的红利,也没产生出世界级的企业软件公司。
正当我们以为看清了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趋势之时,不料企业软件本身也到了瓶颈期;代之而起的 SaaS 迅速成为主流。

02

只听说软件吃掉世界,有没有想到 SaaS 吃掉软件?

因为软件已经渗透到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和各个角落,于是就有了“软件吃掉世界”的说法。这还不算完,从趋势看,结局可能是 SaaS 吃掉软件。
这个说法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是有数据的分析和预测,下图是知名投资调查公司 ARK 的分析。

新知达人, 国内企业软件已失去了40年,就别再错过SaaS时代了!

Source: 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LLC

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几个重要的数据趋势。
首先看 2020 年, SaaS 仅用了短短数年时间,就挤占了企业软件 30% 的市场。其次是 SaaS 将以 21% 的年复合增长率( CAGR ),至 2030 年收入由目前的 1500 亿美元,达到 7800 亿美元,这意味着 SaaS 将占有约 80% 的市场。
如果这个预测趋势正确的话,那么 SaaS 将名副其实地吃掉了企业软件。

03

国内 SaaS 没输在起跑线,但可能输在终点线

国内的企业软件,在起点上就已经落后了将近二十年。好在 SaaS 并没有这么大的差距,起点时间只有几年的差距。
不过在发展速度上,国内外 SaaS 的差距又变得巨大。统计来看,国外 SaaS 从创立到 IPO ,平均约七年时间。而迄今为止,国内真正意义上的 SaaS 上市公司(不包括 SaaS 概念公司),比凤毛麟角还少。
资本市场对 SaaS 的加持必不可少,目前 SaaS 上市公司的总市值接近 1.5 万亿美元。当然,能够参与其中,必须熟悉 SaaS 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谙熟 SaaS 的商业指标和商业化方法。即:
SaaS 的成功 = 商业模式 X 商业化
在这两方面都能做好的国内 SaaS 公司真不多。虽然 SaaS 的商业模式很容易理解,但按照其规范化运作却非常难,或者说很多都是按软件模式去运作 SaaS
所谓商业化,即规模化的持续变现策略和方法。从组织到业务流程,建立和运营一套属于 SaaS 的变现体系。
SaaS 商业模式的坚守,以及商业化能力的养成,是造成国内外 SaaS 行业差距的主要原因。 如此下去,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国内 SaaS 即使没输在起跑线上,但最终也会输在终点线上。

04

数字化转型的赛道变了,软件企业准备好了吗?

当国内企业在数字化转型道路上奋力追赶时,没想到赛道却发生了变化。
企业软件因为其固有的成本问题、交付问题,以及效率等问题,都成了数字化转型的巨大障碍。因此, 以企业软件为主要依托的数字化转型,正在被互联网化的 SaaS 所替代。
需要切换赛道了,但国内的软件厂商或服务商却没有做好转型的充分准备。
传统的企业软件公司,在向 SaaS 转型这件事上,基本是懵的。在对 SaaS 模式的理解和商业化能力上,甚至还不如 SaaS 创业公司。
它们在 SaaS 转型上,也是心态各异。有的认为向 SaaS 转型没有必要,靠目前的软件业务模式也能再撑一阵。有的只是借助 SaaS 概念,改变软件产品的外在形式,而不是定义新的服务。当然,也有下决心转型的,但不幸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障碍,然后又回归传统业务。
其实这些都不奇怪,因为即使从全球看,软企转型 SaaS 也没几个真正成功的。但 Adobe 是个例外,孤注一掷地转型,它才坐上 SaaS 行业的头把交椅。
分析软企转型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其看待客户需求的角度,与 SaaS 企业有一个非常大的不同。
企业软件厂商从一个宏观而全面的系统视角入手,开发软件产品和解决方案,然后说动企业客户“你需要它们”。而 SaaS 服务商则是聚焦于某一类企业用户,未被满足的业务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
可以看出,在企业软件和 SaaS 之间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鸿沟。除了软件本身外,二者并无多少关联,因此软企转型的难度可想而知。
实际上, SaaS 出现之后,企业客户的购买模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即从“向 CIO 销售”,到“业务部门按需采购”,再到“好用就买”。所以,按照传统企业软件的思路,软件越来越难卖了,而 SaaS 的销售将更加容易。
我们知道, SaaS 离不开生态。但大型软件企业很难放下身段,结果经常是把一个无中心化的 SaaS 生态,搞成了一个自我中心的平台。
有人说传统企业软件公司做不了 SaaS ,是因为缺少互联网基因。我倒是觉得, 它们不是互联网基因的缺乏,而是软件基因过于强大。
如不变换赛道,并做好自我转型的准备,国内外数字化转型的差距也会加大。

05

弯道超车,还是换道超车?

在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听到红杉沈南鹏先生的一段演讲。他的主要观点:推进中小企业数字化水平是数字建设的重点,而 SaaS 生态是其中的关键路径。其核心根据是: SaaS 依靠服务订阅模式,解决了中小企业数字化业务“用不起”的问题。
深以为然。
想通过传统企业软件赛道实现数字化超越,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没有那么多合格的服务资源可用。而做成像 SAP Oracle那 样的企业软件公司,并不只是智力和财力的问题。
但是做一家成功的 SaaS 服务商,难度就会小很多,这就解决了转型资源的紧缺问题。
弯道超车,很容易翻车。但换道超车,就有希望成功超越。
国内企业软件的普及率不高,未必是一件坏事。数字化转型以 SaaS 方式,从广大的 SMB 入手;因为没有历史 IT 包袱,转型会更快见到成效。

更多“SaaS 服务商”相关内容

更多“SaaS 服务商”相关内容

新知精选

更多新知精选